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一百二十章:记忆篡改,图穷匕见(错字修改)
    东方天庭,建立百年,把持地球位面世界绝大部分信仰,并且两界战争的激化,事实上也促进了炎黄神系的成长:苦难,有利于强化提纯信仰,对于神灵来说,这就好像施肥有助于庄稼成长一样。

    天阙九重,兵将百千万,今日尽起之。

    一艘又一艘巨大庞然的神道战舰,在银河洪流的推动下飞出东方天庭,可以直接简单的理解为:一艘艘巨型航母在苍穹中飞行穿梭,银河水师,这支最精英部队,吞噬掉了大量的天庭神力与各方面资源,今日,则是检验其战力的时候了。

    因为一直都关注着东方天庭动向,因此,以龙后莫丽尔?艾因美修斯为首的血月诸神,在银河水师出征的那一刻就知晓了,只是,银河战舰一直都是东方天庭的秘密杀招,因此连血月诸神都了解不足,终究因为对方的过快行进,被提前迫至近前。

    不过这也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是己方以逸待劳,血月诸神这边的神之联军,还是集合成阵的。

    “去告知科瑞隆,我至少为他扛上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他若是还未打下炽天神域,就别怪我放行了。”龙后莫丽尔?艾因美修斯派出一名神使,向精灵祖神科瑞隆传信。

    两界融合,位面晋升,东方天庭炎黄神系迅速崛起,然而血月神系也是获得相应收益的,只是习惯了血月时代的慢节奏,老牌神灵不可能像地球人那样疯狂而高效。

    然而,即便是如此,还是有很多神灵自觉自身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当年的灭世之龙康特罗西斯,这便是所谓的后发优势,前面的路子已经有人趟过去了,后面的人便可以有经验得获得对照性复制。

    武道也是一样,一个时代的武道最强者突破上限后,后来者再突破这一上限就容易多了。

    因此,在已方军力优势,高端战力优势,自身实力强横的情况下,龙后莫丽尔敢给这样的承诺。

    以正常来说有可能打败对手的军力,给出只扛一星期的承诺,这甚至谈不上负责。

    那名神使刚刚离去片刻,东方天庭的银河水师战舰群就径直冲撞进血月神之联军,恐怖的战舰防御力将神之联军纵横切割,指挥银河水师者定然是极为强横的将领,他居然能从无比的混乱当中区别出血月真神间隐隐的隔阂区别,由此以无厚入有间,分割开整个战阵。

    “龙后,科瑞隆识人不明,能力不足败局已定,你是个聪明人,不要给他陪葬,只要你现在臣服于我,四海龙王之位,我便许诺给你,速速醒转,莫要自误!”

    银河战舰为首的那艘超巨型战舰上,传来仿佛天道运转一般苍茫浩大的低语声,充斥天地,震聋发昏。

    “呵,若是被三两句话唬得归降,我龙后莫丽尔还有什么颜面统率龙族?血月诸神,与我一同迎敌!”察觉出每艘银河战舰几乎都约等于一座小型神域,龙后化身巨龙高飞而起,率先冲撞向为首的银河战舰,若是无法阻止这些战舰,整支血月联军人数虽众,但却会陷入绝对的战术劣势,反而被切割包围以少打多。

    两军作战,军力数量是一个方面,对敌接触面积是另一个方面,若是对敌接触面积太小的话,即便再庞大的军力数量优势也体现不出来。

    巨大的暗红色苍龙振翼冲撞而来,吕放负手站立在为首银河战舰的前方船尖处,面对着那恐怖如山般冲撞而来的巨龙,东天帝双眼微眯。

    (既然你不知好歹,那便让你见识一下“天道圣剑”的无双威力!七杀、破军、贪狼,三星汇聚!)

    (是,陛下!)

    (是,陛下!)

    (是,陛下!)

