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大红妆 > 第四零八章 老参
        沈彤跟着那女子回到村子尽头的那座废宅,刚到那里,便听到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是火儿。

    沈彤停下脚步,早晨出来的时候,她把火儿留在棚子里了,这小家伙居然找过来了。

    女子横了她一眼,没有理她,推开虚掩的院门,径自走了进去。

    片刻后,沈彤牵着火儿进了院子,火儿轻车熟路向马厩走去,沈彤却看到那女子站在一棵烧焦一半的树下,像是在等着她,可是却没有看她。

    沈彤拍拍火儿的脸,低声说道:“你去找点吃的,我去看看那位大婶。”

    旧地重游,火儿很开心,它兴高采烈地去马厩里吃草料,临走时还不忘把口水和鼻涕全都蹭到在沈彤身上。

    沈彤走到那女子面前,说道:“您又救了我,我欠着您两顿饭了。”

    “不自量力,病殃殃地像只小猫子似的,还要去招惹别人。”女子冷冷地说道。

    昨天从这座院子里离开时,沈彤还以为这个地方是女子临时找到的,可是现在看来,这女子原本就是住在这里的。

    “人是我捅的,我不会让你难做,若是他们不依不饶,我去向那人道歉。”沈彤说道。

    女子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捅就捅了,有什么可道歉的,那边有米,后面有柴,你去煮饭。”

    女子说完就走了,她没有去马厩,而是去了另一间屋子。

    昨晚天色太黑,沈彤没能把这里看清楚,现在她仔细看了看,难怪这座宅子被废弃了,原来是曾经被火烧过的。

    除了马厩和另外两间屋子以外,其他房屋都有被大火焚烧过的痕迹,三间正屋更是只有断壁残垣。

    这里以前应该是个大户人家,按理说即使这里走过水,也不会弃之不用,修缮一下就行了,除非是这家人都给烧死了。

    因为这里烧死过人,所以这院子空置已久,村里人也没人住进来。

    院子里有个用砖搭起的炉灶,说是炉灶,其实就是左右各有几块砖,中间有烧过的木柴,想来昨天吃的粥就是在这里煮出来的。

    沈彤想起昨天喝的夹生粥,笑着摇摇头:“你不会煮饭,所以就让我来煮,可是......”

    她会煮饭,至少能煮熟。

    死士们都要掌握野外求生的技能,她也不例外。

    煮好饭,沈彤想去叫那女子来吃,一抬头,却见那女子不知何时从屋里出来,站在门口正在看着她。

    沈彤的肚子里雷鸣一般,她弯着腰,刚一站起来,眼前便是一黑,她连忙扶着树站稳,冲着那女子展颜一笑:“大侠,吃饭吧。”

    女子看她一眼,转身进屋,很快又出来,手里像是拿了什么东西。

    她走到沈彤面前,把那东西递过来:“把这个吃了,免得死在我这里。”

    沈彤这才看清她递过来的是什么,是一支人参。

    那参根须稀少,皮老色黯,这是一支有些年头的老参。

    “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沈彤连忙摆手。

    女子瞪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让你吃就吃,少啰嗦!”

    沈彤只好一边道谢一边接过老参,女子端了装着米饭的瓦罐就走,说道:“进来吃饭。”

    沈彤眨眨眼睛,这女子的脾气好像有些古怪啊,但是对她挺好的。

    吃饱喝足,沈彤拿出短刀,切了一片人参放进嘴里慢慢嚼,女子睨了她一眼,问道:“做杀手的?”

    也只有如孤魂野鬼一般的杀手,才会这样吃人参吧。而且看这小姑娘的样子,她不是第一次这样吃了。

    “现在不是了。”沈彤愉快地说道。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高兴?”女子又问,从昨天晚上这小姑娘醒过来,直到现在,好像一直都很开心。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当然要高兴了。”沈彤又切了一片人参扔进嘴里。

    女子看着她,若有所思,没有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女子忽然问道:“你说你姓沈?你爹娘在哪里?”

    “死了,都死了。”沈彤淡淡地说道,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你在世上没有亲人了?”女子问道。

    沈彤笑了,她道:“有啊,我有亲人,有弟弟有妹妹,还有肝胆相照的朋友,他们都是我的亲人。”

    女子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沈彤感觉她像是也笑了。

    “那很好。”女子说完,就站起身来,走到院子里那棵烧过的树下,仰头望着树冠,这棵树烧焦了一半,另一半却顽强地活下来了。

    沈彤忽然很想知道这女子的事,她也跟着走到院子里,站在女子身边,问道:“大侠,您有亲人和朋友吗?”

    “没有了,也都死了,全都死了。”女子用与沈彤同样平淡的语气说道。

    “没关系,亲人虽然没有了,可是以后说不定会有朋友呢。”沈彤说道。

    女子扭头看了她一眼,道:“小姑娘,你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

    沈彤有些不好意思,她摸摸头上的螺髻,赧然道:“我的确不会安慰人......”

    说到这里,她抬头看那女子,女子身材高挑,比她高出半头,她对那女子说道:“其实我觉得人要学会自己安慰自己。”

    女子似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冷笑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还没有投胎呢,轮不着你来教训我。”

    沈彤只觉头顶一群莫名其妙的怪兽飘过,她好不容易好心开导开导别人,人家还不领情。

    “当我没说,您自己感怀吧,我不打扰您了,就先告辞吧,后会有期,谢谢您的饭,谢谢您的老参。”

    沈彤说完,就冲着马厩打个呼哨,火儿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

    她再一次向那女子抱拳,道:“大侠,就此别过,下次我请您吃饭。”

    说完,她牵着火儿便向门外走去。

    “你等等。”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

    沈彤转过身去,女子从树下向她走了过来。

    “你这样走出去,没有找到你的朋友,你就昏死在路边了。”

    沈彤不知这女子是什么意思,便道:“这里离京城也不算远,慢慢走应该没事的。”

    百八十里而已,是真的不远。

    “你留在这里休养两日,两日后和我一起进京。”女子冷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