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诡秘世界之旅 > 262、又到了愉快的佛道互黑时间
    “我怎么就管不住这手呢?”

坐在溪水边的岩石上歇息,谈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忍不住直叹气。要不是这是他自己的,他真想给剁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他恰好有神足通傍身,他的下场可就惨了。

那件不在渡厄金佛之下的诡异法器,可是邪门无比,杀人于无形中,谈陌这会儿想想,都还有点后怕。

念及此,谈陌眼中却又露出了喜色。

“不过,赚了十两黄金,也不亏。”谈陌掂了掂自己的口袋,口袋里的那一份沉甸甸感,让他心里头感觉格外舒服。

他是个有原则的人,给钱就行。

“除此外,这奎木县这一块,以后能不来,还是不来了。”谈陌远眺了一眼依稀还能看到轮廓的奎木县县城。

这座县城里,真的是诡异四伏,喜欢唱戏而不管事的陈老夫人,手持诡异法器,已然半人半鬼的孙管家,貌似纯良但也不简单的陈府小姐。

只是短暂的接触,谈陌就发现了三处“问题”,可想而知,在这座县城里,此类的“问题”恐怕是更多。

就是不知道那位大反王水龙王对此知不知情,如果知情的话,这里面的水可就深了。

歇息好了,谈陌便站起身来,继续用神足通赶路。

一刻也不停之下,谈陌第二天的傍晚时分,便进入了宁嘉县的地界,他看到有不少的士兵在这附近的林地里来回巡视着。

悄悄仔细观察了会儿,谈陌发现这些士兵都是滕王府的人。

“看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宁嘉县附近倒也还算太平。”看着这些士兵不像是历经战火的模样,谈陌便准备悄悄路过这地段,免得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

只不过,偏偏就有意外发生了,一名道人恰好在此地解手,谈陌用神足通路过时,吓了他一跳,连忙看过来,见到的却只是谈陌离去的模糊背影,便急忙大喊一声:“快来人!有奸细!”

“你才是奸细!”

强忍住没把这句话怼过去,谈陌直接用神足通离开。

从军营中闻声跑出了几名有修为在身之人,他们没能见到谈陌的身影,只能模糊的捕捉到些许灵力波动。

一名六御境就摇了摇头,说道:“那人身怀遁法,已经追不上了。”

然后这人转过头,看着那名方才吼叫的道人,一副煞风景的模样:“石道长,不曾想你除了算卦外,还有这独特嗜好,不过还是快点穿上,我等可没龙阳之好。”

其余几名六御境闻言看了过去,不由都大笑起来。

原来那道人光顾着喊话,没有把自己的裤腰带给拴上,此刻裤子已经脱落了一半。

这道人是石文安。

石文安一脸羞怒,连忙把自己的裤子给穿上,他恶狠狠地看了说风凉话的那个道人一眼,然后看向四方,说道:“你们先别光顾着笑话贫道,那人遁法惊人,一身修为不在我等之下,若是此人想要弄出点麻烦来,却是不难。”

石文安这话很有道理,让其余几名六御境不由面面相觑。

但很快的,就有一名道人开口道:“我等几人,都没有擅长遁法的。那人速度惊人,有点像是传说中的八卦震位遁法,纵地金光,想要追上去,是痴心妄想。如今之计,是将此事禀告给滕王。我等只是为了琉璃镜才来这地方,为的是滕王许诺的琉璃镜保管权。”
“卢道兄所言甚是,我等只是为了琉璃镜的保管权,可不是真来卖命的,此事禀告一声便是了。”立马就有道人接过了话茬。

其余几人也是纷纷点头,就态度上达成了一致——当一个安静划水打酱油的美男子。

石文安暗恨,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也不是来为滕王卖命的,只不过他和滕王的关系一直很好,这会儿却是不好不表态一下,免得传到滕王耳朵里,令滕王对他颇有微词。

“那帮和尚怎么一个没来?”石文安旋即转移话题道。

“虽然那帮秃驴嘴上不说,也不承认,但莲花寺里的那位没点头,其他的光头,敢自作主张过来?莲花僧可是和终南紫府的杜清明交过手,并且不落下风的。”一名六御境道人一副唏嘘感叹的模样。

“杜清明早在多年前,便是三圣中人,而且贫道听一位前辈说起过,杜清明半只脚踏入了无宁境,要是不出意外,十年内终南紫府必将多一位无宁境。”又有一名六御境道人跟着说道。

“可莲花僧和我们一样,也是六御境啊?他的实力,怎么强的这么离谱?以前还只能勉强镇杀一尺将,现在竟然能抗衡半步无宁了?”

“这谁知道?不过咱们坤灵府也多亏有了莲花僧,其他府域的同道,才不至于看低我们,要不然很有可能来年金桃会的请柬,我们都收不到。”

石文安在一旁听着,他没有出声,只觉得嘴里酸的不行,犹如塞了七八只大柠檬一般,可这些道人讨论的都是事实。

金桃会是灵幻界一大盛事,半甲子才召开一次。

这金桃会的请柬,自然是珍贵无比。

到了时间,便由那些无宁境高人在查看过每一个府域内,所有修行中人的情况后,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发放。

如果哪个府域连个有望踏入无宁境的人也没有,那么整个府域的修行中人,都没有资格收到金桃会的请柬。

而坤灵府,这些年来,三圣中人倒是冒出了几个,不过有希望踏入无宁境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石文安早在滕王镇,因为莲花僧不肯让出房间一事而怀恨在心。虽然那些房间是滕王安排的,要怪也该怪滕王,但是他不敢记恨滕王!

一个王爷,一个和尚,相比较之下,该恨哪个,还用得着说吗?

当然是恨和尚啊!

自古以来,佛道两门之间,互黑的还少吗?

哪怕到了现在,门户之见已淡,但两家人明面上不会说什么,暗地里都在将这一互黑传统发扬光大着。

比如之前一口一个秃驴的那位道人,石文安就记得,往日里就数这厮和和尚们的关系最好,每逢佛诞日,都会亲自去交好的寺庙,给那些佛祖菩萨们上一炷香。

“没准是莲花僧早就突破六御境了呢……”石文安略有些酸溜溜的说道,不过他话音落下,得到的却是其他几名六御境的白眼。

石文安也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三才境有着极为显著的特征,莲花僧真突破了,是无法隐藏起来的。

于是再度羞怒的石文安,不动声色的走进了一旁的林地里。刚才解手没解完,被吓得缩了回去,这会儿刚好感觉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