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二十九章 一群养肥的猪
    趁着国内战事稍显平静,胡彪最终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此番美尼亚之行,涉及到关系后续发展资金的掘金计划。仅凭林诗雅一人主持,胡彪担心她会吃亏。

    那怕在这件事情上,胡彪已经将布鲁克等人拉上利益战车。可利益太过巨大时,谁敢保证布鲁克家族,会不会抛弃胡彪这个合伙人呢?财帛动人心啊!

    抵达防城港跟布鲁克汇合,胡彪并未立刻启程离开。相反,将一些随船前往的骨干人员召集完毕后,胡彪才能放心离开。国内一大摊子事,总不能丢下不管吧?

    待在防城港游玩的这段时间,在南海周边大肆搜索几天的日军,最终无奈宣布取消大规模海上搜索。原因很简单,每天花费的人力物力,令日军也是苦不堪言。

    最为重要的是,欧洲各国给予扶桑政府施加的压力不小,让扶桑方面不得不忍耐行事。借着教会的案子,小鬼子跟英法等殖民国,所谓的友好关系也算蒙添了阴影。

    最令日军特高课惊恐的,还是大肆调查许久,依旧未能查到是谁袭击了围州岛。岛上的军舰跟战机消失不见,连同被扣押在岛上的百姓,同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日军特高课打探到,有几艘疑似他们的巡逻艇,进入到眉公河流域。问题是,眼下那里是英法两国的地盘,他们想派人进去调查,又谈何容易呢?

    鉴于内外压力,日军最终结束海上搜索,选择加大情报收集力度。通过那几艘进入眉公河的巡逻艇,争取找出幕后的元凶。而元凶,很有可能就是英法两国。

    原因是,根据日军特高课打探到的情报,营救那两名神父的人,似乎是一伙外籍武装人员。甚至给他们透露情报的人,还直接告知这伙外籍武装人员似乎有番号。

    看着特高课收集起来的情报,负责海防城等地的情报负责人,一脸严肃的道:“有关这个白熊行动队的情况,必须密切展开调查。有可能的话,把他们规模跟成员都摸清楚!”

    “嗨!”

    在西南英法控制的殖民地内,同样有日军特高课谍报人员的存在。对英法这些殖民者而言,他们并不限制扶桑的商人在港口这边做生意,只要照常纳税听话即可。

    可令日军特高课极其无奈的是,就在他们针对白熊突击队展开秘密调查时。离开海防城的前一天,胡彪很平静的道:“柱子,带兄弟们去赚点外快,确定的目标全部清除!”

    “是,狼头!”

    谁也不会想到,有意让日军知晓白熊突击队存在的胡彪,本身就打着黄雀在后的盘算。在日军特高课秘密调查白熊突击队时,情报组却进行反跟踪跟调查。

    摸清小鬼子在防城港的情报站窝点,便一直按捺着不动,也是希望争取一次性,彻底铲除日军特高课部署在防城港的谍报机关,让小鬼子短时间无法传递消息。

    根本预想不到,真正的元凶躲在幕后。随胡彪前往美尼亚的特遣队员,只花费半夜的时间,将先前发现的日军特高课情报站一举全歼,而后证据还留在原地。

    一切搞定,胡彪拿起住处的电话,拨打号码后道:“白熊,准备给人送礼!”

    “明白!狼头,你多保重!”

    “一样!有时间,往后记得多跟尼娜发电报。适当的时候,我会把她接出来。目前沪上那边,还需要她,希望你能体谅我的难处。相比这里,沪上相对还安全些。”

    “谢谢狼头!我理解的!”

    此番决定把林雅诗送往美尼亚定居,更多也是那边需要有人替胡彪牵线搭桥。凭借在沪上租界打下的名气,林雅诗也结交了不少教会慈善组织。

    这些组织的人脉也很广,而此时世界的中心,依旧还属于欧洲。美尼亚这种新生的国度,在很多欧洲人眼中,也是一帮土包子,甚至流放犯跟土著所在的国度。

    总的来说,美尼亚一战后虽然捞到不少好处,可在国际上的地位,依旧不怎么样。眼下的世界强国,依旧还是在欧洲。美尼亚真正崛起,其实还是在二战之后。

    即便如此,在很多欧洲人眼中,他们依旧瞧不起美尼亚的人。归根结底,美尼亚建国的时间不长,甚至曾几何时,也是大不颠在美洲的殖民地。

    或许正因如此,以至国力跟实力不断壮大的美尼亚,也希望在国际事务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远东这块富饶之地,也成为美尼亚渴望的利益及殖民市场。

    挂完电话的努维克,很快又给驻海防港的殖民军指挥官打去电话,告知捣毁多个日军情报据点的消息。接到电话的守军指挥官,自然也显得极其震惊跟意外。

    直接道:“伊万,你能确定,那是扶桑人的情报站?”

