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一百二十一章:三界统一战(祝大家新年大吉,财源广进)
    炽天神域,战神殿王座之上。一身华衣甲胄的男子双手交叉,沉心思索着。

    “篡改周凤儿的记忆,让她成为科瑞隆手中的人质,科瑞隆以为自己掌握了不死冥帝周笑最宠爱的女儿……可是周笑末世魔门出身,无情无义,这种人的钟爱很可能就是他故意制造出来的破绽,让你去了解,让你去掌握,去攻击的。”

    “虽然背叛血月意志,血月死神一职是肯定做不下去了,但吕放最强大的神权便是‘一语封神’,这一点因为两界文化差异,科瑞隆很可能不懂,若是吕放与周笑两人早有勾结的话,东方天庭冥府之主的位置很可能就是吕放推给周笑的代价。”

    “坐拥冥府,与东方天庭分庭抗礼,对于周笑来说,远远比在血月当一众死神中的一位,要好得太多了。”周笑在血月世界,仅仅只是沙漠区域的死神,人类、矮人、兽人各大神系内基本都有自己的死神,乃至于还有一些区域性死神,周笑虽然是其中最强大的,但也是隐隐最受排挤的,若换作石应虎,恐怕也会接受炎黄神系冥府之主之职,周笑全力帮血月神系,血月神系未必能打得赢,因为血月神系庞大而力量分散,但周笑若是全力帮东方天庭,东方天庭却很有可能打得赢,因为相对集中的绝对掌控力。

    连凡人都知道,拳头只有攥得紧,打起人来才足够疼!

    (虽然还有一些细节之处,想不明白,但大体来说,恐怕就是这样了。)思索至此,石应虎挥手划了一下,光华闪烁。

    在片刻之后,断了一支手臂的赫拉森走入战神大殿,他抚胸施礼之后问道:“君侯,您叫我?”

    连作为大总管的半神大巫师赫拉森都折断一臂,可以想象,之前的战斗惨烈到了怎样的地步。

    “重组军队,由防御阵势转为攻击阵势……我们要打出去。”

    “啊!?君侯会不会是对方的诱敌之计?我们只要坚守下去就一定可以取得胜利,为何要冒险出击?”赫拉森才智过人,但战神信仰才刚刚建立、非常浅薄,但这一点,也是石应虎愿意用他的原因。

    成天被人歌颂吹捧,最为晕晕者,毫无疑问便是最上位者。石应虎有意在自己还清醒时,就防微杜渐,多留几个像赫拉森这样的人在自己的身边。

    “不,我倒觉得,这场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

    听到石应虎这样缓缓而语,赫拉森眼神流转,而后施礼退下,去着手准备了。

    另一边,东方天庭的银河水师已经摆好阵形驾驶,在擂擂战鼓声中冲击向血月神之联军。

    两方神军于虚空当中绞杀于一处,一位位信仰坚定的祈并者,随着战争的进行就像下饺子一样不断跌落到下文的虚空,身躯虚化。

    血月诸神,每一位神灵都有自身的独立神国,而东方天庭的诸神,他们全部都归属于东方天庭这一座庞大神国,因此血月真神那真的是神明,哪怕是其中最弱最弱的,依然不是传奇职业者、半神可以轻易对抗的,在血月大陆招惹任何一位神祗,都要抱有面对死亡的勇气。

    而东方天庭一系,最低级的土地公、庙神,连传奇武者都惹不起,真有哪位传奇武者发疯的话,直接可以把某一位土地公、庙神打得形神俱灭,当然,这样做的话就把东方天庭给得罪了,目前为止在炎黄古国,还几乎没发生过“弑神”这样的恶性事件,威胁一下顶天了。

    而此时此刻,整个东方天庭银河水师舰队,其每一艘战舰都是一座微型神域,硬撞过去,血月神之联军很难抵挡得住,围而攻之,很难将之打破,银河战舰内的天兵天将,掌握着绝对的攻防主动。

    好在,血月联军庞大而坚忍,反正“满值士气锁死”,即便被杀伤再多,即便形势再怎么艰难,这些精锐神使们依然高呼着神之圣名,发动一次又一次的决死冲锋,在这样的情况下,终究还是有一艘艘的银河战舰被撕裂结界,从天空中坠落。

