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三十二章:震惊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十六七岁,唇红齿白的少年傲然站在楼上,虽面对一众皇亲贵胄,却丝毫不见怯场。

    “你是……”

    见众人疑惑,少年淡淡一笑,抱拳道:“在下徐锐,见过诸位贵客。”

    “徐锐?你便是被大夫子赞为圣人之像的徐锐?”

    人群中顿时发出几声惊呼,老眼昏花的范琨努力睁开眯缝似的眼睛,像是想看清他的模样,大长公主目光流转,不停在徐锐身上扫来扫去,脸上浮现一抹红晕。

    徐锐笑道:“在下正是徐锐,东篱先生厚爱,晚生受之有愧,此事不提也罢,各位请随我上楼吧。”

    说着徐锐往后一让,一排婢女款款而下,一对一地将所有贵客引上四楼。

    众人来到四楼又一次被深深震撼。

    整个四楼完全按照现代拍卖场设计,除了建筑本身的限制之外,所有装潢极具现代风格,宾客们宛若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按照宾客的身份地位,婢女们将一众宾客引入坐席,坐席不是北国常见的木椅,而是用小牛皮精心缝制的沙发。

    徐锐在沙发上运用了许多人体力学设计,只要一坐上去立刻就会被整个沙发包裹起来,浑身自然放松,犹如躺在云端。

    “哇……”

    宾客们下意识发出惊呼,还不等惊呼之声结束,婢女们又为宾客端来一盘盘水果和一杯杯饮品。

    水果倒还在其次,那饮品看上去黑乎乎一片,其中还“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看上去仿佛黄泉之水,既神奇,又恐怖。

    老成些的宾客端着饮品好奇地打量,却是不敢真的喝下去,倒是大长公主浑然不觉,最先喝了一口。

    在饮品入口的一瞬间,她立刻瞪圆了双目。

    大长公主只觉一股甘甜入口,接着便是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淡淡辛辣,配上其中的冰块,仿佛源自雪山的凉风直接吹到了心底,将五月的酷暑一扫而空。

    “人间佳酿……嗝……真是人间佳酿!”

    大长公主打了个嗝,震惊地盯着手中的杯子。

    众人一听此话也来了兴趣,再不犹豫,纷纷喝下杯中饮品,一时间打嗝之声此起彼伏,但每一个喝过的人都无一例外地瞪圆了眼睛,满脸惊愕之色。

    “敢问徐公子,此酒何名?”

    洪文候连干三杯,越喝越是喜欢,竟将那股淡淡的辛辣之感误认为酒。

    徐锐站在拍卖台上笑道:“此物并非是酒,而是一种饮料,在下将它称作可乐。”

    由于技术手段的差距,徐锐的可乐自然还无法与另一个世界的可乐相比,不过就口感而言已经有了七八分相似,只不过成本方便就要高得多了。

    在简陋的技术条件下,制造一杯这样的可乐,光成本就相当于六公斤大米的价钱,算是名副其实的贵族饮料。

    “可乐?!”

    众人对这奇怪的名字啧啧称奇,可天宝阁宛若自成一界,里面的东西无一不是又奇又新,已经见怪不怪。

    这时,大厅里突然传来“咚”的一声鼓声,紧接着屋子里的灯光瞬间熄灭,众人心中一紧,刚要惊呼,却见身后一束追光射来,恰好照在徐锐的身上。

    开始了……

    这个特殊的小手段顿时吸了众人的目光,宾客们都意识到好戏即将开锣,难以抑制地紧张起来。

    “欢迎各位贵客来到天宝阁,相信在之前的鉴赏之中,诸位已经对天宝阁有了大致了解,现在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今天压轴的四件藏品,如果有喜欢的,各位可以随时出价。”

    徐锐朗声做了一段简短的开场白,然后朝身边一指,那束追光立刻顺着他的手指横移半米,落到了一件一人多高的白布上。

    “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正在不解之时,徐锐轻轻一扯,白布“唰”的一声掉落下来,竟是一尊一人多高的奔马。

    奔马乃是按照著名的“马踏飞燕”造型设计,通体玻璃材质,在追光的照耀之下好似星空一般,闪烁着摄人心魄的绚丽光彩,甚至晃得人睁不开眼。

    “嘶……”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整个大厅死一般安静,整整数秒之后,还是大长公主先回过神来,惊呼一声。

    “天呐,世间竟有如此巨大的宝器!”

    如果说肃王送给恒诚郡主那条“无边瀑布”是惊艳,刘异进献给太后的“胸针皇冠”是夺目,那这匹一人多高的“马踏飞燕”便是真正的震撼。

    宝石之所以珍贵,便是因为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能有拳头大小已经是绝无仅有,何况同一块宝石的不同部分,透亮和成色也不相同。

    而今日所见的这匹“马踏飞燕”通体透亮,浑然天成,堪称天赐瑰宝,世间罕有,用价值连城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镇国之宝!

