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夜猎凶 > 【66】模仿案发情况

电话还没挂完,手机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短信:“恭喜,第四轮任务顺利完成。”

紧接着又来了第二条:“最后一轮任务,杀死对方,任务奖励活,任务惩罚死!”

我盯着手机屏幕。

张瑶也盯着手机屏幕。

欧夜突然叫了一声小心,一把把我给推开了,一把刀插在了她的手臂上,握刀的人竟然是红着眼眶的张瑶。

我一个飞踢,踢飞了张瑶手里的刀,伸手按住欧夜手臂上的伤口,怒问张瑶:“你疯了吗,为什么出手伤人?”

“游戏已经到最后一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没得选择。”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一惊,难道这一轮的任务,是一样的?

看着张瑶失心疯的样子,我连忙制止:“那你要冷静,现在我们两个都还好好的活着,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想办法……”

“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你。”

张瑶又把地上那把水果刀捡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冲向了我:“拿命来!”

“别动,我是警察。”

我推开欧夜,掏出了身上的警官证。

但是就算面对证件,欧夜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拿着匕首就冲到我面前,抬手就要刺杀。

我一个扫腿把她放倒在地,让后扑了上去,把张瑶控制了起来。

张瑶被送到了局里,由警方监控了起来。

现在玩游戏的只剩下我和张瑶,我已经确定这个游戏就是一个连环谋杀案,张瑶和我都是凶手的下一个谋杀目标。

把张瑶带回警局,也是对她给予另外一个方式的保护。

在黑子的央求之下,我又重新回到了陵园案发现场,此地是楚诗涵遇害场所,一切必须从头调查。

幸好欧夜手上的伤不重,在经过简单处理后,也跟我一同去了案发现场。

“不破掉这个案子,那么我们将会带着这份侮辱生活下去。”

陵园案发地,黑子看着被血染的墓碑,一字一顿的下了死命令。

在场的警察面色凝重,标准的对着这个陵园敬了个礼,异口同声的发誓一定要将凶手找出来。

一阵清风吹来,卷起墓地枯黄的落叶,民警们眯起了眼睛。

如果仔细闻的话,会从空气中闻见一丝血腥味,凶手将这个神圣的地方玷污。

这些烈士就算牺牲,也没能逃掉凶手的挑衅。

“拉开警戒线,百米之内除开刑侦大队的人,谁也不能进来。”

欧夜下令道。

“凶手想要转移我们的视线和精力,看来他也害怕自己被捉住。”

黑子也看出来了这个问题。

凶手太聪明了,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越是完美的案发现场漏洞就越多。

1996年在M国科罗拉多州发生多起断头案,凶手是一个海军退役大兵,他拥有着非常聪明的犯罪头脑,每个凶案现场都是接近完美。

结果这个案子却被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孩子破了,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们为什么不换下思维角度么?比如尝试着去调查一下那个报案的人。”

结果警察当天晚上宣布破掉此案,因为这个报案人远离现场近好几公里,这么远的距离,报案人是怎么样知道凶杀现场的?

换过来说,那个孩子为什么会想到让警察去查报案人的电话?

那小孩就是凶手的弟弟。

凶手让弟弟去故意给警察透露假线索,想要引开警方的注意力,却不知道报案人就是他哥哥。

结论就是,凶手双管齐下,自己假装成报案人洗脱嫌疑,再让自己的弟弟去透漏假线索,不料聪明害了自己。

根据现场分析,这里并不是凶杀现场,凶手先杀死被害人,然后将尸体拖到烈士陵园,再将尸体的脸皮割走。

从周围可以看出大量的拖拽痕迹,不过和上次现场一样,所有指纹和能够对比NDA的东西全部被销毁。

这个凶手太谨慎了。

有着科罗拉多州的经验,我让人去调查下报案的人,结果报案人就是前来打扫公墓的人,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凶手。

而且这里随时都有前来追悼的人,每天进进出出,周围的摄像根本起不到作用。

如果用排除法的话,等找到凶手,我们都已经老死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这完美的凶杀案件中找出那个致命漏洞。

“先让法医来现场解剖。”

黑子说完,开始打电话。

我仔细注意着四周,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结果自然很失望。

我们能想到的那个凶手自然能想到,所以线索在他作案后早已经抹掉。

忽然,我大脑闪过一个灵光,转身对欧夜说:“帮我检测一下,凶手是用什么方法抹掉痕迹的?”

