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影帝大明星 > 第三百零八章 破坏游戏规则
    皮鞋哒哒踩踏在城寨的地面,西装男子一言不发,周乐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换成一般的人,此时心里一定如同打鼓一般,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了不确定的恐惧,做小弟的悲哀就在于此。

    “你很镇定?”西装男子突然开口。

    “不然呢?”周乐也没觉得自己需要去演一个心里很慌的小弟,越来越多次在模拟场景内出现,他发现这里对于演技的磨炼,给自己的效果是越来越低,更多时候是在观察,不需要再去成为想要扮演的角色,而是就像今天一样,成为类似人物身边的人,然后去观察对方的一些眉宇神态表情的变化,这对于自己未来表演类似角色已经有着所有人都难以媲美的优势。

    加之这完全是真实的场景,如果自己当导演,对整部戏的布景,对所有配戏演员、群演的要求,都有了最好的模板。

    所以,很长时间以来,周乐在模拟场景内就不再刻意去压制自己,如果是顺应着事态发展,那就做一个旁观者,如果成为事件的中心,那就当一回中心。要是觉得观察的不够彻底,明天再去设定一个类似场景就好了,譬如,不去救豪哥,会是什么呢?

    我拥有着存档读档的能力,想怎么玩,还不是我一个人说得算,这里虽说不能体验作为男人的存在、不能品味美好的美食,但作为一个游戏界面,绝对是领先当下世界游戏发展一个时代,最最让人着迷的,在这里的每一次体验,带给现实中身体的是可以持续开发的潜能增幅。

    零成本的拍摄场地,我今天得到不少了,剩下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的语气,让西装男子停下了脚步,转回身,盯着他看了足有十几秒钟,嘴角上扬:“看来阿豪那个家伙,眼神也不怎么样嘛,要不然,回头这生意你来做?”

    周乐眼珠一转,有点意思,或许自己可以观察一下豪哥面对着背叛时的状态,而背叛他的人,或许可以是自己。

    或许,还可以有更有趣的。

    “我先要一批货。”

    走出城寨,当街路车辆开始重新出现时,你觉得弹丸之地香江的街路都是那么的宽敞,即便是黄昏,也会觉得光亮让你格外的享受。

    面对着突然提出要求的周乐,西装男子哦了一声,在他身边一个男人,猛的一拳砸向周乐的腹部。

    抓住对方的手腕,一拳,对方整个身体如同虾米一样弓起来,腹部的疼痛让他站都站不住,周乐顺势将他腰间的武器拔了出来。

    “你这样,就不好玩了?”西装男子皱了下眉头,他身边的几个人都举起了枪,对准周乐,下一秒,就可以让他的脑袋开花。

    面前的西装男子,特别像是剧本里的雷老虎,而今天剧本偏离了轨道之后,周乐有一股子恶趣味冒了出来,在他看到西装男子打开老爷车的车门准备上车,并且嘴里依旧高高在上的时候,突然做了一个动作。

    “人放开,刚才的事我不计较,你解决掉阿豪,我推你上位。”

    对方的轻描淡写,或许是在等待周乐放开手里的人,放下手里的武器。

    只是,今天从一个旁观者身份成为主角的周乐,想要玩了,这或许是他演技愈发成熟之后的一种必然转变,也是他心智成熟之后的一点释放,反正面对的都不是什么好玩意,也想要看看当他们面对着完全不敢相信的画面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生命以后一秒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呢?

    砰!

    无论是谁,都没想到周乐敢去扣动扳机。

    多少次的模拟场景训练,多少次的现实拍摄训练,多少次模拟场景内的战斗,面对几个没什么实力的对手,轻描淡写间的点射,结束战斗,而周遭除了躲起来的人,不会有人敢过来干扰。

    故意一枪不是命中眉心,给对方一点点残余生命力的展现,看着对方那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周乐专注于观察,而不是享受在游戏里也去主宰别人命运的乐趣。

    之前他不敢随便在模拟场景内肆意妄为,是担心自身的情绪受到影响,真要是成为一个残暴的人,进而影响到现实生活中的自己,那损失的会更多,直到他觉得自己慢慢长大成熟,慢慢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对模拟场景的解读也更为彻底,就当是在游戏里面对NPC一样,杀了就杀了,只是游戏而已,现实生活中依旧保持着对一切的敬畏,并且自己内心深层次的情绪不会受到影响。

    “你……”

    西装男子想要抬起头点指周乐,却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支撑他做任何超过几公分幅度的动作,眼中从惊讶到惊恐,进而是悔恨,最后一抹残余的,则是遗憾,或许他的内心还有着很大的野心,可谁曾想到,就在这里被一个小喽啰给处理掉了。

    影视剧中,到底被击中了心脏要害是什么反应,每一个导演每一个演员,都会有自己的理解,或许有人得到过具体观察此类画面的资料,但都不会有周乐当下的认知那么清晰。

    车内有货,足足一大包,周乐直接装进兜里,既然今天破坏了游戏规则,那就一直破坏到底。

    武器和子弹,随后重新钻回了城寨。

    …………………………

    “你疯了吗?阿乐!”

