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四章 芙蕾莉亚
    “呃啊!”芙蕾莉亚被大妖精一脚踩醒了,身体反射地变成了弓形。

    芙蕾莉亚感到自己足够倒霉了,她本来还算是个精灵议会(本来精灵王国是君主制,可毕竟精灵王基本不管事,所以实际类似于君主立宪制)重要议员家族的后代,结果有一天精灵王趁着和亚人战争期间捉回了几只实力恐怖的妖精后,不知为何就精虫上脑盯上她了。

    而很有自尊心不甘被上想要出逃的她又一个照面撞上了实力恐怖的妖精给秒了。

    可又多亏了这些妖精弄来了代替品,自己似乎不用被精灵王上了,让人感情复杂。

    然而又由于那些代替品是教国要员,导致教国要进攻精灵王国了,真是够了,当然教国进攻精灵王国的理由是对一般民众保密的,这理由也太变态了不是吗?

    正因为如此,她和她的家族都没找过妖精的麻烦,没有受到精神系魔法的毒荼。而克劳恩皮丝等妖精的等级又高出他们太多,这种不影响平时言行的轻微精神影响也没让这些思想完全正常的精灵觉察到一部分精灵的异样。

    今天她自作主张来和这些妖精接触,结果发泄般踹了一脚,就给旁边的巨大仓鼠一个冷不防的翻身给压在下面差点窒息死了,接着又给大妖精一脚踹醒,疼痛中发现三个妖精围在周围俯视自己,你们是准备拷问吗?虽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可因为这算不上受伤的疼痛冷静下来的芙蕾莉亚是不敢再表现出让对方不愉快的态度了。

    “嗯嗯……你,专门来踹我的‘床’,有什么事吗?”

    末了,克劳恩皮丝只憋出这一句话。

    “有事啊!我们的王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了!隔三差五去黏着他的你们该知道什么吧!”

    “啊?谁知道啊,这种事情。”克劳恩皮丝下意识就这么说了。

    突然,她想起了昨晚和精灵王说的事情。

    不会吧,昨晚表现得不感兴趣,然后实际上是不打算配合克劳恩皮丝等妖精的行动就擅自地自顾自展开作战了?倒不是没有精灵王风格。

    “喂,你们议会有派出侦察兵侦查教国方面动向,没错吧?”克劳恩皮丝弯下腰,压低声音道。

    “你,你你你你们偷听啊?”

    嗯,该怎么回复比较好呢,自己确实偷听了,而且是坐在你们会议室的房梁上偷听的,明明只用了等级20都不是没办法反制的【透明化[Invisibility]】,你们还发现不了那是你们的防备有问题吧?

    不仅听了,还根据他们侦查到的情报让大妖精摸过去一次,接着借用大妖精的【传送[Teleportation]】,克劳恩皮丝也摸过去了一次,看过教国那群人磨磨蹭蹭地在边境安营扎寨准备物资。

    当时克劳恩皮丝还吐槽:“这么大一个以玩家为起源的国家就找不到一批能够做出土墙、石墙和使用漂浮板搬运货物以增加效率的魔法吟唱者吗?”

    然而想着一百多年后精灵王国依旧存在这点看,或许真的是如此。

    可是直接承认总觉得有些low啊,总之,克劳恩皮丝把手伸到背后,偷偷从无限背包中(不大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有无限背包)拿出一瓶精灵王时常招待她们这些妖精的饮料,喝了几口润润喉,说实话味道不错。

    芙蕾莉亚瞪大了眼。

    话说你这很失礼啊,确实从什么都没有的背后拿出东西有点奇怪,也不至于这样反应吧,这个世界不是没有空间道具啊,克劳恩皮丝都在矮人国见过装十几公斤货物的钱包大小的袋子了。那就用生气的表情回应好了。

    “是啊,准确来说是我们专门坐在你们会议室里旁听了,不服啊,不服来咬我啊。”克劳恩皮丝把从身后瓶子收回无限背包。装作一脸不高兴地抄起手,把脸逼近芙蕾莉亚。

    “不得不提醒的是——”大妖精从随身的那个小挎包中掏出了小本本翻开,“你们的侦察兵也被教国人一部分伪装措施骗了,在敌营的布置上得到了一些错误信息。”

    诶,是这样吗?克劳恩皮丝愣了一下,记性好不是完全记忆能力,有些看见了听见了的事情,但没注意的话,也不会入脑的。

    就冲各种事情都做得一丝不苟这点上,克劳恩皮丝真有点想和大妖精结婚了。

    啊咧,明明是树之妖精这种可以独立完成繁殖的种族怎么会想到“结婚”啊?最近身体也感到有些奇怪,原本自己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向控制每年开花结果(主要为了储备本体用来砸人的弹药)时间,可有预感今年的花期很快就要到来了,是水土不同的原因吗?

    先不管这个,说到大妖精,她要是不要太极端就更好了——

    就冲克劳恩皮丝随口说的想要找魔法适应性高的种族圈养一下以便获得魔法材料而悍然发动战争去捕捉其他种族,为了防止重要的俘虏逃跑居然差点把对方摧残成人彘。

    克劳恩皮丝叹了口气,接着说:“综上所述,要不要我们去找找你们的王啊,毕竟你们太没用了。”

    实际上是发现精灵王“偷跑”,想要追上去而已。

    对方同意最好,不同意就装作生气一巴掌拍飞直接气呼呼地离开。

    可是芙蕾莉亚听见了却没有马上说话,之前因为看见克劳恩皮丝润喉而略显的惊讶也收了回去。

    她怎么说也算是个精灵族议员的家族的人,自然被教育过要和别人交涉,首先要做到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不能让别人读懂自己表情。

    虽然自己心里确实很窝火,但是这些都不能有任何一丁点表现在自己脸上才行,这些妖精在这里住了几十天没有和精灵发生冲突,可从两次战争都和妖精有关看,她们的存在应该不是什么好事。而居然没有发生冲突也没有任何异常这事本来就很诡异。

    自己还是因为有过一个照面的经历才给上面推过来试探试探的,踹树也是试试对方的反应程度,结果旁边的可怕魔兽就直接翻身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