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不死外挂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白给,太极图
    而对于元始天尊来说,天定封神之人姜子牙,还有封神榜都在自己的手中,怎么可能不搞点事情。

    赤精子回到西岐,姜子牙急忙凑上来,面露担心之色。

    “师兄,没事吧。”

    刚刚阵中的危险场景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若有一丝不慎,赤精子就会陨落,到时候恐怕元始天尊会迁怒于他。

    毕竟虽然同属元始天尊门,但他和阐教十二金仙的地位可是难以比拟。

    “无妨,倒是我小瞧这十绝阵了,截教的阵法果然独步洪荒。”

    赤精子对自己的失误倒是承认不虞,可以看出其圣人弟子的风范。

    “师弟不必担心,待我回师门询问师尊,定有办法破这十绝阵。”

    赤精子眼见姜子牙不安的神情,安慰道。

    这就是圣人弟子的好处了,只要遇见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可以去询问自己的师尊,简直太无赖了。

    姜子牙点了点头,既然赤精子已经这样说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赤精子没有耽搁,化作一道流光往昆仑山的方向而去。

    一直关注着西岐动静的秦天君发出一声大笑,道:“这赤精子果真是怕了,已经从西岐离开了,周国师,闻太师,你们不日便可进攻了。”

    现在秦天君可是感觉意气风发,由于通天的有教无类的观点,大开山门,广收门徒,阐教一向看不起截教的人。

    通天教主为此还和元始天尊争论过数次,平常他们两教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手的机会。

    如今他们十天君却是败了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的赤精子,要是传出去,却是可以在洪荒掀起一阵风浪。

    周天笑着点了点头,随口敷衍了两句,这位秦天君还不知道下次迎接他的会是什么样的可怕阵容。

    虽然对为什么不直接召集十二金仙破了这十绝阵,还要赤精子装模作样的演这一出戏有些奇怪,他知道这其中一定有猫腻,但他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

    次日,令十天君感到惊奇的是,赤精子再此出现在十绝阵前叫板!

    “赤精子,你不是返回昆仑山了吗?怎么,难道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要找回场子,一定要在封神榜上走上一遭?”

    秦天君虽然内心奇怪,但并不妨碍他嘴上逞逞能。

    “昨日只是我大意罢了,今天定破你这十绝阵!”

    赤精子的脸上带着信心满满之色,好似心中真的拥有十足的把握一样。

    “哼,既然如此,请入阵中一观!”

    秦天君冷哼一声道,心里赌咒发誓,绝不让赤精子再次逃脱。

    “好!”

    赤精子应下,脚下再次生起两朵白莲,一步踏入了阵中。

    十绝阵和昨天一样,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十座阵法之间的融合加深,威力更加厉害。

    但赤精子不急不慌,从怀中掏出一物,似乎是一个金色的卷轴一样的物什,约摸一个成年人胳膊宽,散发着氤氲光华,有某种神秘的规则缭绕。

    秦天君几人微微皱眉,似乎感到这东西有点熟悉,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只见赤精子握着金色卷轴,轻轻一抖,卷轴缓缓打开。

    只见卷轴之中一道阴阳鱼缓缓游动,地风水火涌动,仿佛在重开天地一般。

    一座金桥在卷轴之上展开,定住了阵法空间,让阵法无法有任何的演化。

    “太极图!怎么可能!”

    秦天君失声大叫,面若土色,这八景宫那位圣人最为著名的法宝他们还是认得的。

    周天瞳孔一缩,也想了起来,原本封神的传说之中似乎也有这个桥段,但那是在因为姜子牙魂魄被勾的情况下,出于某种目的,元始天尊让赤精子前往八景宫去和老子借东西。

    现在姜子牙魂魄无恙,他以为这件事不会发生了,但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那这件事就值得琢磨了。

    闻太师面如黑炭,没想到八景宫的那位圣人也要和商朝为敌,他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周天,这次不会还和周天有关系吧。

    申公豹和周天一样,一脸沉思之色,思量着这件事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

    十天君更是面如土色,这还怎么打,那可是太极图啊,要是他们是十位准圣,那还有得打,但他们只是玄仙啊。

    然而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赤精子把手中的太极图往空中一丢,大喊道:“好强的阵法!”

    然后用自己的阴阳镜打破阵法出去了,把太极图留在了阵中。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唯有周天的目光深邃,老子这是要下场啊,他可不信赤精子敢算计老子,即便是有元始天尊的指示他也不敢。

    更何况看着太极图在十绝阵中丝毫没有动作,也没有任何异样的样子,这可是老子这位圣人的宝物,与他心神相连,怎么可能就这被丢在了这里。

    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是老子默认的。

    气氛凝滞了几秒,十天君现在有点怀疑人生,我们的阵法原来这么厉害吗?

    几人躯体微微颤抖,他们也不傻,他们分明是和老子结下了因果啊。

    “这…这…”

    秦天面色涨红,指着太极图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他想骂娘,却又不敢。

    周天叹了口气,走进了十绝阵中,把掉在地上的太极图捡了起来,这太极图已经收敛了所有的威能,像普通帛卷一样。

    拍了拍上面的灰,揣进怀中,走了出来。

    “周国师,那可是太极图啊。”

    秦天君指着在周天怀中露出半截的卷轴,面露惶恐之色。

    “它是什么也不能丢在阵中啊。”

    周天把太极图往怀里摁了摁,这样可以给他一种已经拥有了这东西的错觉。

    这可是天尊级别的宝物,他到现在身上也不过拥有两件而已…呃…好像也算很多了,毕竟很多天尊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天尊器。

    “……”

    秦天君语滞,不知该如何回答。

    “秦道友,放宽心,没事的。”

    周天拍了拍秦天君的肩膀,安慰道。

    这孩子是吓坏了,心神动荡,连个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