    芭蕉怒吼着,在他的面前,阿光和阿胜两兄弟已经躺在地上是两具尸体,而阿乐正双手拿着武器,对准着豪哥和自己。

    在城寨里绝对算是一枝花的阿珍,完全瘫软的吓倒在地上,桌子上咕嘟咕嘟的火锅内,香肉正在从生到熟的过程中。

    芭蕉喊着:“阿乐,你不要误会,大哥是……”

    他还想要说什么,始终坐在那里的豪哥突然开口:“行了。”

    声音中带着一抹遗憾和疲态,遗憾未曾达成所愿就要提前面对人生的终点,疲态是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内心强大且彪悍的人,永远不会认为‘死’是什么恐怖的事情,他会给自己设定一个坐标系,生与死就是两个范畴,如果我在‘生’的时候没能做到,那就‘死’着好好去休息,不那么累了。

    他能看出对面阿乐眼中的决心,再多说什么没意义了。

    “这里的钱和货你都拿走,能逃出去,你阿乐会成为一方人物,我其实很期待看一看,你被两方面的人追杀,会是什么样的过程,可惜喽,看不到了。”

    一方豪强不愧是一方豪强,他故意露出了必杀的决心,就是想要看看豪哥这样的人物,真正面对死亡会是个什么样状态,以此可以推断出他为何敢于那么拼?

    为了富贵是目标和理由,但真正不怕死亡是资本,没有这个资本绝无可能在这条路上走太远,因为这条路上会有太多让你产生恐惧的东西。

    “我自己也很感兴趣,对不起了豪哥,再不走来不及了。”

    分别左右手扣动扳机。

    豪哥和芭蕉,成为过去式,而来自于阿珍的尖叫,开启了整个城寨里面豪哥小弟对他的追杀。

    拿着货回来要钱,看到钱解决两个傻大个,一个背包,钱和货都装在里面,人在阴暗潮湿狭窄的城寨内,在不断的听到呼喊声中,向着城寨外面跑去,这个时间段,估计外面也已经是包围重重了吧。

    城寨是三不管地带,外面的人不敢冲进来,以为自己躲进来。

    城寨里面的人追杀自己,以为自己不敢往外跑。

    恰恰这会有一个空档。

    这算是周乐为数不多几次破坏模拟场景故事内容发展的规则,是他第一次作为‘反派’去强势破坏规则。这是他的一次尝试,向外跑的时候他嘴角带着笑容,很高兴,或许有人看到会觉得阿乐彻底疯了,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坏蛋。

    周乐自己知道,用‘反派’逻辑主宰一切的情绪并没有让他觉得亢奋,也没有影响到他的人生观,他高兴的不是自己压制住这些情绪,是它们根本没有出现,自己想的都是如何利用自己所学完成一次逃亡躲避,至少二十个小时。

    今天的收获也不错,如果不去做一次‘反派’破坏游戏规则,也无法看到真正属于西装男子和豪哥面对不同境遇的最真实反应,如果自己去演类似的角色,不需要去思考如何演,这些真实的反应会提供给他真实的表演。

    这是一个资讯落后的时代,即便城寨外面已经因为西装男子等人,布起了天罗地网,但这所谓的天罗地网对周乐而言,完全就是漏洞百出。

    还没有拿到自己的长相画像,也不敢进入城寨搜索,更没有无所不在的监控设备,甚至周乐背着背包,堂而皇之的混入人群,在他身边几米之外就是几个便衣。

    完全没难度。

    兴趣一下子就失去了大半,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周乐从谨慎到放松,白色风暴冲进厕所,乘车走路,完成了一趟对这个时代香江的观光旅游,当真正他的通缉画像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上了一条渔船。

    其实他可以找个地方,睡觉,一切结束。

    没有那般选择,算是有始有终吧,彻底离开再睡觉回归。

    如果说这一次的模拟场景周乐收获了什么,他觉得是属于那个时代的生存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