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马啼由远及近,到达董杭面前之时,一名军士报道:“公子,前面不远处有几户人家,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随时可能下雨,我们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也行。”董杭淡淡的说道。一行人快马奔向前方。

    那不足十户的村落就在前面不远处,那两名亲卫兵估计早交待过了,嗯,这是西凉军的一贯作风,也是职责所在。

    董杭真的也不能说什么,他们听的令又不是自己的命令,听的是董卓的令,要把保护董杭放在第一职责上。

    现在,不抢就已经算是很可以的了,这董杭也能理解。

    那不足十户的人家中,有老人有中年人,还有妇女,少女,孩子,大概就五十几个人吧,看到董杭这近百人,再有前面两名亲卫兵的吓唬,他们的全身都在发抖。

    “老乡,不必跪着,赶紧起来。”董杭下马以后,亲自去扶。

    “大将军,老汉怎敢让你亲自……”这老汉话说一半,看着董杭后面站着的拿刀的亲卫军就害怕。

    “没事。”董杭果断的说了一句,将老汉直接扶起,又让后面的人都起来。

    “大将军,草民把那几间腾了出来,就是我们这里很简陋,我们……”

    董杭笑着摆摆手,这荒郊野外的,能有一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还敢有意见,况且,带兵之人,什么地方都能住。

    “没事的,老伯,如果没有你们,我们都准备找个山洞住一晚了,就是我们这路过,把你们也给打扰了。”董杭随口说道。

    “不打扰,不打扰!”老汉急忙摆手,这眼睛啊,还看着后面呢。

    豫州,因大战而人心惶惶,虽说先有黄巾军爆发,席卷全国,可是九成多老百姓,都是只希望在这乱世之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可是现在,正如董杭来到这时代所感知的,老百姓真实的心理,都是那种恐慌,毕竟天下大乱,那也许就是有今日没明日的事。

    反正董杭现在所见的豫州,就如他刚来到时代见到的长安周边。

    可悲,可叹!

    他们这一路并没有走大道,好像到了城池连城都没进,深入民间嘛。

    “我们走了几天了?”董杭问道。

    “公子,我们已经走了四天了,再走一天,我们就能看到七城横连,我们走的方向,是从第七城这边绕过来的。”宋宪说道。

    董杭点了点头,抬头看天,此时已近黄昏,再加上这天已经阴沉了一天,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变天啊。

    而且,要下雨的话,秋冬之季,下的是寒雨。

    自己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自己身边还有吴忧呢。虽然她这几天也不搭理自己,实际上,吴忧和他真的也没什么好说的,表现在明处的吧,吴忧就是冰冷的样子,而表现在暗处的,他们还真不能在这马上秀恩爱。

    没听过那句话吗,秀恩爱,死的快。

    董杭很随意的往自己的旁边看了一眼,吴忧的目光平视前方。

    有马啼声奔来,董杭朝前看去,是两名亲卫队返回。

    马啼由远及近,到达董杭面前之时,一名军士报道:“公子,前面不远处有几户人家,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随时可能下雨,我们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也行。”董杭淡淡的说道。一行人快马奔向前方。

    那不足十户的村落就在前面不远处,那两名亲卫兵估计早交待过了,嗯,这是西凉军的一贯作风,也是职责所在。

    董杭真的也不能说什么,他们听的令又不是自己的命令,听的是董卓的令,要把保护董杭放在第一职责上。

    现在,不抢就已经算是很可以的了,这董杭也能理解。

    那不足十户的人家中,有老人有中年人,还有妇女,少女,孩子,大概就五十几个人吧,看到董杭这近百人,再有前面两名亲卫兵的吓唬,他们的全身都在发抖。

    “老乡,不必跪着,赶紧起来。”董杭下马以后,亲自去扶。

    “大将军,老汉怎敢让你亲自……”这老汉话说一半,看着董杭后面站着的拿刀的亲卫军就害怕。

    “没事。”董杭果断的说了一句,将老汉直接扶起,又让后面的人都起来。

    “大将军,草民把那几间腾了出来,就是我们这里很简陋,我们……”

