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恐怖小说 > 里院 >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突变再生
    嬴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一个个的面孔在她脑海之中浮现,

    她需要好好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把每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单独拆开来看,再综合起来。

    首先……是杨允佶,或者说子君,他的目的一直都是一个最大的谜团,但今天他的表现实在是太奇怪了。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能遇上他隐藏在艽朝的阴兵?

    那些阴兵和自己的凤羽军仅仅只交手了一次,然后凤羽军就狂奔撤退。

    要说凤羽军是轻骑兵阴兵追不上,说得通,要说对方是故意放水,也行。

    如果是后者,那么这里面的意思,又是什么呢?

    在关于目的方面,里院方面仅有的线索,似乎就是赵竹仁在里三院附近的四水河畔听到的子君和陆侯亮的对话。

    好像是关于统治方面的……

    这点……毫无新意……

    是每一个大反派所必须具备的因素……

    那么,还有其他什么呢?

    似乎没有更多的线索了……这条路想不下去了……

    嬴莹皱了皱眉头,有些泄气。

    她觉得,自己果然不适合干这种事情。

    她以前觉得,当个皇帝,其实是最轻松的了。那些书上说的什么皇帝殚精竭力废寝忘食全都是鬼扯,手下自有能人无数,文武臣工同心戮力,而且不管是明君昏君,至少还有一部法律摆在那里,管它能执行多少,反正是在台面上的东西……

    等一等……

    法治……

    嬴莹抿了抿嘴……

    人治,它的优点,是灵活,但缺点同样也显而易见,偶然性太大,可持续性太低。碰上圣明之主还好,一旦遇到暴君、昏君甚至哪怕是庸君,都很容易出差子。

    而法治,比起前者来说,从制度上具备碾压式的优越性。

    因为法治可以不断成长,即使最初开始时并不完善,但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各项规章制度慢慢成熟,法治必将取代人治。

    这些,是她在华夏的历史上学到的。

    这两种统治方法,都在华夏的悠悠历史中出现过,也各自在不同的时间段内发挥过自己的作用。

    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句话,无规矩不成方圆。

    人们常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句话里面,把两种统治方式,其实都带上了。而且潜台词也还是承认了规矩,也就是法治优于人治,意思就是,通融通融嘛,我们也知道坏了规矩。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人治没能比过法治,先天的弊端在于统治者的不确定性。

    可万一统治者是永生的呢?

    那情况一下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子君就是这种情况啊!

    如果整个世界变为一片鬼域,然后他自己又永生不死,一切都以他的意志为主导,人治,瞬间就会压过法治。

    至少从现在了解到的情报来看,子君可不是一个喜欢给自己画条条框框的人。

    或者说,在他的统治下,人治和法治结合起来,对别人,法治,对自己或者自己想干涉的事情,人治。

    想通了这一点,嬴莹似乎有点儿理解子君的想法。

    但随即,她又再次陷入了困惑。

    就算她猜测无误,也对现在的局势毫无帮助……

    那换一个人来想,有苦帝,也就是三皇子。

    至少这还是个人,而且年龄不大,不像长端帝和师傅那样老奸巨猾……

    他嘛……怎么说呢。

    感觉就像是一个游戏玩家,刚打开游戏,发现开局对面就十一座里院在他面前,他说不好意思,我退了,等几十年我再入轮回后重新开一局。

    至少说,表现出来是这样的。

    但这背后,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不为其他的,就是他对杨禄明下杀手时那么毅然决然,就说明了一些东西。

    如果只是为了退位,杀杨禄明,就没有任何意义。

    或许这便是女人的直觉吧,从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角度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但这些依然对此刻的嬴莹帮助不大。

    那么还剩下谁?

