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恐怖小说 > 怪谈异闻 > 第335章 走投无路
    陆雨和方晓恬不敢放松警惕。她们不敢打电话,也不敢出门。

    房间里有电热水壶,冰柜里有饮料,柜子中也有泡面、饼干一类的零食,倒是让两个人不至于饿死、渴死。

    两人也是绞尽脑汁,想了一些办法。

    她们在网上搜了很久,想找个网络软件,给黎云的家人发去消息。可那些软件不是需要手机号、手机短信验证码来注册,就是需要额外收费。两人中只有方晓恬带了银行卡和现金,但网银这种东西,她们习惯了用手机后,都早就将网银的一些密码给忘了个干净。就是支付宝的PC版登陆账号和密码,两个人都记不太清楚了。陆雨试了几次,密码总是输错后,账号干脆被锁定了。

    这方法不行,两人就想要通过微博去联系黎云家人。但在这方面,网上能找到的讯息着实有限。那个零时新闻的微博账号看起来并不会回复网友私信。

    两人还想过找qq上的朋友帮忙。可这件事着实复杂。她们认识的同学、朋友,听她们说了个大概后,都是发来一连串的问号,还有人问她们是不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这样的事情想要让人相信,的确是困难。她们拜托人做的事情,也很突兀。

    这样折腾了几天,房间里的食物都要被耗尽,客房服务也敲过门、打过电话、询问过好几次后,两人终于是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

    不开门恐怕是不行了。

    光是她们的父母,这几天联系不上她们,就该着急了。她们还有工作,旷工的话,公司也一定会想办法联系她们。

    陆雨和方晓恬心里都清楚这一点,如果“王嘉”有心的话,他早就可以报警,让警察来敲门了。“王嘉”没有报警,这应该是她们这段时间以来收到的唯一的好消息。

    “他不敢杀我们的。”方晓恬又将这话搬了出来,“我们说不定,说不定能和他谈谈,让他放我们一马。”

    陆雨两眼无神地看着方晓恬。

    方晓恬鼓励道:“我们只要闭嘴……我们可以搬走啊。我们只要……只要不说的话,谁知道他们……他们做了那种事情……”

    她艰难地说着,脸上的神情像是在哭。

    比起陆雨,方晓恬的心情更复杂。王嘉可是她的男朋友。两人虽然是相亲认识的,感情没有到刻骨铭心的地步,却是真心实意地在交往,还已经到了同居的阶段,双方家长都知道了,结婚的事情也上了计划。这时候,得知王嘉的死讯,还被披着王嘉皮的东西追杀,她的心情当然不好受。

    方晓恬对上陆雨的眼神,眼泪就掉了下来。

    可除了抛弃王嘉,将整件事埋在心底,变成永远不说出口的秘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是她愿意保守秘密,那个东西愿意相信吗?要不是有所顾忌,那个东西早就找机会杀了她了吧?

    或是更进一步……

    方晓恬抹掉了眼泪,“我们拖着肯定不行。不说我们家里面是什么反应,就是他们……他们也肯定不会就这样跟我们耗着。他们不是一个、两个人,你也看到了,至少得三个吧?还有那个管家打扮的呢……他们取代了王嘉和谢轩荣,用那种特别复杂的办法……这要不是变态杀人犯的恶趣味,就是他们必须这么做。可能是为了让我们放松警惕,可能是有什么仪式上的要求,就比如我们最后画的那个法阵……可能还有其他受害者……”

    方晓恬说出了一连串的“可能”。这段时间,她就一直在想自救的办法,也翻来覆去地想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后一个问题,她没办法回答,但她这样思考,也有一些成果。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们杀不了我们,但用他们的同类来取代我们呢?”方晓恬说道。

    陆雨打了个寒颤。

    “可能要准备很多东西,要画个法阵,但这些时间,应该够了吧?他们说不定已经租了我们旁边的房间,画了法阵……”

    这无疑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况。

    陆雨惊恐地抬头。

    “我们不能在一个地方呆太久。我们,我们至少还得换一家酒店吧?还有公司和父母那里,得再报个平安。如果不行……如果不行,这些事情也该告诉他们了。”方晓恬难过地说道。

    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会不会有人相信?

