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64、最好的未必是最合适的
    二十岁的年纪,年入百万的诱惑。

    有多少年轻人顶得住?

    而且这显然还不是信口胡诌,按照万长生现在拿的价码,如果再能加上出教材销售提成,每年跑个两百天说不定就能搞定。

    观音庙庙守内心肯定更有些吃惊。

    这一刻本能的,他想找人分享讨论这件事,竟然第一个念头就是问杜雯。

    在下午上课前,他顺手把这套说辞简单的组织下语言,在百字内解释到微信上:“我的目标肯定是要去获得美术院校的文凭,但的确如你所说,只有出来看看世面,才知道这个局面是怎么样,我很吃惊,但确实又有点享受这种传授技艺给那么多渴求目光的感受,不虚此行。”

    下午就是给苏琦冬上午教过色彩的学生交叉教学,但据说有不少上午的学生又跑过来再听一次。

    实在是速写作为美术专业考试中的老大难,学生们太想从这上面获得突破了。

    但哪怕是这样,万长生还是有点疑惑,偌大个美术圈,难道还找不到自己这种水平的培训老师么?

    不是说浙杭那边是美术艺考的大本营么,国立美术学院听起来就比蜀川美术学院牛逼得多,难道还不能产生很多擅长白描的年轻高手?

    下午又是三个多小时的一口气宣讲,上午听过课的学生连呼值得。

    因为万长生明显还在做调整,他可能和很多照本宣科的老师不一样,在观音庙前面,他就习惯于察言观色,看人下菜,现在更是很喜欢从补习生们的反馈气氛中调整自己的教学内容。

    所以察觉这下午班的速写基础似乎要差点,他又祭出了杜雯揶揄过的九笔大法,提醒大家珍惜现在每一分钟,那就抓紧时间在每个碎片边角中练习这种长线条,最后多少能增益点分数。

    等到下课后稍事休息,也就是上个厕所聊几句,万长生有点喧宾夺主的比苏琦冬还要感受热烈的,被六七位培训机构主管和绩优学生,拍着万老师的肩膀,握着手送上别克商务车,直奔省会。

    上车苏琦冬才提到,中午有人把那段授课视频发回浙杭,这家连锁培训机构的老总已经直飞闽建省会,晚上设宴款待畅谈下!

    万长生抛出自己的疑惑。

    苏琦冬明显是个心胸开阔的,又或者见多识广跟万长生之间根本没有利益之争,大家虽然同在这个行当,专业都不同:“你是不知道,现在年轻还能画得一手深厚功底的多么罕见,包括我在内,基本上都是循着这条高考前强化培训的路子走进美术学院,等我能够熟练掌握这门手艺,已经毕业后二十六七岁,而相比素描和色彩,速写是最吃天赋的,天赋好到速写能自成一派或者功力深厚的,二十六七大学毕业,这时候应该主力朝着职业画家、当讲师评教授方面努力,可以零零碎碎的接这种活儿来赚钱,但不可能全力以赴干这个,清楚了吗?”

    万长生若有所思。

    苏琦冬说得更清楚:“昨天我在江州已经说过,手上有功底,表达能力没问题,还能提炼出自己的主题,光这三样就很难找了,关键还得年轻,这样全国到处飞是苦差事,刚开始也许新鲜,一两个月恐怕你就想吐了。”

    万长生感谢了苏琦冬的好意:“我……肯定还是要考美院的。”

    苏琦冬不意外:“那当然,以你的天赋和基础底子,考美院是理所当然的,未来也能往更高的台阶深造发展,但我建议你来考国立美术学院,这边的国画系专业在全国都是最好的,江浙地区书香门第的底蕴很厚,然后边读书边赚这种快钱,岂不乐乎?”

