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恐怖小说 > 里院 >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二章 疑虑
    朝堂诸公们已经快傻眼儿了。

    长端帝生死未卜,留有一道旨意,让三皇子登基,虽说不合规矩,但在这非常时刻,倒也不是不能用非常手段。

    可这前前后后,新皇登基还不到两个小时,怎么又要换老板?

    而且还是个老板娘!?

    是,逸王殿下人长得漂亮,也下过基层,立下过汗马功劳,本身也留有皇室血脉,但……女皇帝……即使是华夏……也只出过一位啊……

    咱艽朝就这么一个弹丸之地,居然也要照着华夏的剧本走一遍?

    虽然有着诸多议论,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大家都很疲倦了,也没有什么心思再去吵吵闹闹。

    所以,就真的如之前所说,朝堂诸公,只是傻眼儿,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就连之前因不满长端帝逾越礼制为嬴莹大肆操办婚礼的礼部尚书,此时也一言不发。转眼间,长端帝就已经是先先皇了啊……

    他们有些麻木地重复着两个小时前才做过的事儿,开始对嬴莹进行朝拜。

    在接受了百官朝拜后,新皇便算产生了。

    要不是嬴莹拿出了年号,和之前有苦帝的登基稍有差别,大家还真的以为自己穿越了。

    逸仁。

    就是在自己的亲王封号之后,加了一个“仁”字,非常草率的样子。

    但没有谁提出反对意见。

    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了猜测有苦帝这一行为的目的上面去了。

    有苦帝和逸仁帝两人,在密谈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前者便带着王曦下山去了。

    至于他们谈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要说交接工作吧?感觉也没什么好交接的。

    要说谈其他的吧,十分钟的时间,能谈什么大买卖?

    呃……这样说也不对……毕竟还真的是一桩大买卖……

    都说帝王是孤家寡人,但我们的嬴莹,似乎对此没有太大的感受。

    毕竟,在那个人跌跌撞撞走进她心中之前,她一直过得都是这种生活。

    孤独,是一种状态,不在乎你是否是众星捧月万众瞩目,只在乎你是否有一个人能够说说心里话。

    真的,有一个都行。

    有两个,你就该欢呼雀跃了。

    此刻的嬴莹,独自一个人,站在悬崖边。

    她摘掉了头盔,任秀发在夜色之中起舞。一向注重仪表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狼狈。

    王曦被有苦帝带走了,因为要确保他们之间的交易,有苦帝手中就必须要有筹码,王曦就是最好的人质。

    小一同样也被带走了,因为看了玉帛的内容后,连嬴莹她自己,在回过头来细细回想过往种种之后,也对小一产生了好奇。

    百官在她身后不到三十米处小声地互相议论,而凤羽军,则全体上山,拱卫在她周围。

    三名队正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完全不敢相信。尤其是党明,这场战争可以说是对大将军问鼎至尊最好的时机了,他已经决定,如果真的有好机会,自己一定要跳出来。但没想到……

    唯有嬴莹知道,自己踩进了一个坑,一个她不知道危机来自于何方的坑。

    她只知道,有苦帝的目的,绝对不简单。

    是,他们几家轮流当皇帝,或许这个位置对于有苦帝来说,诱惑力要降低一些。但也只是降低,不是消失。

    况且,不管他想干什么,难道皇权在手不是更好吗?

    所以,她只能将那小小的安全感寄托于自己手中的凤羽军,刚一登基,便下令调军。

    这可能是帝国历史上最荒诞的一幕,一个女皇帝,外面是戎装,在接受朝拜之时,脱掉了铠甲,里面却是一套大红色的喜服。现在,她或许觉得这喜庆的衣服与现在的氛围不搭,于是又脱掉了喜服,只留下了贴身的黑色洗手衣。

    呵,只是在合适的时候,向里院请降吗?