    伴随着身后的应命之声,三大星主神力汇合,而后汹涌涌灌向天帝吕放,伴随着吕放双手开合,术法施为,五柄由莫测纯粹暗金色神力形成的能量金剑、呈现扇形在吕放的背后悬飞。

    伴随着五柄暗金色神剑生成,一股无情酷厉、漠视苍生的宏大威势,向战舰下方正在发起攻击的暗红色苍龙倾覆压下。

    (这种感觉!?这种随时都会被杀掉的感觉……这到底是什么?)龙后莫丽尔刚刚吐出一口龙息轰击银河战舰,然而下一刻,它便见战舰之上铺天盖地的暗金色光虹笼罩而下。

    再下一刻,极为恐怖的画面便出现在了血月诸神的面前。

    一柄暗金色的光剑直接就将庞大如山岳,物防魔抗诸般防御坚厚无比的龙后莫丽尔贯穿,龙血抛洒于空中并且响彻惊天动地的哀鸣。

    是役,东方天庭银河水师在天帝吕放的统领下,以一天半的时间正面击溃血月神之联军,或者说诛杀神灵的天道圣剑之下,血月众神心寒胆丧,东方天庭的百万天兵,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在追杀敌方有生力量。

    龙后莫丽尔并没有死,但她在身受重创之后,被天兵天将锁缚回银河战舰,这位龙族之后一贯的没有节操,败局已定后哭着喊着要归降,要做四海龙王,只是这种时候吕放哪里还会理她,挥一挥手,在其哭叫声中由下属强行拉下去。

    “天帝神威,一统三界!”

    “天帝神威,一统三界!”

    御驾亲征、旗开得胜,并且是辉煌无比的大胜,还有什么比这更加鼓舞人心的吗?

    血月诸神的最强大神灵之一,龙后莫丽尔一招就败于天帝剑下,这实在是太过辉煌了。

    吕方衣袂烈烈得站在战舰之首,向四面八方的百万兵将颔首致意,而后返身走了回去。

    走回到船楼当中之后,吕放一个踉跄,被一旁身形矮小的太白金星赶紧扶住。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天道剑仅仅五出其一,您怎会疲累到这种地步?”

    “天道圣剑,诛神戮仙……但剑乃凶器,非圣人难以驾驭。我苦苦领悟出三星聚合?天道圣剑,但身躯却很难以负荷承载,五柄天道剑,不需要全部打出去,恐怕打出超过三柄,我就已形神俱灭了!”大滴大滴的汗水于面颊两侧流淌而下,渗入鬓须间。

    “那……那该怎么办啊?若只用两柄天道剑,恐怕不足以压服石应虎与陈紫琼啊!”太白金星深知吕放的谋划,因此不由为主人担忧。

    “哈哈,不怕的,哪怕是这一统三界的一战,恐怕都用不到第三柄天道剑。太白,你不懂得,剑在鞘中,远远要比它出鞘杀人之时,更加可怕,一统三界后,将会是百年的和平期,那个时候我自然可以修复伤势,增进修为,完全掌握天道圣剑。”

    就像吕放言说的一样,在见识过天道圣剑的无双威能后,不仅仅是百万天兵天将士气高涨,就连天庭众神也慑服于天道圣剑的杀威,变得恭顺了许多。

    毕竟,当时有很多神明天将都看到了,帝君背后升起的剑器有五柄之多,呈扇形分布,而击败血月龙后莫丽尔?艾因美修斯,帝君仅仅只动用其中一柄,一击之力。

    血月世界精灵主神科瑞隆?瑞辛,付出巨大代价组建起血月诸神联军,攻击东方天庭第一战神石应虎的炽天神域。

    不仅仅许多神明精锐尽出,并且是真身出战了,因为血月世界大部分神明已经明白,两界之和平无法长久,不同文明、不同信仰、不同世界,这些不同会将双方都带入毁灭之战,要么你死,要么我活,要么同归于尽。

    东方天庭一边一开始似乎表现出绥靖政策,但当炽天神域那边的战争打到一定程度时,吕放毫无犹豫得尽起大军出兵了,并不是去攻击血月神国,首先血月诸神的神国不同,那些异度空间不是那么容易逐一锁定的,其次,即便真神离去,神国当中依然有数量庞大的祈并者积累,那是一颗颗难啃的骨头。

    与其去强攻诸神神国,莫不如在神国之外大量消灭血月诸神的有生力量,失去真神,许多神国自己就会跌坠落星界,即便勉强维持,由神国祈并者祈祷着神国不坠、祈祷真神复生,在这个过程中,那些神国的防御力也将会衰弱到极点。

    在这种情况下,是去消灭血月诸神的有生力量还是去强攻血月神国,是显而易见一目了然的。

    当然,这种操作也绝不容易,精灵祖神科瑞隆?瑞辛本身便是狡诈谨慎之人,他牢牢掌握着血月神军的绝大部分力量,血月诸神的实力积累比东方天庭深厚太多,即便是接连吃亏后的此时此刻,结合炽天神域与东方天庭的兵力,硬撼血月神之联军的胜算也不过三成。