    她们先前已经试过了,网上那些朋友都不信这种事。

    说实在的,这时候,要是有个人毫无保留地相信她们,她们反倒要怀疑那个人的精神状态。立场互换,她们也是不可能相信这种故事的。

    陆雨无话可说。

    两人暂且决定离开酒店。

    只不过,在离开之前,她们也得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

    方晓恬的父母那儿是不好去了,陆雨父母家倒是一个去处。

    陆雨担心自己的父母会被卷入这次的事情中。

    “去看一眼,借了你父母的手机,我们就再找一家酒店吧。”方晓恬说道。

    住酒店,用身份证登记,到时候肯定又会被“王嘉”发现。

    可要是住黑店,她们两个也不知道该到哪儿去找那样黑店。

    瑶城的治安很好,监控多,酒店宾馆都很正规,这原本是好事情,现在却让两个人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行了。走吧。”方晓恬是个说做就做的人。

    陆雨还有些迟疑。

    她看了眼电脑。

    那上面显示着她新搜索的酒店导航。

    她想了想,还是在网址中输入了微博,进入了微博官网,查了怪谈异闻那个账号。

    方晓恬没有催促她,眼睛死死盯着屏幕。

    如果那个账号再发布什么鬼故事,还能联想到她们的下一步行动上,两个人绝对会陷入一种绝望的情绪中。

    真到了那时候,方晓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得住。

    或许,死亡才是这整件事唯一的解脱方式。

    网页跳转,怪谈异闻的主页显示出来,两个人立刻发现了不同。

    “删掉了……”陆雨呆呆说道。

    她刷新着页面,滚动鼠标,寻找了好几遍,确定那两篇微博被删了。

    凶宅的故事、快递员的故事,都不见了。

    “这是什么意思?”方晓恬疑惑。

    两人面面相觑。

    这究竟是代表一切结束,还是说,跟网络删帖一样,这个账号贴出来的故事被人给“公关”掉了?

    两人不约而同想到后一种可能。

    这让她们更为害怕。

    如果说,这个账号不是一切的起源,反倒是个揭露者,它在不断暗示有诡异的事情发生,有无辜的人被杀害,那它删掉微博,只能说明黑暗的力量更为强大吧?

    “可能好事呢?”方晓恬牵强地说道,“那个密室,可能杀了很多人了。你想想我们最后看到的那个地板!那个法阵!之前我们不就说,肯定是之前有人去玩过,才留下来那种痕迹吗?死的人多了……黎云那事情也是这样吧!这个账号,还有那个零时新闻,一定是好的。他们在警告那些东西。事情不能做太过。如果他们真的都肆无忌惮地杀人,我们这世界早该变成什么样了?”

    方晓恬越说,越是顺溜。

    她好像将自己给说服了。

    或者说,她不得不将自己说服。

    再这样撑下去,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选择自杀。

    以前她是看不起自杀的人的,只要人活着,遇到什么麻烦,总能想办法解决。再不济,好死不如赖活着,活下去,才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而且,人活于世,也不是只为了自己。大多数人都有双亲,有亲戚朋友,可能还有伴侣和孩子。自己死了一了百了,扔下那些人伤心悲痛,还要承担更沉重的责任,未免也太自私了。

    可这几天,方晓恬躺在床上失眠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到死。

    她如患上了强迫症,每天都要检查门口,每天都要检查房间里的电话,每一个细微的动静,都让她惊得跳起。

    她还害怕陆雨。她怕陆雨会丢下自己。

    比起她的麻烦来,陆雨其实是处于半安全的境地。她的父母至少还没有被那些东西知道。陆雨完全可以甩了她,去找父母,带着父母远走高飞。以她的家境来说,出国也是可以。再过分一些,陆雨可以将她推出去。她要是死了,“王嘉”作为嫌疑人,绝对会被警方盯住。陆雨还可以将“谢轩荣”也牵扯进来。那两个东西只要不能轻易扔掉他们刚弄来的身份,就得和警方周旋。这段时间,也足够陆雨远走高飞了。

