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要做阎罗 > 第539章:权景浩
    这是修改后的章节,如果不明白的,PC版等一小时后冲砍下今天发的章节,手机版的估计的等明天,或者几小时后,APP反应有点慢
    不好意思手抖一下复制粘贴错了~老年人长期出现这种错误~见谅见谅~
    最后重申一次,买过的都不用买第二次,就等于发错的东西修改过了,之前收费的已经收过了,没有第二次了
    ……………………………………………………………………
        离开警局,秦夜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二点整。
        不得不说,灵异高发区和低发区是两个模样。韩国的夜晚,霓虹冲天,歌声满街,竟然有一番曾经华国的模样。而不是现在的华国,七点之后关门闭户,整个世界一片死寂。
        秦夜微微有些感慨,和一尾织田信忠找了间酒店住下。一人一间房。刚进房间,他就打开一个结界,随后将那支笔拿了出来。
        “她在哪?”
        笔仙并没有反应,秦夜皱了皱眉,一把握上了笔。刹那间,整只手臂如同注入了另一个生命,飞快书写起来。
        “你不知道?”看着对方书写出的字,秦夜目光微微一寒,仿佛感应到了他的情绪,破损的圆珠笔立刻书写道:“大人,韩国的地域,有华国的一省大。这是判官职能,我并不能在全韩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除非……到了同一个城市。”
        “距离越近,我感觉越清晰。在和黑夜叉鸦天狗的争斗中,我差点被他们打得灰飞烟灭……还请大人体谅。”
        秦夜点了点头:“能成为笔仙,你生前一定有诸多怨念。你是依附到这支笔上的?显出灵体来,让本官看看。”
        “是。”
        随着这个字书写完,圆珠笔啪嗒一声掉到了纸上。紧接着阴风汇聚。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秦夜面前。
        对方浑身惨白,那是泡水太久的迹象,眼眶漆黑,一行行血泪从没有眼珠的黑洞、眼眶中淌下。微张的嘴里,流出漆黑的血液,狰狞无比地看着这个世界。
        他不高,大约一米七左右,依稀能看出生前长相普通。还穿着韩国中学的晦涩小西装,打着领带。只不过浑身肢体都有些扭曲,有些关节甚至是完全不科学地朝着反面扭曲。
        好强的怨气……
        秦夜愕然看着眼前的阴灵,就在对方出现的时候,整个房间灯光啪滋一声全部熄灭。下一秒,一片模糊的声音出现房间之中。
        咕嘟……咕嘟……秦夜微微皱起眉头,那是……人在水下呼吸的声音。
        吐泡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仿佛沉溺在看不见边际的血海之中。浑身都是粘腻冰冷的感觉。而就在此刻,一个沙哑而凄厉的少年声音,响彻四面八方。
        “救救我……”
        “我不想死……爸爸……妈妈……救我……”
        “这里……有魔鬼……我不想死……我才十五岁……”
        怨毒竟然大到影响现实世界了吗……秦夜看向四周,黑暗已经过去了四五秒,大约能看清楚一些。就在周围,窗户,镜子之中,都露出了笔仙的身影,面部肌肉颤抖,七窍流血地看向外面的世界。
        憎恶活着的每一个人。
        “我死之后……我见到周围所有魂魄一样的东西都依附到了我身上,瞬间……就成为了现在的阶位。”
        立地无常?
        好强大的怨气……秦夜再次抬了抬眉,他发现自己一次次刷新对对方的判断,打了个响指,灯光再次闪耀。秦夜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镜子,里面映照出的仍然是这个房间,却仿佛置身于水下,朦胧而迷离,笔仙头发衣袂往上漂浮,七窍流血直勾勾看着他。
        “按照道理,被淹死的不会有这么大怨气。”秦夜丝毫没有恐惧,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镜子:“我还以为夏锦瑟身上附的是个平和的鬼物,没想到是你这样的厉鬼……也是,韩国地府老大才判官,你居然能达到无常还没有被他抓住。说明你死的足够凄惨。你叫什么名字?”
        笔仙仿佛想起了什么,森白的牙齿将嘴唇都咬烂,颤声道:“权景浩……”
        “怎么死的?”秦夜打开一瓶矿泉水,不在意地问道。
        如果不是对方是夏锦瑟的附身灵,根本无法离开夏锦瑟太久,他早就将对方咔擦了。
        然而,权景浩没有说话。
        他就这么沉默地垂着头,秦夜都以为对方不会回答了,才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五年前……算了,太久了……我不想提……”
        人有人的不公,鬼有鬼的不平。他不打算去问,而是躺在床上点了点头:“你跟着李贞淑多久了?”
        权景浩,就是他最好的棋子。也是第一枚棋子,仙人指路。
        他跟在李贞淑身上时间不短。
        然而……李贞淑,也就是夏锦瑟,她这一世,是真正的风生水起,女中豪杰。居然坐到了韩国支柱产业,三星的太上皇位置上!
        他对一人一鬼怎么相遇的没兴趣,但有兴趣的是……夏锦瑟遇到了真正的厉鬼,那么,她绝对会去找相关的东西!
        而她的身份之高……韩国都没几个人能出其左右,她接触到的……一定是真正的猎魔人高层!
        那里……恐怕就存着这次活地狱的真实记载!
        “李贞淑以前和谁接触过?她对付黑夜叉的时候,说用的是圣者的骨灰装填的子弹,她都只有两枚。这东西……从哪里来的?”
