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大魔王又出手了 > 第14章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倒霉
    这个女艺人,就是江玲,曾被王子安讽刺长得磕碜。

    在江玲看来,王子安比泼妇的嘴巴还毒。

    “他,他骂的是我?”经纪人还没开口,江玲就心如死灰。

    她确实不算漂亮。

    不漂亮的女人,更加爱惜自己的羽翼和名声。

    好比裸奔能涨人气,但没哪个艺人想通过这种方式赚人气啊。

    江玲自然不愿意被王子安这坨臭屎沾上,从而赚人气。

    这种人气,还是不要的好。

    她又不是没实力,没资源。

    “这个恶棍,怎么出门不被车撞死!”江玲的经纪人脸色难看,虽然没正面回答江玲的话,但这么说意思已经很清楚明白了。

    江玲脑袋嗡嗡直响,王子安还真是挑上她了。

    她想哭,很后悔那天晚上干嘛下场,赶着去送死。

    她和姚明月的关系又不是很好,在公司她们还属于资源竞争对手呢。

    江玲战战兢兢打开微博,花一块钱她也认了。

    她想看正版,亲眼看王子安是不是真的骂她,怎么骂的。

    付钱后,隐藏页面跳出。

    江玲一看。

    “嗡~”

    她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也许网友看了只是乐呵乐呵,但她不一样。

    王子安的这首诗,说得太真实了。

    直击江玲要害。

    她身体摇摇晃晃。

    “玲玲,玲玲……”经纪人脸色微变,扶住江玲。

    自家艺人怎么受打击这么严重,比她想象的要严重很多。

    栾槁娱乐。

    “这个小白脸,欺人太甚!”风少华拍桌子,恨不得把王子安剁去喂狗。

    罗瑾也有些抓狂。

    雷明心累,他这几天被同行耻笑,很没面子。

    虽然很多人像是开玩笑,但他能看得出来,这些人心里其实都在幸灾乐祸。

    网上。

    “咦,这诗暗藏玄机啊。”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清楚,娱乐圈男俊女靓,诱惑很多。”

    “是啊,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男女拼命挤进去,都想睡帅哥睡美女啊。”

    “哈哈,我觉得王子安可能还拍了很多照片和视频,他要是爆出来,受伤的女艺人肯定很多。”

    “他不会爆的,除非他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爆出来是犯法的吧。”

    “切,不承认就行,手机丢了什么的,能把他怎么样?只是圈内可能就不会再有东家或资本敢找他了。”

    “……”

    风少华和罗瑾头疼正是如此,王子安的外在形象实在太好了。

    好到他们都隐约知道,自家一些女艺人私底下都跟他有一腿。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能用奔放来形容,而是用太会玩来形容。

    玩的时候,拍照录视频是小菜一碟。

    “他要是真的破罐破摔,我们怎么办?”罗瑾询问风少华。

    风少华比罗瑾更懂男人,也很头疼。

    但他和罗瑾又不能找自家女艺人来问拍照录视频了没有。

    艺人也有自己的尊严和隐私。

    父母都不好管儿女这种事,更别说双方只是经纪公司和艺人的关系。

    此时的江玲,已经快哭晕了。

    王子安今天的收费微博上,赫然写着这样一首诗:

    “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是前世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在乾元二年流放途中遇赦返回时所创作的一首七绝。

    它是李白诗作中流传最广的名篇之一。

    此诗意在描摹自白帝至江陵一段长江,水急流速,舟行若飞的情况。

    全诗把诗人遇赦后愉快的心情和江山的壮丽多姿、顺水行舟的流畅轻快融为一体,运用夸张和奇想,写得流丽飘逸,惊世骇俗,又不假雕琢,随心所欲,自然天成。

    看到这首诗,先不管它有没有隐射什么,有网友赞叹:“惊风雨而泣鬼神矣!”

    不知道这是发自内心还是带点别的意思,总之,光看这首诗表面,文学价值很高。

    江玲快哭晕是因为……真有这么一回事。

    当初王子安在白帝城时,她曾千里迢迢跑去。

    过程和前因后果不说,王子安归纳起来很贴切,只为打一炮,一日后归来。

    “说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渣男……”江玲憋屈得很,不过想想,百日早就过去。

    这两年她都不知道睡过多少张不同的床和多少个不同的男人。

    姚明月看到王子安发的这首诗,心中异样。

    以前她就觉得江玲和王子安有一腿,看来还真有一腿。

    没有一腿,估计写不出千里送炮来。

    就像王子安没和她睡过,可能也写不出床前明月光来。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倒霉。”此时的姚明月,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有人共患难,一起倒霉,这种感觉让人好受很多。

    “奶疼!”王依姗也想哭。

    王子安这次虽然没恶心她,可那晚她也下场了啊。

    尹正午和江玲都被王子安主动攻击了,她还远吗?

    早知今日,那晚看热闹就行,下什么场啊。

    王依姗暗暗懊恼,自己当时怎么就手贱了。

    “和平打泡,和谐分手,应该没事的吧。”王依姗安慰自己。

    姚明月虽然曾是王子安的女朋友,但公司内的艺人都看得出来,多是炒作。

    此外姚明月做得太绝,还和王子安半真半假,组CP期间,就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

    所以王依姗觉得王子安现在能这么对姚明月,并不意外。

    圈内。

    “看来王子安是真的不想混这个圈子了。”

    “嗯,做事太绝,这样会没经纪公司没剧组没舞台肯要他的。”

    “他也就能在微博上赚点零花钱花了,鄙视。”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果然不假。”

    “……”

    很多圈内艺人对王子安的感觉很复杂。

    有人兔死狐悲,也有人怒其不争,更有人冷眼旁观。

    邕城,一辆出租车上。

    经过两天的赶工,伊万卡的歌曲伴奏和人声都录好了,甚至母带也已经制作出来。

    王子安和伊万卡、栗可欣连夜包车回家。

    明天是最后一天清明假期,他得带栗可欣去上坟。

    所以没继续住邕城等明天再回家。

    王子安有亲戚,但这两天都抛开他给祖宗们上坟去了。

    王爸王妈过世,亲戚们都把责任推王子安身上。

    事实上也是王子安前身的责任。

    这两年,亲戚们对王子安几乎是不闻不问,王子安也没脸见亲戚。

    出租车先把伊万卡送到镇中学门口,她下车关上车门前,王子安叫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