    因此就连光头虎这种凶人,都没想着可以反击击溃围城的神之联军,只打算倚仗着神国防御地利,把对方耗到受不了的地步,主动退去。

    …………

    炽天神域之外,哪怕是经过连番损失之后,依然密密麻麻望之无尽的神之联军。

    有关龙后莫丽尔的两封信,基本上是紧挨着前后送到的,因为能量波动太烈,这片区域范围内的传讯能力被切断了,最稳妥稳定的传讯能力,反而还是神使进行递送。

    当科瑞隆?瑞辛看到莫丽尔的“一星期承诺”时,他暴跳如雷,反复痛骂着龙后莫丽尔的无信与不忠,然后准备传讯,要求其长久坚持,争取斩获些战果。

    然而当第二位神使前来的时候,得到前线联军完全溃败的消息,精灵祖神科瑞隆的头嗡得一下子,他抬头定神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神使,确定这个家伙的确不是炎黄神系派来的人之后,科瑞隆咬了咬牙,反倒不骂了。

    “全军出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在三天之内攻下炽天神域。爱妃为我着甲……我们精灵,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前面的话语是命令,后面的话语,则是科瑞隆对艾罗希涅所言说的话。

    成功与失败,往往就只有一线之隔。甚至于很多时候,爬得越高,跌得越惨。

    战争,这本来就是参与者压上自己一切的豪赌赌局,科瑞隆?瑞辛很清楚这个时候选择退去的话,也许血月文明还可以凭借深厚底蕴再坚持个一两百年,在被地球众神缓缓蚕食势力的同时,期待着反败为胜的翻盘契机。

    但是,血月神系输得起,自己与血月精灵却根本就输不起,这一次决战,自己已经压上了自己能够压上的所有筹码。

    上赌桌后,把自己大半家底都赔了进去,这种时候的精灵主神同凡俗间输红眼的赌徒并没有任何本质区别,都想着下一把一口气捞回来。

    嗯,或许还是有区别的,科瑞隆知道自己只要在天庭大军抵达之前拿下炽天神域,自己就有继续战斗下去的资格,这个成算是比较高的,而凡俗间输红眼的赌徒,则是绝对拿不回自己的本钱,他从入场的那一刻,就已经连一丝半点胜算赢面都没有了。

    炽天神域建立未久,虽然吞噬暗黑世界的部分世界碎片节省很多功夫,但炽天神域战神域依然仅仅只有三重,而东方天庭则有九重宫阙,这并非意味着防御力的三倍差距,而是两者间十数倍甚至数十倍的防御力差距。

    在精灵祖神科瑞隆彻底发狂后,亲自披甲上阵,他隐瞒了龙后莫丽尔那支联军溃败的消息,因此,许多血月真神都为精灵主神这难得的勇武激励,也纷纷冲杀上一线,在这样情势下,炽天神域的第一重很快就被攻破。

    炽天神域的第二重,一座座山岳悬浮飘起,其上宫殿伫立,此时此刻,无数的战神神使与血月神使疯狂厮杀混战着,保持阵形最好的反而是天庭的三成天兵,石应虎把他们安排在炽天神域的第二重作为生力军,作为同一神系侧的盟军,东方天庭的天兵天将在炽天神域战死了,一样可以视灵魂的坚固程度复活,只是复活次数大大少于在东方天庭,并且,他们战死之后可以选择复活在东方天庭,因此石应虎根本不将他们安排在第一重防线,否则让这些天兵们觉得石应虎是在拿他们当炮灰用,对士气的伤害将会非常巨大。

    想要借用外人的力量,就难免先让自己人吃亏些,所以在家庭而言,父母很可能对外人的孩子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热情宽厚,在国家而言,国家很可能对外国人才比对本国人才还要优厚虽然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很不适,但道理难免就是这样的道理。

