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凤策长安 > 348、醒来!


    君无欢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片冰凉,唯一的暖意却是来自身侧。想起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情景,他不由地在心中苦笑了一声,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他努力了许久,终于渐渐感觉到了眼前有一丝微弱的光线。渐渐地光线越来越亮,原本合起的眼眸猛然睁开,他躺在一间有些熟悉的房间里。身侧还躺着一个人,那轻微的暖意就是从她的身上传来的。

    阿凌……

    君无欢张了张嘴想要唤她的名字,却在看到她微闭的眼睛下的青影时咽了下去。抬起有些僵硬的手指,轻轻拨开她脸颊边的发丝,楚凌依然沉睡着并没有醒来。君无欢定定地望着她沉睡的容颜,眼底不由闪过一丝歉疚和无奈。在最后昏过去的之前虽然他不能动弹但是对外界却还是有感知的。即便是没有人说他也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却都只能让阿凌一个人面对,甚至还要分出心神来保护他。这些天…她是一点儿也没有睡好吧?

    俯身轻轻在她眉心落下了一吻,冰凉的唇让睡梦中的人微微蹙眉,不安地动了动仿佛马上就要醒来了。君无欢低声在她耳边道:“阿凌,别担心,睡吧…没事儿。”他轻柔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却似乎有着格外让人心安的力量,原本还有些不安的女子片刻后又恢复了原本的安静,再一次沉沉睡去。

    君无欢从床上起身,长时间的卧床不起即便是武功高强如他也觉得身体有些僵硬了。更不用说,因为冰晶石的缘故他的体温整体比寻常人低了不少。如果从前只是感觉让人觉得微凉的话,现在即便是最炎热的六月触碰到君无欢也会让人觉得仿佛摸在了一块冰凉的冷玉上。若是寻常人,这样的体温几乎不可能还活着,但是君无欢却偏偏还活着。

    轻啧了一声,君无欢对自己目前的状况倒是还算满意。虽然浑身冰凉的感觉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但是君无欢却觉得比起从前总是伤患缠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突然迸发的情况,君无欢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力流传顺畅了许多,甚至比从前还更强了几分。多年前的伤依然还存在,但是却被强大的寒性内力裹挟住了,稳稳地被压在了身体里的某处不再会给他带来更多的痛苦。君无欢甚至有一种感觉,也许这辈子都可以这样。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空想,寒冰石产生的巨大力量不可能镇得住这些伤一辈子,等时间到了,寒冰石的力量消磨殆尽了,他依然要面对该面对的情况。但是,至少不是现在。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沉睡的少女,有些清冷的眼眸更多了几分温柔和暖意。君无欢淡淡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从床边走到大门口,也不过几十步的功夫,君无欢的身体却已经从原本有些僵硬恢复到了正常的模样。守在门外的守卫看到他丝毫发觉不出来这是一个在床上躺了许久动弹不得的重伤之人。

    “城主。”余泛舟从墙头落下,有些激动地拱手道。

    君无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对余泛舟指了指不远处院子的一个角落。余泛舟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房门,了然地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院子的一角,君无欢方才问道:“你什么时候到的?这几天京城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余泛舟自然不敢隐瞒,飞快地将这些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临了还忍不住道:“公主这几天一直都没有出门,却也没能好好休息,一直担心着城主。”

    “我知道。”君无欢沉声道。余泛舟看了看君无欢,有些迟疑地问道:“城主,您如今的身体……”君无欢笑了笑道:“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余泛舟没有忽略暂时两个字,但是看君无欢的神色也知道短时内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而且他现在看城主的气色,除了少了些血色确实是这些年来他见过的最好的状态了。可见云老先生说只要城主能醒过来这次的疗伤就算是成功,也确实不是在骗他们。

    “城主没事就好,这消息传回沧云城,大家一定会很高兴地。”余泛舟有些激动地道。君无欢问道:“沧云城现在如何?”

