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我开场就无敌了 > 第240章 迟到公开课
    今天是生物院系客座教授秦教授公开课的头一天,一门全新的公开课,主讲教授还是一个新人,虽然提前报名的学生并不少,但是对于这门课的好奇超过了求知。

    而且今天除了听讲的学生之外还汇聚了为数不少的专家教授,其中有来捧场的,但是同样不缺想要砸场子的,例如傅先宗等人。

    今天他明显就是来挑刺的,一千万的科研赞助他可还眼红着呢。

    不过今天他并不打算一开始就和秦尘赤膊相战,毕竟他傅教授也是有身份的人。

    另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今天相关院系领导及军方人员也会出现在这场公开课的旁听席上,这个出头鸟自然不能由他来做。

    ……

    今天这场公开课是秦尘的首秀,然而作为秦尘的助理讲师季紫菲同样紧张无比。

    虽然她之前一直都是谭德江的助教,但是谭德江只是一个副教授而已,并没有资格独立开设一门公开课。

    像这种大场面,她作为助教自然也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今天来到场的大人物不少,看着手里的名单,季紫菲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距离开课的时间越来越近。

    季紫菲不时的抬手看着腕表,秦尘人呢?

    实际上今天秦尘在历史系是有课的,另外作为班长长期不出现在同学们的视野之中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

    作为当初硬挺秦尘成为考古系06级一班班长的始作俑者梅茵茵有很大的压力。

    所以今天梅茵茵找上了秦尘。

    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一块,梅茵茵拦住了秦尘的去路。

    “今天不管怎么样,你必须跟我回去上课!”

    “我今天有事,请假条回头我会交上去。”秦尘淡定的说道。

    “不行!你这个月已经逃课七天了,我不能再纵容你了,你可是我们的班长!”说到最后两个字,梅茵茵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

    “那不是我想当的。”

    梅茵茵:“……”

    “我不管,反正你今天必须跟我去上课!”

    秦尘:“好。”

    梅茵茵:“……???”这是什么套路?你怎么答应的这么快?

    对于秦尘如此轻易的答应,梅茵茵自然是不信的,有鬼啊!

    这么快就应承了?

    “上课时间快到了,我得先回宿舍换件衣服,你跟我一起?”秦尘不动声色道。

    梅茵茵脸颊一红,啐道:“流.氓。”

    不过倒也没有再拦着秦尘了。

    就在梅茵茵阻拦秦尘的时候,秦九玄教授的第一堂公开课已经开始了,可是主人公秦教授呢?

    本该就位秦教授迟迟未到,这让坐等打脸的傅先宗有些急切起来。

    他冷不丁的出言道:“这位秦教授未免也太大谱了吧?咱们这么多人在这等着呢,他要到几时来?”

    傅先宗的话引起了部分人的共鸣,要知道他们的时间可是十分宝贵的。

    “看样子秦教授是临时有事了,杜某也还有事,就不等听秦教授的大论了,先走一步。”一个个头不高,早已经形成地中海的中年科研型男子站起身来,一旁还有他带来的几个秘书、学生模样的人。

    傅先宗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见到有人起身,其余前来旁听的专家教授眼中也闪过一抹迟疑,今天是空降的秦教授首秀教学课,要不要再等等呢?

    这位杜姓教授一行四人很快来到了教室门口,与此同时,外面迎面走来了一个年轻人。

    杜姓教授并未让开门路,他微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对方也没有让路的意思。

    不过倒是不用他亲自开口,他身边的学生就已经帮他训斥起了秦尘:“没看见杜教授当面吗?你个学生仔还不把路让开?”

    秦尘并不动。

    “喂,没听见人话呢?叫你让开呢,耽误了杜教授的时间,你一个学生仔拿什么赔?”另一个气质更为沉稳一些,面向看起来却并不好相与的男子道。

    “这里是生物系的‘生命与未来生物’公开课的教室吗?”秦尘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杜晔看了一眼秦尘,疑惑道:“来听课的?讲课的那个人没来,不用进去了,小同学让让路吧。”

    杜晔觉得自己还是非常有气度的,并没有为难一个学生,毕竟以秦尘的态度,他都能去学校告他一个目无师长了。

    “你就是那个杜教授?”秦尘又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杜晔有些跟不上秦尘的思维了,怎么一句一句的都不在点子上。

    不过他还是如实回答了秦尘的问题:“我就是。”

    “我并没有邀请你来参加这场公开课。”秦尘又道。

    杜晔:“???”

    杜晔有点懵逼,你好,你是哪位?你没有邀请我参加这场公开课?

    “进去。”秦尘淡淡说了两个字。

    不知为什么,杜晔一行人竟然鬼使神差的走进了教室里,秦尘轻声踱步走向了讲台。

    这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随意。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从杜晔一行人身上转移到了秦尘的身上。

    不过教室里的人认识的秦尘的并不多,傅先宗算一个,旁听席上的各界教授、领导,认识的秦尘也就只限于那天迎接秦尘到来的生物院系的一众领导罢了。

    几个军方代表看到秦尘的时候也目露疑惑,不由得的看向了戴长乐。

    “首先向大家道个歉,由于我个人的原因迟到了。”秦尘淡然的说道,通过扩音器的作用将他的声音传递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另外,今天我的课堂上出现了一些人,不过我好像并没有邀请你们。”秦尘淡然,却蕴含威严的话语直指旁听席上的众人。

    “他这是什么意思?”几个颇具权威的专家教授都发出了质疑,目露不善的看向戴长乐。

    并且有些不敢确信的问道:“他就是那位秦教授?”

    戴长乐有些尴尬的默许了秦尘的身份,他完全没想到秦尘会来这么一出啊,实在是……太嚣张了!

    “秦教授既然能够独立开设一门课程,并且组建相应的实验室,应该有科研成果了吧?敢问秦教授研究的方向领域中都有什么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