    即便是石应虎,想让东方天庭的天兵天将为自己效力,也难免让嫡系守第一重防线,让天兵天将镇守第二重,也只有这样,他们才可能发挥出尽可能多的力量。

    攻陷第一重,攻陷第二重,再攻陷第三重战神殿核心之后,整个炽天神域神国就被击毁了,那个时候,即便石应虎是仙神一体,他也只能重伤远遁,远远逃离了。

    既受其益便得其弊,太极法身既然吞噬了庞大神力,修复、发育、调节阴阳二气的平衡,那么在被强行剥离之时,就难免会被连带剥下淋漓之血肉,当然,因为法身的适应性与独立性,这种伤害是可以恢复的,只是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炽天神域内,神之战场。

    巨大的紫黑色凤凰,翱翔飞舞于苍穹当中,它周身扩散开的冥界之炎杀伤力恐怖绝伦,针对于一般之半神,几乎不逊色于超凡神力所造成的杀伤破坏了。

    石应虎的半边身躯黑炎燃烧,但敌方已攻入第二重神域,因此他也执握着火骨龙妖剑重返战场,穿梭杀戮,天命刀与大邪王都已经重新收回神域内,只是石应虎此时此刻的状态无论用天命刀还是用大邪王都不合适,反倒是火骨龙妖剑拥有克制神灵之特效,使用起来负荷最轻微,惠而不费。

    “恶贼,你当年杀我师兄之时,可曾想过有今天!?”巨大的冥火凤凰察觉到石应虎穿梭于虚空当中的身形,陡然间便扑落下来,那华美无比的尾翼挟带着撕裂虚空的异能横扫而来。

    石应虎这个时候正在被两名血月真神夹击围攻,因此侧头避让开那凤尾一扫,高明身法掺杂着恶魔的空间挪移天赋,瞬间闪烁落到一旁的悬飞山石之上。

    紧接,其目光注视向化作人形落地的美貌黑袍少女身上。

    当然,说是少女,但鬼知道已经多大岁数了,对于传奇、半神、超凡这等领域层次的存在来说,保不保持最美好的外形是主观意愿而并非是客观条件,只要想要保持便不难保持,只是也有很多人沉迷于追求力量,连一点点的心思都懒得往这个方向使用。

    “你是谁?”

    眼前黑袍少女紫唇白肤,黑色长发,异常俏丽,整个人有一种妖异而堕落的气质,然而石应虎却对其并没有什么鲜明印象。

    “想不起来了?也是,石虎王杀人无算,怎么记得这区区小事。反正我只是要你死而已,就做个糊涂鬼,给我师兄陪葬吧!”陡然飞身而起,黑袍少女一剑横扫而来,她使用的是链剑,亦剑亦鞭无限延伸,尤其是链剑的尖头,往往陡然化为剧毒的蛇头攻咬对手,变化诡秘。

    然而,这类变化莫测的武器面对火骨龙妖剑这种光之剑,无论是其威力还是变化却都被压制下来,哪怕石应虎同时被两位真神、一位强力半神围攻,其战斗姿态依然好整以暇,身随剑光四面游走,甚至陡然于虚空当中穿刺出来。

    “哦,我好像有点想起你了。”

    “你是不死冥帝周笑的女儿……当年我可是被你们父女折腾得不清,满世界躲避地狱鬼府的追杀。你要为你师兄报仇?可是,我怎么记得当年是你师兄把你害死的啊?当然,这家伙最后也没能活成,还是被我杀了。”四者飞行闪烁于半空中悬浮的一块块巨石上面,石应虎一边挥剑一边格挡,一边这样说道。

    石应虎记得,当年那个名叫念九幽的大帅哥,在生死关头把自己师妹扯拽到身前挡刀,最后自己也没能逃成,因此,石应虎对其评分大减,将之放置在回忆都很难回忆起来的记忆区中。

    “胡说,你这卑鄙小人,我师兄都死这么多年了,你依然要坏他名誉。当年,若非师兄一意救我,又怎会被你偷袭暗算!”

    “………”双方的记忆明显对不上号,石应虎一时间因此无言了。不过是一百多年前的事,对于半神超凡而言,这么短的时间,谁的记忆都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错漏。

    石应虎深深看了黑袍少女周凤儿一眼,隐隐间觉得心中的某块拼图拼接上了。

    就在这时,一道浩大的剑气横扫而来,却是精灵主神科瑞隆?瑞辛终于找到了石应虎,一剑斩来。

    “石应虎,你输定了。现在投降,我保你不死,仅仅只是把你放逐于时空乱流中!”

