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恐怖小说 > 里院 >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四章 揭露子君(上)
    王曦反应极快,他才不管这后面到底有什么玄机,立刻摆好架势,招呼了小一一声,也准备开界门追过去。

    反正我现在身边有个超级大神,你既然奈何不了我,那我肯定是追着你打!

    有效!

    随着界门的缓缓开启,王曦忍不住欢呼了一下,哪怕此刻他已经全身酸痛,使不出一分力气了。

    然而,就在界门开到大约半米大小的时候,突然停住了,紧接着开始像有什么力量在阻止其进一步扩散一般,将其狠狠压制。然后不到三秒的时间,界门便崩塌破碎了。

    “想追……陛下……王曦……你还嫩了点儿……”

    唐否此刻也躺在担架上,面色苍白地看着王曦,有气无力地说道。

    之前,小柳琴乃那霸道的一刀,让唐否因为剧痛和失血暂时昏迷了过去,等他醒来,再次意识到现状之后,更是悲痛欲绝,进而愤怒。他将满腔的怒火全部都倾斜到王曦身上。虽然他那个时候,也并没有太大的行动能力了,但一路上都在不断地咒骂和恐吓王曦。

    当然了,大部分的话语王曦都没听到,毕竟他当时还没有从朱茧状态之中退回来。

    可终归还是听到了几句。

    王曦当时也老实,形势比人强,他也不逞口舌,任由唐否咒骂,自己只是耷拉着头一言不发。

    现在好了,大前辈又来了,一如当时苗不二院长在夕阳红茶馆救他们时一样,他又可以跳出来,摆出一分小人得志的样子。

    但是,他却没有,他只是冷冷地看了唐否一眼,然后很嚣张地挣脱了身旁甲士的看押,冲到了嬴莹身旁。

    历经千辛万苦,总算可以没有任何防备地站在一起,嬴莹还来不及细想该说点什么,王曦反倒先开口了。

    他一如既往地稳定发挥着,道:“师姐,除非他一辈子都呆在华夏不回来,否则他绝对跑不了!哦,也不对,他去了华夏,我们要想抓他,反而更容易……”

    楚江王用一种十分怪异的表情看着王曦,心想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党将军,我个人建议,先收拢军队,将交战双方分隔,避免擦枪走火,同时,对于长端帝,暂时不要接手,让里院先带回去,不然师姐的皇位不是太稳,至于那些阴兵……”

    王曦对着党明滔滔不绝地说着,头头是道。

    殊不知后者早就想开溜了……

    此时此刻,王曦说的东西,全部都在点子上,而且是正事儿,但党明又的的确确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当耀眼的电灯泡,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耐着性子认真地听着。

    嬴莹的双手在微微颤动,她在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此时此刻,她是多么的想抱一抱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但是她却知道,她不能这么做……

    王曦……已经是属于小一的了……

    高高在上的女神,从来不屑于与人争,端坐云端之上的帝王就更该如此。可是,偏偏王曦,却让她陷入挣扎。

    党明敏锐地发现了嬴莹有些魂不守舍,根本没有在听王曦说话,稍有猜测,立刻道:“大将军,姑爷所言甚是,末将这就去办。”

    说完,他拱了拱手,没等嬴莹点头便逃也似地跑走了。

    百官就在不远处,看见这一幕,也没人说党明失了礼仪,因为他们全部的心思都在猜测王曦的身份上了。

    这简直太好猜了,只用看嬴莹那小女儿一般的作态,便可知一二。

    接二连三的高层政治变化不仅让百官不知所措,也让满朝文武回过味来,觉得事情有玄机,水很深。

    即使再铮铮铁骨的人,也不由开始思考,现在到底什么个情况。

    如果说整个艽朝都被子君利用,作为消耗里院的棋子,那么这一仗,自然该尽早结束。

    于理当如此,于情就更不用说,大把大把的台阶堆在那里,不会让人骑虎难下的。

    “楚江王殿下,子君便是里七院内科前任副主任,杨允佶……”嬴莹收敛心神,对楚江王行了一礼。

    她这一出声,顿时引来一片低呼。

    艽朝和华夏不一样,他们知道阴曹地府的存在,更是晓得有阎君这种大神。只不过,哪怕是陆侯亮这种,也只有寥寥数人见过而已,更不要说华夏神话中的楚江王了。此时本尊就在眼前,哪里能让这些人不抬头瞻仰?