    也就在这时,从炽天神域内升起一道道光虹,超远程雨落而下,撼动着血月联军的阵营,在超远程东风洗地之后,就是正面部队的冲击了,其中会有会飞的坦克集团以及大片大片的战斗机群。

    “石应虎也坐不住了吗?看来他也清楚,等东方天庭的银河水师覆灭之后,就是他的炽天神域了。”科瑞隆?瑞辛坐镇联军中央,目光看似睿智沉稳,可是其中却隐隐燃烧着疯狂之色,就好像一位已经输红眼的赌徒,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都压上了赌桌,等待着决定生死的那一刻。

    就在这时,身旁有一位神使飞至下拜:“陛下,冥帝陛下已经率部来到阵中,并且求见陛下。”

    “喔……好,刚好我也有很多事想要问他。”三界大战,天机混淆,即便是真神也再无法无所不知,一念之间洞彻无尽万里。

    片刻之后,不死冥帝到来,他周身黑灰阴暗,冥煞翻滚,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唯独其右手处有一只的金属怪爪,常人两倍有余,指刃根根如剑,背面布满深黑诡异花纹,充满邪恶血腥与滔天恨意。

    “不死陛下!”除精灵祖神科瑞隆?瑞辛以外,其它神祗都向不死冥帝周笑示意,作为血月最强之死神,即便诸神,也无神不对其极为忌惮。

    “诸位陛下,科瑞隆陛下。”一边言说着,周笑一边进前走向科瑞隆?瑞辛。

    “陛下,我有一事要向您讲述,是关于地仙之祖陈紫琼的!”

    “怎么,你成功杀了她?”一听是关于陈紫琼的,科瑞隆?瑞辛也很有兴趣,作为石应虎回归之前,地球位面最强的两个人之一,科瑞隆?瑞辛对于陈紫琼的了解不可谓不多,当然清楚对方有多么难杀。

    然而,随着不死冥帝的一步步走近,四周的血月诸神还未觉得什么,科瑞隆?瑞辛却察觉周笑右手上的铁爪污秽气息越来越重,仅仅只是注视,就令人心头紊乱,念头迟缓沉重。

    “你……等等……站在……”那里两个字还未说出口,就被打断了。

    “我并没有杀陈紫琼,虽然当年我与她并世争锋,视之为宿敌,但这一次我仅仅只是带兵攻入剑仙联盟,血洗了一两处小门派,然后就回来了……不如此,也不好欺骗你安排在我身边的那些蠢材,也不好借他们欺骗你啊!”一语至此,图穷匕见。

    这个时候,即便不死冥帝周笑的右手铁爪有污秽灵光,迟缓思维之能,也不能再阻止科瑞隆?瑞辛心中警兆升起了,但是,也不需要了。

    距离,足够近了!

    “去死吧!”

    轰得一下,不死冥帝一爪探出,漆黑无尽、污秽无尽,其根根指刃锋锐如剑,一爪抓出,令科瑞隆?瑞辛感到混乱邪恶到极点的感觉扑面而来,恍若整个鬼国砸在胸膛。

    一招之间,不死冥帝之周身居然有磅礴的黑灰色气息竟冲宵而起贯通了天地,其中怨魂哀嚎无尽,指天骂地,充满憎恨一切、仇视一切的色彩,似乎想毁灭生灵,毁灭世界,毁灭自身!

    “啊啊啊啊……周笑,你怎么敢?”在不死冥帝周笑对精灵祖神科瑞隆出手的那一刻,一旁的周凤儿便哀叫一声,整个人被熊熊冥火自内焚烧,转瞬间开神俱灭。

    她这一生也真的是够凄惨够可怜,先是被自己心爱的情郎背弃,而后又被自己的父亲背弃,虽有绝世之姿容,但女人一生最应该爱自己的两个男人,她一个都没有。

    然而让科瑞隆不信的还不仅仅是这个,让他真正不信的,却是周笑居然真的敢对自己出手。

    血月世界最强的契约手段,无疑是真名起誓,这种绝对约束力,即便是深渊领主也无法违逆,即便是真神,也会因为背弃誓约而神格破碎坠落星界,而组建诸神联军决战地球诸神,场面这么大,血月诸神不可能不起誓的……这其中当然包括周笑。

    此时此刻,周笑近身扑杀到科瑞隆的面前,一爪按入其胸膛,黑暗死亡的神力与青绿色的神力彼此纠缠冲撞着,科瑞隆固然不好受,而周笑的身躯也在反作用力的伤害之下,寸寸龟裂,不断崩解。

    “你疯了吗?违逆誓约,对我出手,神格破碎,你马上就会死!”

