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恶魂契约 > 第67章 致我儿一封信
    “林先生,这是在您屋子里发现的东西。”蒋勇拿出一个檀木盒子交给了林迪。

    “在哪发现的?”

    “卧室被烧毁的床榻之下。”蒋勇说道。

    林迪这才想起来,自家卧室的木床侧面有着一个抽屉,平日里父亲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都会放在那抽屉里。

    这次回来,一直忙碌,倒是忘记看下那个抽屉了。

    “在那么大的火势下,这木盒依旧能够保持如此完好,材质不一般啊。”

    林迪接过木盒打量了一番,随即看到木盒外有着一个小的机关设计,按着小时候父亲教给自己的方法,林迪打开了盒子。

    有着一封信,还有一块黑玉。

    信封上一行字让林迪的双眼一下子就湿润了起来。

    致我儿林迪的一封信。

    “他没有不辞而别,他没有不辞而别。”

    这一刻林迪竟像是个孩子,红着眼,喃喃自语着。

    打开信封,信的内容展现出来。

    小迪: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十一街区,无法继续照顾你了。爸爸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一直以来没有向你提起你妈妈的事情,我很抱歉,不是有意隐瞒,是牵连太多,无法向你提起。

    但请相信爸爸,你有着一个非常漂亮、仁善、聪明的妈妈,她比你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美,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优秀。

    其实你退学的事情,爸爸从一开始就知道了,爸爸也知道,你没告诉我,是不想我为你的事担心,你想独自承担,这说明你已经长大了。你的成长让我很欣慰,盒子里的黑玉,是你妈妈留给你的,它能够保你平安,你要好好戴在身上。

    另外在这十一街区隐藏着一个秘密,我守着它十五年时间没有离开,看着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但我却无缘享用它的果实,如今我把这一切告知于你,希望这块你土生土长的地方,能够带给你不一样的际遇,好好把握吧儿子。

    最后,离开你,并非不爱你。

    请你原谅。

    林鼎

    看完这封信,林迪双眼红的像是个兔子,阅读那些文字的时候,感觉像是父亲就在他旁边,在跟他说话交流。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可一切又都已成过去,唯有信中留下的一些内容,让林迪猜测到,父亲林鼎这次的离开,可能跟母亲有关。

    因为从小到大,父亲很少提及母亲,每次自己发问的时候,他也总是轻飘飘地带过,但这次在信中,他却多次提及母亲,足以说明一切。

    “妈妈尚在世间。”

    林迪心中生出一丝幻想。

    以前他一直在想,搞不好自己是单亲家庭,母亲早就逝去,或是死于病魔,或是死于灾难,都有可能,但现在他知道母亲还在。

    那是一种发生内心的喜悦,虽然从来没有见到过她,也没有得到过她的任何关爱,甚至没有听到过关于她的任何事迹,可当得知她尚存于世时,那种血浓于水的情感,还是让他忍不住的欢喜。

    “这块玉是妈妈留给我的。”

    林迪拿起黑玉,那是一块犹如鹅卵石般光滑的玉,整体亮黑色,温润内敛。

    一窜编织好的红绳将玉牢牢地束缚。

    林迪把玉挂在脖子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整个人轻松精神了许多。

    “爸爸在信中提到十一街区隐藏着一个秘密,他守着这个秘密十五年,看着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却无缘动它?那秘密指的是什么呢?我在十一街区都生活了十几年了,也没发现这里有什么秘密呀。”

    林迪挠了挠头。

    一封信,解开了一些疑问。

    却也生出更多疑问。

    ……

    江城,一处废弃仓库里。

    有着几头爬行者围绕着一具尸体,正在大快朵颐地进食。

    在它们的前方,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像是它们的主人,拿着一块血淋淋的肉块,往下丢去。

    “老板。”

    突然,一个黑衣女子走了进来,对着那给爬行者喂食的男人说道:“赵虎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还是跟十一街区的那个少年有关,初步怀疑,那少年很可能是修罗学院的学生。”

    “这不是我的要的结果。”被称作“老板”的男人,露出一丝冷邪的笑,自己也扯下一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肉,咀嚼起来。

    “我想知道,赵虎收集到的情报。他对十一街区的了解究竟有多少,那么一个小小的地方,怎么会十五年之间,接连出现三个阴童?还有,如今的那个阴童确定下来是谁了吗?”老板追问。

    黑衣女子说道:“赵虎上交上来的资料很有限,特别是最后几天,本来他是可以有实质的突破性进展的,可因为给弟弟报仇,耽误了调查进度,如今他死了,他手里的一些情报也随之消失,我虽然有安排人继续调查,但收获甚微。”

    “别他妈的跟我说那么多理由,我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有关阴童的调查,若是再无进展,下次你来的时候,自行卸掉一条腿喂我这些宠物们。”

    老板上前摸了下那女子柔软的大腿,指了指地上抢食的爬行者,吓的女子身子一哆嗦,忙唯唯诺诺地点头。

    “带一头爬行者过去。”

    推开女子,老板招了招手,一只爬行者靠近了过来,见他手上沾满了血,贪婪地一口咬下,只是没咬断他的手,反而是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将它那只足有两米长,犹如黑铁般的躯体,给活生生地撕裂成数段。

    老板从桌上拿过容器,捧沙般将刚才撕裂的爬行者,身上的黑色物质,装进了容器中,递交到了女子手中。

    女子眼前一亮,接了过去。

    而待她离开,老板又恢复了冷峻的表情,看着那些在自己脚底下打转的“宠物”们,随手又扔出去了一块肉。

    一堆爬行者见状,立时扑上去,抢食起来,老板看着这一切,像是自语,淡淡地说道:

    “为了一个小小的阴童,也为了弄清十一街区的特殊性,我已经折损了两员干将了呢,若是敢让我再有任何的折损,我管你是修罗学院的学生,还是第九局,届时我定会踏平十一街区,以宣泄我心中的怨愤!!”

    眼中有着一丝阴鸷的寒光闪过,老板缓缓地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冰寒玉手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徽章。

    他曲指轻弹,徽章立时在空中翻滚起来。最后落入他的手心,当五指依次抬起,终于看清徽章的模样时,一个字显现出来。

    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