    她看不出来这个事情有什么难度。

    此时,她已经下了第三道圣旨,派出一支轻骑兵,向堵在一线天正前方的里院请降。为了害怕里院不相信,她还拿出了自己其中一把手术刀,附上以前在里三院时登陆医生工作站的账号密码,并且表示接下来,会亲自下一线天。此时,只是请里院先放行,让这支为数不多,只有十名骑兵的队伍向前通行,继续把这个消息递往后方。并且,为了害怕这支骑兵在路上被里院吃掉,希望里院派出相应人员随行。

    十名骑兵,掀不起什么浪花,即使里院派出二十名医师随行,也不会对正面战场有什么改变。以她对里院的了解,有很大的几率会放行。

    她本以为,自己新官上任三把火,多半这第三把火就会被群臣浇灭,但出乎意料,没有一个人反对。

    按理说,任何地方,都会有铁骨铮铮的人。新皇即位,第一道命令是调军,看似护卫自己,实则控制百官。第二道就是改年号,这一点没有任何阻力。但第三道圣旨,就是举国投降。这种时候,一定会有人跳出来誓于帝国共存亡的!前两道圣旨,都无所谓,可这一道,绝对会让人难以接受。

    她都准备杀人立威了,才发现群臣都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她,让她觉得毛毛的。

    这种笑容,她见过,虽然不多,但印象深刻!

    因为这种笑容,一般出现在黄义歆、余婉、石建泓、孙卫、徐小磊、杨允佶这些人脸上……

    那是标准的“里七院”式笑容!

    通常这个笑容一出现,那就代表着有人要被阴了!

    不至于吧?

    连这些人都看出来自己在踩火坑了,怎么我还发现不了问题在哪儿?

    “呃……我……朕……的意思其实……”

    她想三两下把这群人撇开,然后等着里院的回话,好为今天的事情,做一个终结。

    然而,她支吾了半天,却不知道如何解释下去。

    但她现在是皇帝,话说一半,虽然是她自己没说完,却没人敢接话,否则就算打断她说话。

    最后她只得道:“算了,就这样吧。史书上,随便写吧。”

    这时,才有一名似乎是被大臣们推选出来的代表,稍微上前两步,匍匐在地,道:“陛下,您和先皇之前的密谈,臣等虽然不知道,但也都看在了眼里。我朝虽不像华夏,但如此怪异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所以,臣等相信,逸仁陛下和有苦陛下一定都有了周密的安排。臣等只做事,不多问。”

    这下轮到嬴莹有些傻眼儿了。

    神秘的皇权啊……

    两位帝王躲在一旁,只是说了不到十分钟,不知道已经在朝堂诸公的口中演化出了多少版本了,进而给了他们无穷的信心。

    嬴莹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啊。

    在朝臣眼中,她可以说是最了解里院的人,也和里院渊源最深,此时有苦帝禅位于她,必定大有深意。

    嬴莹内心苦笑一下,也不想过多解释什么。

    误会就误会吧,这该死的鬼老天,既然如此喜欢捉弄命运,那就随它吧。

    “党明,你有话要说?”嬴莹挥挥手,把党明给点了过来。

    党明上前抱拳道:“大将军……呃……陛下……末将觉得……此事不简单……”

    嬴莹望了一眼杨禄明先前死去的地方,呢喃道:“这种事儿,有简单的么?”

    权谋,从来就不是她的强项。

    甚至说,除了颜值,她就没有什么强项。

    实力吗?不管是十二岁前,还是十二岁后,要修炼,她的资源都得到了极大倾斜,在回到艽朝后能有副主任医师的实力,本就应该。

    再说了,这种事情,实力又有何用?

    想当初,她的身份暴露,她对王曦说,很多事情,位置越高,实力越强,便越糟糕。

    没想到真的一语成谶。

    她的位置高得不能再高了,也有能力结束这场战争了,可她心里就是很慌。

    在以前,在里院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很简单,很少费脑子,她唯一需要注意的,便是不要暴露自己。而当时杨禄明几乎就很少联系她,于是她只能一门心思扑在科室上。而里三院的内科能有什么事情,科主任薛晨那么罩得住,又特别喜欢嬴莹,她什么都不用操心。

    后来,王曦出现了,慢慢地获得了她的信任,她的好感。

    两个人,从一开始,距离就靠得很近,彼此心中的小暧昧和小情愫,总是那么若隐若现,犹抱琵琶半遮面,挡住这头,露出那头。

    那之后,她便习惯有什么事情,都先听听这位看起来不太靠谱的师弟的。

    哪怕王曦说一句“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这种几乎等同于安慰的话,她也会觉得,师弟有办法。

    因为师弟的气运……超级强!