    长端帝。

    恩,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远远比自己的师傅还更重要。

    他现在的种种选择,理解起来就要相对容易多了。

    子君和他,都知道天道的内容。

    他们合作的内容,也是基于这个前提之下。

    三黑一白的畸形太极,是天道允许的极限,而且这个白,还只是一个小白点,简直就是在天道的底限附近疯狂试探。

    所以,长端帝明白,不管他如何对子君,子君也不敢对艽朝下杀手。

    不然的话,那整个太极就全黑了,那个时候,天道就不会不管了。

    从这个角度看来,艽朝虽然处于劣势,但从一开始就不会有亡国灭种的可能。

    不是说天道站在它的这一边,而是天道不允许平衡底限被打破。

    哪怕艽朝是个邪恶肮脏的地方,它也依然会保留。

    这一点,和善恶无关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知道了子君的计划中艽朝是唯一幸存者之后,长端帝才会和子君合作。

    但是,长端帝不管他内心想的是什么,也不管三皇子毁掉的部分玉帛上面说了什么,从现在看来,三皇子一定和他所想的不一样。

    因为……长端帝不可能留下一道旨意,让三皇子继承皇位之后再传位于她。

    而且她已经看见了长端帝处死自己的旨意。

    那么只能说明,三皇子比长端帝更疯!

    不对……

    三皇子没这个疯的本钱……

    先前,他似乎说……他曾经私底下见过子君……

    想来问题应该出在这里。

    想到这里,嬴莹似乎明白了几分。

    三皇子被子君利用了,但是与普通情况不同的是,三皇子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而且还十分的心甘情愿。

    子君猜透了里院战略层面的安排,所以蛊惑三皇子,一旦出现这种局面,也要死战。

    而三皇子太年轻了,哪里是子君这种老狐狸的对手。

    当他明白,自己的艽朝无论如何也不会消亡的时候,那么自然而然地就会从内心深处滋生出一种狂妄和自大,而且非常匹配他那个年龄!

    少年得志,从来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他虽然不是少年,但终究还需要时间打磨。

    这么说……三皇子……或者说有苦帝的目的……是在这儿?

    嬴莹摇摇头,她明白自己想歪了。

    倒不是说思路有问题,而是不知不觉当中,她把事情的核心,从王曦身上,再次移到了整个战局。

    她突然莫名地笑了一下。

    这就是身不由己啊……

    明明自己关心王曦得要死,但脑中所想的,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是,她是很关心族人,她也想阻止战争,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最初不想和王曦刀剑相向的那个想法之上。

    她怕那个实力不强的小师弟,在这种举国之战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倒在了血泊之中,然后暴尸荒野,接着肉体腐烂,灵魂不得归乡。

    每每想到这里,她就会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她思念王曦,在乎王曦,哪怕有些话从未说出口,但在内心里,早就把这个不靠谱的小师弟当做了唯一可以依赖的对象,仿佛只要她需要,师弟就会冲出来,伸出双手站在她的身前,为她遮风挡雨……那个背影是多么的让人心安啊……

    就在嬴莹的思绪再次飘远的时候,一道灵光突然自脑中闪过。

    自己刚才……为什么会从师弟那里……想到天下大势上去呢……

    她再次闭上双眼,开始静静思考。

    良久,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因为她心中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她似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思路了。

    那是因为在潜意识当中,也把这两件事儿当成了一件事情来看待。

    也就是说,如果有苦帝要耍什么花招,便一定会伤害到师弟。

    不,师弟只是顺带,有苦帝根本看不上。

    问题还是在自己,把师弟捏在手里,便等同于捏住了自己的痛处。

    嬴莹有些心烦意乱,没有想到思考了半天,又回到了原点。

    “大将军!看!”

    党明指着前方,站在嬴莹身前,把她的思绪打断。

    嬴莹并不是没有注意到那滚滚的火球正从远方呼啸着飞来,只是潜意识中,她觉得并没有危险。

    她迈出步子,越过了党明,脸上毫无惧意。

    “轰!”地一声,那团青釉色的火球狠狠砸在了山顶向下的路上,激起无数碎石。

    嬴莹微微张开小嘴,显得有些吃惊。

    在她的预想中,自己派出去的骑兵,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在这期间,她并没有感受到激烈的灵力碰撞或者大量阴气产生,那就说明现在双方已经停战,而且不再继续死人了。

    所以,这幽幽鬼火,很可能是里院先行反馈回来的信息。

    只是……似乎准头不是太佳啊……

    还是说,里院生怕把自己给砸死了?

    想到这里,嬴莹又觉得有些好笑。

    或许,也只有小一和王曦,才会对自己这个皇帝的身份满不在乎了吧?

