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武林神话系统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某段人生
    “我叫萧记龄。”

    “家里也算是江北豪族,在离胤二十年战争中崛起,父亲是【联江名剑】萧长思,在江湖上倒也颇有侠名。”

    “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的梦想是能像父亲一样,在江湖上闯出一些名堂,得到肯定。”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就该是那样。”

    “一切都毁灭在那一天,江湖盛传父亲得到了自中原流传而来的武道神物【天鞘无暇】,神秘的势力一夜间将萧家覆灭,我被父亲藏在禁制当中,看见了那个男人对萧家上下的屠戮,充斥魂魄的只有恐惧……现在想来……从那个时候就注定了……我不能成为一名剑客……因为……我的灵魂里充斥着怯懦……”

    “但,我的人生还是被拯救了……在邪人发现萧家禁制并将之打破的时候,师父出现了……他握剑面对群魔的背影,成了我魂魄的墙壁,抵御一切恐惧。”

    “后来我拜入【穹窿剑派】,行走江湖,那一日的场景始终还是会时常出现在梦里,我能撑下来不是因为我握剑……而是因为师父的存在……他是我生命里的光……让我能够对抗自己的恐惧……”

    “大家都说萧记龄是慕掌门的得意弟子,可以传承【穹窿剑派】的衣钵……其实我只想做个师父庇护下的弟子……”

    “后来……【冥土神国】来了,佛门诸派被灭、江湖陷入乱战、御僵大军征伐各地……帝都决战无人有信心……”

    “师父是胤朝唯一的先天、也是诸国仰仗的希望……但我知道,他也没有信心。”

    阴风阵阵,不断锁紧。

    萧记龄杵剑跪地,喃喃自语。

    韩枫双瞳散发精神力量,以《九阴真经》的【摄魂大法】配合《道心种魔大法》之中的精神应用之术想要帮助萧记龄突破心障。

    宁忘枰、陆红琳、玉常欣三个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全都屏住呼吸。

    “天睿城还是被攻破了……”

    “我在战场上遭遇了【冥土神国】大祭司【冥宗】寂连重……豁命搏杀,不如对方一个眼神……师父为了救我,被祭杖贯穿胸膛……那个永远背对我的男人,头一次在战场上和我相对……却满身是血。”

    “我继承了师父的功力,与武盟几经辗转……修为在缓慢消化师父馈赠之后晋升到了二品……但我自己知道,我已经不敢再出剑了。”

    “当师父用手指将一生功力点入我眉心,而后死在我怀里的时候……我那本就不牢靠的剑心,就已经破碎了……”

    萧记龄惨然一笑,手中剑器上的寒光像是对这个剑客的嘲弄。

    玉常欣看着萧记龄那孤独的背影,突然莫名有些心疼他。

    萧记龄因为剑心破碎的关系,行事为人显得非常孤僻。

    玉常欣今天本来想热情与萧记龄交流,却只得到淡漠回应,这也是刚才众人为什么只能尴尬打坐不交流的原因。

    本来以为这是个冷傲而不近人情的人,却没想到他这么可怜……

    对啊,真的很可怜……

    韩枫用精神武学联系萧记龄的心魂,受到他那种压抑心情的影响,莫名惆怅……

    用《武神三卷》的功体将纷杂的情绪压了下去,韩枫重重地摔了摔脑袋。

    然后,走过去,左手一把揪住萧记龄的衣领把他扯了起来,右手毫不顾忌地砸中他的左脸。

    韩枫如今的功体之强,数次大战已经验证,就算萧记龄有二品根基,也被打倒在地,就地滚了一圈,手肘撑着身体。

    神情黯然,不惊讶韩枫为什么打自己,只是默默吐了一口血。

    “你这个人!你干什么呀!?”

    玉常欣见状忍不住了,扑过去挡在萧记龄面前,神情复杂地看着韩枫。

    韩枫没理会玉常欣,对宁忘枰说道:

    “小宁,帮我把玉姑娘拉开一下。”

    宁忘枰不知道韩枫目的,不过他可不敢让玉常欣被韩枫打一拳,连忙上前拉开玉常欣。

    玉常欣功力、气力都不如宁忘枰,只能挣扎着被拉开。

    至于陆红琳,已经在那里看傻了……

    玉常欣被拉开,韩枫再次走向萧记龄,右手揪住他的已经,左手挥拳。

    身体撞击地面,萧记龄再次吐出一口血……

    韩枫也不跟他交流,也没什么别的表现,只是走过去,双手把他扯了起来。

    抡起来往地上砸。

    地面是建木树根,被砸得一声巨响,包围四周的恶意好像都被震慑住了……没了那些私语声。

    韩枫再走过去,抓着他的肩膀提起来,与他对视。

    但不说话。

    接着,再次提起来,猛地掼下去,脚下这一截建木树根都在晃动。

    韩枫像是个暴虐的恶徒,不断殴打萧记龄。

    拳打脚踢,打得他浑身血迹斑斑。

    然后,双手把萧记龄提起来,面目表情瞪着他。

    韩枫的眼里有一团火。

    是茫茫风雪中的篝火,是点燃天下的野火,是无言的火也是愤怒的火。

    被暴打了一顿的萧记龄看着这个身穿黑白羽氅的男人的眸子,或许是被点燃了,或许是被打得太憋屈,抬起手掌,啪一拳打在韩枫的脸上。

    被一同暴打之后的萧记龄没多少气力,打不伤韩枫,只能在韩枫脸上留下些许自己的血迹。

    但不知道为什么,回了这一拳之后,萧记龄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捡起来了什么……只不过,一时间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

    松开手,让萧记龄坐倒在地。

    韩枫擦了擦自己的脸颊,淡淡说道:

    “哟,这不是还有挥拳的力气么?怎么就出不了剑了?”

    这一遍说得轻松,像是个丰神如玉的君子。

    然后很快又变得暴烈,对这萧记龄吼道:

    “你说啊,你为什么不敢出剑?有什么东西什么人打你,你打回去不就好了?”

    萧记龄沉默片刻,抬起头看向韩枫,声音有些沙哑:

    “谢谢……”

    “切……”韩枫偏过头去,“我必须提醒你,这里会出现这种情况,并且百里次席作为先天都没能反应,这就说明,武盟遇到大麻烦了……咱们不快点儿出去,待会儿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萧记龄思考了一下,看向手中之剑,但是又泄了气:

    “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同样也出不了剑的……”

    萧记龄向韩枫伸出手,手上也是血迹……韩枫下手确实挺狠的……

    韩枫见了,有点儿尴尬:

    “啊,你这样也确实让人没办法……”

    宁忘枰拉着玉常欣的手腕,看着韩枫:

    “那……叶公子,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没办法,现在也只好借助点儿外力了~”

    韩枫说着打了个响指。

    而后。

    轰!!!

    《千?一》剑气轰开所有恶念,韦青青青缓缓收剑。

    天地气氛一清新,星光洒落。

    这世间,突然显得万般温柔。

    宁忘枰、玉常欣、陆红琳乃至于萧记龄都松了一口气。

    韩枫却紧皱眉头。

    站在建木根系上,遥望武盟大殿。

    百里信弘至今没有动静……出大问题了!

    ……

    然后,一阵夜风吹过。

    韩枫只觉得一股恶意令自己后背发凉。

    武盟大殿穹顶一瞬间破碎。

    撞碎穹顶的百里信弘捂着自己的头,与天空中惨叫!

    先天!被感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