    “是吗?我不这么觉得呢。都说神明在自己的神国之内是无敌的,现在看来,觉得这一说法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不知何时,石应虎的身形骤然出现在科瑞隆?瑞辛的身侧。

    他左手伸展,燃烧起熊熊得深红色神力光焰,下一刻一挥横扫,整个炽天神域都在这磅礴神力的作用下震荡起来,虚空当中,每一寸角落,大片大片战死的祈并者再一次复活,对于攻入进来的血月神军,反而呈现出反包围之势。

    (怎么可能?这百万战魂怎么可能坚韧到这种程度?他们都复活多少次了?)科瑞隆在心中呻吟着,就连他,在这样层层叠叠的包围中,也不由得锐气受挫。

    “这招叫关门打狗,科瑞隆,我要你死在这里!”眼中杀意闪烁,一半身躯中的黑炎再次炽烈燃烧,若非压制自己,两个真神一位半神事实上怎么可能压制石应虎这么久,石应虎一直等待的,事实上就是科瑞隆。

    …………

    炽天神域第二重的绞杀战,最终哪一方的战略目的都没能达成。

    血月联军方面未能一鼓作气,成功攻入第三重,直接拿下炽天神域,反而被石应虎以大量神力为代价,关门打狗反打一波,不仅仅得不偿失,甚至让数位真神殒落炽天神域之内。

    只是,石应虎的目的却也一样没有达成,因为要压制着阴极变化,防止太极法身崩溃,因此石应虎尽可能减少自身对于血月真神的杀戮,他想找机会狙杀科瑞隆?瑞辛,然而哪有那么容易,经过这一百年岁月,科瑞隆?瑞辛的实力尤其是生存能力,已经完全超过了当年的康特罗西斯。

    当然,康特罗西斯若是现在还活着的话,它也很可能也获得了长足精进,甚至已经成功突破第五阶达到六阶也说不定。

    位面之子,气运所钟,若是愿意按照位面意志安排的道路走(通常是神道路线),并且带领所在位面打赢位面战争,那么事后生命阶位晋升一阶,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尤其康特罗西斯本身的底蕴就非常之深厚。

    (可恶,可恶,可恶啊!那个家伙刚刚封神未久,他的神力储备怎么可能充足到那种地步……仅仅只是神力储备也就罢了,那些祈并者又是怎么回事?)从炽天神域败退出去后,科瑞隆?瑞辛表面上还要维持胸有成竹,处变不惊,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中。

    然而心里却已经气得爆开了,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势在必得万无一失的一战,会打到眼下这么难看的地步。

    无论是之前的太极法身,还是高品质祈并者军团,还是对方极不正常的神力储备,这些都出乎科瑞隆?瑞辛预料之外,或者说,这也是不同文明间位面战争最难打的一个方面,双方都是于黑暗当中,摸索着战斗。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精灵神使匆匆忙忙得飞进来,半跪之后惊慌言道:“陛下,斥侯已经发现东方天庭的银河水师,他们的行进速度快得惊人,最快今晚,最迟明早,就会抵达我军阵前!”

    “什么?”听到神使的汇报,科瑞隆?瑞辛腾得站了起来,几乎觉得眼前发黑。因为这个时候,自己的斥侯察觉到了东方天庭的部队,其它的血月真神,恐怕也很快就会察觉到了,龙后莫丽尔大败的消息,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瞒不住了。

    (冷静,冷静,这未必是一件坏事……炽天神域难以强攻下来,以我方的军力优势,若是可以做到围城的同时歼灭天庭神军,操作得当,甚至可以引炽天神域内石应虎,出兵攻击我们。)强行将一件坏事变成好事,是很多成功者的能力,化害为利,逆转局势,这样的手段在每一位真神的漫长生命中,都会做到那么一两次。

    想到这里,科瑞隆?瑞辛选择召集残余的真神,把目前事态真相和盘托出,免得他们各自发现天庭大军,人心惶惶,士气暴跌。

    科瑞隆?瑞辛,其手段与威望还是有的,次日,当东方天庭的银河水师抵达于血月联军军阵之前的时候,血月联军已经成功摆出了内防炽天神域,外迎东方天庭的阵势架势。

    当然,这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神军祈并者的“满值士气锁死”特性,这要是普通的军队,早就在这样的不断放血中士气低迷、甚至全军崩溃了。

