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要做阎罗 > 第389章:伏杀阎罗王(二)
        刷拉拉……箭如飞蝗,刹那间,在空中拉出一片碧绿的鬼火光幕。目标正对秦夜。
        “就凭你们?”秦夜冷哼一声,实际额头上冷汗都快滴了下来,这还是他接手地府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凶险的场景。阴司的世界不太平,以往这句话全都是阿尔萨斯挂在嘴上,今天,他彻底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妈蛋……老子就该当场卸任,放马南山,这特么想跑都来不及了啊!
        对方这么有底气,看样子就肛不过……
        想归想,做归做,现在根本不能有一丝保留。判官官威轰然绽放,然而那些箭触及官威的一瞬间,他赫然发现……
        重!
        远超他想象中的重!
        军阵这种东西,阿尔萨斯提过无数次,是军团作战的重中之重,他从未想过,第一次遇到军阵居然是这种情况,而且……军阵远超他想象的麻烦!
        兹拉!眨眼间,官威外围就被包裹成了一个箭球,每一支箭的冲击力重的出奇!而且,这些利箭遭到阻碍后根本没有坠落,反而……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钻头一样往里拼命钻了过来!
        滋滋滋……官威阴气罩上,数不尽的阴气飘然,无数箭支纷纷脱落,但还不等秦夜放松,下一秒,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杀!!”又是一片箭雨似海啸贯空,倾天而来!
        叮叮叮!箭雨射在官威护罩上,发出一片脆响,紧接着,四面八方锋利的钻入声响彻耳际,箭头好像有生命那样。若被食人鲳围拢的猎物。
        “这箭头可是用的阳年阳时阳刻出生的人尸骨磨成,对阴气可谓本能克制。哪怕你是判官,沾染上一点也痛苦不已……”行宫中,一道身影看着满天飞蝗,冷笑着端起旁边的朱漆酒杯:“论起对阴灵的了解,十殿阎罗称第一,我孔家当属第二。就凭你一个道行微末的判官,也妄想逃出生天?”
        秦夜确实逃不开。
        八荒六合,这些箭见缝就钻,说好的判官之下绝对无敌的官威,此刻……竟然肉眼可见地稀薄了一层!
        “快啊!”官威之中,秦狗蛋压根没思考官威破了怎么办,而是螺旋丸一样搓着阎罗印:“这种时候你怎么就哑火了呢?幽冥界能压得住你吗?你可是阎罗印啊!”
        不用思考怎么办。
        只要能启动阎罗印,回到老地府绝对安全——以上就是秦夜的脑回路。
        然而就在此刻!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周围竟然有光芒透入!
        破了……
        官威居然破了!万箭齐发五六轮,无往不利的官威居然冰雪消融!
        时间仿佛凝固,秦夜除了脚下,放眼望去全是悬空的弓箭。颤抖着,嘶鸣着,仿佛终于看到猎物的食人鱼。
        眨眼间,虚空中嗖嗖只剩不绝于耳,万箭穿梭。就在间不容发的刹那,秦夜放空所有阴气,猛然朝下落去。
        头顶只剩下乱箭穿孔,不绝于耳,他此刻都还心有余悸。这就是军阵之威?明明一万阴兵绝非他的对手,在白虎诛仙阵加持下,竟然能威胁到他堂堂判官?
        有军阵的阴灵和无军阵的阴灵,简直完全两个模样!
        还不等他心头大石落下,立刻倒抽一口凉气,就在脚下,无数枪阵林立,数千阴兵已经结成方针,正对上方!
        毫不怀疑,如果他就这么落下去,别看这些纸折武器,他也绝不会好过。
        强硬停住身体,判官可以短暂滞空。然而……对方的攻势一浪接一浪,根本没有一丝松泛的时间,远处,大地起飞蝗,上万支箭腾然飞起,形成密不透风的阴云,直指悬空中的他。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秦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旦落入军阵之中,想再离开,就几乎不可能了。
        蚁多咬死象,一旁还有一位化生级别的厉鬼坐镇,阎罗印迟迟没有响应……他狠狠咬了咬牙,一声怒喝:“滚!!”
        判官级别的阴气横扫全场,空中箭矢浊浪排空一样叮叮当当卷在一起。在他身旁形成一个五十米大的绝对禁区。他脚下的阴灵,哼都没哼一声,瞬间化为飞灰。
        足足四五百阴灵魂归地府,哪怕是判官,都感觉一阵揪心般的疼痛。
        这可是阴兵……不是随处找来的阴灵!
        行宫中,那道身影已经没有喝酒了,只是抓着酒杯的手已经握出了裂痕。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道:“一万阴兵根本拦不住正牌阴差!你们还在等什么?!一起出手!如果对方走了,日后没有我们的好日子!”
        没有回答。
        “蠢货!!”身影站起来怒骂道:“这种时候你们还想削弱我的实力?告诉你们,你们根本不知道正牌阴差的可怕!这种机会只能有这一次,这是一力破万法!对方刚从其他地方过来,这代表什么?代表地府准备重掌阴司!!你们分不分的清楚轻重!”
