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燕王 > 第634章 尽在掌握
“战况如何?”杨丛义不急不缓的询问。
“登岸的敌军不少,上岸就往营里冲,有些还准备防火,弓弩压制之后,已经开始短兵相接。夜间视线不清,不知江里是否还有后续敌船援军。”卫兵回禀。
“继续打探,一有最新战况,迅速报来。”
卫兵接令退走,继续收集战情信息。
中军营帐距离各军营地并不是太远,但在营帐内听不到任何刀兵相交之声。
“杨大人,你要不要出去看看?”赵玮默默拿起那册《孙子兵法》。
“出去也无用,两军已经交战,天又太黑,很难辨别敌情,瞎指挥只会扰乱己方战场,对作战取胜没有帮助。我与殿下还是在营中静待结果吧!”杨丛义笑道,顺便又给对方宽宽心。
“也好。”赵玮说着翻开《孙子兵法》第一篇,认认真真看起来。
杨丛义也不再说话,随手拿起另外一册兵书《三略》,认真翻阅。
营帐中安静下来。
约一刻钟后,营外隐约传来刀兵相交之声。
少息,卫兵来禀:“报!七八艘敌船在渡口登岸,精武军、扬武军将士正与敌军激烈交战!”
“继续打探!”
杨丛义挥挥手,卫兵退走。
“无妨,渡口三千精锐,敌军七八艘船顶多七八百人而已,冲不破江岸防线。”杨丛义微微一笑,告诉赵玮不必担心。
二人继续看书,耳边隐约的刀兵之声似乎逐渐减弱。
不过多时,卫兵再来通禀:“报!右路登岸敌军已被各部拦住,无人突破各军驻地!”
“好!”
卫兵退去,杨丛义面对笑意,与赵玮对视一眼,而后继续看书。
片刻之后,又有卫兵禀报:“报!左路敌军已被挡在既定阵地,正在歼灭敌军!”
“好!去吧!”
听闻渡口左右两路前军都将渡江敌军拦住,杨丛义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心情放松不少,抬眼一看赵玮,只见他眉宇之间的忧虑之色也淡了几分。
“报!突破江岸防线的敌军已被全部赶回江岸,正在追击歼灭!”
“报!右路残敌已逃回江岸,各部正在追击清剿!”
“报!左路敌军大部被歼灭,部分敌军逃回船上,各部正在追击剿灭!”
各部战况一如预期,杨丛义心下大定,放下手里的兵书,不由得笑道:“殿下,看来此战我们要胜了。”
赵玮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这不都在杨大人预料之中吗?”
“虽有预料,但夜间视线不清,还是有可能发生意外的。不过如今看来,前军各部执行命令没有打折扣,等此战结束,得好好奖励一番。”杨丛义笑道。
“我是巡慰使,奖励之事我来考虑!”听闻此战即将得胜,赵玮顿时轻松不少,言语之间也多了几分神气。
“好,那我就代前军将士多谢殿下!”杨丛义抬手。
“之前你说如果此战得胜,敌军三五日内必会北撤,可有依据?”
说实话,之前赵玮并不能相信拥兵四五十万的敌军会自己撤退,现在亲眼所见杨丛义没有离营半步,夜袭敌军却被纷纷败退,对他的信心顿时大增,于是便开始真正考虑退敌之事。
“可靠依据说不上,不过是根据敌军三场失败来推测而已。和州战败,敌军损失几乎全部船只,失去渡江能力。瓜洲渡之败,击毁了他们集中战船围攻大宋战船而后渡江的信心,从此不敢集中渡江。今日之败,击碎敌军分散渡江的企图。三败已经将敌军渡江的信心全部击毁,若不能从瓜洲渡江,再往东去江面更为宽广,敌军更无法渡江,何况泰州等淮东地区还在我们手里。金主完颜亮准备多年,聚兵百万,兵分四路,若不能渡江,必然不会甘心,但他带来的将军士兵不是不会思考的木头,渡江意味着死,那么他们会愿意一批批赴死吗?听说完颜亮为了率军南下,杀了很多反对的将帅和大臣,也杀了大批皇室宗亲,树敌无数,若他带来的将士不愿渡江赴死,以他的性子,必会杀人,但即使杀再多的人,敌军也都知道,他们不可能成功渡江,所以几十万敌军为了保命,说不得就会采取极端手段,极有可能以炸营胁迫金主退兵。所以敌军撤退是必然,至于时间是三天还是五天,其实并不重要。”杨丛义仔细解释道。
赵玮听在耳中,不由的轻轻点头:“金主的名声确实不好,喜怒无常又蛮横,有滥杀之名,若将帅阵前不从命,确实有可能降罪甚至处死。如此看来,敌军若不敢渡江,营地会很快撤退。”
