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踏歌行——碎虚空 > 第十八章 恒公惊魂(三)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必须用上自己的所有一切才会有点安全感,这个时候还考虑什么该留着,那就距离死亡不远了。

    随着恒公再次跃出水面,董建马上深吸一口气,同时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扭动手里的宝剑,既然这柄剑插在了鱼的身体里面,那么自己也该可以用它把鱼的身体切开,这样不就算是把鱼杀了么?何必还用什么别的东西?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算自己用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拉动这口宝剑的分毫,感觉上就好像这柄剑是长在了鱼的身上似得,这一下可是让他感到惊慌失措了,现在除了这柄宝剑之外他身上也没有别的任何的武器,那该怎么办呢?

    不过这个时候老酒头和老吴同发现了他,老酒头也在第一时间判断出了他的想法,于是立刻喊道“小朋友,恒公刀枪不入不死不眠,你不要再浪费力气了,快点跑。”

    而身边的老吴也喊起来“想要杀它只能用青梅一起煮,一刻即死,现在我们没有青梅啊。”

    但这个时候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处?别说没有青梅了,就算是有上哪找那么大的锅去?想要把整条永澜江都煮开,那也是只有把太阳弄下来才行吧?

    而就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周念却忽然看向了远方“来人了!”

    “来什么人了?”老吴和老酒头几乎同时问道,他们刚才已经看出了周念的奇怪之处,这个时候自然更加关注周念的说法了。

    可是还没等周念解释清楚,就听到有人在远处高声叫道“前面的朋友不要惊慌,畜生不要猖狂,我们到了。”话音之间只见五条飞箭船顺流而下,船头旌旗猎猎,仿佛是在水面上飞行一般,眨眼间就到了他们的附近,小船的船头各自站着两个人,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却都是手里拿着家伙,看上去就不是一般的人。

    老酒头毕竟还是老江湖,一眼看过去就看清了上面的旗帜,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是飞云门的人!”

    “飞云门?”老吴略作思考,马上也想起了这伙人的来历,也不禁喜出望外“原来是猎手来了,这下咱们有救了。”

    可是老酒头却已经面沉似水“有什么好高兴的,一定是这帮人在追杀这条恒公,这才让它狂性大发,我说他怎么一反常态见人就吃,看来刚才就是从上游逃下来的。”

    “算了吧,老酒头,这些话还是别说了,咱们这些升斗小民又怎么和这些人斗?他们都是不要命的猎手,咱们却还要过日子呀。”

    “可是老子的船已经损伤的厉害了,这笔账找谁算?”

    “算了吧,能活着什么都会有的,现在还计较这些干什么?”老吴倒是想得开“这一次本来还想着能在春节的时候大赚一笔,可是现在看来光我损失的人手给的赔偿费用就要把这一次所有的一切都赔进去了,不过只要活着一切就都会有的。”老酒头不禁看了看老吴,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似得。

    不过这个时候最难受的还是董建,他虽然没有用宝剑划开鱼的身体,但是恒公已经很明显知道了他的存在,在他每一次扭动宝剑的时候恒公都会剧烈的跳动或者扭动身体,想要把他甩出去,但好在他两只手死死地抓住剑柄,这才没有被甩出去,但却也像是电视里面演的那些骑牛的牛仔一样,整个人早就不受控制了。

    “这样也不是办法呀!”董建脑子飞快的旋转着,他知道这么纠缠下去自己一定是最后落败的那一个,要是自己现在掉进水里那么就意味着自己将要放弃这个任务,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被抹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他是绝不能放手的。

    这条恒公虽然只是一条大鱼,但如此巨大的它也有了魔兽的智力,刚才在水面上连续扭转身体想要甩开这个讨厌鬼的时候也是被那柄宝剑刺得有点昏头涨脑了,现在却忽然想起来,老子也是一条鱼呀,为什么和这个该死的在这里纠缠,直接下水不就好了?当即摇头摆尾就要沉到水里去。

    周念仿佛有感知能力似地,当即就喊道“董大哥,他要沉到水里了。”

    而后面飞箭船上的一名黄衣大汉也看出了问题“弟兄们,这个畜生想要下水,这一次不能让他再跑了,把它逼到岸边去。”说着伸手便是一个火球放出,呼啸之间火焰便在恒公的身上炸开,不过也是呼吸之间火焰便已经熄灭,可很明显恒公也是显得非常疼痛,整个身体往旁边一闪,竟然没有回到水里,而是继续在水面上飞驰。

    而几乎同时其他的九个人也都想恒公发出了自己的招数,一时间无数乱七八糟的玄法就扑面而来,有的打在了水面上,轰起了飞溅的水花,有的打在了大鱼的身上,但是一样没有见到什么成效,不过还有人差一点打在了董建的身上,这让董建不禁破口大骂“没长眼睛呀!”可这个时候说这些也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次接触,但是董建已经明白了这些人的能力参差不齐,也许有几个水平不错的,但大部分都是连自己干掉的那五个人都不如的家伙,所以也就知道,想要完成任务还是要依靠自己不过毕竟现在有了这么多人在一起,壮胆也是好的,所以干脆开始想着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时间观察一下这条恒公身上的情况,一看之下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原来这条鱼远看好像挺顺滑的,实际上却也是坑坑洼洼,身上也长着一些乱七八糟不知道什么东西。

    而几乎同时他的脑子里面忽然就出现了一个轨迹,就在这条鱼的身上画了出来,轨迹的终点就是这条大鱼的眼睛,而路线虽然有点难走,但绝对可以拼一下“哈哈,油炸丸子,竟然是这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