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406章 白衬衫认真男孩最帅(第二更)
    一行人急匆匆的杀往保健室,刚到门口就听见保健室内传来吃痛的惨叫声。

    “疼疼,疼。”

    高西智夫躺在床上,头上跟粽子似的用绷带包起。

    脸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不过从衣服上抹着的灰尘污垢来看,操场上当时的场面一定十分狼狈。

    是和人在地上扭打,还是被人打在了地上?

    “保健室的老师不都是温柔的女教师吗,怎么是你这样五大三粗的家伙。”

    高西智夫捂着额头,被高中生教训了一顿他心情极度不爽,随时都会爆炸。

    对着足立一高的保健老师,他也不知怒从何处起。

    “你都被人打成这样……”

    听不下高西智夫再继续丢人,门外的元野老师范轻轻咳嗽一声提醒。

    “咳咳。”

    谁在外面。

    看着走进来的老师范和校领导,高西智夫从床上一下坐起。

    模样要多正经有多正经,判若两人,这份演技要是能进军演艺圈……长相过不了关。

    “元野师傅,富川校长,您……”高西智夫汗水渗出,裹着脑门的绷带一下浸出了殷红。

    他最担心急躁的事情这么快就发生了,气血上涌,脑门的绷带都要着急的崩裂开来。

    “高西!在操场上发生了什么,不是让你去负责讲解剑道吗,怎么和别人打起来了!”元野家的长子是道场中剑术最出色的人,同时也是道场绝对的继承人。

    对自己将来的财产,他看的比谁都重,也比谁都要在乎。

    他们可是好不容易抢下来足立一高,作为进军东京市的第一步,合同都要签订了,这个蠢货高西智夫却一脚横生枝节。

    “我……”高西智夫哑巴似的长着嘴巴,这要他怎么说。

    说自己找了个普通高中生上台,本来想要给他颜色瞧瞧,但没想到反被教训。

    若是说出去了还让他以后怎么做人。

    “说,佩戴了防具怎么还打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能跟高中生……”

    道场中的人一再逼迫,他们不相信,怎么也不相信正常的情况下,一个修炼剑术五六年的壮年人被高中生用素振棒击败。

    而且头颅都被打出血了,在防具格斗下可不容易做到,其中定然有隐情。

    校领导也是同样的严肃,学生和学校找来的指导打在了一起不说,这剑术指导的水平看起来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

    不会是连学生都打不过吧。

    在几双眼睛的注视下,高西智夫脑袋都不灵光,焦急的连在心中怨恨水野都没了那份心思,他迟疑缓缓的开口:“我就是普通的去上课,在操场上教授学生们……”

    “操场上?”道场继承人挑着眉毛,“这么热的天怎么能在操场上,不是和你们说好了是到体育馆中吗。”

    “这,这个……”高西智夫期期艾艾,像是要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那样就不用再张口解释了,“我在讲解后,想要找一名同学上来和我示范一下,但找到的这个……”

    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校领导当然不会只听信高西智夫一家之言。

    在叙述中高西智夫竭力的想要把自己说成一个无辜的倒霉的剑术指导,纯粹是一不小心被学生恶意的攻击击倒,但他的春秋笔法的技术很差,即使遮遮掩掩,还是圆不了故事中的漏洞。

    校领导都是玩笔杆子、板书的教育工作者,教过形形色色的学生,一眼就看出高西智夫的心虚。

    校长的目光看向A班的班长,其他学生都已经上课了,唯有他和刚才一起搀扶的同学还留在医务室,别看顶着个班长的名头,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灰吕重一样热血满满。

    名正言顺的在保健室中逃课玩手机,多好的事情,而且现在中途回教室也会打断老师的讲课,为了同学们的授课质量,他们也不得不强迫自己在保健室玩手机!

    在校领导一进来后,这两名学生立马收起了手机露出苦瓜脸。

    要完蛋。

    看到校长投过来的目光,A班班长心中叫苦,校长不会要抓他们现行吧。

    “你是高三的学生吧,当时在场?”

    校长看到了A班班长屁股口袋藏起的半截手机,倒也没说什么。

    有些学生有抢救的必要,但很大一部分人只是在学校中潜伏当间谍。

    “是,我和大湾都在场。”

    “那你们知道是哪班的学生做的事吗?”

    “是,B班的……水野空……”被水野凶悍的表现震慑,说出这名字的时候,两名学生的嘴唇都在哆嗦。

    但供出水野,和被校长愤怒的注视,还是校长更恐怖。

    “你去B班通知一下,让他到校长办公室。”富川秃头指着班长旁边的大湾道。

    班长松了口气,也要跟着蹑手蹑脚的走出去,

    但富川智慧的秃头光芒一亮:“你留下来。”

    “把刚才的冲突说一下。”

    床上的高西智夫心中一苦,牙酸的看着被留下来的A班班长。

    ……………………

    三年B班。

    “把X的值代入上面我们已得的方程。”

    “欸,下一步就是……”

    能留在东京任教,数学老师的水平是有的,就是教课的水平一般。

    B班的学生们从体育课上带着躁动回到教室,课堂上仍在讨论着水野在操场上帅气的表现。

    “看水野君,回到教室就认真学习了……完全不把操场上的事放在心上。”

    “他认真学习的样子好帅。”

    “还有那干净的白衬衫。”

    “这样白衬衫认真男孩谁不喜欢啊。”

    后座的路人男同学听到女生们的小声交谈,立马正襟危坐,刻苦的努力理解着课本上的公式。

    他现在学习的姿态也非常端正!巴不得能用眼睛从课本上的文字钻研出哲学三问。

    身上穿的也是同款足立一高牌白衬衫校服,昨晚妈妈刚刚洗过,很白!

    怎么样,有没有爱上认真学习的我?

    “有不会的同学吗?嗯,没有人举手,那大家都会了。”

    “来,我们来看下一题……”

    “笃笃。”

    教室门被礼貌的轻声敲响,A班的学生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对着坐在教室后排的水野轻轻点头,“水野同学,请去校长办公室一下。”

    水野的劫难来了。

    B班的人不约而同的有了同样的想法,这是在学校中发生的流血战斗,对方再有过错,万一就非得咬着水野,恐怕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海部纱更是着急的眼眶都在颤抖,她直接抓住了水野的小臂,柔弱的身子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

    “不要去。”

    “躲也不是办法,我去去就来,不会有事。”

    水野给了她一安心的眼神。

    班里人目送水野出去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慷慨赴死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