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大晋太宰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太庙
    “法家经过大汉四百年早已经消失了,一些主张多和酷吏挂钩,燕王重新扶持法家,肯定是心中对官场十分不满,甚至可能整个宗室都是这么想的。”王衍看着两个族弟苦口婆心的道,“你们两个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天子亲临、太庙辩论,这件事的传播已经超出人们的想象,燕王绝对不会让法家输的。”

    “燕王是要让儒学和玄学被法家代替?”王敦眉毛一挑面带异色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并非是阴谋还是阳谋。”

    “你们看知道,法家反士大夫却不反王权,之所以在战国时期大行其道,就是因为这个特点,相反法家一派的代表人物,都是王权的拥护者。”王衍长出一口气,微微摇头道,“燕王不过是放下了屠刀,选择了更加文明的做法,目的和出兵参战的时候一样,是对着士族来的,结果还是一样的。”

    如果有人问王衍对此怎么看,王衍当然心里是不舒服的,因为琅琊王氏也是士族的一员,但不舒服又能怎么办?不服燕王举兵对抗的士族高门,现在不是十室九空了么。

    “燕王为何对我们如此痛恨?兄长,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么?”王导自然也能很清晰的感觉到琅琊王氏的超然地位,以后可能会被削弱,作为家族一员他当然不愿意。

    “如果宗室诸王真的完全被燕王劝说成功,我们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做一个见证者。”王衍苦笑一声道,“大晋最强大的力量,从来都是宗室,贾后当初之所以成事,那是因为宗室形不成合力,但最后贾后仍然死于宗室之手。真要像是为兄所猜测,宗室应该已经认可燕王此举,觉得燕王这么做对宗室有利。”

    “也许燕王并没有征求宗室的意见,天下兵马尽在燕王之手,燕王完全可以独自坐决断。”王敦听到着张口询问道,“燕王不是一直都一言九鼎,从不被别人干扰么。”

    “是不是得到了宗室的支持,到了那一天,一切都一清二楚。”王衍看着绞尽脑汁的两个族弟,吩咐道,“总之,我们绝不可和宗室作对。”

    “宗室方面你不要担心!”燕王府的司马季此事也正好说到宗室的事情,他自然是不知道京师之内还有个老狐狸早已经洞悉一切,不过知道又能怎样,真正的聪明人看透不说透,明哲保身比谁都熟练,政治上盟友固然重要,可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要强大。

    当然面对明显的弱鸡,也可以像是人类希望国一样,纠集几十个狐朋狗友撑场面摆摆阔。可老毛子单枪匹马上阵一样可以达到目的,这种事全看自己怎么选择。

    整个宗室的诸王,现在就是燕王的狐朋狗友,现在京师有王爵的宗室,一共有二十八个,全部出面本身就是一种态度,更何况天子亲临。

    “整个京师这几天就会讨论这件事,本王让你对出面的学生吩咐几句话,第一,开口一定要契合实际,务虚你们并非玄学、儒学学子的对手。第二,说百姓能听懂的话,本王会让人将所有一切的辩论都记录下来,辩论结束立刻张榜公告京师,相信很快就能传遍天下。辩论胜利只不过是第一步,要让百姓的民心为我所用。不要纠缠不切实际的问题,说不定在辩论的时候,你们会发现对方比你们想象的好对付,注意别陷入诡辩当中就行了。现在人选安排的怎么样了?”

    “燕王放心,末将从大军当中挑选了能言善辩者,各个出身于燕山大营,每个人投军之前,都曾经在山野之间做过保长甲长,或者是县刀笔吏,绝无一人是庸才。”曹乾拍着胸脯保证道,“还有几人是罗永带来的典狱吏,揣摩人心不在话下,就是不知道对方准备的如何了?”

    “没准对方认为自己胜券在握呢?毕竟比起你们,儒学已经昌盛数百年,玄学最近数十年也颇有拥趸。”司马季呵呵一笑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觉得自己才高八斗的人多得很,人们总爱总过去的经验当中寻找获胜之机,战国时期,儒家和法家,曾经围绕过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来辩论过,多注意一下这里面的问题。宁可互相伤害,也不能让对方占据道德制高点,本王横扫天下,就是你们最大的本钱,哪怕是用下辩论上。”

    “末将知道了,到时候绝对不让燕王失望。”曹乾拱了拱手,便离开燕王府下去准备。

    儒家一向主张以德治国,主张德行天下,其根源便是建立在人性有善的基础上,如此方能以仁义礼乐教化万民而德行天下。但现在大战刚熄,各地百姓都刚刚在惨痛的战乱当中恢复,这就是法家的机会。

    然而我大晋在刚刚结束了,历史上知名的残酷内斗,八王之乱这种内部残杀。不顾后果的程度,只有元朝末年的蒙古贵族内斗可以相提并论。

    如果人性本善,那你把我大晋皇族置于何地?参与到诸王当中各大家族,也没干净到哪里去,司马季觉得要真的借着这次机会,扶正法家的主导地位。在怎么也应该比玄学强得多。

    自从这场皇族内战有了明确的胜利者,各地稳定之后,天子还没有真的去太庙过,赵王篡位地时候,天子司马衷倒是来过一趟,表明自己受到了祖先庇佑,终于铲除了赵王逆党。

    去太庙既是感恩也是表达惭愧之意,当然这主要做给整个天下百姓看的,司马季为了这个帝国也是操碎了心,不过在学子中间,摩拳擦掌的准备辩论,远远比天子到时候做什么重要得多,圣旨颁布明确了下个月初十的日子后,迅速就占据了京师百姓的街头巷尾。

    不得不说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当中,法家可是被埋汰够呛,在这些张嘴严刑峻法,闭嘴苛政猛如虎,将数百年来的文化霸权表露无遗。

    被单方面咒骂的法家还没开始似乎就落入了下风当中,但这也激起了京师百姓的兴趣。对元康十四年秋天的这场还没开始的辩论,心中充满了好奇。

    这一次前往太庙,应该是近几年来少见,宗室朝臣都全部出席,海量的甲士将沿途街道围的水泄不通,还有众多国子学和太学的学子,在街边张望,大部分人都是没有资格加入这场辩论当中的,但加入不了也可以加油打气,做出一副这和我有关的样子。

    在天子车驾之后,以司马季为首的二十八个宗室王侯的车驾紧随其后,在后面则是八公重臣,长长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头,在甲士的护卫之下直达太庙。

    而有资格进入太庙的国子学、太学学子,表面上虽然很是镇定,暗中也在摩拳擦掌。想着怎么在天子和诸王重臣面前一鸣惊人,进而鱼跃龙门,走上人生巅峰。

    太庙里面,天子司马衷在内宦的服侍之下,拿着已经写好的行文,对着列祖列宗表示是朕才德浅薄,才造成了天下战乱不休,幸得忠义之士辅佐总算是转危为安,今日特来对列祖列宗表达感谢,求祖先庇佑这个帝国等等……

    随后包括司马季在内的诸王重臣,都在天子之后进行参拜,个个都是一副忠君爱国之态,似乎这里就没有一个人不是栋梁之才,全天下的好人都汇聚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