    世界上当然不会有这么大,这么完美的钻石,和“无边瀑布”以及“胸针皇冠”一样,这件“马踏飞燕”也是玻璃制品。

    但要在这个世界制造这么大一尊玻璃雕像也绝非易事,大型玻璃制品不仅难以成行,而且极易出现大量气泡,在早期的制造环节之中,光是解决这个问题都需要大费周章。

    为了造出这座“马踏飞燕”,徐锐先是利用水轮机提供的动力,以快速旋转的模具为核心,制造了最原始的“离心机”,然后再在“离心机”的帮助下,用离心浇铸法去除气泡,将这尊“马踏飞燕”一点点吹制成型。

    这件“马踏飞燕”前后耗时一个半月,失败了数十次之多,除了生产玻璃的几十道工序之外,光是负责吹制成型一项,便是由十几位精通雕刻之术的袁家子弟共同完成。

    徐锐计算过,算上人工成本、时间成本、机械耗损等,整件作品的总成本达到了惊人的五千多两,如果不是为了要把天宝阁的招牌打响,他说什么也不会费这么大功夫去做一个只能看的玩意儿。

    “马踏飞燕”对徐锐来说只是一个噱头,可在宾客们眼中却是另一番天地。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马踏飞燕”就好像另一个世界的和氏璧一般,天下间配拥有者只有一人,那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除此之外,无论是谁,在拿到这件宝贝的一瞬间就注定了灭门的命运!

    即便如此,众人对这件宝物的热情却没有丝毫减弱,因为虽然宝物只能皇帝拥有,可谁若能将这等镇国之宝献给皇帝,便是于国大功,至少也能荫护子孙三代,不愁荣华富贵。

    “在下出价三万两!”

    北国巨贾,万隆商会的会长贾平率先出价,他出生商贾,虽然腰缠万贯,但地位却总比官僚低上一头,能够得个官身一直是他最大的梦想。

    眼下只要他能买下这件宝贝献给皇帝,不单是官身,说不定连世袭的爵位也不在话下,他哪里还能坐得住?

    然而,他话音未落,洪文候顿时冷笑一声道:“小小商贾,岂配买下此等国之重宝?本候出价六万两!”

    洪文候的话说得刻薄,但他父亲乃是前朝重臣,母亲是阴妃亲姐,袭爵之后与辽王过从甚密,绝不是贾平这等商贾招惹得起的人物。

    虽说财力数一数二,但论起势力,贾平甚至无法与诸人同桌共饮,他不想惹上麻烦,只得在心里叹惜一声,不再出价。

    自打这尊“马踏飞燕”出现,大长公主便像被勾了魂,直到听见有人出价才回过神来。

    她本是太后爱女,与宏威皇帝同父同母,感情极好,只不过这些年来她钻营敛财,已经令那位皇帝弟弟多有不满,加上太后日渐年迈,能庇护她的时日已然不多。

    眼看自己的权利根基开始动摇,大长公主常常急得夜不能寐。

    但若是能将这等镇国之宝赠与宏威皇帝,大长公主立刻就能消除与皇帝之间的隔阂,说不定所受皇恩还能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她已经对这尊“马踏飞燕”志在必得,听到洪文候出价六万两,大长公主竟是毫不犹豫地说道:“十万,本宫出价十万两!”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十万两白银已经赶上几个穷县的税收之和,就算大长公主再有钱,也是大出血了。

    听得公主出价,本还有些犹豫的梁国公叶傲河想也没想,张嘴便道:“本公爷出价十二万两!”

    话音一落,大长公主利剑般的目光立刻横扫而去,梁国公却是满脸冷笑,不躲不闪地逼视回来。

    因为长兴城的几家铺子,以及东山的一些生意,再就是后宫的纷争,梁国公与大长公主之间势同水火,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两家势力此消彼长,就算不为自家考虑,梁国公也绝不愿看到大长公主再获浩荡皇恩。

    “十三万两!”

    大长公主如何不知他心中所想,但眼下不是计较的时候,她只得阴着脸,继续叫价。

    可她话音刚落,梁国公便咬牙道:“十三万五千两!”

    大长公主呼吸一窒,心中怒火中烧。

    众人都对两家恩怨了然于胸,即使有想要出价的也纷纷识趣闭嘴,不愿参与其中。

    而站在拍卖台上的徐锐却是笑开了花,这三十位宾客中的每一位都是他精心挑选的,出现这样的竞争正是他努力营造的效果之一。

    “争吧,争吧,你们不争,我怎么从你们身上薅羊毛呢?”

    徐锐站在追光之外,一脸阴笑,欢喜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