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神级卡徒 > 320:放心大胆去干掉敌人
    静室之中,光线透过窗户穿进来,将整个房间切割成明暗不定的大小区域。

    万令和聂洞的目光落在孙艺荧身上时,都是露出了讶异之色。

    “有意思,竟然是这种毒素,这个的话......”

    聂洞神色古怪,看向万令。

    万令淡淡摇头,“这毒素已经入侵到五脏六腑了,若非体质特殊,可能现在已是死人,不论情况如何特殊,能治就治吧。”

    孙艺荧神色平静沉默。

    唐剑心中一紧,忙问,“老师,聂院长,那还有救吗?”

    聂洞轻笑一声摇头,“毒素入体到这种程度,没死已是你这小老师体质特殊的原因,想要完全救治的话,我也只能说尽力试试,而且这毒素......”

    聂洞目光一闪,看向孙艺荧,“小姑娘,你这身上的伤势,是如何沾染上的?告诉我详细过程。”

    孙艺荧回忆道,“当时我们京华学校组织第二次天坑考核,我随同几位学长学姐一起进入我们京华的B43号天坑。

    任务是负责救援B43号天坑里,被天坑土著抓走的那些受教化的愚民。

    但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我们遭遇了伏击。

    我被那个部族的天坑土著中的一名祭祀所伤中毒,两名学长为了救我,也掩护我逃离。

    我知道,受伤后只会对他们形成拖累,便向着更深入的方向逃走。

    后来......救援队伍赶到,找到了我,但那已经是好几天后。

    我体内的毒,被确认为祭祀邪神的“降临邪毒”,没能在第一时间清除,毒素便侵入我的骨髓血液,甚至身体细胞。”

    “降临邪毒?”唐剑还是头一次听闻这种诡异毒素。

    “好。”

    聂洞颔首,神色奇异,“我清楚了,真没想到B43天坑里的一个小小天坑土著祭祀,竟也能使用出降临邪毒的术。

    不过所幸正是因为只是小小土著祭祀对你使用的毒,否则,你连一天都抗不过。”

    话罢,聂洞看向万令和唐剑,“行了,我现在就使用扁鹊三连卡为她治疗,你们可以出去了。”

    “治疗就治疗嘛,竟然还要回避。我还想看看【扁鹊三连卡】呢......”

    唐剑心里嘟囔一句,这心思才闪过,他便感觉天旋地转。

    下一刻,已经是出现在了房门外,身旁赫然是万令。

    ...

    “你这阵子很忙?不过生命力的修炼竟然也没落下来,看来你还是大有潜力可挖。”

    万令淡淡看着唐剑道。

    “嘿嘿,老师您这话就错了,我其实每天都非常辛苦修炼。”

    唐剑笑道,有些自得,“不过这当然也跟我个人的天赋脱不开关系,不然再勤学苦练也没那么好提升。”

    万令目光微闪,你在我面前还洋洋自夸,这样好吗?

    “既然你这有潜力,过两天我再给你一点加强培训的内容,你的那些生意,请别人打理就行了,你不用太过费心,钱够用就行。”

    “不要啊。”

    唐剑惊叫,看向万令,“老师,没钱怎么修炼啊?我这修炼都得大量喝营养液的,这营养液都得费钱啊。”

    万令淡然道,“天坑里很多生物包括植物,就是最好的营养液,你不需要花钱去买,你只需去抢、去杀、去掠夺。”

    “晕,您这是要把我培养成强盗呢?”

    唐剑眨了眨眼,苦笑,“老师,那您也得给我一点空暇的时间研究制卡吧,我可是在网上夸下海口,下个月要发明出新的专利的。”

    “要什么材料,你就提前装入储物戒指卡内,天坑里,也是一样能做研究。”万令道。

    “那要培训多少天啊?”

    唐剑郁闷。

    ...

    很多天坑里,完全就是另一种不同风格的世界。

    在那样的世界里修炼,吃喝都要自己解决,与正常联邦社会是脱轨的。

    有红卡作弊器,唐剑还真不想苦哈哈长久蹲天坑里修炼。

    万令道,“你这十来天生命力就提升了10点,还是在非常忙碌的情况下,接下来你这老师治疗好后,我要求你去天坑完成几个培训任务。

    任务完成后,你的生命力如果提升到了300以上,就可以回来,否则就一直在里面待着。”

    “一个月从现在两百多提升到300以上?”

    唐剑惊愕看着万令。

    疯了吧?

    还是你知道我有挂故意这么来?

    “很难吗?”万令淡淡看了眼唐剑,“你是有奇遇的人,每个时代,都会有很多人有奇遇。

    但最终一个时代,只会出一个王者。

    这个王者就是终结和代表时代的人。

    你做不到,你就什么都不算,垃圾一个。”

    “动不动就说人垃圾!”