    方晓恬胆战心惊,时而也会想到屈从,想到自己将陆雨推出去。

    只是,她到底没有这种心狠手辣,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与虎谋皮。

    如果不是确信王嘉已经死了,她也不会想到和陆雨一起逃跑,扔下这整件事不管。

    方晓恬一时间心中悲凉。

    她也不再说话了。

    这样的自我安慰、自我催眠,她做了几天了,根本欺骗不了自己。

    “走吧。我们还是只能想办法联系那个黎云的家人。”方晓恬低落地说道。

    陆雨没反对。

    陆雨也不是没想过方晓恬想的那些事情。她还想过谢轩荣。不是现在的“谢轩荣”,是变成鬼的谢轩荣。谢轩荣那晚现身,或许就是在警告她,也或许是求助。她希望是前一种情况。

    鬼能杀人,那人死后变成鬼,是不是就能杀了鬼?

    陆雨都不知道取代王嘉和谢轩荣的究竟是不是鬼,但总归是差不多的东西吧。乐观点想,说不定谢轩荣和王嘉已经自己复仇成功了呢?

    这也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

    方晓恬话没说错。她们这些天来挣扎不停,但最后还是只有那一条明确的路。

    方晓恬到门口查看了情况。

    从猫眼往外看,看不到人,走廊上也没有动静。

    方晓恬小心翼翼开了门,打探了一会儿,才招呼陆雨跟出来。

    两人怀揣着忐忑的心到了电梯间,坐电梯下楼,到了大堂,一路无事。

    方晓恬办了退房手续。

    等待的时候,两人又跟做贼似的四处张望。

    酒店前台都觉察出不对了。

    不过,当日看到“王嘉”敲门的那个客房服务已经给同事们讲过那天的事情。酒店上下都当这两个女人是碰到了家暴渣男。虽然对她们的行为有些怀疑,但酒店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联系警察。这时候,他们也不过多花了点时间检查那间几天都没开过门的房间。

    “那个,有没有人来问过我们的事情?”方晓恬试探着问道。

    前台摇摇头,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没有,这几天没有人来过。”她也不好直说方晓恬的事情已经传遍了酒店,只能这样回答。

    方晓恬和陆雨松了口气。

    前台欲言又止。她想要劝两人主动报警,可想想她们情愿在酒店住,也不去报警,她就咽下了到嘴边的话。

    又等了一会儿,退房手续终于办好了。

    陆雨和方晓恬出门打了车,直奔陆雨父母家而去。

    方晓恬是想过暂住陆雨父母家的,只是陆雨没有主动提出这一茬,她也不好先开口。

    陆雨想过最坏的情况,也就是她和方晓恬难以幸免。这样的话,直接死亡大概是这种“最坏”中的“最好”结局了。她父母会伤心,但至少能平安地继续活下去。

    陆雨住酒店的这几天,一想到此,就会无声地流泪。这种无声的眼泪到今天已经流干了。

    她回家的时候,心情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她掏钥匙开门,心中在想着要对父母说的那些借口。

    方晓恬陪她对过话,两人觉得万无一失。

    可当大门打开的时候,陆雨就愣住了。

    她看着玄关中陌生的男人鞋子,心中一凉。

    方晓恬凑头看过去,也看到了那双男人的鞋子。一双皮鞋,不能证明什么。可陆雨的反应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方晓恬下意识抓住了陆雨,就想要转身逃跑。

    陆雨却是立住不动。

    她被方晓恬拽了一下,回过了神,第一反应就是冲进家中。

    她急急忙忙冲进客厅,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熟人。

    方晓恬无奈,还有了种认命的想法。

    如果“王嘉”他们不同意她的提议,不相信她会保守秘密,那只有一拍两散了。

    在这一瞬间,方晓恬还想到,她能直接叫喊,引来邻居,也能试着和“王嘉”他们搏斗看看。

    万一呢?