    “不,我不会死的,死得仅仅只会是你!”就在这时,一道浩瀚的金色光柱突然照射下来了,笼罩在周笑的身躯上,令其身躯急剧膨胀,体表多了一层纯黑色重甲,而周笑对这一变化似乎毫不意外,只是越发加力,给予科瑞隆?瑞辛更大程度伤害。

    ……

    “好可怕的魔爪,好可怕的死气!”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在黑暗死气冲宵而起的那一刻,结界破碎,石应虎凭借昊天法目,注视看到了血月神军当中所爆发的混乱。

    不仅仅是不死冥帝周笑的“诛君弑神”而已,他的祈并者部队也已经开始同银河水师里应外合,虽然恐怕连这些死国神军都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但神军也不需要明白,他们只要确认那是自家神主的指令就好了,就连那反叛都不需要理由。

    “周笑早就已经开始自行剥离死神神格了,并且还用血月世界的死神神格与神性、神力共同铸成了这件威力巨大的死亡神器!”

    “他本来就是四阶天人境的武者,肉身坚固无匹,再借自身对于死亡法则的领悟与控制,凭借那件神器,无人能察觉到他已经不是死神,这样阴科瑞隆一记狠的,同时在计划发动关头,吕放将炎黄神系的冥府之主之位授予周笑……血月神誓,和炎黄神系的死神有什么关系,周笑百年死神积累一点没浪费,转换阵营连带还获得一件超强的死亡神器!”凭借昊天法目注视着周笑右手上的魔爪,感受着其上可怕的神力,明明是双重五阶超凡,却依然用着一柄四阶史诗长剑的石应虎,眼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然而这样的重宝,可遇而不可求,石应虎不可能在自身法身修为平衡之前,去消耗大量时间与神力,去研究适合自己的神器,尽管,一件强大的神器可以极大增强实力。

    “啊……”

    被暗算身受重创的精灵祖神科瑞隆?瑞辛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他的周身蓦然扩散开一圈厚重的青绿色光罩,这光罩石应虎遇到,都觉得自己短时间内打不破,此时此刻骤然激发,更是将周笑整个人加那死亡魔爪远远弹出。

    事实上,这个时候周笑也该走了,其它血月众神可也不瞎,虽然初时惊愕,初时被死亡魔爪迟缓了反应,但在周笑一爪得手后,他们也都发动起来围攻周笑,只是周笑天人巅峰武者,又再一次受封成神,叠加魔爪之利,短时间内居然硬扛下来,此时此刻抽身而退,以那魔爪在其周身一挥,周笑整个人化为一团幽暗黑灰的骷髅魔雾,哈哈怪笑两声,急速向外逃遁。

    周笑的死亡魔爪,本身就是以污秽诡秘为主要功能,此时此刻他一意想逃,四周心慌意乱的血月众神竟不能挡。

    因为东方天庭的银河水师,炽天神域的战神军团,都已经杀上来了。虽然神之联军士气锁定不会混乱,但若是真神混乱了的话,神之联军一样会混乱。

    看着眼前的战局,知道胜局抵定,这应该已经是一统三界的最后一次大决战了,石应虎于虚空当中轻轻吐气,不再顾及杀戮太多导致的太极法身失衡、阴极变化。

    左手翻转火焰跃动,右手紧握寒冷汇聚,石应虎于虚空高处双臂一张,肌肉膨胀,而后蓦然将双臂手掌合于一处:人仙气功炮?真空毁灭击!

    周身一千二百九十六主窍光华大盛,甚至连十二万九千六百辅窍也受到牵连引动,导致虚空剧烈得扭曲,强烈无匹的人仙意志搅动天地法则变化,在精神主导与气血之力的汇合下,将四周虚空一切能量与物质全部鲸吞纳入双掌之间,拳意实质蔓延所到之处,尽是一派一无所有的可怖虚无。