欧夜点点头,开始让现场的工作人员检测起来,最后得出凶手作案时手上带着手套,脚下带着塑料袋。

或许他还觉得不保险,最后又用水冲洗了一边案发现场,这也是现场为啥这么干净的原因。

“看现场的水迹,当时凶手应该提着桶,陵园里面一般没有取水措施,来打扫的人都是自带工具。”

“调查昨晚案发前到现在的监控视频,看看哪些人带着水进来过,就连打扫的环卫工也不能放过。”

这个线索很重要,起码能让我们缩小排查范围。

去到保安室,昨晚到现在的视频已经全部调出来,就等我们查看。

四个入口,接近十六个摄像头,画面上人来人往。

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至于手里面提着水桶的人,出了环卫工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刚才视频上这几个提水进去的环卫工,把他们全部找出来,先控制再说。”

“还有一点,看看有没有人扛着什么异物,说不好就是尸体。也许是凶手把被害人骗到陵园里面杀死的,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性,那么陵园里面肯定还有个案发现场。”

“要是第一点,那么凶手肯定要扛着尸体从门口大摇大摆的进去。”

我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后,欧夜反对说:“那凶手为什么非要从大门进去,而不是从围墙翻进去?”

我点点头,把欧夜拉出监控室门口,指着那些围墙说:“三米高的围墙,上面全是铁刺,一个人身手好的人借助什么或许可以进去,但他无法带着一具尸体翻进去。”

“那你的意思是,凶手要么提前把被害人杀死,随后把尸体运到陵园里面。第二种就是把被害人骗到陵园里,然后在某个地方对她展开凶杀。”

欧夜按照我的思路,不紧不慢的分析道。

我点点头说:“第一种的话有很大难度,他有个难题,那就是用什么方法把尸体运进去?至于第二种比较简单,如果我是凶手,我会选择第二种。”

根据监控上面的资料,并没有发现人扛着尸体大摇大摆的走进陵园,那么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凶手把被害人骗到陵园里面,然后开始凶杀。

“你呢?”

欧夜说:“我是凶手,我就会提前来查看陵园四周的监控和设施,最后会得出结论。如果提前把被害人杀死,那么想要把尸体运进去就会非常困难,倒不如把被害人骗到陵园里面,找个地方展开凶杀。”

陵园很大,想要找出另外一个凶杀现场需要大量人力,我把这个建议告诉了张扬,他也同意这么做。

今天县城里面所有的警力几乎调到陵园里面,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掘地三尺都要找出另外一个凶杀现场。

“你是凶手的话,你会选择什么时间段?哪个地点?那种手法来把人杀死?”

欧夜想不上来,忽然看见我扑向她,她吓得花容失色,大喊道:“你干什么?”

我没有说话,把欧夜扑倒在地,整个人狠狠压在她高耸的胸脯子上,可以感觉下面都被我压变形了。

欧夜开始挣扎起来,害怕的说:“你疯了,快放开我?”

“对不起。”

我红着眼睛,两只手死死掐住欧夜的脖子,她快窒息了,两只脚乱蹬。

手也不闲着,先是使劲儿抓我的手,随后她没力气开始在地上乱抓。

或许是生死受到威胁,欧夜爆发出了一阵力气,用膝盖往我下面顶去,不带一点含糊。

那种疼,真不是吹的,我从欧夜身上下来,两只手死死按着下面,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快问一下法医,死者指甲盖里面有没有泥土?”

我红着脸,说话都快带着一丝哭腔,关键是那一下正好顶在蛋蛋上,我感觉那两玩意儿要快碎在裤裆里。

欧夜被吓到了,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知道我刚才在模仿犯罪现场后,欧夜一边哭一边骂我:“你干什么?我以为你要杀死我,你是个王八蛋。”

我没时间跟她解释,说:“快打电话给法医。”

欧夜不干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抽抽,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你是个王八蛋,你就知道吓我。”

这本还在跟欧夜解释呢,我电话突然响了,发现是林彦儿打来的,我有些奇怪,我不是让她帮我在局里看着点张瑶吗,她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

当我接了电话,听到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白小天,张瑶被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