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雪狼出击 > 第362章 老朋友
钱东路吃惊的看着林松:“林松,你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吧,雪狼选错了?你应该很清除,雪狼的嗅觉有多厉害!”

林松冷冷一笑:“没错,就是因为雪狼的嗅觉太厉害了,所以才会被人利用!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往里走,事实上,罗克他们的移动速度,不应该这么快。

我们已经搜索了绝大部分的山谷区域,却还是没有发现罗克,这本身就很奇怪,加上雪狼刚才的犹豫,我已经明白,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钱东路一脸的不解:“出问题了?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罗克很清楚,雪狼的厉害之处。所以他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故布疑阵让我们出现了失误。”林松眯着眼睛,指着左前方的路口:“那里,有危险正在等着我们呢。

不过,我们想要的答案,也在里面!东路,你跟雪狼从右侧包抄过去,我从这边走。”

钱东路赶忙摇头:“你疯了,你不是说这里有危险,你现在过去……”

“放心,我有分寸。”林松坚定的说道。

钱东路长叹一声,只能拉着雪狼慢慢向右前方走过去,看得出,雪狼非常不舍,同时也非常的不放心,它此时此刻,看上去显得有些焦躁不安,林松轻轻的摸摸雪狼的后背;“不用怕,我有分寸的!我不会出事的。”

说着,林松就慢慢的向前走过去,左前方的路,要比自己想象的平坦一些。林松在地面上发现了一些脚印,他慢慢的蹲下来,就看见这些并不是很清晰的脚印,从大小轮廓上看来,应该是一双男士军靴留下来的。

林松几乎是趴在地面上,眯着眼睛看了片刻之后,嘴角轻轻扬起,口中喃喃说道:“前轻后重,可惜了,你的伪装技术,还是差了一点。”

说完之后,林松一边向前,一边随着小智说道:“你探测不到罗克的位置没有关系,但是我要求你立刻对月牙山谷左前方小路的地形,给我做一次测绘!立刻!”

小智很快就将自己的测绘结果发送给了林松,林松将测绘结果展开在自己的可视头盔眼镜上面,一下子就摸清楚了前方的地形。

“哦,原来是在这里。”林松喃喃说道。

眼看着十几分钟之后,林松来到了一片相对开阔的地方,他放慢了速度,一点一点往前走着。忽然之间,林松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猛然一紧。

按照林松之前的习惯,他一定会下意识的做出一个规避的动作,或者是马上回头查看情况,但是这一次,林松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做出来。

一颗子弹,直接击中了林松的后背,林松的整个身体一下子就向着前方倒下去,咕咚一声直接趴在了地上,看上去摔的很重,紧接着,就没了动静。

山谷之中的枪声,还在兀自回响,但是林松没了动静,枪手也没有继续射击,整个山谷陷入了一种令人感到诡异的沉寂之中。

眼看着过了将近一分钟左右,枪手似乎是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但是最终还是扣动了扳机,子弹再次发射出来,正中了趴在地面上的林松的后背。这一次,林松后背的防弹背心都被打烂了,破碎的陶瓷插板崩的到处都是。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身材窈窕,穿着紧身迷彩,带着面罩的狙击手,慢慢的从山坡上的一块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缓缓的走向了林松。

狙击手的步子走得很慢,看上去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最终,她走到了林松的‘尸体’身边,缓慢的蹲了下来。

“抱歉了,真的很抱歉。”狙击手喃喃说着,一边伸手出去,像是要检查一下林松的尸体的样子。

然而,狙击手的手刚刚伸过去,顿时就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她轻轻推动林松的尸体,这尸体居然直接平移了出去,看上去绝对不像是体重七十公斤的壮汉!而是一个空的,架子!

没错,这真的是一个空架子!狙击手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怎么可能!自己难道是见鬼了?这么一个空架子,是怎么走过来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冷静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放下你的枪,解除所有装备,站起来,慢慢转身。”

狙击手一下子就愣住了,眼泪夺眶而出:“是你?你没死?”

“让你失望了。”林松说道:“我提醒你,我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要是有一丝一毫的多余的动作,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在我的枪下,你必死无疑!”

狙击手抽泣着,慢慢的放下了自己的武器,最终转身过来。

林松慢慢说道:“怎么?不打算摘下面罩,以真面目示人吗?唐瑶小姐?”

这时候,雪狼和钱东路也直接从山坡上冲了下来,钱东路举枪指着唐瑶,一边说道:“他娘的林松你到底在玩儿什么!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你‘中枪’的时候,提醒我千万别动,老子早就直接打烂这臭娘们的脑袋了!”

林松微微一笑:“你和你的老大罗克,不是想知道我借助了什么战斗力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刚才被你‘打死’的,就是我借助的战斗力之一。

严格来说,你刚才打中的,是一个新一代的人形伪装。跟之前的充气模型伪装不同,这种人形伪装,是可以在钛合金骨架,电机,陀螺仪的驱动下,模仿人类行走的动作的。

所以你刚才以为,自己已经干掉了我,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唐瑶眼中含泪:“你怎么知道是我?为什么会这样?”

“很简单。我们之前被冲到迷人岛上,本不应该有人知道我们的位置的!然而,当我第一次去迷人岛上的海盗窝点进行侦查的时候,工程师居然早有防备!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怀疑,有人将我的行踪暗中透露给了工程师,而这个人,就只可能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