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把我未婚夫孵出来了 > 第057章 木叔
    木叔看了姜顾一眼,这才打趣秦元洲:“洲洲的确是长大了!怎么,不给木叔介绍一下?”

    他自是知道姜顾的,更知道姜顾在秦元洲还是个植物人的时候,是如何应允婚事,带走他好生照顾的。秦元洲当有一劫,既是劫数也是机缘,这是他以前给秦元洲批的命。而姜顾就是秦元洲的贵人,只是他始终算不出姜顾的命数来。

    唯一能确定的是,有她在,秦元洲的人生才会不同。

    不过就算是知道,他作为长辈,也是希望能跟姜顾正式认识一番。

    秦元洲知道这位木叔爱调侃人的性子,也只好先给两人介绍:“姜姜,这位是木叔,是父亲的至交好友,也是他的首席律师。”

    又对木叔道:“木叔,这是姜顾,我的未婚妻。头回见面,木叔准备好见面礼了吗?”

    木叔哈哈一笑,果真拿出一个盒子递了过来:“小姜啊,我这侄子虽然不太爱说话,性子也冷了一些,不过的确是个好孩子。”

    他倒是直白:“你们两个也别怪木叔说话太直白,秦家人和姜家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们两个最难的时候他们算计你们,等你们日子好过了,他们肯定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两个要互相照顾,洲洲你也要多多让着小姜一些。小姑娘才多大就得照顾你一个植物人?你能醒过来可都是小姜的功劳,要是你以后对不住她……”

    “木叔,我不会对不起姜姜的!”秦元洲连忙打断他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对不起姜姜?

    木叔揶揄的挑起眉头:“倒也是!你敢对不住小姜,小姜都能打死你。”

    秦元洲:“……”打不过媳妇儿什么的,能不要拿出来说嘴吗?

    姜顾则是看了秦元洲一眼,淡淡的道:“我不会打死他!”若是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天道都不会饶了她,怕是轮不到她亲自出手了。

    木叔不知道这一点,只以为姜顾这孩子就是个面冷心软的,怕也是对秦元洲这小子情根深种了。好在这小子的性情他也知道,向来都重承诺,又是个长情的,不会对不住这丫头。

    叙旧之后,闲话不说,木叔直奔主题。

    “你父亲当年认为你母亲过世有内情,你母亲尸骨未寒,秦家老爷子就打算把秦家老二媳妇娘家的小姑娘塞给你父亲。你父亲极为心寒,尤其是在查到蛛丝马迹,确定你母亲的死的确另有蹊跷之后,他就着手将自己一手创立的商业帝国化整为零。你父亲是这么多年我见过最出色的人。他做的那些手脚,要不是我从头到尾都参与其中,我都不可能发现个中内情。”说起当年的事情,木叔脸上不乏对自己那位老友的敬佩和推崇。

    见秦元洲神情微动,便仔细将当年的事情解说了一番。姜顾听完也不免有几分敬佩,果真是个聪明人!

    倒是可惜了!

    木叔对他们的表现很是满意,只是想起已经过世的是老友,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我早就提醒过你父亲,只可惜千防万防,到底是没防住。若是当时我能去的及时,你父亲或许也就不会……”

    “木叔!”秦元洲正色道,“父亲不会喜欢听你自责的。”他相信木叔绝对会竭尽全力,只是哪怕木叔同为玄门中人,可是背后对付他父亲的不会只有一人。木叔在明,对方在暗,而且对方绝不会只有一人。木叔已经尽力了,他又怎会怪木叔没救了父亲?

    木叔叹了口气,看着他的眼神倒是柔和的很。

    “总而言之,你父亲知道我出身玄门,也对寻常人不知的事情有些了解。他从我给他的批命当中推测出,他日后出事怕是要应在玄门中人手中。他知道你一定会为他报仇,他也知道你身为人子,肯定不会听从他的吩咐装聋作哑。于是就与我定下约定,如果你知晓玄门的存在,而且还能有对抗的实力,我才能将他给你留下的东西全部交给你。如果你知道玄门却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在你年满三十之后,给你留一笔足以保障你一辈子奢侈生活的金钱。其他的则是以你的名义,全部捐给国家。”

    得了这么大一笔钱,秦元洲多少也能在上头挂上名。不说给他什么额外的好处,多少也能保证他在部队里的升迁不会被人刻意的打压。

    这是一个父亲在百般压力之下,能为自己儿子做的最后的安排。

    秦元洲自是猜得到父亲的用意,一时心情激荡,鼻头发酸,眼眶也是隐隐泛着红。

    姜顾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对于感情这种事情,她还在摸索阶段。如今她也就是对秦元洲在意了一些,她对秦父有几分敬佩,不过也仅仅只是如此。听到他为秦元洲所做的事情,她也只是看了情绪有些波动的秦元洲一眼,对这位已经过世的长辈有了两分肯定。

    日后,倒是可以去拜祭的。

    三人在茶室包厢里足足聊了四个小时,茶水都换了好几过。姜顾见两人神情有些疲惫,还特意往泉水里滴了一滴灵泉水。木叔大概是发现了什么,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笑眯眯的霸占了大半壶的茶水。

    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木叔也没留下跟他们一起吃饭,只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便匆匆离去。

    这都过了吃饭的点了,好在两人都先嗑了一粒辟谷丸。

    “姜姜,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秦元洲将情绪收敛,起身道。

    姜顾也没拒绝,来了帝都自然也要尝一尝这里的美味。何况就算她感情迟钝,也猜得到此时秦元洲心头烦乱。她又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就陪着去吃饭吧。

    辛菲菲说过,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吃两顿。左右他们都是修士,多吃几顿也没什么关系。

    两人出了茶楼,秦元洲先预约好了地方,这才开车带路。

    走到半路,秦元洲忽然开口:“姜姜,等木叔那儿准备好了,我想把那些东西都转到你的名下。”

    要是木叔在这里怕也是要忍不住瞪眼了,那可是一笔让人无法想象的巨款,这小子居然就这么轻飘飘的送给他未婚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