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要做阎罗 > 第474章:第二个必须
        
        “不止这些。”谛听看他应该明白了,徐徐道:“阴符可用的地方太多,比如防御,比如武器。比如民生……它就像阳间的科级,谁更先进,谁就更强。”
        “而我们四大阴符最强的地府,在世界地府联盟中,被称为‘四常。’四大常务理事冥府。这是和阳间学来的,不过非常有用。而且,华国是其中最强的一个。”
        “和阳间还要看经济什么不同,阴间,谁鬼民多,谁就有优势。地府的发展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当你六道建立之后,你要算计谁当兵,谁轮回。小一点的地府根本做不到这些。而我们……甚至可以配合阳间调整人口。这就是人口红利。”
        谛听没有再开口了,让秦夜消化一下。秦夜沉吟了很久,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阴符……看样子,自己等消化完蓬丘战果,就得尽快入手了。
        他绝对不想保护罩打开的时候,数个禁术对准自己。阴间的禁术威力比阳间大太多了!简直是洗地啊!
        “但是……怎么入手?”他叹了口气,看向阿尔萨斯。
        辣鸡!
        阴符都不会!只会照本宣科,要你何用!
        现在的情况,他更不敢去参加世界大会。太容易露馅了。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尽量拖到一百五十年结束……
        谛听笑了:“我旁观了地府破碎的每一幕。甚至地藏和第二任阎罗王祈求,让他出手挽救地府的时候,我也在。”
        “第二任阎罗王这个人呢……杀气极重,但是非常聪明,就是懒,他是被第一任阎罗王坑到这个位置上的。所以并不算尽心,靠的就是自己拳头大,不过呢,他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
        它笑的很灿烂:“那就是与时俱进。”
        “在他执政的时候,华国是绝对的鹰派。也因为此,给了那些世家豪族太大的发育空间……跑题了,有一种东西叫做交流学习,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听过……”秦夜皱了皱眉,但下一秒,差点跳了起来!
        交流学习……
        那就是说……华国有在外的名人!?科学家?!
        谛听笑道:“我依稀记得几个名字。道尔顿。”
        你等等……
        秦夜见了活鬼一样看着谛听:“您好好说话……这不像个中国名……”
        “当然不是,老地府1844年,第二任阎罗王御笔亲批,道尔顿计划,就是为了勾他的魂。是役,出动阴羽十七位,损失十六位,都是最高级别的精锐,终于带回了道尔顿先生的灵魂。”
        秦夜揉着太阳穴,道尔顿……这尼玛……这名字怎么这熟悉呢?
        道尔顿……道尔……道……
        我屮艸芔茻!
        他猛然抬头:“世界原子之父?那个道尔顿?”
        这个人有多牛逼呢?其他的不说,核弹是在他理论上发展的,这一条就足够了。
        这是个打破了世界平衡的狠角色。
        谛听傲然道:“除非这种人,怎么可能阎罗王御笔亲批?另外,外出学习,当时不在地府的,还有祖冲之,赵友钦,张衡,鲁班,墨翟,李春……”
        卧槽……秦夜简直幸福的要跳起来!
        这尼玛……还有这种收获!
        是啊,堂堂顶尖地府,所有人才怎么会全部聚集在国内?他早该想到的啊!
        “我敢肯定,这些人一定在拼命联络地府,你……多注意一下。”谛听幽幽道。
        刚刚的激动瞬间被扑灭,秦夜冷淡地看着谛听,撇了撇嘴:“也就是说,您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呗?”
        “留学的地方我是知道,但现在不知道,不过……”谛听顿了顿,巨大的爪子抠了抠鳞片:“极有可能,在海外邻国。”
        “为什么?”
        “因为邻国可以看到九州正神结界。”谛听还没开口,阿尔萨斯缓缓道:“他们现在就是黑户,无根浮萍,当然,他们如果想,各国都会对他们打开大门。但是……他们应该不会。而最好等待,最好观察华国是否有机会进入的地方,就是邻国。”
        秦夜点了点头,将这一切牢牢记在心里。随后,目光灼灼地看着谛听。
        大大,还有什么藏着的私货?赶紧的!
        太过炽热的眼神让谛听很不受用,顿了顿才道:“第二个你必须记住的。就是阴司两大法则。”
        “你晋级判官,有五大神通,第五条,叫做灵子亲和,你恐怕不知道它的意义,但……你马上就会明白了。”
        谛听沉默了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第一条规则,赵友钦阴符论。”
        又是赵友钦……这人谁啊?秦夜抓破脑袋都想不起来,准备回去好好的百度百科一下。
        “他认为,阴间有三种灵子……所谓灵子,就是阴符构成物体之后,被称为灵子,对应阳间的原子。分别是构成生物的,构成事物的,还有构成天材地宝的。在漫长的研究中,他证明了这一点。”
        “一旦掌握灵子排列,就能真正成为盘古那样的创世神。可惜,这条路没有尽头。而所谓灵子亲和,就是正位阴差更容易吸引附近的灵子。对于术法,神通,甚至可以省略过掐诀的步骤。”
        秦夜微微颔首,这一条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如同宇宙一样奥妙。
        这是诠释了地府所有物质,包括阴灵的构成!