    嬴莹的话,不仅让百官震惊,同样也点醒了王曦。

    对啊,还是师姐更老道。

    自己还觉得刚才的安排很是中规中矩,过足了一把领导的瘾,但没有想到,师姐才抓住了重点。

    现在战争已经基本熄火了,重中之重,绝对在子君那边!

    “啊……已经让人去抓了……可惜人已经跑了……”楚江王有些不在意地道。

    “啊?你们已经知道了?”王曦吃惊道。

    楚江王点点头,道:“嗯,不久前,钱鑫鑫主任终于给出了确凿的证据,然后里院再综合了一下以前的一些事情,得出了结论。他果然老道,以避嫌的方式,没有参与这场战争,自囚于里三院。问题是里三院留守的人不多,而且职务也没他高,其实基本上也就等同于他自己看守自己。情况就像你们几个小家伙当时被里三院看管差不多,并没有太大的行为限制。”

    说到钱主任,王曦回过了神来。

    在出使艽朝之前,他便找过钱主任一次,谈了许久,拜托钱主任咬住乱心草的事情不放,因为他始终觉得,这是子君唯一露出马脚的地方。

    “可惜了,杨主任世代忠烈,有这么一块硬的招牌在,没人敢动他,尤其是他已经被冤枉过好几次的情况之下。他要逃,估计大家都反应不过来。”王曦道。

    楚江王道:“是啊,他们杨家时代忠烈,但这背后的真相,却并不是那么简单。还记得汉安血战之前,你收到的那种请帖吗?那也可以算一次……”

    王曦想了想,这件事情在之前有所讨论,但杨允佶当时解释的话说得通,大方承认自己曾经打开过信件,而且有其他里院医师作证,但却忽略了这信也可以是他先放进去,然后被值班医生过手,接着自己再沾手,染上指纹。

    “哼哼,这都算好的,还记得人类进化发疯,杀了你那未拜师的小师侄那一次吗?”楚江王问道。

    “这……也和他有关!?”王曦的声音冷了几分。

    在他心中,杨允佶始终都是那个胖乎乎的,见谁都笑呵呵的人,和蔼可亲。

    即使知道了他就是子君,在震惊之余,他也会想,如果真的面对他,自己能否动手。

    老实算下来,他和杨允佶的交情其实并不算太深,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不觉之中,总感觉受了他很多恩惠和照顾。

    楚江王摇头,道:“那倒没有,人类进化的事情,早就查清楚了,这笔账,得算到长端小儿头上。你听我说完,就那一次之后,你不是很自责吗,好不容易才在小一的开导下走了出来,并且稍微理清了一些黑雾进退、新生魂魄、灵体损耗之间的关系,可惜了,运气不好,你和赵兄分析这些的时候,杨允佶也在场,他只是三言两语,便把你们的思路搅浑了。不然的话,估计就没有后面出使艽朝这些事儿了。只不过此一时,彼一时,那是他的计划还没有完全准备完毕,等他准备好了,便急不可耐地诱导你去发现天道了。哦,后面这句是我猜的,没什么根据。”

    王曦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明明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他却感觉仿佛过了一辈子那么久。

    楚江王继续道:“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婚礼请柬的事情,他先自泼脏水再自证清白,就不说了。比如,后面你们去了里十院,还约定了日子查魂,他见躲不过,只好安排了一次子君的死亡,并且还是当着所有里院院长的面。好在,后面这个计谋被你识破了,影分身这个形容的确不错,他们当时不该笑你的。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你和小一去扯张结婚证儿,你也能通过三仙归洞的戏法想到这里,也是奇葩了。”

    王曦尴尬一笑,接着楚江王的时间线理下去,道:“这么说来,接下来我们在日本的时候,发现的那个暗网,上面有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也是他咯?”

