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南宋搞事情 > 第7章 赐名醉仙楼
    张韵离开了韩府,一路之上的心情即为舒畅!

    别的不说,就与当今太傅韩侂胄在书房的那一个时辰之内谈话,只要露出一丝半点,恐怕就要被人称为妖孽了。

    韩侂胄此刻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若是按照张韵的分析,北伐大计恐到此为止!不过他仍然得到了一个破解之法,那就是远在远在西北的吴曦。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自己屡次三番的催促吴曦出兵,那家伙却按兵不动,恐怕真要坏事。

    “功高盖主!”这是张韵对吴家目前的定论。

    沉思了半晌,韩侂胄觉得自己必须有所准备,否则北伐一旦彻底失败,他的好日子恐怕也就到头了。

    抿了一口张韵带来的酒水,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口中直到腹部。活了这么多年,品酒无数,这他妈的才是佳酿。

    皇宫内,赵扩一脸郁闷的看着各处送来的战报。除了泗州获胜、灵璧县取胜,其余基本上一败再败,唐州那边情况亦是十分的不利。

    “官家,韩太傅求见!”就在赵扩眉头不展的时候,自己身边的中贵人急忙进入禀报道。

    “传!”赵扩心情不爽,话语中难免带着火气。

    面对如此糜烂的局面,赵扩很想看看作为北伐谋划者的韩侂胄对眼下的局面有何见解!

    “臣,韩侂胄…”韩侂胄话音未落,便被赵扩打断了。

    “免了,免了,此时又无外人!”

    身为官场的老油条子,韩侂胄已经从赵扩的话语中感觉到了他得到心中的怒气。

    “官家,臣为北伐大计而来!”韩侂胄直入主题,赵扩脸上的表情微变。

    “四川宣抚副使,兼陕西、河东招抚使吴曦拥兵自重,恐行反叛之事!臣,屡次派人敦促至今尚未出兵,吴家在巴蜀之地一家独大,怕是早有自立之意!”

    韩侂胄这话说的没有证据,可目前局势糜烂,他也只能赌上一赌。

    韩侂胄不傻,赵扩也不傻,西军的战力不容置疑,如果此时西军出兵形成夹击之态,北伐局面便必然有所改变。

    退一万步讲,北伐只要无过,韩侂胄的乌纱帽就能保得住!当然了,若是能够从金军内部弄点关于吴曦的情报来,那一切自然好办的多。

    “官家,功高盖主啊!”眼见赵扩已经有所心动,韩侂胄干脆将张韵的原话说了出来。

    “嘶!”猛然间,赵扩恍然大悟,倒吸一口凉气。

    大宋的武官,本来就备受猜疑,如果再有文官诋毁,身为皇帝的赵扩也不得掂量一二。

    想想这些年,朝廷根本就没有向四川派去一官一卒,赵扩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而吴氏一门经营巴蜀之地,祖孙三代,功高盖主这事似乎……

    见到赵扩脸色变化,韩侂胄知道此事已有了决断,于是话锋一转道:“官家,循王五世孙张韵业已返回临安,今日特地找到臣下,欲献佳酿!”

    语毕,韩侂胄取出了随身的葫芦,递给了已经小步来到自己身前的中贵人,于是接着道:“此酒甚烈,官家先饮一小口为上!”。

    “咕嘟!”酒葫芦刚刚打开,赵扩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

    待中贵人反复用银针试探之后,赵扩迫不及待的猛灌一口。

    “咳咳咳!此酒…此酒…咳咳…此酒只应天上有!”赵扩猛然起身,刚刚那股火辣辣的感觉瞬间袭便了全身。

    又过三日,张韵刚刚封装完最后一坛蒸馏酒,回头便看见急匆匆而来的福源。

    “发生何事?”张韵略显差异的问道。

    “小郎君,快…快…宫中来人了…来人了!”

    “来就来呗!”望着福源那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张韵有些想笑,毫不在意的言道。

    “什么?宫中来人?”转瞬之间,张韵猛然醒悟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这…这…”还在喘着大气的福源居然无言以对。

    “草民张韵见过中贵人!”狂奔而来的张韵,眼瞅着一个细皮嫩肉又有点妩媚的家伙便行礼。

    “好俊的小郎君!”为首之人先是夸赞了一句,而后又接着道:“官家口谕:循王五世孙张韵,灵璧县全歼金贼两千骑兵,有功于社稷,明日早朝进宫面圣!”

