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一百二十二章:剑修,政客,修士,小人;炎黄天女
    外部压力越大,内部越易团结,反之,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无论神道、仙道、科学、武道,排斥外道几乎是本能反应。

    陈紫琼剑仙一道,至真至纯,贯其一生,她并不是傻,而是用心专一,杀科瑞隆?瑞辛的时候,就专心专意的杀科瑞隆?瑞辛,此时此刻对吕放杀意发动,也丝毫不加掩饰,陈紫琼便是因为这种明犀纯粹而强大的,石应虎非常欣赏,同这种人相处不用担心她同你玩心眼,更不用担心来自背后的冷剑。当然,这种性情也是有利有弊的,便如此时此刻。

    因为陈紫琼针对吕放的杀意凝聚,现场四人间的气氛都凝固起来了。

    吕放是政客,政客讲究的是随势变化,是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他个人其实是很欣赏石应虎,很厌恶周笑的,甚至对陈紫琼的欣赏都在周笑之上,然而,刚刚那一剑斩出时,他的确是抱着一剑斩杀石应虎与陈紫琼的心思的,这并不矛盾。

    因为无论石应虎还是陈紫琼,他们都是仙道中人。

    吕放作为东方天庭之主,众神之首,他可以容纳四阶的武道、四阶的科技、三阶的魔法,但超凡五阶的剑仙、仙神,这两位存在令吕放觉得如芒在背。

    尤其是血月文明已经注定战败的情况下,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吕放斩出那一剑“天道圣剑”。

    不过他是政客,他杀意从不像陈紫琼那样明犀决绝,有绝好机会就斩你一剑,斩不死你,平常依然相处甚至依然并肩作战,因为这个时候同你作战已经不符合利益了。

    吕放本以为那一剑过后,即便不得手,自己也依然压得住局势,然而随着陈紫琼剑心指向,吕放突然发觉周笑的立场再一次变得不明确,他依然保持着拜服的姿态,但其气机变得飘忽游移,说不准是在针对石应虎与陈紫琼,还是在针对自身。

    当然,这一刻石应虎与陈紫琼也把握不准周笑的立场,或者说就连周笑自己,似乎也在犹疑不决。

    石应虎修炼的是太极法身,心性清明,兼修神道,拥有较高视野,他隐隐把握到,相比吕放,周笑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投机者,他并无道统之心,从末世杀劫当中一路冲杀出来,时至今日,周笑依然还是左右逢源的投机者心态,当然,在这个方面自己也没什么底子嘲笑别的人。

    思索至此时,石应虎向吕放那跨出了一步,这让吕放双眼瞳孔骤然一扩而猛然收缩,若是三人联手的话,在场这三个人真的有很大机会把自己弄死在这里。

    当然,凭借“天道圣剑”的恐怖攻伐之力,吕放也有信心带走对方一两个人。

    “刚刚是帝君给我传念的,可能是时间太仓促了,未及给紫琼你传递心念。因此,石应虎代替帝君给你赔个不是。”在在场所有人惊疑不信的眼神当中,石应虎双袖一抱向陈紫琼施了一礼。

    如果把一个普通人从几十米高空抛出去,这当然可以认为是在进行谋杀,但如果双方表演的空中飞人杂技,那这样做就是再正常不过的精妙配合与表演了。

    石应虎这样一番话,让陈紫琼完全没有继续发难的理解,杀气杀意一时溃散,连一旁的周笑也是如此。

    因为石应虎站到吕放那边去了,这让双方绝对实力对比上发生了变化,现在真打起来的话,还不一定哪一方杀哪一方呢。

    石应虎一表态,所有人都放松下来,吕放挥一挥手,将科瑞隆?瑞辛的那件青绿色神器召回到自己手中,他略一感应了一下,而后对石应虎道:“应虎,这件神器与你属性不合,待我回去炼化洗炼一番,再赠予你。”