    唐剑气得牙痒痒。

    不过他也被万令这话镇住。

    纵然他上一世是三星卡师,但说真的,还真没万令这么大气磅礴的眼界和世界观。

    他认为一个月将生命力提升100很难,是相对于他上一世而言。

    因为这样凶猛的提升,相较上一世那样的人生,实在有些夸张。

    可对于万令这种上一个时代的天骄而言,那就完全不算什么。

    甚至万令认为唐剑作为他的学生,不能做到他上一世那样的水准,那才是垃圾、平庸。

    看到唐剑的眼神,万令道,“我收的四个亲传学生里,现在就只有你和毕意保留了亲传身份。你知道毕意在修炼到现在的实力境界,用了多长时间?”

    “今年毕师兄才刚入大三,那应该是用了两年多吧?”唐剑揣测。

    万令摇头,“他属于大器晚成,在天坑另有奇遇,他的体质原本很平凡,性格甚至很懦弱,奇遇后,发生了改变。

    在一年前,他刚进大二,只有一星的实力。现在大三,他已经是四星卡师学生中的佼佼者。

    去年一年,我对他进行了三种考验,他都通过了。

    你如果不努力,将会永远也追不上他。”

    “我追不上他?怎么可能,只要有钱,有红卡作弊器,我就能不断变强!”

    唐剑心里嘀咕,面上却沉默。

    万令轻笑,“不要小看任何人,不要以为只有你有奇遇。

    这世界,从来不是为一个人转动。

    一个时代终结了,也还有下一个时代。

    现在,就是你们的时代。”

    “你有奇遇。

    你怕生命力提升太快会引起他人觊觎?

    这些我都看得出来。

    不过你这点儿提升速度,其实一般般,比毕意都比不上,比我年轻时更差一些,谁会觊觎?”

    万令淡淡看着唐剑。

    唐剑无语,简直郁闷得要吐血。

    身为一个挂逼,竟然被人嘲讽了开挂都是菜逼。

    这是何其的讽刺。

    但偏偏唐剑也无力反驳。

    因为万令这种全联邦无敌卡师,本身就是BUG般的存在,是上个时代曾经的同阶王者,一群有奇遇挂逼中的王者。

    现在对方还真是能蔑视他。

    而且,他一直以来也的确是畏手畏脚的,万令说得没错。

    ...

    “尽快提升起实力,然后去做该做的事,你做事就是瞻前顾后太多,没必要。

    谁得罪你,你就得罪回去,太过火的那种,那就干掉!”

    万令平淡说着,声音低沉,“判官是我帮你杀的,但指使判官动手的那个人,得你自己动手,这将作为你的其中一个培训任务。

    别人都要杀你了,你这阵子还能没心没肺的赚钱,还能在网上隔着屏幕和对方耍嘴皮子?

    你难道是个只会动嘴的妇人?”

    “这......我也不是......在等合适的时机吗。”

    唐剑抬头纹都挤出,声音不自觉微弱。

    “时机是等出来的吗?时机是创造出的!”

    万令冷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一天到晚。我不要你做君子,你只适合做小人。”

    “老师,我这要做什么人,你都能给我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唐剑惊愕。

    万令淡淡道,“因为我是你老师,我拳头比你大!等你哪天压过了我,你也能安排我。”

    “我特么真想安排你,但我现在不敢说出来啊!”

    唐剑无奈腹诽,全身却渐渐热血都沸腾。

    怎么会有这么霸道、这么邪恶的老师?

    不仅教他变强,还指导他睚眦必报,以杀人为教学任务。

    偏偏他还感觉好刺激好喜欢。

    之前唐剑也的确是瞻前顾后畏手畏脚,但那不代表他的属性里天生有着“苟”这个属性。

    只是两世为人,唐剑十分清楚要干掉一个有背景有身份的人,将会是多麻烦的一件事。

    稍有不慎可能就是引火烧身,惹来天大的麻烦。

    这真不是年纪轻轻时还能冲动的事情,而是需要谋而后动,考虑很多。

    但现在有万令这一句话,那就什么后顾之忧都没了。

    老师给他撑腰,让他去杀人。

    那就是奉旨办事,砍死巴塞思有什么麻烦万令兜着。

    那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逮住巴塞思就往死里宰。

    “年轻人就应该多点锐气。”

    万令看着唐剑颔首,“好了,你那小老师现在应该是有对象的吧?”

    “这个?我不太清楚啊,应该是没有吧,怎么了?”

    唐剑诧异看向万令。

    您这聊天方式也太天马行空了。

    孙艺荧有没有男朋友,他还真不清楚。

    当然曾经唐剑也好奇打听过,倒是真没听说有哪个男的和孙艺荧有一腿。

    浠城一中那么多男老师当时追求孙艺荧,也没见人家同意呢。

    “那可能待会儿有点麻烦。”万令皱眉。

    “麻烦?什么麻烦?”

    唐剑一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万令诧异,“你倒是很紧张你这位老师。”

    “那当然。我这个人毕竟是很有节操和人品的。”

    唐剑理所当然,“老师您快说啊,什么麻烦?”

    万令若有所思,“稍后你那小老师出来了,再由她决定是否告诉你,旁人不方便说。”

    “我日!我日!”

    “我以后比你强了,真的非得安排你不可。”

    唐剑几乎咬牙切齿。

    不方便说那你刚刚还开了个头,有这么吊人胃口的吗?

    万令淡笑瞥着唐剑。

    不服气?

    不服气现在也给我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