        “我跟着李贞淑三年了……他接触这些东西是在首尔……一个小教堂。锡安城教堂……”权景浩沙哑地开口道:“牧师叫做安俊浩,是虔诚的神职人员——您知道,我只要看对方身后有没有背后灵就知道对方是否虔诚。他身侧十米内,一个灵都没有。”
        “教堂不算大,安俊浩也绝对不是真正接触李小姐的人,李小姐自己也知道。他是一条线,一个韩国天主教的高层,通过安俊浩给李小姐一些东西,或者……对李小姐交流一些东西……他们仿佛约好了那样,只通过安俊浩,却从不见面。”
        秦夜垂眸沉吟着,许久才道:“他一直都在锡安城教堂?”
        “一直都在……五年从未离开。”
        “这座教堂防御如何?”
        “很低端……”权景浩仿佛笑了:“两年前,我吃过一位伪善的教士,到现在都没找出来。”
        很好……秦夜手指轻轻敲打着床头柜,许久才道:“仁川距离首尔也就50公里左右。明天上午我们起身前往首尔。”
        “是。”
        第二天,他早上八点就起床,打了辆车直奔首尔而去。很快,一片繁华的城市,就出现在地平线上。
        韩国的首都,首尔!
        要说繁华,远不如东海,华国是有名的基建狂魔,首尔的城市硬件设施大概是华国二线城市,比如苏杭的水平。甚至还不如。
        街道不宽,但是人气很足。更让秦夜眼前一亮的是……漂亮妹子贼多!
        现在正是九月份,夏天的高峰期,在首尔街道上,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穿着靓丽时尚的美女,打扮也相当新潮。当然,是不是原装就不得而知了……
        人头攒动,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秦夜起初还有些好奇,很快,这种好奇就化为了习惯。
        和华国城市没什么区别,如果非要说,那就是文字。
        “没区别吧……”王成浩兴致缺缺,不停哔哔:“也就这样,首尔的市中心是在南山附近,南山周围都是,明洞也在其中。还有不少学校,景福宫,昌德宫,昌庆宫也距离不远……咦?话说我们这辆车走的方向……好像就是去明洞的?这条环山国道我上次好像来过?”
        秦夜从车窗外收回目光,淡淡道:“大林公寓一期。”
        “位于首尔鹰峰小学和光熙中学旁边。背后是迎春花公园和鹰峰山,以及……锡安城教会。”
        “李贞淑在那里有栋房子,除了笔仙没只有一个人知道。钥匙我有办法拿到。我们在韩国的期间,暂时住这里。”
        “有……栋?!”土财主家的傻儿子一尾震撼了:“请注意你的量词……”
        “就是一栋。”秦夜白了他一眼:“根据笔仙说,大林公寓一期记载有十一栋,但实际上有十二栋,被记做6—B栋。”
        他拿出手机,找了一张首尔地图放大,找到大林公寓一期的地图,指着上面说到:“6B是这一栋,整栋业主名为金泰姬,她是李贞淑最好的姐妹,三星小董事之一,实际上掌管人则是李贞淑。这栋房子所有格局和其他房子都不一样。”
        “地下车库极大,而且每一套都是150平以上。更重要的是,这是大林公寓唯一能不被锡安城教堂和两所学校遮挡,能看到汉江的房子。”
        一尾狠狠吞了口唾沫,身为土财主之子的傲气瞬间被打击得灰飞烟灭。
        人啊……就不能比……
        想想咱在青溪县是那么骄傲,到了李姐姐面前瞬间被秒成渣……
        别人房子是按栋算的……
        不甘心地翻了半天手机,强行转移话题:“韩国真是好多教堂啊……每个小区旁边都有一所教堂……天主教全面入侵啊……”
        “是啊……”秦夜转过头,看向窗外繁华车景:“指不定……京畿道广州市的活地狱……还是得到了东正教的全力支持呢……”
        就在这时,车终于停了下来。大林一期公寓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下了车,三人齐齐仰望着这片公寓群,韩国人不多,所以各栋楼之间明显隔得比较开,绿化非常好。而且,这个小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高档小区,而是中高档小区,李贞淑很明白大隐隐于市的含义。
        和华国小区差不多,门卫基本是摆设,跟着几个韩国大妈进了小区之后,一路走到了6B面前。
        二十五层的楼……土财主之子再次仰头看了看,吞了口口水,开始暗搓搓地计算自己的遗产能不能买下……咦?我特么好像捐了啊!
        6B和所有楼层都不同。在它门口,还有一扇电子锁玻璃钢大门。
        “这栋楼都是李小姐的。”笔仙飞了出来,躲在秦夜袖子里说道:“平时没有人住,每一层八户各有各的的装修……顶层是她的房间,纯中式装修,整层打通。如果不是她的允许和金泰姬,没有人能进入这里。”
        “密码LREWI54#@。现在不可能有人在,金泰姬基本半年才来一次。如果无人状态,可以输入密码直接进入。”
        秦夜点了点头,输入密码。顿时电子锁旁边的液晶屏闪了闪。就在他准备进入的时候,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年妇女,妆容极其精致,毫无准备地出现在了上面。
        她没有说话,秦夜也没想到有人在。就这么沉默了数秒后,对方终于缓缓开口,带着无比的戒备:“你们是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