        仍然没有回答。
        只是数秒后,四面八方的纱幔倏然掀起。仿佛有人从这里冲了出去。
        秦夜心终于放松了一丝。
        白虎诛仙阵,所谓军阵,听起来牛逼轰轰,实际上手……没有那么恐怖嘛?
        他承认,这些阴兵确实强大了很多,但是,判官笔一点之下,就是数百阴兵消失,上万阴兵不就点几百下?虽然他的阴气可能不够这么做。但是……只要打出一个缺口,他就能拖到阎罗印回应!
        白虎诛仙阵疯狂闪烁着,下方的白虎越来越清晰。中心已经被秦夜刚才信手一击打出数百米的空隙。然而,阴气始终有尽头,他的判官阴气到了外围,振动得上万大军纸盔甲纸武器都在当啷作响。但好歹在军阵的保护下,没有再化为飞灰。
        能坚持住!
        秦夜心头大喜,判官笔连连点出,幽冥界被判官阴气震荡如同雷鸣。周围阴气缓缓散开。但就在此刻,他心中突兀一紧,猛然抬头看向远方。
        说远也不远,本来除了这上万阴兵,周围全都是一片阴气浓雾。但现在……这些阴气浓雾竟然在缓缓消散。而其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影子。尤其……还有一只如同小山一样的巨大身影!
        行宫中,那道身影终于舒了口气:“还算你们懂进退。”
        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声响彻这方空间,咚咚咚,震耳的战鼓响起。秦夜愕然看向周围,阴气消失的地方,数面大旗扬了起来。绣着古怪的图腾。而就在大旗下方……是数之不尽的阴兵!
        和跟自己战斗的这只军队比起来,大概有……六万阴灵以上!
        如同冰冷的死神,站在生死边缘,冷冷地看着他。
        “怎么会……”秦夜只感觉脑海都有些发懵。
        一万阴灵……读起来可能感觉是数字,但真正看到,才能感觉如山似海。而六万阴灵……真的是与天相接,和地相连。
        根本看不到尽头,苍茫无际。
        就在这六万阴灵大军中,簇拥着十一座行宫。里面散发出的竟然全都是化生级别厉鬼的阴气!而那只小山一样身影也露出了本体,那是一只类似乌龟的巨兽。竟然还是化生级的判官!浑身散发着恐怖的阴气,背上长满倒刺,头部全是眼睛,燃烧着森绿的鬼火。一眼望去,感觉心脏都停了一下。
        六万阴灵,一共十三位化生厉鬼……这……就算华国一个片区,都能搅动风云,自立为王。如今……就为了诛杀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值得对方这么做?
        瞬间的死寂,下一秒,根本没给他想的工夫,随着大旗挥动,这片幽冥界都在震颤!
        那是六万阴灵集体冲锋的声音!
        轰轰轰!前方是穿着白色纸盔,举着白色长枪的阴灵。无法形容……只能看到,它们在地平线上连成一条惨白的线,疯狂朝着自己冲来。而所有人脚下,竟然……全都闪烁着军阵!
        不止如此,随着一片连绵不绝的闷响。在长枪阴灵之后,出现了一片远超之前的宏伟海啸。
        那是鬼火箭矢。
        数不尽的鬼火箭矢,在空中连成细密的光幕,直指最中心的秦夜!
        数不清,算不尽,六万阴灵带来的不是实力的暴增,更有这种……肉眼望去,仿佛沧海一粟的压抑。
        “艹!!”秦夜怒骂了一声,再不敢犹豫,阴气完全撑开,勉强撑起官威将自己包裹起来。
        只有这里,仿佛是安全的。
        三秒,两秒,一秒。
        一秒后,官威轰然破碎!数万鬼火弩箭,判官之威居然没有抵挡住一秒!
        数量太多了……已经从量变成为了质变!
        刷刷刷!入目之处尽皆是利箭,间不容发之间,秦夜阴气全面爆发,死死将那些利箭顶在了外面!
        咚咚咚……只能看到外围形成一个利箭圆球,无数利箭拼命往里钻。而远处,数不清的利箭接连不断。最中心的秦夜眼睛都有些发红了,每一根箭,就像一把长矛,狠狠震在自己阴气防御上,刺不死自己,却震得他血气翻涌。
        匹夫之勇……这一瞬间,他莫名想起了这个词,和数万加持了军阵,分工有序的军队比起来,单人的武勇……实在是有些不够。
        咚咚咚!若狂风暴雨,不过眨眼,他已经看到数不清的箭头刺破了阴气防御。他急的狠狠磨了磨牙,没有术法,新地府科研院都没有,有个鬼的术法!
        也没有阴器,新地府百废待兴,民生都没有搞好,哪来的阴器?
        更没有同僚可以呼唤……这一瞬间,秦夜是真正感受到了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