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93回
    把正要上前扶的女学霸吓了一大跳,脸上的表情似笑似哭,难看极了。

    可能太害怕了,脸庞很痒,她时不时地伸手挠挠,很快便挠出一大片红斑。

    这些只是外伤,她刚才在两人背后下了小小的诅咒。不影响高考,除非自己放弃,就像她们对付别人那样。

    爷爷说,一个人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全凭个人的一念之间。青青最近容光焕发,前途一片光明,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不是为青青报仇哦,是她被她们恶心到了。

    丁寒娜睨了她们一眼,坐在公交车里缓缓离开车站……

    再说罗青羽,她在爬自家楼梯的过程中接到年哥的电话。

    “认真考,考完了带罗叔、宁姨到香江玩几天,放松放松。”香江是购物天堂,女士的最爱,“等收到录取通知,你们和我爸妈一起到我这边来散散心。”

    他的父母每年都要出国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今年也不例外。罗家这三人从未出过国,他希望她踏出国门去看一看外边的世界。

    罗青羽微讶,“啊?去你那边?”出国游?好潮(流)啊!

    “是呀,你不想来?”

    “呃,想是想……”罗青羽有些犹豫。

    前世的她在儿子结婚后,便一直梦想出国游,可惜无法如愿。这辈子的她,不仅要努力高考改变命运,还要努力炼丹。

    两件事,她花了十多年才达成一件。

    她的枯木岭和丹炉山,这两年偶尔回去一趟,忍不住又种了一批药草。这批药草毒性甚微,只要她掀得起其中那个5吨重的炉.鼎盖,就可以炼出五行丹。

    五行是一种道家学说,广泛用于中医学或命理、占卜等方面。

    这里指的是中医五行,代表着人体的五脏六腑。譬如五脏中心属火,肺属金,肝属木,脾属土,肾属水。

    而木包含着:肝、胆、头、关节等。

    火包含着:小肠、心、肩等。

    这个炉炼出来的丹药,不仅可以治疗五脏六腑的病与伤。如果长期服用,可保护它们不受任何病菌侵害,比疫苗还厉害,非常神奇的一种丹药。

    与逆天的复元丹不同,它是有针对性的,需要慢慢调养。

    这几年,她只顾修炼内功,目标是复元丹,巴望有一天扛起那20吨炉.鼎盖。对于低一档的丹药,她完全没有时间看资料。

    幸好,人体的经络穴位她依然记得很清楚,否则真想一死了之。有太多东西要学,令她十分头疼,等高考完,收到录取通知之后,又要去远方读书了。

    想抓紧暑假那点时间看看资料,多吸收一些知识做做心理准备,免得将来浪费时间。

    “担心钱的事?我三包三.赔(陪),让你哥以后分期付款。”像在猜测她犹豫的原因,年哥温声建议说,一改指导功课时的严厉。

    三包,是指食宿与来回路费;三赔(陪),他贴钱陪吃陪住陪游玩,忒划算了。

    哧,罗青羽轻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打算……”

    正要解释,她家七楼到了,老哥的屋子开着门。很戏剧化的,里边传出来的声音她又觉得很熟悉——

    “……她搞成现在这样全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当初逼她和那个深市男友分手,她会嫁给这种垃圾?好了,你如今家财万贯,看着自己亲妹被夫家欺负都不肯出面,你对得起爸妈吗?!啊?对得起我们两个小的一声姐吗?啊?”

    门外,罗青羽眸子一片冰冷,握着手机的手背青筋微突。

    “年哥,”她轻声道,“我现在有点事,今晚再给你电话。”

    说完便挂了机,随手搁在裤兜里,然后大步迈进屋里。

    屋里,除了背向门口双手叉腰骂得正爽的小舅舅,和神情漠然端正坐在沙发挨骂的谷宁,还有在旁边极力劝阻的大舅舅。

    她的出现,让谷宁和大舅舅愣了一下。他俩没来得及反应,只见姑娘她随手将背包往旁边的椅子一扔,直接来到小舅舅的身后。

    明明她神色坦然,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令谷家兄妹心中骇然忐忑。

    谷宁惊愕地站起来,望着闺女,“青、青青,你想干……”

    嘛字还没问出口,便见自家闺女快步来到她小舅舅的背后,稍微一屈身,双手迅速反转向后往小舅舅的肋下一勾,嚯地将他整个人背靠背地背起来。

    猝不及防地仰面向天,小舅舅被吓得魂不附体,手脚乱划乱踢:“啊?!谁呀谁呀?!快放下我!罗宇生!你敢这么对我?!我CN……”

    “小舅!”背着一个成年男子,罗青羽弯着腰走向门口,一边高声打断他的话,“你敢骂我爸,我就咒表哥表弟们死爹死妈!以后让外人睡你的女人打你的儿!”

    说罢,顺便向身后喊一声:“妈,我饿了,赶紧做饭!”

    一听这声音,小舅舅知道是谁了,顿时面红耳赤,羞恼交加,“罗青羽!放我下来!我是你舅舅!”

    “很快很快,您忍忍啊。别乱动,摔下楼梯我不管的。”

    趁说话的功夫,她已经背着小舅下到六楼。

    剩下大舅舅和谷妈在客厅,谷妈想追出来的,可听到女儿说饿了,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做饭。她心急如焚,既想追出去让女儿放下她舅,又想去厨房。

    一时间焦头烂额,陷入两难。

    可恨的老罗在酒厂总部开会,打电话回来说今晚要应酬,九点前回不来。

    大舅舅哭笑不得,既想让谷宁去劝外甥女放下老弟,又怕来不及,顾不得说什么便匆匆跑下了楼。

    说回小舅舅这边,他被不断往后升的楼梯吓得面无人色,全身僵硬一动不敢动,生怕害外甥女摔倒连累自己。

    楼梯道很宽敞,偶尔身边经过一两位租客,看见他这副狼狈模样均捂嘴偷笑。

    小舅舅气得眼内布满红丝,喘着粗气,“罗青羽!”

    “小舅!”罗青羽再次打断,飞快往一楼跑,“近几年您家赚了不少吧?您是小姨的亲哥!你尽过亲哥的责任吗?我妈帮过你们那么多,你孝敬过我妈一分钱吗?

    你配做她弟弟吗?如果不配,请你们以后闭上那张鸟嘴!我家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们是残疾巨婴吗?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吸我妈的血?你们配做人吗?”

    她都不用多问,一听便知道又是小姨那边出问题。小舅舅这次表面上是替她出气,其实是替他自己出气。

    因为上次征收事件,他希望村民们替他们兄弟作主,结果无人理会,便以为村民们肯定都被收买了,他恨哪!

    罗青羽默默咬一下牙根,真是够了!

    “放我下来!”

    以小舅舅目前的姿势,他无法反驳外甥女的话,更因为他气啊关键是。

    又不敢动,怕摔死。

    “青青,快放下你小舅!”即将到一楼了,三楼传来大舅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