    万一她们能够杀死对方呢?

    带着这微弱的希望,方晓恬也进了门。

    她小心翼翼看过大理石地面、木地板,还有白色的天花板和贴着旧墙纸的墙面。这些地方都不像是藏了法阵的样子。

    看完这些,她才将视线转向客厅沙发。

    坐在沙发上的人站了起来,一脸惊讶。

    “李昂!”方晓恬失声叫道。

    “你也在?”李昂看着方晓恬,“哦,你们一直在一起。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被王嘉……”

    李昂的话没说完。

    “我爸妈呢?”陆雨问道。

    “叔叔阿姨在房间里面。他们……”李昂有些尴尬,“我以为他们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没想到你们没说。”

    陆雨二话不说,冲进卧室,就看到自己爸妈躺在床上,闭着双眼,好像在睡觉。

    “他们昏过去了,我就将他们搬到了床上。”李昂往前走了两步,对陆雨解释道。

    陆雨靠近了,心怀不安地仔细看了看父母的情况。

    他们的确是睡着了,不像是受到过什么伤害。只是,她妈妈脸上还有泪痕。两位老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陆雨干涸的眼睛又变得湿润起来。

    “先不要打扰他们了吧。”李昂说道。

    陆雨点点头,轻手轻脚地退出卧室,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你怎么会在这里?”方晓恬一步没动,还站在靠近玄关的位置,也没有将大门关上。

    李昂苦笑道:“我从警察那儿偷看到了这里的地址,就急忙过来了。”这样解释了一句,他顿了顿,继续道:“谢轩荣被逮捕了,王嘉也被通缉了……应该说,那两个假扮成谢轩荣和王嘉的东西……我们三个就都在警察要询问的名单上,警察本来在找你们……”

    “逮捕?通缉?”

    “为什么?”

    方晓恬和陆雨露出惊讶的神色。

    李昂没有马上回答。他难得这么踟蹰。

    他的眼神瞥着方晓恬,又很快移开视线,眼神闪烁。

    “到底怎么了?”方晓恬质问道,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李昂还是没马上回答,“你先坐下来吧,坐下来,我慢慢说。”

    “你快回答!不然我们直接去警察局问警察!”方晓恬着急地逼问。

    李昂无奈地低下头,“那个东西杀了谢轩荣的爸爸,处理尸体的时候被抓到了现形。还有一个……”

    陆雨和方晓恬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王嘉的父母,死在了家里面……”李昂接着道。

    方晓恬心中不好的预感扩大了。

    陆雨看向了方晓恬。

    “尸体,尸体比较碎……警察说,那里面可能不只是王嘉的父母,邻居也说那天看到过一对夫妻到王嘉父母家里……”

    方晓恬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

    她身体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陆雨一直盯着方晓恬,这时候急忙上前,抱住了方晓恬的身体。

    李昂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叹息一声,同情地看着方晓恬。

    方晓恬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一动不动。

    陆雨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

    有人从他们这一楼经过。

    李昂听到外头的动静,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了。

    咔哒一声,房门上了锁。

    陆雨忽的意识到了不对,抬头看向李昂。

    她只看到了李昂的背影。

    这一瞬,在密室中发生的那些事情从他脑海中闪过。

    李昂在厨房弄出了动静,李昂走进那条壁画走廊……

    只有这两幕。

    却刚巧是这两幕,或转移、或遮挡,她,还有当时的其他人,都没看到最关键的一件事。

    王嘉和谢轩荣,究竟是怎么被调包的?

    陆雨想到此,脸色一白。

    李昂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俯视着陆雨和方晓恬。

    咔哒。

    又是门锁的声响。

    陆雨回过头,就见另一间卧室的房门打开了。

    那是她读书时候住的房间。大学毕业后,她找了工作,就在外头租房了,但节假日还是会回来住。

    谢轩荣和王嘉从她的房间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