    说到这里还低声掩嘴:“这老板来呢……肯定是想签你长约,这种优点是可以一次性拿几十万,但我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所以我只签合作协议,始终保持自由身,我建议你也可以这么操作。”

    随手帮万长生带进这条门路,还不藏私。

    这样的亦师亦友,万长生真心感谢:“我还有些其他原因,主力还是应该要考蜀川美术学院。”

    苏琦冬点头:“我只是建议,其实你在江州也方便,要知道蜀川美术学院和国立美术学院是全国报考人数最多的两家,有预测今年蜀美可能会打破国美保持的历年来报考人数最高记录,反正我们这种全国各地飞一下也不过两三个小时,各守一方大本营,以后还能互通有无呢,我相信你在这个圈子肯定会很快打下名声。”

    万长生感谢了前辈的预测,还是觉得纳闷:“蜀川美术学院地位这么高?不是应该平京美术学院最好么?”

    苏琦冬笑:“平京就是太好了,只有顶尖的才敢去报考,其他人还是集中精力冲击自己最有把握的院校,而蜀川美术学院显然就是中等里面最好的,加上江州蓉都那边这几年城市形象不错,所以报考热门也是必然的。”

    万长生终于有些搞清楚了形势。

    手有点痒痒的想摸出刻刀来把玩下,可这车上明显不太适合精密行为,最后捏捏手指摸出来的是手机,看见却是杜雯的留言:“这样的诱惑,我每天都在经历,谁都认为我的美丽是可以用钱来买的,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拼命的给自己找到另外的价值所在了吧,太漂亮也是一种罪啊。”

    万长生没忍住脸上泛起来的笑容,苏琦冬好奇:“女朋友?有照片没,一直都看见她戴着口罩的,为什么?我看江州的雾霾不严重呀。”

    万长生不解释:“你这边色彩考试画水彩的多吗?其实我是从上个月才开始接触这种西洋画法……”

    苏琦冬再次鼓动:“那就来考国美呀,这边采用水彩的考生多得多,蜀美那边很少的。”

    万长生继续坚持:“你刚才不是说了我们各守一方互通有无么,给我再补补色彩课呗,晚上我请你吃夜宵嘛,闲着也无聊。”

    苏琦冬笑骂:“哎哟,你这算盘打得可真够精,你说会有你请吃饭的机会吗?”

    这话真没说错。

    又是两三个小时,类似观音庙到蜀美的距离,抵达省会以后,从浙杭赶过来的培训机构老总热情款待,甚至还安排了年轻漂亮的女助理!

    可能是听说万长生年纪轻轻吧,反正女助理帮忙给倒酒的时候可热情了:“万老师这么年轻有为,要经常来我们南方啊,南方女孩儿可热情了!”

    万长生连忙按照杜雯教的做冷漠状。

    反而招致更加热烈的奉承:“有女朋友没?我们钱总有很多朋友,艺术学院、戏剧学院的老师都有,帮你介绍女朋友呀!”

    一桌的男人都哈哈笑,苏琦冬终于忍不住:“怎么老钱你从来没说过帮我介绍女朋友?”

    众人笑得更厉害了。

    万长生心里可能在想艺术学院很稀罕么?

    脸上还是温和中带点高冷:“哦,谢谢,我们蓉都、江州的女孩儿也很漂亮的。”

    他这社会经验还是少,干巴巴的回应,反而引得大家兴致勃勃,女助理就娇嗔了:“钱总!你看他嫌我不漂亮……”

    钱总哈哈哈的笑着切入正题:“真的,小万,这是个时势造英雄的时代,来加入我们,三到五年内,我们就是上市公司,五到十年成为全国最好的教育行业集团!”

    很多刚出校门的年轻人,就是被这样的大饼给忽悠了。

    未来庙守却注意到,自己的手机上闪过杜雯的留言:“这种时候,我觉得你应该适当的给那位主任老师打个电话汇报下你的情况,这才能面面俱到的保持好关系。”

    这种姑娘,如果真能娶回家当老婆,不发达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