    “多谢帝君。”对于此,石应虎并没有任何意外,他很清楚,吕放在自己获得绝对优势之前,是不会给自己任何神器,甚至不会给自己任何获得神器的机会的。这神器洗炼,恐怕得洗炼个好几百年。

    “哼。”见石应虎与吕放间的应答,陈紫琼冷哼一声,极是不满。

    就在这时,远方的神之战场上,突然有冲天的血光戾气冲宵。

    紧接着,有一名东方天庭的一名神使飞至,他在施礼之后言道:“帝君,邪神的神军军团,在刚刚……突然全军自尽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人都是懵的,他们彼此对视一眼,下一刻各施手中扭曲空间,将自己传送到了战场上,只见此时此刻那数千万的精灵神使军团,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已经自尽了,漫天的血色神力星星点点的弥漫扩散开来,象征着一股绝大的不祥意味。

    (你们等着,你们等着,就算我死了,我也永远永远诅咒你们……地球人,血月精灵……永远永远诅咒你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那怨毒至极的嘶吼,石应虎这个时候下意识得与周笑对视一眼,此时此刻这位冥府之主脸色惨白至极,他似乎也已经感受到了什么。

    石应虎则闭上眼睛,一按自己眉心,下一刻,他的心神飞速膨胀高升,站在外宇宙的视角观察着此时此刻的地球,只见在精神灵魂的层面上,地球自己等人呆着的这片区域,有一道道光辉向四面八方散射着,石应虎拦截了其中一道,发现里面的讯息是地球文明的座标点,以及地球文明发展等级。

    漫漫宇宙,无尽虚空,到底存在着多少可怕生物?可怕文明?

    极度贪婪,甚至将整个星球都吞噬殆尽的恐怖怪物,罪恶阴影里的不灭邪神,游猎多元宇宙,奴役并贩卖星球与奴隶的战斗种族……在这一刻,石应虎终于明白科瑞隆?瑞辛的诅咒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他在这巨大的黑暗森林中,点起旺盛的篝火。

    (嘿,你们听到了吗?这里有一个文明等阶才五阶的小星球,我们可以尝试捕捉它,一颗五阶星球可以为我们提供好几百年的供给,它富含大量的养分。)

    (不过一颗五阶星球可不好对付。我们从后面慢慢得接近它,小心别发出任何声音。)

    (嘿,我抓到了,它挣扎得很厉害!我们把它的头割下来,其余的部位可以生吃,它的养分是一颗普通星球的14倍,当然,如果时间不紧迫,我们可以先烤一烤,那样会更美味。)

    (嗯,地球人的口感嘎嘣脆,味道就像鸡肉一样!)

    弱小,是多元宇宙中最大的原罪,如果地球被一个异星文明或者邪神攻陷了,那么,很可能你吃猪肉串的时候有多香,它吃你的时候就有多香。别以为智慧文明就一定是善良的,美国相对于伊拉克、利比亚、伊朗都是文明而智慧的,但它对这些国家善良过吗?

    尤其,石应虎是“跨位面留学”过的,他知道这诸天宇宙当中,的确存在那些先天邪恶的强大势力,比如说九重炼狱、无尽深渊,因此,看着那满世界往外面扩散的讯息流,石应虎一时间头都大了。

    现在世界一按眉心,石应虎陡然返回物质界肉身之上。

    “这下麻烦大了,科瑞隆?瑞辛在死之前让精灵神使进行血祭,将我们的讯息的向多元宇宙扩散……多元宇宙中,很可能存在很多看我们就像在看原始人的顶级文明,当然,更可怕的,是那些离我们比较近,仅仅只是比我们强一两阶的异类文明。”

    在场的人都不是蠢人,前一刻他们还处于彼此勾心斗角当中,这一刻,一个个神色都为之一变,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

    “那我们是进行星球搬迁,还是建立大型结界?”吕放这样问道,此时此刻,他至少是地球明面上的最强者,天塌下来,要先一步砸在他的脑袋上。

    “都意义不大,除非我们能将整颗星球都远距离随机挪移走,否则仅仅只是推动搬迁的话,躲藏的意义不大。现在最首要的问题,是立刻、马上、赶紧设立虚空结界,将这些扩散的讯息流拦下来,虽然它们绝大部分都会弥散于无尽虚空、多元宇宙当中,但这种事情就像买彩票,万一中奖了呢?”