    余泛舟微微蹙眉道:“天启已经同北晋结盟,只怕用不了多久拓跋梁就会出兵攻打沧云城了。城主只怕是…不能在平京久留了。”余泛舟有些不解,城主不是已经快要成为永嘉帝的女婿了么?为什么永嘉帝还要跟北晋人结盟对付沧云城?难不成,永嘉帝还不知道城主跟长离公子是同一个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城主自己为什么不说?难道城主还想跟自己的老丈人动手?不过…就算是天启和北晋结盟,沧云城和天启正面交锋的机会也并不多就是了。

    君无欢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我知道。”

    “城主和公主的大婚……”现在已经是八月末了,算起来距离永嘉帝为神佑公主和长离公子定下的婚期已经不足十天了。最近事情一大堆,回过神来余泛舟才发现他们竟然直接将中秋节都给忽略过去了。不过今年,大概整个平京也没有人过中秋了吧?君无欢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沉声道:“自然是照常举行。”余泛舟一怔,蹙眉道:“如果城主和公主大婚……”驸马可以随便离开京城吗?还是说永嘉帝会愿意女儿跟着驸马离开平京去沧云城?君无欢抬眼看了一眼天空,漫不经心地道:“大婚完了…君无欢就可以放心去死了。”

    “……”余泛舟沉默半晌,城主你原来这么神佑公主守寡么?

    “臭小子!你可终于醒了?!”门外传来老者急匆匆的声音,话音未落人就已经出现在了两人跟前。君无欢微微蹙眉道:“小声点,阿凌还在休息。”老者有些不悦地瞪了他一眼,他拼死拼活的忙碌也没见他关心他一句,倒是对那小公主关心备至。当真是不孝啊!虽然是这么想的,老者还是将君无欢上下打量了一番,忍不住赞叹道:“你小子……果然是命大啊。”旁边的余泛舟只觉得一头黑线,这位老先生说话也太……难怪城主总是看他不顺眼了。

    “多谢关心,侥幸没死。”君无欢淡淡道。

    老者轻哼一声道:“确实是侥幸,要不是老夫灵光一闪将多余的寒气逼出你体外,你这会儿只怕都已经在准备出殡了。”

    君无欢转身往院外走去,一副不想跟他多说的模样。老者呆了呆,回过神来气得直跳脚,“混账东西!老夫话还没说完呢!”君无欢淡淡道:“想打架就跟上来,刚醒来正好想要活动活动手脚。”

    “……”犹豫了半晌,老者到底还是没有跟上去。倒不是他打不赢君无欢,只是他之前为了给君无欢疗伤,本来就没有恢复。君无欢虽然刚刚醒来,但是内力确实是增长了不少的。最重要的是,陡然增强了内力,君无欢只怕根本还没有完全掌控住,陪他练手一个不小心伤了自己可没人会同情他。

    “老先生?”余泛舟面带笑容地看着老者,意思是:你先请?

    老者摸摸鼻子道:“老夫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要办,就先走了。”说罢转身就直接从墙头跃了过去,片刻间便消失不见了。

    楚凌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的伸手摸向身边,这一次却摸了个空。半睡半醒之间她怔了一下,豁然睁开眼睛从床上一跃而起。

    “阿凌,醒了?”君无欢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楚凌怔怔地回头就看到君无欢端着一个碗从外面走了进来。伸手将碗放在了桌上才走过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轻声道:“我猜你这个时候也该醒了,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的?”微凉的手心碰到她的额头,楚凌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许多。

    “你…你醒了?”楚凌望着君无欢,轻声道。

    君无欢含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抱歉,让阿凌担心了。”

    “你…你现在怎么样了?伤势好了么?百里轻鸿有没有哪里伤到你?”楚凌微微后仰拉开了一些距离,仔细打量着君无欢。忍不住伸手轻抚了一下他的脸颊微微蹙眉道:“怎么这么凉?”虽然比昏迷的时候好多了,但是楚凌对人体正常的温度范围还是有了解的。君无欢这个明显是已经低于标准了,而且还低得不少。

    君无欢含笑拉下她的手我在自己手中,片刻后楚凌便感觉到握着她手的那只大手慢慢的温暖了起来。

    “难免要留下一点后遗症的,不过不碍事。”君无欢道。

    楚凌有些不放心,“真的没事?”

    君无欢道:“你醒来之前便让云行月和嫣儿看过了,没什么问题。倒是你,听说阿凌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转身去桌边取过方才放在桌边的碗,那碗里装着的仿佛是汤药却又没有汤药的颜色和味道。反倒是泛着一股淡淡的香甜味道。楚凌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君无欢道:“云行月从南边带回来调理身体的,你喝上几日就好。现在先喝了再休息一会儿,再过三个时辰就该用晚膳了。”

    楚凌有些无奈地看了看被塞进自己手里的东西,低头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不错,干脆一口喝光了。君无欢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接过碗放在一边轻声笑道:“在休息一会儿吧。”

    楚凌有些无奈,“明明你才是那个生病的人吧?”不过,君无欢醒过来确实是让她松了口气,这几天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仿佛突然放松下来了一般,整个人都有些慵懒的感觉。

