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南宋搞事情 > 第44章 纵火谁家强,请找张六郎!
    四月初,依旧没有方信襦的任何消息,但屹石烈胡沙虎的五千大军已经赶到了泗州城下。

    面对着泗州东、西两座城池,屹石烈胡沙虎似乎有些举棋不定。因为这里不仅仅只有张韵,还有哪位名震金国的毕将军。

    “将军,探马回报,方圆十里没有任何百姓!”

    原本打算抓部分百姓来打头阵的屹石烈胡沙虎心中一紧,看来宋军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此番南下,他本身就是擅自行动,打下了泗州还好说,如果打不下,自己无法向上面交代。

    楚州那一战,他败的实在是太冤枉,几乎毁了他的一世英名。在得知自己粮草毁于张韵之手以后,屹石烈胡沙虎就酝酿着报仇。

    “传令全军,后撤十里下寨!”纠结了半天,屹石烈胡沙虎明智的选择了稳重为上。

    原本他得到的情报,泗州只有张韵率领的千余人,可没想到毕再遇也在此地。

    别的不说,当自己的部下看到毕再遇的帅旗之后,恐怕作战的勇气早就卸了三分。

    就凭“大宋毕将军”这个名号,便能让许多胆小的金军望风而逃。望着屹石烈胡沙虎率军后撤,城头上的秦铭总算松了口气。

    其实,现在东西两城的守军加起来也不过五百人而已。早在三天之前,张韵与毕再遇二人率领着两千士卒出南门而去。

    城头上的将旗,充其量也只是用来吓唬人的。如果屹石烈胡沙虎下令攻城的话,秦铭也只能是尽力而为。

    泗州城北的盱山之中,早就潜伏于此处张韵与毕再遇二人焦急的等待着探马的消息。

    那日,张韵找到毕再遇之后,二人经过一番商量,便定下了伏击之法。

    对于张韵所说的,“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这句话,毕再遇是赞同的。

    于是乎,二人一拍即合,率领了两千士卒出了南门绕道于此。

    “嗒嗒嗒!”一阵马蹄声传来,张韵与毕再遇二人相视一笑。

    大战前的那种紧张的气氛,突然弥漫开来。

    “报,屹石烈胡沙虎后退十里扎营!”

    “呃…”闻言的张韵下意识的出声,这可与金人的品行不符啊。

    “看来,楚州那一仗让这个家伙记忆犹新!”毕再遇面带笑意的说着。

    当初若不是自己兵力不足,楚州那一仗就不会让屹石烈胡沙虎逃掉。

    “如此也好,今夜我们就送他一份大礼!”转瞬间,张韵诡异的笑了笑。

    夜袭这种事可是张韵的最爱,而屹石烈胡沙虎能够主动后撤,说明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一举攻下泗州。

    金军大营内,屹石烈胡沙虎在帅帐内焦虑的走来走去。

    泗州东西两成互为犄角之势,若是先攻东城,西城必定干扰,反之亦是如此。

    眼下,若是同攻两城,这五千兵马兵力名利显不足,更何况毕再遇的名声已经让士卒的士气有所下滑,一时间屹石烈胡沙虎拿不定主意了。

    匆匆扎下了营寨,劳累奔波的金军士卒草草吃了点饭食便睡下了。

    别看已经进入了四月,天气依旧很凉,赶了数日路程的士卒疲态尽显。

    夜已深,屹石烈胡沙虎的大帐内依旧灯火通明,自从扎下营寨之后,心中便开始莫名的忐忑不安。

    对于宋军袭营这种事,他也考虑过,因此早就下达了加强戒备的将令。

    即便是如此,屹石烈胡沙虎的心中依旧惴惴不安!

    “来人,让执夜的将士加强戒备!”

    这已经是亲卫第四次去传达同样的将令了,眼前的这英勇善战的将军似乎与往日大为不同,或许真的是楚州之战,带来了阴影。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可亲卫却不敢明说,转身再一次去传达已经重复了三次的将令。

    子时已过,整个金军大营内除了时不时穿出的呼噜声之外,再无其他声响。带着亲卫巡视一圈之后,屹石烈胡沙虎方才安心睡下。

    对自己将军如此反常的行为,执夜的士卒心中感叹,大宋毕将军的威名尽然如此厉害。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中,远在金军大营五里之外的地方,张韵于毕再遇率领着两千士卒悄无声息的潜伏者。

    原本打算子夜袭营的毕再遇被张韵说服了!

    按照现在的战法,子夜袭营乃是常态,可楚州之战后,屹石烈胡沙虎不可能没有防备。

    至于为何选择卯时袭营,张韵只说了一句,“卯时乃是人体所有器官最微弱的时候”。

    虽然毕再遇不能够完全理解,但张韵举出的例子,毕再遇不得不点头认同。

    守营的士卒在紧张了大半夜之后,一定会有所松懈,也就是这个点,才是袭营的最佳时机。

    随着时间的临近,酒足饭饱的两千人瞧瞧的向着金军大营而去。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熬了大半夜的金军守营士卒再也无法抵挡睡意,纷纷入了梦乡。

    毕再遇笑了笑,做出了一个进攻的手势!

    睡梦中的屹石烈胡沙虎做了一个噩梦,他梦到宋军袭营,喊杀声震天,而且自己置身于大火之中,全身难受的要命。

    很快,他便被自己的噩梦惊醒了,原来这并不是噩梦,而是自己的大营真的被袭击了。

    “杀贼!”成功冲入大营的宋军一边高喊着,一边四处纵火。

    要说纵火谁家强,请找大宋张六郎!

    张韵率领的这帮手下,点起火来毕再遇都暗自佩服。那气势、那动作、那叫个快啊!

    大火四起,睡梦中的金军被惊醒,迷迷糊糊的他们显然成为了宋军最好的目标。

    毕再遇策马飞奔,手中的双刀基本没有停歇,而且这位老将深怕别人不认识,一边高喊着“毕将军在此”一边狂奔着。

    张韵并没有像毕再遇那样四处张扬,而是带着百人队瞧瞧的向着中军大帐的位置而去。

    纵火只是为了分散注意力,而毕再遇四处狂奔,已经吓得金军魂飞魄散,这一切都为张韵做好了铺垫。

    只要生擒或者阵斩屹石烈胡沙虎,那么这一仗就彻底的结束了。想必金庭那边也不会在故意拖延议和的时间。

    屹石烈胡沙虎此时有点头晕,睡眠不足的后果便是如此。

    当亲卫们七手八脚的将他扶上了战马之时,张韵瞬间锁定了目标。

    “震天雷!”自从上次与仆散揆一战之后,张韵便学乖了许多。

    墨三新送来的震天雷,体积更小,更便于携带和投掷,因此在发现目标的第一时间,就下达了将令。

    屹石烈胡沙虎一阵眼晕,他只看见一个冒着烟的黑乎乎的物体向他飞来。

    几声巨响之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当其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在木头做成的十字架上,这样的待遇在大宋还是头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