    估计此时此刻在里院那边,已经炸开了锅。

    尤其是师傅薛晨,完全想象不到她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师傅……

    里三院……

    嬴莹突然皱起了眉头。

    她叫人取过之前的地图,再次打量了起来。

    对啊,里院的主力,现在正在太阿山之中啊!

    把他们给忘了啊。

    她正准备叫人再进太阿山,去向这里边儿的里院讲清楚现在的情况时,一道灵识自火球坠地之处铺展开来。

    “本王,来受降了……”

    是楚江王!

    嬴莹立刻反应了过来。

    果然,地府一直有一名阎君在场,但从未参战。

    这时,她顾不得其他,明明是敌对的双方,她却像援军到了一般,一只手护着小腹,然后向着那个方向疯狂跑去。

    这下稳了,只要和楚江王碰面,就什么都搞定了!

    因为楚江王能来,就说明自己的请降意愿,已经成功地传递给了里院。

    现在,只需要把王曦和小一的困境告诉楚江王,相信有苦帝根本无力阻拦这么一尊大神!

    嬴莹望了望天,即使是现在,也没有谁敢说把天道完全揣测个明白。

    交战的是里院和艽朝,而她所请降的对象,并不是地府,现如今,前来受降的,居然是地府的阎君,她生怕再横生枝节。

    见天无异象,她心中稍定。

    更让她觉得有些欣喜的,是她发现楚江王的坠落之地,居然刚好就坠落在了有苦帝附近!

    而且,完全不用她开口,落地之后的楚江王看见那两个小熟人后,立刻出手,将押住王曦的几名甲士给瞬间放倒。

    “嬴莹,又见面了。”楚江王淡然道。

    “楚江王殿下,谢谢您。”嬴莹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小的汗珠。

    楚江王称她的名字,而不是叫她为逸仁帝,那就说明,人情还在。

    而能够让阎君认这个人情,那自己得心怀感激。

    “事情的经过,我大概已经听你派出来的骑兵说了,很感激你在这个时候能做出如此决断。至于你,据说长端帝本来给你的年号是越勾,只是不知道你用了没有。虽然本王现在也很急,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但我不介意认真听一听你的想法。你知道的,我说的‘听’,可以是你自己说,也可以是我自己来听。”

    这是楚江王第一次身披戎装,向来以书生形象示人的他,此刻有一种说不出的英武。

    有苦帝见王曦和小一都重新回到了楚江王的庇护之下,居然也不恼。他举起手压了压,让自己的一百多名亲卫队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才笑眯眯地道:“楚江王殿下,华夏那边……出大乱子了吧?”

    “那看来……只能是我自己听了。”楚江王也回之以温润如玉的笑容。

    有苦帝转向嬴莹,道:“接下来,就该是你们交接了。先前听说,羽儿妹妹你的年号是逸仁,还真是挺适合你。王曦,看来我是带不走了,张姑娘,想必也不会主动跟我走。那么你们聊。”

    楚江王见他不理会自己,也不是太过在意,反而好奇地问道:“去哪儿?”

    有苦帝这才正视楚江王,道:“我朝已经投降,接下来,我这个先任皇帝自然便是游山玩水,逍遥自在。反正羽儿妹妹已经把亡国之君的名号给背上了,我还能奢望什么?”

    “这些话,连嬴莹都骗不过,还指望骗过本王?”楚江王想把手拢进袖子,却发现此刻身着灵力铠甲,根本没有宽大的袖袍。

    话音刚落,楚江王的气息便开始节节攀升,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要出手查魂了。

    “大将军!南线北线守军传来消息,太阿山中的里院已经逼近一线天,询问如果对方攻击,是否可以反击?”

    “师姐!刚才那些阴兵果然咬在我们身后,只不过选了片密林,全都挂在那里,需要现在料理吗?”

    “陛下,那个……里院把……陛下……先皇……呃……不……把长端陛下送到一线天前了。臣等拿不定主意……”

    不同的人,对她的称呼依旧不同。

    “看来,羽儿妹妹你会很忙。我先行一步。给你个友情提示,先前那一招,叫谪仙。”

    一道界门突然自有苦帝身前打开,接着他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留下一众亲卫面面相觑。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

    这里怎么还能开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