    君无欢坐在床边,抬手抹了抹她的唇角道:“我已经好了,嫣儿和余泛舟都跟我说自从那日我昏迷之后,你就再也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楚凌靠近他怀里,有些懒洋洋地道:“还好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今天倒是……”原本以为还是跟往常一般睡不着,没想到竟然一觉睡了不少时间。醒过来之后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的不想动了。

    君无欢任由她靠在怀中,小心仔细地调整了一个舒服一些的姿势,轻抚着她的发丝道:“阿凌这样,我会担心的。”

    楚凌小小的打了个哈欠,道:“既然担心,以后就别再出这些幺蛾子。本公主…也是很忙的。”君无欢轻笑一声,低头亲亲她的眉心道:“以后定然不会在让公主殿下担心了。”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乖。”

    君无欢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握住他把玩自己发丝的小手。靠着床头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低声说着什么。不知过了多久,君无欢方才停了下来,低头看向怀中的少女,少女双眸微闭,不知何时已经再一次陷入了沉睡。只是这一次,她的唇边微微勾起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仿佛做了一个甜美的梦一般。

    皇宫里,永嘉帝正坐在御书房里处理着堆在跟前的厚厚一堆奏折。这在从前其实是很难想象的事情,权贵重臣与皇帝夺权,皇帝无心与那些文官老臣纠缠,朝堂上的事情几乎都不怎么上心。昨晚是有奏折需要皇帝亲自处理,永嘉帝大多也只是匆匆看一眼直接写一个准字作罢。反正所有的折子送上来之前都是要经过那些老臣阅览批注的,他的意见又不重要那还看什么?

    但是自从神佑公主回来之后,皇帝陛下亲自楚凌事情的时间直线上升。虽然最开始陛下亲自楚凌的大多都是神佑公主惹来的事情。不过最近几天朝堂上人人自危,就连上官成义等人都开始低调做人,永嘉帝的公务倒是多了许多。

    “怎么?卿儿还是不肯见人?”将一本折子扔到一边,永嘉帝抬起头来看向一边的襄国公问道。

    襄国公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长离公子还没醒,公主只怕是……”

    永嘉帝皱眉,道:“卿儿对这个君无欢未免也太……”皇室中人,可以多情却不该痴情。虽然这一条不应该用在公主身上,但是永嘉帝却依然不喜欢自己的女儿是个痴情之人。痴情易伤,做父亲的永远也不希望女儿为情所伤。襄国公笑道:“长离公子和公主也算是患难与共了,寻常夫妻哪里能经历他们这么多?这么正说明公主有情有义么?”

    永嘉帝没好气地道:“他们还不是夫妻。”

    襄国公笑笑不语,在天启夫妻和未婚夫妻差别真的不大,总之就是两个人从此绑在一起了就是。

    “陛下不会也心动了,想要重新为公主择婿吧?”襄国公挑眉道。

    永嘉帝轻哼一声道:“你以为朕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主意?朕的公主岂是他们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

    襄国公点点头,道:“陛下说的是,况且我看公主对长离公子情有独钟,只怕也不会配合。陛下若是…到时候只怕大家面上都不好看。”襄国公觉得最好还是提醒皇帝陛下一声。皇帝陛下爱女之心天地可鉴,但是有时候他所做的却未必是公主想要的。

    闻言,永嘉帝也不由得叹了口气。显然他也不是没有动心过,只是想到女儿的性子只能作罢。

    “不管怎么说,婚期先延后吧。”永嘉帝道。

    襄国公问道:“延后到什么时候?”

    永嘉帝没好气地道:“朕怎么知道君无欢什么时候会醒还是说就直接睡死了?无限延后!就算他醒了谁知道他还能不能好?等御医说他可以成婚了再说!”

    “启禀陛下,神佑公主府递来折子。”门外,侍卫匆匆而来。

    永嘉帝一怔,连忙道:“快,拿进来!卿儿有什么事直接进宫跟朕说一声便是,还递什么折子?”

    襄国公笑道:“或许是公主有事无瑕分身?”公主这几天可是一个外人都不肯见啊,只怕长离公子醒来之前是真的不打算出门了。

    折子很快被送了进来,永嘉帝接过来打开一看,脸色顿变重重将折子甩在了御案上怒道,“不行!朕决不允许!”

    襄国公一愣,“陛下,怎么了?”

    永嘉帝怒瞪着眼睛,道:“你自己看!”

    襄国公迟疑了片刻,还是上前取过了折子打开。一开里面的内容襄国公也不由得愣住了。

    ——“长离公子已醒,命不久矣。公主请求如期晚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