    但她忽略了,她的王师弟每次气运超级强的时候,必定会有另外一个人在场!

    当然了,除了薛晨和王曦,也就只有杨禄明,能让她觉得有丝毫安全感了。

    她知道自己这个师傅算无遗策的本事到底有多厉害,可惜现在他不在了,他算不到帝王心。

    不,应该说,他算得到长端帝,但却算不到三皇子。

    因为,能算到三皇子的角色,只能是唐否。

    一朝天子一朝臣,哪里都是如此,历代都是如此。

    现在,她身边唯一能给点儿建议的,居然是一名小小队正……

    “直接说你的猜想。”嬴莹道。

    党明似乎还不习惯于这样的君臣对,还是沿用以前在军营中那一套,直接道:“我担心,问题出在姑爷那边。”

    见终于有个人猜中了心中隐隐的担忧,嬴莹道:“继续说下去。”

    “末将不知,只是末将觉得,这笔买卖,实在太过简单,以前从未见过。所以,末将认为,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是大将军您不能左右的。”党明不知道自己是否把意思表达清楚了,有些挠头搔耳。

    “我不能左右的……”

    嬴莹沉吟道。

    从她得到皇位之后,每一道旨意,都不折不扣地执行了下去,丝毫看不出有苦帝有任何干涉。

    况且,除了前两道旨意,第三道旨意原本也就是有苦帝的意思。

    现在群臣全都会错了意,而她身边又有军队拱卫,几名带兵将领也全部按艽朝的方式发誓效忠。

    换句话来说,虽然信得过的,只有凤羽军,但整个艽朝的军队,她都能指挥得动。

    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左右的?

    左右……左右……有左……就有右……

    选择?

    两难?

    比如最后会出什么事,让她在王曦和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之间做选择?

    苍生吗?

    是比较难选,可是这和王曦不矛盾啊。

    王曦本就捏在有苦帝手中,自己要不回来,只能迂回一下,先将有苦帝的要求答应下来……

    那……就是让她在小一和王曦之间做选择?

    比如最后只能救一个?

    这倒十分棘手。

    选了小一,那王曦死去,必然是她不愿看到的。而且她也知道,自己一定会选王曦。可那样的话,在余生,她就无法面对王曦,而王曦说不定也会因为这件事情记恨自己一辈子。

    虽然错不在她,但做选择的人是她,王曦没有保护好小一,下意识地就会选一个人出来责备。

    自己则首当其冲。

    可是……费尽周章,就是为了让自己痛苦这么一下吗?

    都是成年人了,又没什么私人恩怨,全都是大是大非,有苦帝不应该这么幼稚。

    这个两难,不管她如何选,虽然会痛苦,但有苦帝没有任何好处。

    那……党明的意思是有苦帝来做选择?

    这的确是她不能左右的……

    但选项是什么,完全无法猜测啊……

    “呃……末将的意思是……让姑爷来做选择……说两头话……”党明见嬴莹在那里皱眉苦思,再次出口道。

    嚯!

    这句话,一下子就把嬴莹给点醒了!

    对啊,一直以来,最容易拿不清大是大非的人,是王曦!

    那个可爱的师弟,脑子一热,就敢带着自己,叛逃出里十院,不计后果,不问前程。

    现在,如果让这个师弟,在自己和小一之间,做一个选择,他会如何?

    师弟更爱小一,这点她心里清楚,可现在师弟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

    那样的话,虽然他对小一师妹的爱不会减少,但他的选择……却多了一个可以影响的变数……

    不……虽然她内心里很期待王曦的选择,但她要比王曦成熟得多……

    她直觉中,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回事,那么在王曦面前的选择,将会无比艰难!

    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有苦帝想从其中捞到好处,那就一定会有什么附加条件。

    让人痛苦与否,他不会在乎。

    他要的是,不管王曦选哪边,事情都会非常糟糕!

    不是对王曦而言,而是对整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