    “没错,要立刻建立虚空结界,免得其它血月邪神也有这样的手段。TM的。”一时按捺不住,就连吕放都忍不住爆出粗口。

    越是强者,便越是不愿意将自己的未来走向,建立在那虚无缥缈的命运上面。

    当然,越是强者,往往越是可以坦然的品尝命运为自己传递来的每一份食物。

    …

    当神祗陨落后,其神国,必然会开始崩解。

    更加悲惨的是,失去神,那依附于神而存在的神国祈并者,将失去大部分的力量,她们甚至无力反抗残酷的命运到来。

    为什么用“她们”这个词汇?

    因为,石应虎现在只接受年轻美貌的女性祈并者,男性虽然也不是一定不收,但必须特别特别有才能、并且愿意改信才行。

    神死亡,其祈并者必会死亡,由于信仰不合,很少有神愿意饲养前神留下来的祈并者,等待祈并者的命运,通常就是彻底的灭亡——违背者将额外支出大量的神力,这甚至会导致战胜神神格的停滞与退化,因此,这个规律几乎无神愿意违背。

    诛灭血月联军之后,紧接着便是神国与人间的全面进攻。

    作为石应虎关键时刻站在自己身旁的报偿,吕放给予了石应虎极大的权力,他自身返回东方天庭,而整支银河水师与炽天神域的本部兵马,则全部交由石应虎来调度。

    血月诸多神国,都因为真神的死亡而开始崩溃毁灭,神国位面本身似乎也在拼命挣扎着。它不断爆发着火山、风暴、地震,以吐出巨大的能量来垂死挣扎,希望可以推迟自己被破碎的命运,但这当然都是毫无意义的。

    石应虎的紫魄金晴与昊天法目,令其可以相对容易的找到血月神国位面,尤其是那些正在崩溃中的,必然会掀起虚空当中阵阵得波澜涌动,

    不断破碎的世界中,飞入一艘艘银河战舰,传播着巨大的福音:年轻、美貌、愿意改信,侍奉真神者,可以登上银河战舰,离开这既将死亡的国度,重新开始自己新的生命。

    除了石应虎要调和自己神域内的阴阳平衡以外,东方天庭那边其实也有这方面的需求,血月精灵、兽人之狐族、猫族、血月人类女性,少数矮人女性,她们若是愿意,便可以改信转化为炎黄天女,还是那个要求:年轻好看的。

    也不是没有彻底绝望的血月祈并者攻击银河战舰,可是失去了神,这些祈并者便失去了力量,哪可能威胁到沐浴在神明荣光中的使者,那些祈并者失去神力后几乎全是一二阶的生命,他们能做什么?

    银河战舰甚至都不理会血月祈并者绝望的攻击,或者离开,或者化解——没有必要来杀死它们以示惩罚,因为世界崩溃的最后审判已经就在眼前了。

    还有一些疯狂的祈并者开始屠杀那些年轻、美貌的女性祈并者,禁止她们向炎黄神系投降,与神同殉葬。

    理性来说,可以理解这种思维,沐浴神恩的时候你们一同享有好处了,现在却想要逃?

    然而这种理性的表现形式却是残暴的,反而更激发了许多血月女性祈并者想要逃离的心意。

    她们团结起来进行抵抗,只要坚持到引起银河战舰的注意,很快便会获得支援,天兵天将现在屠戮已经失去神力血月祈并者,比杀狗都要容易。

    不过在删选的环节,少部分血月女性祈并者是不够资格的,或者年纪太长已经没有多少灵性了,或者不够美貌。好在,这种极端残酷的情况很少,在神国转生过程中,女性的颜值往往会被动提高,无论哪位神,愿意观赏到的都是悦目的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