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高科 > 第467章 意外
        听到赵镇长的话,张东升微微愣了一下,说实话,他本身也没想到提这样的意见。

    只是想着既然是修路,能不能有一些政策上的支持,比如说审批什么的快一点。

    毕竟路什么的,不是说修就能修的。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赵镇长竟然如此敞亮,开口就想负责一半的路费,张东升自然不会选择拒绝。

    而在赵镇长看来,如果张东升能够主动出钱修路,哪怕只拿一半,对于青山镇来讲,也绝对是一个好事。

    毕竟这条路放在这儿早晚都得修,受益的是整个青山镇。

    老赵之前早就有这样的打算,只不过就算是全镇集资恐怕也凑不够修路的钱,这才一直拖到现在。

    而有张东升牵头,就算是镇上出一半儿的钱,用的也是张东升付的地租,羊毛出在羊身上。

    到头来地租给张东升能收到钱,村民们在张东升的厂子里工作能拿到工钱,镇上还白得了一条公路。

    可以说老赵的如意算盘打的是非常的不错,这种小农式的狡猾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

    对于老赵的心思,张东升大概能够猜得出来一点儿,不过他却也懒得去猜测。

    和老牛打了声招呼,辞别了面馆儿,在老赵的带领下,张东升仔细的看了一下周围的地皮。

    最终落在了镇外边儿,一块靠近路边的地上。

    这块地可以说是整个青山镇最好的一片地了,从岛边儿一直延续到小山,大概有六七百亩的样子。

    平整开阔,虽然说免不了还有不少的石头碴,但是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而且张东升仔细看了一下,在地的尽头那几座小山,并不算陡峭,非常的平坦。

    如果以后厂房面积不够的话,也是可以扩起来使用的。

    “老赵,说实话,这片儿地很不错。不过毕竟是大事,也不可能就这么一时半会儿的定下来。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以后咱们再继续谈。”

    天上还飘着雪花,天气有些阴沉沉的,张东升也不打算在这里继续耽搁。

    和老赵告辞,就让鑫辉开车离开。

    天气阴沉,已经有些黑了,雪花飘飘洒洒的,给汽车视野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鑫辉已经打开了大灯和雨刷器,只不过效果依然并不太好。

    好在他开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一点一点的朝着市里赶去。

    只不过,有些时候吧,意外就是你越小心在意越容易出现。

    就在鑫辉聚精会神开车的时候,忽然间砰的一声巨响,张东升就感觉人在车里一阵的摇晃,都甩到顶棚上去了。

    等他从车里爬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这雪越下越大,已经是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鑫辉一个没注意,直接把车开到了一旁的排水渠里去了。

    毕竟茫茫大雪,路又不熟。也看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沟。

    两个人从车里爬出来,彼此间对视了一眼,都有几分茫然。

    “呃,老板,打电话呀!”

    听到鑫辉这话,张东升才反应了过来,只不过当他拿起大哥大晃了晃,却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本来这个年代一些地方信号就不怎么好,加上这样的大雪天气影响,现在是根本一点信号没有,别指望了。

    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苦笑,两个人也只能自己想办法,终究不能在这硬等着呀。

    往前走距离在九峰山的旭日升总公司,大概还有十七八公里的样子。

    而往回走,返回青山镇,大概也就是三四里路。

    在这样的天气里,该如何选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没有什么犹豫,两个人直接开始原路返回。

    本来鑫辉还打算在这里看着对付一宿,明天支援来了再走的,却被张东升劝住了。

    这么冷的天儿,在车里对付一宿,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就被冻死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张东升并没有怪罪他,自然也不会让他在这里看着。

    车上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车本身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轻易偷走的。

    好在从这里到青山镇,虽然路不怎么好走,弯弯曲曲的,但是却没什么岔路,就这么一条道。

    两个人步履蹒跚的走了一个小时,终于是到了青山镇。

    别人家也不是很熟,无奈之下,只能是敲开了已经关了门的老牛的面馆。

    今天天气不好,镇上也没什么人,在晚上四五点钟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很黑了,老牛也就提前收了摊子关了门。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这摊子刚收不大一会儿,外边就传来了啪啪啪的敲门声。

    “谁呀?”

    老牛在屋子里应了一声,不过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开门。毕竟大雪纷飞的天气,已经是黑灯瞎火的晚上了,他总要防备这是不是什么歹人。

    “老牛大叔,是我呀!白天咱俩还唠嗑来的,您还记得不?我的车子翻在道边儿的水道沟里了。”

    听到这声音,老牛略微愣了一下,感觉哪里有些熟悉,但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反倒是一旁的牛婶儿拍了一下手来。

    “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今天,中午过会儿,来咱店里吃面那个小张吗?开小汽车来的,后来和镇长走了那个。”

    听到牛婶儿的提醒,老牛才对得上号,连忙打开了门板。

    然后就见到了门口,头发身上全都是雪花的,张东升和鑫辉二人,真的是满是狼狈。

    “哎呀我的天哪,这么大的雪,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呀这是?”

    牛婶眼见着这二位顿时有些心疼,说到底都是20多岁,还是孩子。比他们家儿子大,也大不了几岁。

    连忙回屋取了扫把,把二人身上的雪花全都扫了下去。

    又进厨房,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出来。

    而这个时候,老牛已经陪着张东升和鑫辉在火炉前坐下了。

    眼见着媳妇儿,把姜汤端来,连忙给二人递过去。

    “快趁热喝了吧,这大冷的天儿,暖暖身子,免得感冒了。”

    同时转头,又朝牛婶儿吩咐:

    “老婆子,你去把小军的房间拾掇拾掇,被褥拿出来,再抱一床过去。

    小张儿,他们车子翻在道边儿的水道沟里了。

    这大雪天的也没法弄,等明天雪停了再说,今晚只能在咱们家将就一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