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南宋搞事情 > 第54章 洞房花烛
    酒宴中的张韵,可谓是大杀四方,不管怎么样,输酒也不能输气势,这可是后世的张韵一关秉承的作风!

    反正赵贵和已经是不省人事了。墨家的人难得放松一次,也是敞开了喝。

    可只有跟在张韵身后的墨三心里清楚,张韵喝的就是凉白开,充其量里面兑了一点仙人醉,最起码让人闻着是有酒味的!

    什么是人生的四大喜事,已经开始装醉的张韵让在座的所有人都重新认知了一下。

    “十年久旱逢甘雨,万里他乡遇故知。和尚洞房花烛夜,教官金榜题名时”身形略微晃了晃,张韵一字一句的说着。

    墨三心里一阵好笑,这张韵装起醉来也是没谁了!

    晃悠了几步,张韵左手抱着酒坛子,右手不停的挥舞着,带着笑意的嘟囔着:“不…不…对,我不是和尚,我…我要入…洞…房…”

    语毕,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墨三满眼露出佩服之色,这演的也太过于逼真了吧!

    新郎都这样了,其他人还有什么好说得,毕竟不能误了人生中的大事。

    于是,张韵是被一众下人七手八脚的抬着回到了洞房。

    一路上嘴里嘟囔着什么,众人听的不是很清楚,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喝醉了无疑。

    除了墨三之外,其余人都被这完美的演技骗了!

    洞房内,看着眼前烂醉如泥的张韵,赵敏急忙安排丫鬟去弄醒酒汤,自己则是下了床榻,找到了手绢替张韵擦拭面颊。

    就在赵敏那白嫩的小手悬在半空之时,张韵突然睁开双眼猛的一个起身,将她揽入了怀中。

    “啊!”赵敏吓得惊叫一声。

    “哈哈,看来所有人都被骗过了!”张韵哈哈一笑,使劲的嗅了嗅从赵敏身上散发出的体香。

    “原来夫君没醉?”

    “嗯,一坛水喝的尿涨,我先去方便方便。”

    不待赵敏反应过来,张韵已经轻轻的将她方在床榻之上,一溜烟的奔茅厕去了。

    当张韵舒舒服服的返回之时,却是遇上了端着醒酒汤的丫鬟。

    “姑爷,酒醒了?”丫鬟有些诧异,这醒酒怎会如此之快。

    “根本就没醉!早点休息去,别挨着我们办正事!”张韵有些急不可耐的轰走了丫鬟。

    至于,办什么正事,丫鬟自然清楚,红着脸、低着头急忙离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张韵怎么能浪费眼下的大好时光,虽然后世的他不是雏儿,但现在百分之八百的是。

    匆匆关上了房门,吹灭了蜡烛,放下了帷幔,张韵急不可耐的将赵敏扑倒在床。

    一个弱女子面对一个猛汉,当然没有反抗的余地,反正赵敏也不会反抗,今夜要发生什么事她近些日子早就弄清楚了。

    一阵嘻嘻索索的声音之后,二人总算是坦诚相对!

    “夫君怜惜!”赵敏微微的说了一句,这一下彻底点燃张韵全身的怒火。

    此处省略一万个字……

    一夜的巫山云雨,大红落地,张韵抱着已经有些恍惚的赵敏进入了梦乡。

    次日一早,张韵神清气爽,看着还在自己怀里呼呼大睡的赵敏心中甭提多兴奋。

    为赵敏身体考虑,张韵也只能强压心中的怒火,打算练枪来消耗自己过剩的精力。

    一阵微弱的响动传来,赵敏睁开了双眼,看着张韵已经起身,急忙挣扎着起来。

    “娘子在多睡一会,时辰尚早!”张韵那温柔的声音和巨大的力量传来,赵敏也就不再抵抗了。

    红红的脸颊埋入了被褥之中,便再也不敢多看张韵几眼。

    几趟枪法练下来,张韵已经大汗淋漓,心中那骚动的火焰也被很好的释放了出来。

    赵敏已经在丫鬟的服侍下更衣下床,待张韵洗漱完毕之后,二人将要去向刘氏请安,然后整个婚礼就算彻底结束了。

    只不过这一路行来,赵敏速度极慢,而其走路的姿势别扭,丫鬟们纷纷看向张韵,弄的他一头雾水。

    昨日成婚,虽然韩侂胄和赵扩都没有亲临,但是贺礼还是送到的。毕竟张韵也算是大宋的功臣。

    “六郎,官家与韩太傅都送了重礼,看来并没有忘记你的功勋。”早已经看过礼单的刘氏对着张韵劝解道。

    张韵无奈的笑了笑:“娘,儿是那种经不起打击的人吗?”

    母子二人你一句我一句,一旁的赵敏却一直沉默不语,虽然他是个郡主,可在这家中却没有一点架子,这一点让刘氏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拜别了刘氏,张韵显得有些出神,虽然刚刚嘴上那么说,可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捐出醉仙楼,张韵算是在向赵扩表决心。

    请赵扩赐婚,这步以退为进的方法赵扩应该能看得出来。

    之前自己闹的动静太大,如果不是赵扩主动点醒自己,恐怕现在所处的环境一定比现在危险。

    香露的销售,维持整个张家的的生活是搓搓有余的,但是要想完成自己的梦想却还差得远。

    因此,继续研发新的可销售的东西已经成为了首要任务。

    自己手上拥有墨家的精英力量,若是不好好使用,那才是最大的浪费。

    既然朝堂之上的事,张韵无能为力,那何不安下心来赚钱?

    想通了一切,张韵突然面带笑意,这让一直坐在他身边的赵敏总算长出一口气。

    “呃,让娘子担忧了!”发现情况不对的张韵立刻表达了歉意之情。

    “夫君心系朝堂之事,但也要量力而行,英娘可不想早早的守寡!”

    闻言的张韵有些愕然,正式因为自己太想做事,才导致钻进了牛角尖。

    “英娘教训的是,我这就去琢磨赚钱之法!”

    其实,在眼下的大宋,就已经出现了一种人工合成的洗涤剂。

    将天然皂荚捣碎细研,加上香料等物,制成桔子大小的球状,专供洗面浴身之用,俗称“肥皂团“。

    根据宋人周密《武林旧事》卷六《小经纪》记载,南宋京都临安已经有了专门经营“肥皂团“的生意人。

    而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更是记录了肥皂团的制造方法!

    除了天然皂荚,如无患子等类的植物,也流传于民间,成为一种很好的洗涤剂。

    而张韵现在要做的就是肥皂,这东西其实张韵并不知道怎么制作,只是在后世的看到网络小说中,看见用猪油熬制的方法。

    之所以选择肥皂,是因为其价格成本相对较低,一但普及开来,必然是赚的满盆。

    之前张韵急于求成,走的乃是上层路线,既然走起来不方便,那么久果断的转入了底层。

    找来了墨有才、墨三二人,张韵便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至于试做之事,张韵根本就不用操心。

    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堆,墨三也记录了一堆,剩下的张韵也就只能等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