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操盘手札记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这事你去办
楼曼说:“我也想去办张健身卡,我儿子在吃辅食了,我也该恢复一下体型了。”
杨行长听了担心地说:“该减的部位可以减,不该减的地方千万别减啊,不然不好看了!”
楼曼说:“你把我当什么了?”
杨行长说:“我也是为你着想啊。”
楼曼说:“为我着想就帮我办张健身卡,这酒店的健身房就不错。”
杨行长说:“行,没问题,待会儿我就去给你办。”
郑国瑞敲门进来的时候,房间内早已经雨霁云散。楼曼走了以后,杨行长还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这才穿上衣服,慵懒地坐在沙发上,等着郑国瑞。
郑国瑞一进门,就对杨行长哈哈腰,笑容满面地说:“杨行长,又来麻烦您了。”
细心的郑国瑞一进门,就从杨行长的着装和神态上发现,他今天似乎不像是刚刚从会场上出来的样子。
再加上房间的空气里明显的弥漫着一股女人的香水味,趁杨行长没注意,郑国瑞的眼睛透过没有关严实的门往卧室里瞟了一眼,见卧室的床上异常凌乱,单凭这一点就不难看出,刚才床上绝对不是杨行长一个人。
经验老道的郑国瑞现在心里明白了,为什么杨行长今天会在这个宾馆酒店里边,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笑容可掬地看着杨行长。
杨行长说:“郑部长,你电话里说的那个事具体是什么情况?”
郑国瑞说:“为集团将来的进一步发展着想,要打算收购一座新的矿山,矿山的资料和贷款的申请资料都在这里,杨行长您抽空看一下。”说完他把一个厚厚的文件袋递给了杨行长。
杨行长接过那个文件袋,打开大致看了一眼,见里面有厚厚的几本材料,还有一个看上去很眼熟的鼓鼓囊囊的牛皮纸信封。他哪有心思仔细去看这些材料,这些具体的事情都是下面信贷部主任的职责,他只要听结果就行了。
于是他把那些资料搁在茶几上,说:“这个要静下心来仔细看才行,一时半会儿答复不了你。”
郑国瑞是何等机灵的人,立刻回答说:“那是肯定的,我今天过来就是给您送资料。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个文件袋里了,杨行长您仔细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您通知我一声,我再过来。”
郑国瑞特别强调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个文件袋里了,他相信杨行长这个**湖不会听不出这里边的意味来。
说完这句话,郑国瑞就赶紧起身告辞了。今天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下面该做什么事,该怎么办?还得听杨行长这边的反馈才能决定。这一点,杨行长的话里其实也已经说得很明确了。
如果对方是杨行长手下的信贷部张主任,郑国瑞倒是有心和他坐下来仔细聊聊,拉家常也罢,谈谈贷款的具体细节也罢,这些都是可以互相交流探讨一下的,因为那是和自己身份对等的人。
可对方是杨行长,身份是老大,和他身份对等的是金昌兴,就算自己想跟他套近乎,他也根本没有心思跟自己聊。
而且郑国瑞也不确定刚才在房间里的那个女人待会儿还会不会回来,如果她还要回来的话,杨行长就更没有心思跟自己尬聊了,自己继续呆在这里就太不识时务了。
杨行长见郑国瑞起身要走,他也不挽留,他走到门口,对已经在过道里的郑国瑞说:“那你慢走啊,我看完资料再说。”
郑国瑞说:“好的好的,杨行长留步。”
送走郑国瑞以后,杨行长关上门,回到沙发上坐下,打开文件袋,拿出那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信封,撑开一个口子往里一看,只见里边用橡皮筋捆着两沓厚厚的,像银行卡一样的东西。
他这下心里有数了,知道郑国瑞送过来的一定是像上次那样的购物卡。他抽出一张,翻过来看看后面用铅笔写着的20000这个数字,心里很是满意。
杨行长把这些东西穿在这些西服口袋里,然后拿上文件袋,下楼去帮罗曼办游泳卡健身卡去了。
办完这些事情,他才慢悠悠的回到办公室里。他仔细思量一番后,打电话把信贷部的张主任叫了进来。
他把文件袋递给张主任说:“南方集团又申请了一笔贷款,他们这次的金额比较大,这个是他们的贷款申请资料,你拿去仔细看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尽快落实和他们下去查看这个矿山的具体情况。”
张主任接过来打开仔细看了一下:“这么大的金额啊?”