    楚江王道:“是的。就在不久前,他在暗网上募集的那些能人异士纷纷被他聚集在里院门口,试图挑拨,只不过没能得逞。当然了,他还有后招,可惜依然也未能如愿,你们的里零院把他佯攻的阴兵全部挡住了。”

    “哦!里零院,师兄给我说过!”王曦叫道。

    楚江王道:“但以后,没这个说法了。就在今晚,里零院全体阵亡,无一例外。”

    看惯了历史上王朝更替,血流成河的楚江王,在说这话时,也依然带上了丝丝敬意。

    一座充满着负面、肮脏、不堪的里院,在苍生有劫难的时候,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

    天下浩劫,他们或许会不闻不问。

    但告诉他们,今生能有资格再披黑衣白袍,那他们就会从不闻不问,变成对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只要还能再戴臂章,这一身皮囊,舍了,就舍了吧……

    其实想想,里院有的时候,真的挺狠的。

    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狠。

    里零院的医师,他们口中的暗无天日,并不是说被囚困于一室不得出,而是他们自身的灵识和灵力会被压制到最低。

    在他们的处所,都有很温和的阵法,无时无刻不在削弱其灵识,而且还会定期服用药物,压制灵力。

    但没有人反抗,这些人只是老老实实地,就像你我一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因为里院的人都聪明,尤其是这些曾经犯过大错的人,就更是如此。

    里院只是压制他们的灵力和灵识,却并没有毁掉其丹田,那他们心中自然就明白,他们是里院最后的一把刀。

    一把藏在暗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掏出来的刀。

    而今天,这把锈迹斑斑的刀,终于被里院祭了出来,划破夜空,送给天下一个太平长安。

    即使刀断了,也要发出悲壮的声音。

    不清脆,不悦耳,也不好听。

    但就是让人觉得踏实……

    王曦听着楚江王的轻描淡写,但内心却激荡不已,他能够想象,那将是如何惨烈的战斗,而那些里零院的前辈,又都是带着如何的心情,手提长刀,踏上那明知必死的战场。

    “这么多年了,本王自认为很了解你们里院了,但直到今天,本王才知道,你们里院在暗影圈子的威望,到底有多高……子君派出去的阴兵,在医院肆意收割刚死之人的魂魄,里零院站了出来,拦在它们面前。奈何人数太少,战斗只持续了半个小时,里零院便全军覆没。这个时候,留守里院的人,坐不住了。当初守卫鬼门关,目的便是守卫苍生,但现在苍生有难,光守着鬼门关,又有何用?于是,接下来,几乎是一呼百应。那些被子君召集而来,想要利用的暗影圈子的人,在没有得到里院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全都跟着每一座里院冲了出去,在看不见的暗处,用鲜血与生命,庇佑着夜晚的安宁。”

    楚江王来到唐否身边,用一种看蝼蚁一般的眼神注视着对方。

    “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你们所有的行动,全都以失败告终了。”

    唐否听得此言,干涩地苦笑了两声,然后咬牙切齿地道:“你们又知道些……什么……我艽朝历来都是……臣谋君断……我和陛下……虽然没来得及搭班……但也相处过一段日子了……陛下的用意……又岂是你们所能猜透的?哈哈哈哈……你们以为……陛下最后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王曦转过头,看着唐否,又想起了两位师兄。

    他也来到唐否身边,道:“我知道……你口中的陛下,不是师姐……这样吧,我给你说一件事情。现在说起来,都感觉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你们派人类进化的人,来绑架师姐和小一,做障眼法……那是我第一次杀人……当然也不算,因为最后一脚踩死那个垃圾的,是苗院长。其实这些,我想你也知道。我给你说点你不知道的吧。后来,周师兄和柳师兄,都批评我,说我在虐待折磨人这方面,天赋着实有些差。知道吗?我从进里院开始,就一直很听两位师兄的话,他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甚至连他们死了,让我继续站着走下去,我也听。我告诉自己,没时间悲伤,也没条件允许我来悼念亡者。哪怕是柳师兄和周师兄,也不行……但现在,我其实很想让两位师兄知道,他们的小师弟,向来都是很听话,也很上进。他们指出了我的缺点,今天我想试试,和上一次相比,有没有长进。楚江王殿下,我等不及头七了,等战事结束,您能帮我带话给两位师兄,说这一次,连你都觉得我折磨人的天赋很高了吗?”

    “可以。”楚江王再次化为一道流星,射向了太阿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