    并且,这一次不仅仅是物质与能量而已,石应虎身后的炽天神域中,也涌出星星点点的如海光芒,汇合到其身躯上。

    最终,凝聚到最极点的物质与能量,从量变到质变再到核裂变、核聚变般的恐怖连锁反应……最终衍生的,仅唯有最纯粹也最为喧嚷暴烈的纯粹能量,真空毁灭击。

    阴阳二气熔炼万物到最极致,最终汇合成一道磅礴的冲击波轰击而出,其外层包裹着一层金红色的神力,令其于射杀轰击的中途陡然消失,而后出现在神之联军中,轰然爆炸。

    轰隆、轰隆、轰隆隆……巨大得扩散状金红色光辉,以至于就连虚空都出现震荡与破碎,大量的血月神军都被这一击所吞噬了,虽然规模不如之前的禁咒风暴与核弹轰炸叠加,但是在单位范围的绝对杀伤上,却还有超出,被笼罩其中的血月神军近乎必死无疑。

    接连的受到重创,让血月神之联军完全混乱了,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有一部分血月神祗带着军团想要脱离战场,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下,不想把所有的家底都砸在这里,这一心态可以理解,但第一位脱离战场的血月神祗出现之后,导致联军出现了雪崩般的大溃败。

    这就是每一位血月真神都有自身神国的劣势……他们觉得若是能逃得回去,就还有再博上一博的底力筹码。

    其实从两界大势来说,哪里还有这样的筹码了,仅仅只是心底里的希冀罢了。

    围三缺一,此为兵家惯用之常术,此时也是一般,大部分血月神祗要逃,那就任由它们逃吧,尽可能的削减有生力量,即便走脱一两位也没有什么关系,然而,精灵神系的神祗,尤其是科瑞隆?瑞辛,却根本不可能放过,哪怕精灵祈并者忠心耿耿,难啃无比,冥府、天庭、炽天神域依然穷追不舍,咬死不放。

    “孙倩,交出罗动的子嗣,我当年之承诺依然有效,即便是你,我也可以废掉你的修为后,保你一世平安。”一百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当年之恨事此时此刻回想起来,也已经不再是那么的钻心剜骨、痛彻心扉,因此,在将精灵神系莎罕妮?月弓一部逼入角落后,石应虎亲自出面,这样言道。

    片刻之后,一位美丽的精灵女神,自神军当中飞出,莎罕妮?月弓或者说孙倩冷冷注视着石应虎,半晌之后,不屑笑道:“旁人不知道你石虎王是什么人,我难道还不知道吗?像你这种种族主义的疯子,收降血月精灵,恐怕只是想从我们身上榨取价值,男的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为娼,供你们炎黄人欺凌污辱!”

    被对面的孙倩一语道破心思打算,半空中飘飞的石应虎脸色也没有任何异样尴尬,而是淡然道:“奴隶也是分等级的,至少我可以保你们这一支的奴隶,作为奴隶中的相对上级,精灵是美丽无比的种族,我并不介意它们的存在为世间增添一抹鲜艳。”

    在三界统一战之后,像兽人、矮人、精灵、巨魔甚至血月人族,都将被划分为次级公民,毕竟炎黄一族血战多年,不是为了多供几个祖宗的,当然,把帝国公民分为五个等级的元帝国不足百年灭亡,可见这种政策的反噬之巨,因此,也要留下一定的上升通道,让下级奴隶也有晋升为炎黄公民的渠道,石应虎比较倾向的是古罗马共和国的分级公民权。

    即便是最低等级的奴隶,也可以通过军功、婚嫁、献金等等方式获得一等公民权限,而即便出生就获得一等公民权限的炎黄人,若是背弃祖国,触犯法律,也将按照罪责的不同降低公民权限,直到被贬为奴隶。

    古罗马通过这种法律,让一个国家在封建时代立国存续上千年,可见其价值。

    哪怕是被殖民的奴隶,其中的精英也会不断向上升级,并且自发的维护这个国家与这个制度,因为如果不维护的话,他多年甚至一生的努力,就白费了。

    因此,罗马帝国通过公民权享国千年,却在普发公民权之后,迅速灭亡了。因为人们害怕的不是存在阶级,他们真正害怕的是自身存在于较低阶级,若是存在于较高阶级,几乎没有人会背叛体制。

    一统三界之后,炎黄人作为一等公民,血月人类作为二等公民,兽人、巨魔等作为三等公民,血月精灵作为四等公民,地精一类作为五等底层奴隶。若想获得更高一级的公民权限,要么通过劳役,要么通过战功、要么通过献金、要么通过婚嫁来获取。

