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 > 第29章 该回山庄了


    

    官兵一看是官家小姐,自然也不敢太过鲁莽。

    只是在门口探了探头,确定里面没有他们要找的人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这种地方,原本就简单,屋内除了桌椅之外,再无其它,便是想要藏人,也没有那么容易的。

    待人走后,白芷才带着人从窗外又翻了进来。

    好在窗子对着的是后巷,没有多少的人来人往,不然,非得被人抓个正着不可。

    “小姐,他是被人下了药,还好,不是什么奇毒,服下我给的药,再缓一缓应该就好了。”

    余笙点点头,对这位打扮尊贵,却又被官兵当成了小贼来抓的男人,生出了几分的兴趣。

    男子生地可以说是相貌堂堂,而且气质不俗,即便是自己被人所害,可是言行举止间,还是谨守礼仪。

    原本,余笙对于这些恪守礼教的人就有些不耐烦。

    可是对于眼前这位,倒是能多了几分的忍耐。

    “多谢小姐相助。”

    “你是何人?”

    见他的气息明显稳了许多,而且坐姿也挺拔了起来,余笙便知道他身上的药力已经开始慢慢地失效了。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又如何得知了我们的身分的?”

    余笙的脸色虽然透着几分病态,可是气势上,并不弱。

    男子愣了一下,随后带有几分歉意的笑,“抱歉,若是在下没有猜错,姑娘应该是顾将军的千金吧?”

    余笙的眸底微寒,对于这种用意明显的试探,她向来都不喜。

    “公子明明与封家并无亲眷关系,却故意借用了封家的名头,意欲何为?”

    “顾小姐误会了,在下并无意唐突,刚刚实在是情急之下,无奈之举,还请顾小姐海函。”

    余笙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对于他这一身的贵族气质,恍若未见。

    “白芷,我们走吧。”

    对方既然无意亮明身分,那她也没有必要跟着他在这里演戏。

    话不投机半句多。

    对于一个满心城府之人,余笙向来都没有什么好感。

    李允恒没想到对方竟然就这样不再理会他,反而直接抽身走了?

    她就一点儿也不好奇自己的身分吗?

    还是说,好奇,却并不打算细究?

    李允恒眯了眯眼,又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身上的药力已经都散了,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想着如何回敬那些胆敢算计他的人。

    “公子?”

    李允恒听到声音,头也未曾抬,眼睛盯在了之前余笙用的茶杯上面,“找人去打探一下顾府的情况。”

    “顾府?”来人明显愣了一下,“公子,难道害您的人?”

    “别胡思乱想!这次多亏了顾小姐,否则,今日之事,我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是,公子。”

    余笙回到家,才刚刚进门,就见阿憨存在感十足地走了过来。

    余笙的眼睛一亮,“哥哥回来了?”

    阿憨点头,笑地一脸憨样儿,“公子回来了,虽说没能找到玉灵香,不过,却意外得了一株天山雪莲。”

    余笙边走边道,“只要哥哥无事便好。”

    许是走地太急了,竟然咳嗽了起来。

    “小姐,您慢些。”

    顾明楼在海棠院里喝着茶,脸色不太好。

    他火急火燎地赶回来,没想到笙笙竟然出去了。

    就她那身子骨儿,怎么能轻易地出门?

    若是再有一些不长眼的人冲撞了她,可怎么是好?

    越想,心中越是不安。

    一时火气上来,难免就要心生埋怨了。

    “祖母和母亲怎么会答应让她出门呢?”

    话音未落,便听到了风声。

    转身,便见小重举剑朝他袭了过来。

    顾明楼是知道小重跟在余笙身边的,如今看到他,自然也就知道余笙回来了。

    轻松地避开了小重的攻击,一个旋身,人已经到了余笙的身边。

    余笙因为走地急,呼吸还有些不太稳,脸色也是微微透着几分红色。

    “去哪儿了?”

    这声音?

    余笙抬头,哥哥果然生气了。

    “不过是出去办些事,没想到这么巧,我出门的空当,哥哥就回来了。”

    余笙的声音软软地,还带着几分的童真,倒是让顾明楼有再多的火气,也撒不出来了。

    看到她还有些气喘,干脆就直接将人抱了起来。

    仍然是那种抱孩子的方式,这让余笙略微有些不满。

    小嘴撅着,“哥哥,我是大姑娘了,你不能再这样抱我了。”

    “怎么?笙笙长大了,就不要哥哥了?”

    这话说地,怎么听着就透着几分酸意来?

    余笙连忙补救,“我不是这个意思。哥哥总是拿我当小孩子。”

    为什么不能公主抱呢?

    余笙心里偷偷地补了一句。

    “怎么又轻了?这些日子没好好吃饭?”

    余笙被问住,干脆就开始装死了。

    顾明楼如何不知道她的这些小心思?

    也没有再多追问,之后将人放下,看到她出门还知道带上火灵狐,心里头的怒气基本上就全消了。

    “顾明乐的事情我听说了。”

    虽然才刚回来,可是该知道的消息,还是一样不落地都知道了。

    “哥哥,那你见过那个被抓的高手了吗?”

    “没有,我一会儿就去审。笙笙,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地调养身体,其它的,都不重要。”

    余笙十分乖巧地点了头,只不过,压根儿就没往心里去。

    “白芷。”顾明楼将一个小匣子递给了她,“你看看如何入药?”

    “知道了,公子。这可是好东西,而且也太及时了。小姐服了这株天山雪莲,估计可以在京城逗留两三个月了。”

    话落,看到公子皱眉,白芷立马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连忙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刷什么存在感了。

    “笙笙打算留在京城?”

    “哥哥,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我想留下来帮帮父亲和哥哥。”

    “朝堂之事,你一个小丫头还是不要参与其中的好。”

    “哥哥?”

    余笙还要再为自己争取一下,却被顾明楼打断了,“我知道你先前救了夏荷,因为不放心顾家内宅,所以才执意留在京城。如今危机已解,你也该回祁连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