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 第1128章,林仲怀夏雨曦009
 夏雨曦静的倒吸了口气,全身都紧绷起来,只觉得血管里的血液都变成了油,正在燃烧着的油,那火势简直无法控制。

“仲怀。”

夏雨曦低叫他的名字。

她认识的林仲怀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她早前认识的林仲怀是温文尔雅的,有礼貌的,绅士的,他是一个十分尊重女生的男孩。

可现在他已经变了,变得这样危险,变得这样直接,这样让她尴尬。

她到现在也不觉得,林仲怀是真的想要跟他睡,她觉得林仲怀只是想要吓唬她一下而已。

    或者说他是在羞辱自己。

因为这七年里,他可能积压了太多的愤怒,无处发泄,到现在,他可能更加生气了。

夏雨曦无法言语,只能看着他如此,很快,那刚换好的全部就又被丢了。

他就这么对她,陌生而又恐怖,让夏雨曦觉得自己真的是被羞辱了。

她经验很浅,林仲怀大概也是如此。

与他的英俊容颜和自信的气质相比,他这方面明显没有这么自信。

甚至都很笨拙。

夏雨曦抿紧了唇,惊慌失措的看着他。

他没有继续,只是僵持。

夏雨曦不知道他会怎样,但她害怕,又似乎很渴望。

“夏雨曦。”

林仲怀忽然开口唤她,声音里多了一抹苦涩。

夏雨曦一愣,想要追寻这源头,痛苦的根源,可下一秒,林仲怀就不客气了。

她没想到,他来真的。

之后,理智全无。

空气里都是暧昧的因子,夏雨曦被他带去了天堂,地狱。

这一个晚上,夏雨曦觉得自己就在天堂和地狱里挣扎,完全找不到自我。

他就像是天神一般,给她惩罚,给她警告,让她无法动弹。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让她毫无招架的能力。

直到天亮了。

夏雨曦浑浑噩噩的累极了,她想要睡觉,可怎么都睡不着。

每一次她都想要说话,可是一说话林仲怀就会给她警告,根本不需要她开口讲话。

这个男人是霸道的。

这也是夏雨曦第一次深深的感觉到了林仲怀的霸道。

睡不着,在不知道多少回以后,夏雨曦终于忍无可忍,吼了一声,“你别这样了,我们能不能谈谈?”

林仲怀也没有睡衣。

或许失去这个女人太久了,他怕一闭上眼睛这个女人就从眼前消失了,所以了无睡意,更何况今晚的彻底缠绵也让他明白了一点。

他不能放这个女人走。

于是,两个人重新面对彼此,夏雨曦还是尴尬,她想要谈谈,可不知道该如何的开口,只是觉得自己在林中怀的怀里,太过于尴尬,而这样的一幕,就好像实在不应该发生。

“你不是说要谈谈吗?

那你说吧。”

林仲怀坐起来,面对着她。

夏雨曦一怔,抿了抿唇。

“我,你,你这样,到底什么意思?”

林仲怀本来很希望他能说点什么,可在夏雨曦开口之后,他眼底的期待,瞬间变成了不悦。

一股冰冷,再度袭击了他。

“不是早就说了吗?

怎么结束的?

让你想起来。”

林仲怀沉沉的开口道,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冷凝的气息。

“你就是想要羞辱我,对吗?”

夏雨曦虽然不想承认,我还只能硬着头皮跟他对视着交谈。

“你就是觉得心里不平衡吗?

你恨我,所以你这样羞辱我。”

林仲怀凉薄的唇微微的勾勒起来,英俊的脸上是慵懒的气质,他淡淡的开口道:“当然了,不为了羞辱你,你以为是什么,当我爱你吗?”

是啊。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

当他爱着自己吗?

当然会这样认为了。

要不然他这么多年单身为了什么?

只是为了争口气吗?

当年,自己伤着他了。

离开他,也彻底伤着他了。

这些年,她确实也以为他爱着自己。

到现在,甚至都这样认为。

但在他问出自己的刹那,她迟疑了。

也许,她太自以为是了。

七年了,他的心就算是如同磐石大概也有了变化吧。

她自嘲的笑了笑,很是苦涩,“我当然不会这样认为,好吧,现在就当是七年前那天,随你怎么处置吧。”

她摆出来一副英勇就义的态度。

林仲怀整个人一僵,错愕的望着眼前的女人,她这是什么意思?

破罐子破摔吗?

只是沉吟了几秒钟,林仲怀就快速的起来套衣服,然后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离开了酒店。

床上,夏雨曦惊呆了。

她呆呆的坐在床上五分钟都没有办法回过神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样就走了?

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离开了。

错愕着,夏雨曦起来套衣服,下床的瞬间,她差一点跌倒。

这身体,倒像是多年以前那一次,简直是比那一次还要厉害。

他折腾的她简直太厉害了。

夏雨曦拖着被碾轧的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去了洗浴室,蓦地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了。

只见里面的自己,简直是就像是变了个人,媚眼如丝,唇瓣如同蔷薇色。

整个人的眉眼间都流露出来一种风情,春天的色彩。

该死的。

难道是她太久没有被滋润过了吗?

所以才会没有春天的色彩,过去现在都被同一个男人给办了,她也真是不争气,怎么就栽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呢?

可是,不后悔。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忽然笑了,有点略微的小得意。

也许,她还能重新走进他心里,从他昨晚上对她这样肆无忌惮的折腾开始,她也许就真的还有机会。

酒店外面的车里,出来之后的林仲怀立刻点燃了一支香烟。

懊恼让他忍不住砸了一下方向盘,很是沮丧。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吐出来白色的眼圈,他的俊颜在烟雾里是如此的慵懒。

抽完了一支烟,林仲怀恢复了情绪,驱车离去。

回到家里。

夏夏已经去上学了。

林太太看看他的样子,有点惊讶:“你一晚上没有回来,跟夏夏的妈咪在一起了?”

“嗯。”

林仲怀淡淡的嗯了一声。

“有进展?”

林太太很是难得的八卦了起来。

林仲怀没说话,抿了抿唇。

但是林太太看到了儿子的脸似乎红了一些,并且一直渐渐地红到了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