    一艘艘巨大的飞行战舰,其上林立着密密麻麻的银甲天兵,那森然冷厉的气势,给人以巨大的威慑,只是,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考虑,东方天庭的大军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强攻上来,而是盘旋蓄势于对面,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等待什么。

    “据说那位天帝陛下,击败莫丽尔只用了一招,现在看来,他还没从那一招的消耗中缓过来啊,若是正面交手之时,由我来对付他,我倒想看一看一招击败莫丽尔的杀招,是多么可怕!”百年以来,科瑞隆?瑞辛苦心制造出一件护身神器,连石应虎在多次交手中都感到难以攻破,正面对敌堪称是防御无双,因此,为了稳定其它神灵的心境,科瑞隆?瑞辛这样言说道。

    “即便是这样,即便我们能够击败东方天庭,吞下炽天神域,这一仗也是惨胜。”一位兽人神系的神灵,突然在联军众神中这样说道,这却是仗还没有打,就已经开始削弱精灵神系的功勋,防备血月精灵一系一家独大了。

    科瑞隆?瑞辛对此恨得牙都痒痒,然而表面上却只能不动声色,这个时候,实在是乱不得。

    当然,若是自身权威被屡屡削弱,也是不行的,就在科瑞隆?瑞辛苦心思索着,想着该怎么应对时候,外面突然有一位神使飞入进来。

    “又怎么了?”科瑞隆有些紧张得问道,这段时间收到的尽是坏消息了,以至于一见到传讯神使,科瑞隆就有些心里阴影。

    “陛下,喜讯,大喜讯!冥神陛下率军攻下剑仙联盟,不死冥帝陛下已经提兵返回,现在距离联军已经不远,马上就要归阵了。”

    “什么!”

    听到这么多天都未听到、甚至未敢想象的好消息,科瑞隆?瑞辛一时间几乎有点不信,可是这个时候冥神一方的大军已经快要返还本部了,却又由不得精灵主神不相信。

    (怎么回事,冥帝直接攻占下了剑仙联盟?)

    (唔……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的,不死冥帝个人实力强绝,又心狠手辣诡计多端,整个剑仙联盟就仅仅只有那个女剑仙一人支撑着,若是她不慎中了什么计,被围杀而死的可能性不小。)

    (这样一来,获得冥帝部队的支持,我方的胜算就大大增加了……就算周笑包藏祸心,跟随他的那些血月神明又不会跟随他,直接把他迎入联军,我并不怕。)心思千回百转间,科瑞隆?瑞辛同意冥帝部队直接返回已方军阵,与此同时,东方天庭神军与炽天神域内的部队也动起来,明显是发现冥帝部队的支援,要趁其立足未稳,力量未曾整合之时,打出致命一击。

    决定三界归属的战争,便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开始了。

    炽天神域内,石应虎坐在战神主座上,感受着无尽的灵魂融入自身神国内,仅仅只是这一次的神战,就让上亿单位的灵魂破碎,融入到了炽天神域中,虽然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或者说绝大部分,都并非是战争神域的祈并者,但这些英灵战死时,心中却是充斥着强烈的战意斗志的,因此炽天神域依然可以从中吸取到相当程度的养分,极大得加快神力覆盖浸透整个神域的效率。

    (恶贼,你当年杀我师兄之时,可曾想过有今天!?)脑海中,又一次回想起那个黑袍白肤的女子,倒不是淫心动了,而是石应虎隐隐洞悉到吕放的阴谋。

    周凤儿明显是被篡改记忆了,否则的话,这个世界上最恨她师兄念九幽的人,应该就是她,即便对方要杀自己,也应该是为报私仇,而不是为念九幽复仇!

    自己的神裔、圣徒、最宠爱的女儿被篡改记忆了,结果周笑那个老奸巨猾的魔头毫不知情?这种事情石应虎是不相信的。

    那么,连自己女儿都舍出去的周笑到底想算计谁?不可能是用来骗自己的,因为没有效用价值。

    想来想去,石应虎都只想到了一个人。

    “那也不对啊,科瑞隆这家伙一辈子净算计别人了,他不可能对异族出身的周笑毫无防备……等等……人类、矮人、精灵、巨魔……血月世界那么多种族,在科瑞隆这些血月神明的眼中,该不会种族意识已经很淡了吧?”就像西方中世纪,西欧贵族他们彼此是亲戚,把自己视为一类人,把平民视为下级存在一样,西欧贵族就很难理解东方人的情感思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