        就像我们知道人是由骨骼,血液等等构成的一样。
        然而对现在的自己并没什么卵用。
        “第二条,就是……崔珏阴阳互通论。”
        崔珏?不就是崔府君吗?居然还是个学问家……秦夜暗暗吐槽,却仔细听了下去。
        “千万记好,这一条至关重要!”谛听难得地重申了一下:“如果说第一条是基础知识,知道就行,这一条……却会给你带来息息相关的变化!”
        “阴阳互通,说的是阴间有什么,阳间必定会出现什么。当真正有了匹配你判官的城市之后,阳间……将出现同样的城市!那,就是阴司入口!”
        “比如酆都,就是在地府酆都形成之后,阳间自动出现了酆都城。现在你打下了曲阜,阳间必定也会出现山海关!虽然大小比例不同,但一定会出现!”
        “有一点你可以放心,这种出现,并非像灵异事件一样忽然出现,而是一个过程,一个情理之中的过程,比如探查古物发现地下城等等。算起来,阳间一共会有三十五座大入口,以及其他上千
    个小入口,裂缝数不胜数。这其中有一部分是不自然的裂缝,这种裂缝必须关闭,但更多的,是对应阴间入口的裂缝!”
        秦夜若有所思。他想到了一个词语:镜面世界。
        阴阳互为轮回,阴间有的,会映照到阳间。同时,阴间的城市中,会出现阴司的裂缝。除开这些裂缝,其他地方一旦出现裂口必须堵上,这很好理解,因为裂口会散发阴气,引起阴灵无意识进入。但阴阳之间,还有一层叫做幽冥界的缓冲地带。
        幽冥界本身没人巡逻,阴灵一旦飘荡至此,如果不死……极有可能成为高阶厉鬼,最后撕裂裂口重返阳间。
        原来如此……但是还是没什么卵用!
        秦夜就开始有点嫌弃了。
        咱们要的是好处,好处懂喵?而不是基础知识!
        要我堂堂阎罗王继承人学习基础知识?你是打算和我磨到山无棱天地合?
        “那什么……还有什么影响吗?”
        谛听深深看了他一眼:“有,因为你已经正位,武阳会出现对应的阴司入口,而阴司的阴气也会影响阳间,所以……以后阴阳眼,走阴人等等古老的职业,会开始重新复苏。”
        秦夜仔细听着,然而一片安静。
        数秒后,他才抬眉:“没了?”
        “嗯。”谛听威严地哼了一声。
        “啊哈……那什么,今天呢,我到地府来,主要是来见见谛听大人,看看您恢复得怎么样了。另外呢,今天还有地府一个部长级别的大会要开,事关蓬丘以后的发展路子,那个……本官先走一步?”
        拿到好处,溜之大吉,秦狗蛋的一贯作风。
        “嗯。”谛听懒洋洋地趴下了。秦夜小心翼翼地退回几步,BIU的一声消失原地。
        死寂。
        幽冥界一如既往的安静。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尔萨斯才叹了口气:“大人,那本官也先走一步。这次大会确实非常重要,我必须参加。”
        “嗯。”谛听懒汉三连。
        阿尔萨斯缓缓飞了起来,飞到一半,仍然没忍住:“大人……您为什么不告诉他真正要说的?”
        谛听懒懒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只不过差点细致的解释。如果他想不到,就是对危险的意识太淡了。”
        “可是……”
        话音未落,谛听威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阿落刹娑,你不觉得他在阳间呆的太久了吗?”
        “呆的久了,就会染上人类的习气。人……和阴灵完全不同!你的职责呢?你身为他身边唯一的阴差,还是从地府大崩溃中幸存下来的阴差,你竟然没有提醒过他半句!”
        阿尔萨斯没有开口。
        “趁着这个机会,回来也好。他和阳间……始终要有个了断。”谛听闭上了眼睛。
        “大人……”阿尔萨斯犹豫道:“现在……其实……也不错。”
        “不错?!”谛听猛然睁开眼睛,死死瞪着阿尔萨斯:“身为阎罗继任者,每天就工作八个小时?还是深夜前来?你以为这里还有第二任阎罗王在撑着?!一百五十年后,如果出不了和诛仙类似的禁咒,咱们……都得为奴!我宁可去死!!”
        “华国百年前的灾难你忘了?!八国联军的耻辱你忘了!火烧圆明园,南京大屠杀的耻辱你忘了?!阳间没了,阴间也得跟着灭亡!他现在的工作效率,仅仅一百五十年,百废待兴,他做得下来?!呆了一百年,现在还不想走?!”
        “你记住,当断不断,必受其乱!阎罗王不是不付出只享受的职位!既然选择了走阴间的独木桥,就别去碰阳间的阳关道,既然你们下不了这个狠心……我就来帮你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