杨丛义微笑不语,如果无人干预,完颜亮近期就会被叛军杀死,到时敌军自会求和退走,但完颜亮被杀对他收复燕京不利,还得想办法救他一命才行。
“杨大人,从你第一次领兵到瓜洲渡开始,是不是就已经想好了退敌之策?”赵玮忽然盯着杨丛义问道。
杨丛义微微一愣,急忙摇头道:“殿下高看我了,我是人,不是鬼神。初来瓜洲渡时我只是一支护卫军统制,手里只有三千人,及至离开瓜洲渡支援建康,所领将士也不到五千人。军中无威望,又无名望,就凭几千人,如何就敢言退敌?不过是被形势所迫而已,若真有那等看穿一切的能力,又何至于被敌军占据整个江北。”
稍作停顿,接着说道:“要说之前没有想法也不全对,在两场水战大获全胜,敌船缩在瓜洲渡不敢进入长江后,那时就知道敌军怕了,我心里隐约就有一些退敌想法。在敌军突然分散渡江后,我就猜到他们急了,那时就想,如果能再灭渡江敌军一次,敌军就必退无疑。所以郡王让我统领前军两万将士后,就连夜部署,不给敌军任何渡江的机会,甚至想放他们登岸,而后一举歼灭,彻底摧毁敌军渡江信心。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夜袭,稍稍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不过前军各部在子时之前已经提前部署好,是以我并不担心。”
“原来如此。”赵玮似乎略有失望。
“报!左路敌军已被全部歼灭,正在清扫战场,清查战果!”
“报!渡口敌军全部歼灭,敌船全部缴获!”
“报!右路敌军大部被歼灭,少数敌军趁夜逃上小岛,视线不明不好追击,小岛周围驻军已经加强防守!”
“报!苏将军、潘将军带领船队从江中归来,战船无太大损伤!”
“薛将军派人回报,瓜洲渡敌军暂无动向,没有新船出动!”
接二连三的好消息传来,杨丛义、赵玮脸上掩不住喜色。
“敌军夜袭结束了,此战我军完胜。殿下可以安心去歇息了!”杨丛义笑道。
“好,折腾了半宿,确实有些困了。”赵玮打个哈欠。
“来人!带赵大人去歇息。”
杨丛义一声令下,卫兵进帐,将赵玮引去不远处的营帐。
待赵玮和帐外的宿卫禁军离开后,杨丛义当即招来卫兵:“速去渡口向薛望传令,命他派人进入瓜洲渡打探敌情,若敌军有异动,即刻回报!”
卫兵领命而去。
不久之后,各军送来初步统计战果,共歼灭敌军八千六百七十一人,击毁船只三十一艘,缴获船只七十二艘,更详细的战果,则要等到天亮之后。
就在镇江前军打扫战场、统计战果之时,镇江城内却还在骚乱之中。
城内四处起火,一支敌军从东门长驱直入,在城内横冲直撞,无人可挡。
帅府提前调遣布置的守军在敌军骑兵冲击下,简直不堪一击,阵型完全被冲散,等敌军越过防线,他们只能在将官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中,跟在马蹄后面追赶。
可他们的两条腿,哪里有四条腿跑的快?
敌军骑兵冲破第一道防线之后,一鼓作气直奔城北帅府方向而去。
“大帅,敌军突然从东门入城,已经冲破三道防线,直扑帅府!”禁军将校快步来报。
“不必惊慌,在帅府前的街道放置拒马桩,召集弓弩手,准备以弓箭覆盖敌军!”杨存中不慌不忙,镇江城内守军战力虽然不高,守城还是没有太大问题。
“敌军势不可挡,冲破第四道防线,距离帅府不足百丈距离!”
“敌军已进入帅府前街道!”
“敌军冲散拒马桩,据帅府二十丈!”
“弓手逃散,敌军攻进帅府!”
“宿卫禁军出击!剿灭来犯之敌!”
等敌军攻入帅府,杨存中一声令下,帅府内外宿卫军尽出,与催马入府寸步难行,不得不翻身下马的敌军战作一团,顿时刀兵相交,火花四射,杀声震天!
约两刻钟后,刀兵之声渐弱,杀声消失。
“大帅,来犯敌军已尽数歼灭,无一逃脱!”一将校浑身浴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可留有活口?”杨存中十分淡定,但脸色却并不是很好。
“俘虏十余人。是否马上审问?”将校问道。
“审!马上审!”杨存中面色不虞,火光一照,只见满脸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