    未来,征伐诸天之时,石应虎也意向使用这一类的社会制度,甚至做得更细一点,比如说秦朝二十级军功爵位制。

    “哈哈,石大哥,你倒是一如当年般坦诚直率。罢了,既然这样,我身后的这些族人便交给石大哥你了。”脸颊上滑过一滴泪水,下一刻,莎罕妮?月弓或者说孙倩,她将一支匕首刺入自己心中,竟然自绝了。

    …………

    伴随着科瑞隆?瑞辛的夫人,女儿、儿子,一支一支的血月精灵部队覆灭,不断逃战了小半年的科瑞隆?瑞辛终于还是崩溃了,他不再遁逃,而是率领余部返身而战……其实说是返身奔死更加准确些。

    因为半年之后的今天,围攻他的人已经变成东方天庭天帝吕放、伤势恢复的冥府之主周笑,天庭第一战神石应虎,蜀山剑宗地仙之祖陈紫琼,面对这样的阵容,科瑞隆?瑞辛再怎么强悍疯狂,他也连换掉一个人的机会都没有。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转身迎战了。

    说实话,石应虎本来还担心这个家伙会投降呢,科瑞隆?瑞辛若是投降,石应虎即便再想杀他,也难有理由与机会,因为科瑞隆的投降将会给东方天庭带来巨大利益,极为有助于天庭扫灭、收伏余下的血月诸神。

    然而,科瑞隆?瑞辛终究还是有最后一分骨气的,妻子、儿子、女儿们都死尽了,他也实在无颜再继续活下去。

    最后的围杀战场上,科瑞隆手中刺出一道深绿色的巨大剑光,横扫战场,一方面是挡不住,另一方面天庭联军也知道不能挡,这不是已方这些下属可以斩杀的,因此纷纷避让开,将战场留给五人。

    科瑞隆手中的神器攻防兼备,攻,则可以化为巨大剑光,犀利沉重,可怕无比,守,则可以化为环绕周身一圈的能量护壁,防御之强,几乎已经超过了五阶。

    然而这件强大神器在驾驭的过程中,有一个攻防转换的延迟,并且激活时也是如此,因此周笑方才能暗算到他,此时此刻科瑞隆已经完全不想活下来了,因此手中神器只攻不守,至于对其它人的攻击,能硬剑光硬轰就强行轰散,不能则以自身神力硬扛,因此,在被围攻了片刻后,很快便伤痕累累周身浴血。

    石应虎与陈紫琼手中的剑倒也罢了,最为可怕的攻击反而是周笑的魔爪,吕放的天道圣剑,前者是以一位超凡死神的近乎所有力量凝聚而成,后者是以海量神力为凭,结合吕放的独有秘术凝成,俱是威力极强大的神器,前者污秽、后者强威,短短数十合间将科瑞隆的身躯打得几乎崩解。

    (大家小心一些,他打算爆掉神器舍命一击了,尽量不要让他把这一击打出来。)这已经是最后一战了,石应虎虽然也很贪心于科瑞隆的那件强大神器,但毕竟为人下属,石应虎却也知道那件神器自己绝不可以拿,因此攻击得并不是特别积极,更多的是侧应控制,等待吕放收尾,因为打得比较咸鱼,因此战斗意识极为出众的石应虎几乎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科瑞隆的决意。

    (那就让他死在爆发之前!)

    石应虎这边刚刚完成传念,陈紫琼那边就已经二话不说的身化剑气疾冲上去了,剑仙之路走的便是极端道,非常道,虽然同样是五阶超凡法身境界,但陈紫琼在拥有超卓攻击力与机动性的同时,却不可能再像石应虎一般攻防两极,生存能力与适应性超强,并且,在性情方面,也不可能再像石应虎般阴阳平衡、进退自如。

    担心陈紫琼因为科瑞隆的死前反扑而受到重创,本来并不想抢攻的石应虎这一刻也不得不加速迎上,在心理上,石应虎更多的将陈紫琼视为同道中人,而不是自己的老板吕放。

    两人身影同时凭空消逝,科瑞隆察觉危险,周身神力爆发,以其身躯为中心,深绿色的神力冲击波疯狂朝外扩散,在神器的加持下这些扩散神力都带着剑气般的效果,因此更具杀伤破坏。