    语毕之后,中贵人便欲转身离去!

    “中贵人请慢,些许薄礼还望中贵人笑纳!”张韵转身,冲着急忙赶来的福源低估了一阵。

    片刻之后,望着眼前一大两小三坛酒,中贵人面带笑容道:“嗯,是个有心的人儿,明日咱家安排人手在宫门候着,小郎君切莫迟了!”

    送别了宫中一行人,张韵长出一口气,其身后的刘氏双眼饱含泪水,这一切的一切总算没有白费功夫。

    次日,天还未亮,张韵便起身沐浴更衣。换了一身崭新的衣物,在刘氏一遍一遍的检查完毕之后,方才登上马车向着皇宫方向而去。

    朝堂之上,主和派与主战派就最近的战事争吵不休,弄得赵扩愁眉不展,好在吴曦之事已经传了密诏,否者赵扩那还有心思坐在这里。

    “吵吵了半天,诸位可有结论?”赵扩再也耐不住性子了,突然的大喝一声。

    天子发威,这群闲着没事蛋疼的家伙们再也不敢言语!左右望了望,赵扩大手一挥就准备退朝。

    “官家,循王五世孙张韵已在殿外等候多时!”一旁的中贵人急忙小声的提醒。

    “差点忘了大事!”赵扩这话说的声音很大,满朝的文武大臣听得清楚。

    “宣,循王五世孙张韵觐见!”一声公鸭嗓子喊出,紧接着再来一声,如此传递一番,殿外已经快睡着的张韵揉了揉面颊,深呼一口气,大步向殿内而去。

    临安的皇宫,虽然没有那么庞大的面积,但气势上依旧不凡。张韵昂首挺胸进入大殿,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英武之气。

    “草民张韵拜见陛下,贺陛下万年!”张韵并没有下跪,仅仅是弯腰一拜。

    这时候,张韵最想吐糟的就是后世那些电视剧,什么跪拜之礼,什么“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都特么的木有。

    大宋的早朝,从来就没有跪拜一说,即便是天子出游,百姓遇见也仅仅是弯腰一拜!

    “抬起头来让朕瞧瞧!”细细的瞅了瞅,赵扩再次言道:“像,真像!”

    “张镃!”

    “臣在!”

    “可是你张家好儿郎?”

    “三郎之子,错不了!”被叫的张磁神清气闲的回答。

    闻言的张韵,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两日前,自己偷偷带着蒸馏酒拜见了现在的张家族长张镃,就是为了今日不出幺蛾子。

    闻言的赵扩冲着张韵眨了眨眼,那意思就是,接下来该你表演了!

    张韵心领神会的再拜,道:“陛下,草民偶的仙酿之法,酿出美酒二十坛,今日特来献上!”

    赵扩搓了搓手,而后大声说道:“准!”

    二十坛蒸馏酒早就在殿外恭候多时,没多久便被禁军侍卫嘿哧嘿哧的抬了上来。

    “开!”公鸭嗓子再次传出,一股浓浓的酒香闻四散开来。

    满朝文武不淡定了,这股香味完全让人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坐在龙椅上的赵扩得意的笑了,而且是发自肺腑的那种。

    在赵扩的示意下,一坛子蒸馏酒就这样被满朝文武分了个精光,剩余的那十九坛,恐怕他们是享受不到了。

    “哈哈哈,张韵杀敌有功,献酒亦有功,朕该怎么赏赐?”赵扩话语一出,原本喧闹的朝堂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草民不敢奢求赏赐,只求陛下为家中酒楼题字一幅!”张韵赶紧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想法,当下让张镃一愣。

    “哈哈哈,如此…笔墨伺候!”赵扩略微沉思,挥笔写下“醉仙楼”三个字。

    “此酒甚烈!仙人饮之亦醉!”语毕,赵扩还用上了自己的私人印章,这倒是让张韵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