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南宋搞事情 > 第33章 捡还是不捡?
    宿州城南的火势越烧越旺,当纳兰邦烈率部赶到之时,火势早已经失去了控制。

    此刻纳兰邦烈的面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他之所以驻守宿州,就是应为鹰愁涧损失了整整两千人马。

    现在看来,看似轻松的将功补过的机会,却被自己就这样浪费了。

    一瞬间,纳兰邦烈觉得自己胸口发闷,气血上涌。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失去手中的权利。

    “该死的撒合烈义,该死的宋军,本将…本将…”发疯了的纳兰邦烈手舞着狼牙棒四处击打,以发泄心中的闷气。

    “报,将军,宋军撤出城外。”探马的禀报让,纳兰邦烈列双眼通红,似有发作之样。

    好事成双,坏事也一样!

    “报,将军,撒合烈义跑了…”传令兵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就不敢抬头。

    就在赶来码头之前,纳兰邦烈派出了一小队骑兵捉拿献计的撒合烈义,背锅之人必须要有,否自自己额项上人头可就保不住了。

    只可惜……那家伙居然跑了!

    “啊!”纳兰邦烈一阵狂叫,抬腿就将眼前的传令兵踹晕了过去。

    此举引得周围士卒,纷纷后退一步,生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纳兰邦列将军的性格他们可是清楚地,属于一旦发起狂来,六亲不认的那种。

    “呼!呼!”纳兰邦烈喘着粗气控制着自己的怒火,而后再道:“传令,出城追击,决不能让宋军就此溜掉!”

    原本选定的背锅之人溜了,纳兰邦烈的内心是绝望的。若是自己在没有什么收获,铁定逃不过这一劫。

    将令下达,金军士卒们也不敢马虎。作为防守宿州的他们,主要责任没有,但是次要责任是无论如何推脱不了的。

    若是纳兰邦烈将军逃脱了惩罚,那么他们也就平安无事。

    张韵等人刚刚出城不久,宿州东门再次传来了阵阵马蹄之声。

    千余名金军呼啸而出,纳兰邦烈那个家伙几乎是倾巢而动。

    一路东撤,张韵的右眼皮不停地跳着,一股不好的预感由心而生。

    “徐平、许俊,你们说,金军恼怒之下会不会追击而来?”张韵突然勒住战马,向着身边的二人发问。

    沉思半晌,二人默默的点了点头,这种情况,兵力占优的金军怎么放他们完好无损的离去。

    调转马头,张韵四下望了望,虽然只剩不到八百骑兵,但士卒的脸上却没有惊慌之色。

    “将士们,纵火烧粮过瘾吗?”张韵朗声说道。

    “过瘾!过瘾!”数百人整齐的高声回答,惊动了林间的飞鸟振翅高飞。

    “既如此,那就战!”转眼间,张韵下定了决心。

    “战!战!战!”

    用不足八百骑兵,正面硬砰,不是张韵想要做的。此次领兵北上,可不是出来旅游的。

    如何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战果,才是张韵的此行的重中之重。

    找了一处山坡,张韵便下令全军下马休息。以逸待劳这种事,何乐而不为呢!

    自从率领千余名骑兵出了东门,纳兰邦烈便派出哨骑四处打探。

    不得不说,金军的追踪技术确实了得,约末一炷香的时间,便远远的看到了正在休息的张韵等人。

    “来了!”徐平略显激动,看着远处扬起的灰尘说道。

    “上马,撤!!”张韵起身,拍了拍手,嘴角略微扬起了弧度。

    在发现目标之后,金军的骑兵便再一次提了马速。对他们而言,恨不得此刻杀光眼前的这群宋军。

    只是,宋军又不傻,一阵短暂的混乱之后,开始向着近处的山中逃去。

    “快!在快点,不能让宋人进山!”纳兰邦烈不着急是假的,看到宋军的动向很快便得出了结论。

    追击了一阵,金军的队形便开始有所散乱,起初纳兰邦烈并没有发觉,直到一块金饼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纳兰邦烈有些郁闷了,脑中一直在想,宋军打仗还带着如此多的财物?

    越是往前走,路上掉落的财物越多,原本还保持着完整队形的金军士卒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整个骑兵队形变得杂乱无章,即便是速度也减慢了许多。

    就连纳兰邦烈手下的亲兵,也靠着自己过硬的骑术在奔跑中四下里搜索。

    纳兰邦烈没有读过兵法,因为他就是粗人一个,就连平时的战报也是自己手下代笔。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让他心声紧照!

    眼瞅着宋军就在前方不远,可自己的骑兵怎么也追不上,时不时地还有人勒停战马,哄抢散落在地上的金银珠宝。

    纳兰邦烈心里着急,不得已下达了了将令:“哄抢财物者,斩!”

    此令一下,金军骑兵们怨声载道。按照习俗,战场上的缴获都可以归为己有。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虽然金军的士卒没有一人敢言,可心中却是把纳兰邦烈骂了无数遍。

    纪律得到了约束,骑兵的速度也有所回升。

    可是越往前,宋军遗留的财物越多,甚至还有马匹被遗留在道路两旁。

    不知不觉中,纳兰邦烈的将令失去了本应该具有的约束力!

    冲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山坡,映入眼前的一幕,让纳兰邦烈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

    宋军牵着马匹正在步行,马匹上大包小包的显得十分的沉重。

    发现金军出现后,不少人不是撒丫子跑路,而是想着取下包袱。结果惊慌失措中,金银细软散落一地。

    绝望无比的宋军总算清醒过来,舍弃了眼前的一切,风一般的向着树林冲了过去。

    望着眼前近百余匹战马,纳兰邦烈自己都快忍不住了。

    宋人富裕,不光纳兰邦烈知道,他手下的士卒也知道。

    可为何宋人行军打战还带着如此多的金银珠宝,是他们不能理解的。

    此刻,不要说士卒,纳兰邦烈自己都有些动心了。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古当然不缺贪财之徒。

    金军亦是凡人,有人终究是没忍住,策马冲了过去。

    “酒!咳咳咳…好香酒…”!匆忙打开了一个包袱,一股香味瞬间四散开来。

    “金子…好多的金子…”

    …………

    一直隐藏在附近树林的张韵,自顾自的嘟囔道:“清酒红人脸,钱帛动人心!”

    局面时空,只是时间问题!

    “将军?”亲兵门蠢蠢欲动,一个个望着纳兰邦烈的眼神中带着祈求之色。

    “哎,去吧!”终究是私心作祟,纳兰邦烈知道若是能够献上大量的金银珠宝再加上那弥漫着香味的美酒,或许能够换来一条活路。

    将令下达,千余名金军骑兵一哄而上,数量有限,先到先得的道理他们怎会不知!

    金军一拥而上,隐蔽在附近的宋军了没有闲着,一个支支神臂弩早已做好了准备。

    “射!”一声爆喝传来,数十只弩矢呼啸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