    “当然!这段时间,这些矮锣子,一直派人盯着我手下。只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手下也在反跟踪他们。除了一些钱,那些能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都在屋里呢!”

    有了努维奇这句话,守军指挥官终于不再犹豫,开始带着港口的军警,查抄那些以各种身份掩饰的特高课情报站。在这些店铺跟民居内,发现大量有关海防港的情报。

    有涉及海防港兵力部署的情报,有海防港管理机构官员的情报。总之,随着这些搜集出来的情报,守军指挥官跟港口管理者,都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谢特!这些该死的扶桑人,他们究竟想做什么?难不成,他们想攻打海防港吗?”

    前番因日军侵吞琼岛,就令他们这些派遣至远东殖民地的官员极度不满跟不安。后来又发现射杀神父的事件,连国内议会跟高层都被惊动了,又向扶桑方面抗议了一番。

    现在突然发现,日军特高课在海防港部署了如此多的谍报人员,收集了这么多详细的军事情报。种种迹象都在表明,日军暗中正在进行针对海防港的作战计划。

    拥有这些不容抵赖的证据,守军指挥官跟港口督官,连夜召见驻海防港的扶桑商会社长以及联络代表。将这些证据甩到他们脸上之余,也限令他们尽快离开海防港。

    面对港口督官跟守军指挥官,联名做出的决定,日军方面也是有苦难言。谁也没想到,他们的情报机关,竟然会被港口方面发现。再怎么解释,似乎都是徒劳。

    何况,他们非常清楚,国内收集这些情报,确实是想拿下海防港,截断国民政府运输海外物资的交通补给线。只不过,眼下还没来的及实施罢了!

    真要把所有商人跟侨民,都撤离海防港。那么前期的部署,都将划为泡影。鉴于这种情况,负责接洽的扶桑方面负责人,自然免不了推卸责任,同时答应给予相应赔偿。

    等第二天登船准备离开时,得知消息的胡彪也忍不住冷笑道:“一群无知的贪婪者!现在拿了扶桑人的好处,等未来扶桑军队攻破港口,他们就是一群养肥的猪。”

    做出这个评价的胡彪,也不再理会港口这边的事。只是交待努维奇,务必确保自身安全。等后续受训结束的突击队员到来,也会不断补充到他的队伍中。

    如果有什么情况是他应付不来的,也可跟秦天佑发电报,请求保留下来的特遣支队配合行动。在龙州那边,胡彪保留了一个作战排。钦州跟海康这边,也有雷雄指挥的突击队。

    从陆路出发的一个作战营,已经安全抵达西隆。眼下负责西隆军务的秦天佑,麾下也有一个团的作战部队。甚至根据胡彪命令,开始向临近的滇省境内渗透。

    短时间,只要日军不大举来袭,胡彪也不用担心这边的事。拖延的时间越久,胡彪积攒的实力就越强。分布各地的作战分队,也开始陆续征召兵员展开秘密训练。

    大量武器弹药跟物资,也随着海鹰突击队的货轮,陆续运抵西隆跟各分队营地。等胡彪下次归来,相信这边的情况也会大大改善。届时日军来袭,胡彪也有更多反制实力。

    看着缓缓离港的远洋渡轮,站在甲板上的林雅诗,略显忧伤的道:“彪哥,这一走,还不知何时能再回来呢?沪上那幢房子,能保留着呢?”

    “当然可以啊!别太忧伤,再给我一些时间,等我打下一块地盘,能够供我们休养生息,那时我们就有一个真正的家。现在去美尼亚,也只是为了赚钱!”

    “真能赚钱吗?据我所知,勘探油田好像风险很大啊!”

    “确实!可勘探成功的话,回报也很大啊!就算你不相信我们招聘的勘探队,至少需要相信我的实力吧?你何时见,我做过没把握的事呢?”

    前世改做商业间谍的胡彪,也曾看过一封有关美尼亚油田分布的资源图。虽然有不少油田,目前已经被勘探出来,或者以现有科技无法勘探出来。

    可那些尚未被人发现的油田,都将成为胡彪的掘金地。凭借勘探到油田转身赚取的资金,再向美尼亚大量购买武器装备及机械设备,相信很多人都乐意合作。

    真要有人强取豪夺,胡彪也不介意在美尼亚那边展露一下实力。随行的警卫排跟一个排的特遣队员,真要制造起破坏跟杀戮来,相信会令很多人为之胆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