    董杭笑着摆摆手,这荒郊野外的,能有一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还敢有意见,况且,带兵之人,什么地方都能住。

    “没事的,老伯,如果没有你们,我们都准备找个山洞住一晚了,就是我们这路过,把你们也给打扰了。”董杭随口说道。

    “不打扰,不打扰!”老汉急忙摆手,这眼睛啊,还看着后面呢。

    豫州,因大战而人心惶惶,虽说先有黄巾军爆发,席卷全国,可是九成多老百姓,都是只希望在这乱世之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可是现在,正如董杭来到这时代所感知的,老百姓真实的心理,都是那种恐慌,毕竟天下大乱,那也许就是有今日没明日的事。

    反正董杭现在所见的豫州,就如他刚来到时代见到的长安周边。

    可悲,可叹!

    他们这一路并没有走大道,好像到了城池连城都没进,深入民间嘛。

    “我们走了几天了?”董杭问道。

    “公子,我们已经走了四天了,再走一天,我们就能看到七城横连,我们走的方向,是从第七城这边绕过来的。”宋宪说道。

    董杭点了点头,抬头看天,此时已近黄昏,再加上这天已经阴沉了一天,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变天啊。

    而且,要下雨的话,秋冬之季,下的是寒雨。

    自己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自己身边还有吴忧呢。虽然她这几天也不搭理自己,实际上,吴忧和他真的也没什么好说的,表现在明处的吧,吴忧就是冰冷的样子,而表现在暗处的,他们还真不能在这马上秀恩爱。

    没听过那句话吗,秀恩爱,死的快。

    董杭很随意的往自己的旁边看了一眼,吴忧的目光平视前方。

    有马啼声奔来,董杭朝前看去,是两名亲卫队返回。

    马啼由远及近,到达董杭面前之时,一名军士报道:“公子,前面不远处有几户人家,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随时可能下雨,我们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马啼由远及近,到达董杭面前之时,一名军士报道:“公子,前面不远处有几户人家,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随时可能下雨,我们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也行。”董杭淡淡的说道。一行人快马奔向前方。

    那不足十户的村落就在前面不远处,那两名亲卫兵估计早交待过了,嗯,这是西凉军的一贯作风,也是职责所在。

    董杭真的也不能说什么,他们听的令又不是自己的命令,听的是董卓的令,要把保护董杭放在第一职责上。

    现在,不抢就已经算是很可以的了,这董杭也能理解。

    那不足十户的人家中,有老人有中年人,还有妇女,少女,孩子,大概就五十几个人吧,看到董杭这近百人,再有前面两名亲卫兵的吓唬,他们的全身都在发抖。

    “老乡,不必跪着,赶紧起来。”董杭下马以后,亲自去扶。

    “大将军,老汉怎敢让你亲自……”这老汉话说一半,看着董杭后面站着的拿刀的亲卫军就害怕。

    “没事。”董杭果断的说了一句,将老汉直接扶起,又让后面的人都起来。

    “大将军,草民把那几间腾了出来,就是我们这里很简陋,我们……”

    董杭笑着摆摆手,这荒郊野外的,能有一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还敢有意见,况且,带兵之人,什么地方都能住。

    “没事的,老伯,如果没有你们,我们都准备找个山洞住一晚了,就是我们这路过,把你们也给打扰了。”董杭随口说道。

    “不打扰,不打扰!”老汉急忙摆手,这眼睛啊,还看着后面呢。

    豫州,因大战而人心惶惶,虽说先有黄巾军爆发,席卷全国,可是九成多老百姓,都是只希望在这乱世之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可是现在,正如董杭来到这时代所感知的,老百姓真实的心理,都是那种恐慌,毕竟天下大乱,那也许就是有今日没明日的事。

    反正董杭现在所见的豫州,就如他刚来到时代见到的长安周边。

    可悲,可叹!

