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行深整个人像被冻僵了一样。

    眼睁睁看着江甜越凑越近,淡粉色的唇瓣距离自己仅仅只有一厘米。

    他以为自己可以接受的,甚至应该反客为主。

    可是熟悉的阴影感又来了,下意识的侧过脸。

    江甜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上,彼此都是一滞。

    女人遮盖住眼底的失落,盈盈一笑,

    “怎么了?”

    “有点热。”陆行深扯扯领口,

    “咱们回家。”

    “我就要在这里。”江甜歪头,

    “还是你不愿意?”

    陆行深深吸一口气,“我是男人,我来吧。”

    江甜就等着他主动,谁知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被推开了。

    “江甜,抱歉。”

    男人近乎狼狈的转过头,按住躁动的心脏,气息不稳道。

    “陆行深,你不用说抱歉。”

    江甜倒是不失望,意料之中,“从我第一次主动,你推开我,到后面我撞到你宁愿自己解决,也不接受我,我就告诉自己,这个男人该舍弃了。”

    陆行深瞳孔骤缩,“你都看到了?”

    “是啊,看到了。”江甜很坦然,

    “我刚刚也只是随便试探你的,根本没抱希望,但是没想到你连这么几秒钟都坚持不了,所以还用说什么吗。”

    陆行深突然觉得有些狼狈,甚至不敢去看江甜的眼睛。

    “陆行深,很晚了,我该走了。”

    江甜说完,直接下了车,陆行深这次没有再阻拦她,只是过了好久才感受到后悔。

    虽然江甜说的是试探,可他有预感,那也是一个机会,但他好像,并没有把握住。

    是江甜,用他最不想面对的一个方式,彻底的阻断了他想要挽回的后路。

    ★

    陆行深回到别院,让张妈和保姆把洲洲带去主宅,他一个人则是借酒浇愁。

    他觉得他是应该放弃了,既然自己的身体心灵都在抗拒江甜,那又何必再让她回来。

    可是为什么,心里有个声音在说,不能放弃,无法放弃,放弃不了。

    纠结而折磨,陆行深觉得自己离疯不远了。

    就这么喝了一夜的酒,清早一起来,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心腹探员打来的,“陆先生,你让我查的几个月前护理系大学校庆,你跟江小姐那些照片和酒店的监控录像的主要来源,我已经查到了。”

    陆行深瞬间清醒,“结果是什么?”

    探员道,

    “您之前跟我说过,那些照片和监控,一开始是由一个保洁阿姨交给唐雪梨小姐的。

    我就通过各种渠道确定了保洁阿姨的信息,保洁阿姨已经交代,那些东西都是由时月小姐给她的。

    我又去那家酒店问了一下,时月小姐曾用钱买通他们,拿到了监控。

    而那些照片的存在,则是因为时月小姐一直安排了人在跟踪江甜小姐。”

    陆行深疑惑,“跟踪?”

    若说时月为了整江甜,查出监控倒还正常,可她为什么跟踪江甜?

    “是的,酒店老板还交代,两年前时月小姐也曾买通他们,得知了当时您所住的酒店房间并且拿到了备用房卡。

    于是我就顺藤摸瓜的查到时月小姐两年前在xx药店,有过买催x药的交易记录。

    跟下在当时陆先生你喝进体内的药性完全可以匹配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