杨行长说:“是啊,所以才让你仔细看看嘛,要到实地去考察一下。他们的第1笔贷款也是买矿山的,现在铜价势头这么好,这样的贷款应该问题不大吧?”
张主任听着杨行长这话,没搞明白他是询问自己呢,还是阐述他的意见,就说:“这个不好说,要仔细看一下,他们上一笔贷款倒是挺不错的,赚了很多。”
杨行长说:“他们第2笔贷款应该也赚了不少,你看他们贷款的时候铜价才不到4万,现在都8万了,他们贷款去做流动资金肯定赚很多啊。”
张主任说:“是啊,南方集团这两笔贷款都很不错的。”
杨行长说:“南方集团做事还是比较靠谱的,何况他们家大业大的,这笔贷款你仔细看看,没有问题的话尽快给他们批了吧。”
张主任说:“好的,我尽快去落实,到矿山去实地勘察评估,先走这些程序嘛,走下来的结果是什么我再给你汇报。”
姜华把李欣那辆车收回来以后,先让手下送到4s店去做了一番保养,然后就把这辆车作为自己的座驾,每天上下班就开这辆车。
他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是他自己对这辆车已经心仪很久了,现在金昌兴把这辆车明确地指派给他们行政部来使用,那他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就可以把这辆车作为自己的座驾了。
二是这辆车相当于是他的战利品,是他从李欣那里缴获来的,他要开着这辆车在李欣面前显摆显摆,让李欣心里别扭是他自己很享受的一件事。
可是看来他的第2个目的并没有达到,因为他留意了一下,这两天里他就没看见李欣那辆宝马车在院子里出现过。
莫非李欣被金昌兴派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或者李欣受不了这个气已经辞职了?
是第2种情况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因为如果李欣辞职离开集团的话,他要办手续肯定逃不过自己这个行政部主任的眼睛啊。
那就有可能是第1种情况了,如果是那样的话,金昌兴会把李欣派到哪里去呢?
到了第3天,姜华依然没有看见李欣的踪迹,于是他忍不住好奇心,来到楼上转了一圈,见李欣办公室的门依然紧锁着,他就推开俞红办公室的门进去问道:“李欣这两天办公室的门都是锁着的吗?”
俞红说:“是的。”
姜华说:“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俞红摇摇头说:“这个我不知道。”
姜华从俞红的办公室出来后,在走廊上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敲开了金昌兴办公室的门。
金昌兴见他进来,问道:“有什么事?”
姜华说:“董事长,我找李欣有事,可是这两天都没见他,他办公室的门关着,不知道他去哪了?”
金昌兴一听他这么问,心里就有些别扭,他心想:你找不着别人就来问我,我这个董事长有必要替你注意这些吗?
这些话都已经到嘴边了,可他看着姜华那一副木愣愣的样子,突然又反应过来:李欣不归姜华管,而李欣请假的事情又只对自己一个人说过,自己不说的话,其他人真的不会知道李欣的去向,除非李欣自己跟别人说。可是看李欣那天请假的那个架式,很明显是负气出走的,他肯定不会对别人说这事儿,所以姜华找不着李欣来问自己好像也有道理。
于是金昌兴就说:“他请了几天事假,过几天应该就会回来了。”
姜华说:“噢,是这样啊,他请了几天假?我们行政部还是把考勤打上,这个月按事假天数扣他的工资。”
本来金昌兴都已经把李欣请假这事儿给忘了,现在姜华一提,又让他想了起来。此刻听见姜华说要按请假天数扣李欣的工资,他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反感。
按理说姜华这个建议也是警告和收拾李欣的一个办法,跟金昌兴原先的用意是一致的。可他现在心里隐隐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自己要是把李欣逼得太急了,将来也许对自己也有不利的地方,就好像人家说的那样,惩罚有时候是一把双刃剑,伤了别人也会伤自己。
所以他不以为然地挥挥手说:“不用了,这事你不用操心,该怎么办我自己心里有数。”
姜华一听,赶紧说:“好的,董事长您忙,我出去了。”虽然他心里很纳闷为什么金昌兴不让自己这么办,可是金昌兴说了不让自己再管这事儿,他就不敢再多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