    石应虎与陈紫琼联手,对科瑞隆神力中夹杂的剑气冲击丝毫不加理会,论对于天地能量的控制力,天人武者拥有绝对之自信,更何况在陈紫琼面前用剑气,更是关公面前耍大刀,纵使无法反借以伤敌,却也绝对不会对己方两人构成半点的负面影响。

    石应虎与陈紫琼率先迎上,吕放与周笑在相对后处对视一眼,而后周笑的身形陡然化为黑雾贴地滑击而去,吕放一提手中天道圣剑,再一次稍迟之后,也跟着攻上去。

    吕放现在手中的这柄天道圣剑,却是与“三星聚合?天道圣剑”并不一样,三星聚合?天道圣剑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神道神通,而吕放手中现在握着的金剑,却是其在神通中领悟到的知识,以知识、资源、神力凝成的神器,其威力现在而言虽然远远不及神通,但负荷也低,并且未来大成之后,甚至可以用来进一步加持天道圣剑神通的杀伤力。

    因为石应虎与陈紫琼的近身纠缠,科瑞隆始终都无法蓄积神力,因为只要有一刻他不宣泄神力,石应虎与陈紫琼手中的剑,便会第一时间指在其咽喉、心口等等要害处,虽然超凡五阶已经没有绝对之要害,但这些部位依然是能量中枢,若是被同阶强者全力攻击数次,即便是超凡五阶也要死亡。

    突然间,大地之下出现一只极暗魔爪,以死亡魔力为筋骨,以大地土石为血肉,就犹如莲花绽放般将其中三人笼罩,不仅仅是能量与物理的束缚而已,更多的是一股汹涌的重力与死亡神力。

    石应虎是超凡法身叠加的人仙五阶(太极法身可以兼容),对于危险的敏锐度远超正常同阶,当极暗魔爪从四面八方笼罩下来的时候,石应虎同时感受到了背后有磅礴的神力急剧汇聚。

    那是一种兼备博纳四海温淳慈厚又具冷厉无情漠视苍生的宏大威势,这股威势,甚至让石应虎都感受到威胁生命的意味。

    而在这个时候,陈紫琼还傻乎乎的仗剑猛攻科瑞隆,在她的概念里,有周笑的束缚,有自己的牵制,绝对可以制造出一击必杀的机会,她却是没有想过,自己会不会被一窝端。

    (避!)

    石应虎一掌轰向身旁的陈紫琼,太极法身力量控制诸天无双,哪怕之前是全力前攻的一掌,这一刻,也能完全转化为向一旁猛推的一掌。因为得到提示,陈紫琼下意识得一抬手肘,被石应虎一掌劲轰,两人陡然间便各自倒射出极暗魔爪?覆地法印。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辉煌无比的剑芒光潮劲斩而去,精灵祖神科瑞隆?瑞辛惨嚎嘶叫着被吞没于光潮中,那道金色的光潮长龙一击漫延上千里,最后冲破地平线,打出大气层,远远扩散开。

    (你们等着,你们等着,就算我死了,我也永远永远诅咒你们……地球人,血月精灵……永远永远诅咒你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哪怕死去,科瑞隆?瑞辛最后也留下仿佛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洗刷不尽的怨毒诅咒,以及一颗青绿色的光球,这,便是那件攻防一体的精灵神器。

    “终于,结束了。”一身帝袍的吕放挥一挥手中轻烟溢散的金剑,长长呼出一口气,似乎完全放松下来了。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陈紫琼的锐利眼神。

    “是啊,终于结束了,陛下一统三界,终为天地至尊!”周笑由一缕黑烟状态钻出大地,双手抱拳向吕放躬身施礼,态度诚恳,言之凿凿,便仿佛是从肺腑里吐出的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紫琼上前一步,注视着吕放,开口道:“你刚刚那一剑,是不是想连我和石应虎都一起一招杀掉?天道圣剑?这样的招式负荷不小吧?有必要对已经必死的对手用这种狠招?”

    每三星聚合一次,消耗三星全部神力,都会凝聚出五柄天道圣剑,不用完五剑,不会全部消失,当然,可以用五剑是一回事,身体能不能负荷,是另外一会事。

    因为陈紫琼的话语,吕放脸上的表情凝固,一旁的石应虎以手抚额,正在施礼的不死冥帝周笑……眼神闪烁。

    此时此刻,东方天帝吕放同样也是真身降临,若是死在这里,也就死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