    他们这一路并没有走大道,好像到了城池连城都没进,深入民间嘛。

    “我们走了几天了?”董杭问道。

    “公子,我们已经走了四天了,再走一天,我们就能看到七城横连,我们走的方向,是从第七城这边绕过来的。”宋宪说道。

    董杭点了点头,抬头看天,此时已近黄昏,再加上这天已经阴沉了一天,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变天啊。

    而且,要下雨的话,秋冬之季,下的是寒雨。

    自己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自己身边还有吴忧呢。虽然她这几天也不搭理自己,实际上,吴忧和他真的也没什么好说的,表现在明处的吧,吴忧就是冰冷的样子,而表现在暗处的,他们还真不能在这马上秀恩爱。

    没听过那句话吗,秀恩爱,死的快。

    董杭很随意的往自己的旁边看了一眼,吴忧的目光平视前方。

    有马啼声奔来,董杭朝前看去,是两名亲卫队返回。

    马啼由远及近,到达董杭面前之时,一名军士报道:“公子,前面不远处有几户人家,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随时可能下雨,我们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

    “也行。”董杭淡淡的说道。一行人快马奔向前方。

    那不足十户的村落就在前面不远处,那两名亲卫兵估计早交待过了,嗯,这是西凉军的一贯作风,也是职责所在。

    董杭真的也不能说什么,他们听的令又不是自己的命令,听的是董卓的令,要把保护董杭放在第一职责上。

    现在,不抢就已经算是很可以的了,这董杭也能理解。

    那不足十户的人家中,有老人有中年人,还有妇女,少女,孩子,大概就五十几个人吧,看到董杭这近百人,再有前面两名亲卫兵的吓唬,他们的全身都在发抖。

    “老乡,不必跪着,赶紧起来。”董杭下马以后,亲自去扶。

    “大将军,老汉怎敢让你亲自……”这老汉话说一半,看着董杭后面站着的拿刀的亲卫军就害怕。

    “没事。”董杭果断的说了一句,将老汉直接扶起,又让后面的人都起来。

    “大将军,草民把那几间腾了出来,就是我们这里很简陋,我们……”

    董杭笑着摆摆手,这荒郊野外的,能有一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还敢有意见,况且,带兵之人,什么地方都能住。

    “没事的,老伯,如果没有你们,我们都准备找个山洞住一晚了,就是我们这路过,把你们也给打扰了。”董杭随口说道。

    “不打扰,不打扰!”老汉急忙摆手,这眼睛啊,还看着后面呢。

    豫州,因大战而人心惶惶,虽说先有黄巾军爆发,席卷全国,可是九成多老百姓,都是只希望在这乱世之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可是现在,正如董杭来到这时代所感知的,老百姓真实的心理,都是那种恐慌,毕竟天下大乱,那也许就是有今日没明日的事。

    反正董杭现在所见的豫州,就如他刚来到时代见到的长安周边。

    可悲,可叹!

    他们这一路并没有走大道,好像到了城池连城都没进,深入民间嘛。

    “我们走了几天了?”董杭问道。

    “公子,我们已经走了四天了,再走一天,我们就能看到七城横连,我们走的方向,是从第七城这边绕过来的。”宋宪说道。

    董杭点了点头,抬头看天,此时已近黄昏,再加上这天已经阴沉了一天,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变天啊。

    而且,要下雨的话,秋冬之季,下的是寒雨。

    自己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自己身边还有吴忧呢。虽然她这几天也不搭理自己,实际上,吴忧和他真的也没什么好说的,表现在明处的吧,吴忧就是冰冷的样子,而表现在暗处的,他们还真不能在这马上秀恩爱。

    没听过那句话吗,秀恩爱,死的快。

    董杭很随意的往自己的旁边看了一眼,吴忧的目光平视前方。

    有马啼声奔来,董杭朝前看去,是两名亲卫队返回。

    马啼由远及近,到达董杭面前之时,一名军士报道:“公子,前面不远处有几户人家,这天也差不多黑了,而且随时可能下雨,我们就在那里歇息一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