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不死外挂 > 第九十九章 缘妙不可言。
    穆稣被关在周天旁边的牢笼中,待能量构造体走后,周天进入穆稣的牢笼中。

    看见周天的瞬间,穆稣瞬间怒目圆睁,也没管周天是怎么进来的,直接就从原地冲起,往周天撞来,也没有了前几天的高冷范。

    “冷静。”

    周天无奈道,由于牢笼限制住了超凡力量的施展,所以穆稣的速度也并不是太快,他直接瞬移闪开。

    穆稣长发披散,眼睛紧盯着他,手上满是泥污,恍若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再次调整方向,猛然扑来,虽然没有了超凡之力的支持,但穆稣底子也很雄厚,倒也有几分猛虎扑食的感觉。

    可惜遇到了周天,一个瞬移出了他的牢笼,穆稣扑了个空,在原地喘着粗气,身上有不少伤痕,应该是用某种力量造成,直到现在也没修复。

    指了指他的脑袋,往下压了压,周天示意他冷静,又等了大约半刻钟左右,看到穆稣应该是彻底冷静下来了,坐在地上闭上了双眼。

    再次进入穆稣的牢笼,周天尴尬地笑了笑

    “穆稣队长,没想到再次相见是在这里,缘分真是妙不可言啊。”

    穆稣没有睁开眼,生怕自己看到周天这张脸就会忍不住心中怒火,听到他的话,拳头紧握冷哼一声道

    “托镰少爷的福,我现在已经不是队长了。”

    还特意在镰这个词上加重语气。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们穆稣如此英伟的一个人怎么能屈居在一个队长职务上呢。”

    周天用为穆稣着想的语气说道。

    穆稣额头青筋暴起,实在忍不住了,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脑子是不是有坑,你为什么要在中心大教堂门口大闹?你…简直不可理喻!”

    穆稣脸色涨红,从地上站了起来,气的不知说什么是好。

    穆稣心里苦啊,他招谁惹谁了,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自己老老实实地在练习武技,突然闯进来一群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他还以为是邪神信徒已经攻进了赛勒城,正要奋起反抗,结果对方说是自己勾结异教徒。

    搞了半天才知道是周天这个坑货在中心大教堂大闹,还宣称自己是什么“伏都教信徒”,然后圣神教的人顺藤摸瓜找到了穆稣,人不仅是他带来的,而且还在赛勒城中多有接触。

    这下好了,圣神教忍得住的?原来是你小子吃里扒外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直接就是一顿胖揍,择日弄死。

    “你把裁判所的位置告诉我的时候,应该就能猜到我要搞事,再者说,你还骗了我一次呢,你说裁判所在教堂地下,我怎么看这儿都不像在地下。”

    周天嘀咕道。

    “你的意思是怪我喽?”

    穆稣的声音提高了三度,他告诉周天的时候也猜测他会搞事,但他以为怎么也得暗中计划,隐秘行事,谁能想到他如此粗暴。

    “怪我…怪我…是我欠考虑了。”

    周天老老实实认错,人家帮他打探消息已经很仁义了,虽然消息是错误的。

    “但换个角度想,至少你还活着啊,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要不是你,我连不幸都没有,现在好了,所有人都以为我背弃了主。”

    穆稣的情绪低落。

    “得了吧,还把主主的挂在嘴上,你个表面信徒,你要是在乎你那主就不会帮我打听裁判所的位置了。”

    周天撇了撇嘴。

    穆稣嘴唇喏喏两下,似乎想反驳两句,不过最后还是颓然闭上,周天说的一点都没错。

    从小在他们家,最大的不是父母,也不是他,而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主,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看着周围家人和朋友的态度他也不敢问。

    但他一直想问一句话,为什么?凭什么!

    “哈哈,有意思,一个不信圣神之主的圣神教成员。”

    一阵笑声传来,安度因朝这个方向看来,他一直在聆听周天和穆稣的对话。

    “他是?”

    穆稣皱眉问道。

    “一个落魄半神。”

    穆稣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神?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的见到一位神,即使是半神。

    周天把刚刚得到的信息转述给他,包括这里的情况,和安度因的故事。

    穆稣听完脸上的惊奇更胜,紧紧的盯着安度因,一位神子,流淌着神之血脉。

    “别和看猴似的看着人家,不礼貌。”

    周天拽了拽穆稣。

    安度因的脸色一僵,其实我本来没感觉到什么,你这一说才让我不自在。

    “刚刚说道哪儿了,对…你的目的是什么?”

    周天想起了刚刚被打断的话题。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从这里出去。”

    安度因坦然说道。

    “说的倒像是喝汤一样,本来我以为这地方真是在地下,结果现在我也不知道这是在哪儿了,我自己也不出去了。”

    周天嗤笑了一声,简单?你这样说大家的目的都很简单。

    安度因不知道这地方在不在地下和周天出不出的去有什么关系,不过还是说道

    “本来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这地方虽然没人看守,但这牢笼上的封禁是实实在在上古留下来的,远不是我这个落魄神子可以突破的,直到遇见了你,让我看到了希望,出去的希望。”

    “说出你的方法。”

    周天眉头一挑,来了兴趣。

    “我可以利用神性将能量构造体短暂魔化,但它自身有保护我无法控制它,但圣神教一定会派人下来查看,由于是自己人下来,空间通道绝不是短暂开启,而是长时间的,这就是你出去的机会。”

    “那你呢?”

    周天问道,他可不会好心的认为对方费那么大的周章只是为了送他出去。

    安度因随便从身上撕下一块布,然后咬破手指,挤出一滴蕴含点点金色光华的血液,鲜血滴落在布上,瞬间将布染成诡异的赤红色,像火焰一样,散落着金色光点。

    “拿着这块布,去野外,我的信徒自会找到你,把这块布交给他们就可以了。”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