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游说
    “慈航静斋梵清慧,见过镇南将军!”

    进入姑苏城临时皇城偏殿,梵清慧气质幽雅向雷虎见礼。

    “梵姑娘有礼了!”

    雷虎淡然开口,神色平静如常,一点都没有受到梵清慧身上的‘仙化’气质影响,直接了当问道:“不知姑娘此来有何见教?”

    “为了南方的百姓不受战乱之苦,同时也是为了止兵戈!”

    梵清慧一脸悲天悯人的神色,淡然道:“希望隋军和陈军能够停止战争,让南方受苦受难的百姓能够过上平静安详的生活!”

    “怎么,隋军那边已经打算放弃了么?”

    雷虎轻笑道:“那正好,本将军也确实不想继续打下去了!”

    梵清慧神色一呆,对于雷虎顺杆爬的说话方式很不适应,脸上露出一抹尴尬和讶异,无奈道:“并非如此!”

    “并非如此?”

    雷虎脸色一变,没好气道:“梵姑娘,你这是在寻本将军开心是吧?”

    “雷将军还请息怒,清慧没有有丝毫恶意!”

    梵清慧一脸无奈,苦笑道:“眼见隋军统一天下之势不可阻挡,我这次过来是想劝将军弃暗投明,让南方之地百姓免于无休位无止的战乱!”

    “本将军没听错吧?”

    雷虎淡然开口,眼神颇为不善,冷然道:“梵姑娘,你这是要本将军投降?”

    说到这儿,不等梵清慧开口他便嗤笑出声:“别开玩笑了,隋军虽然势大不假,可想要彻底掌控南方地区,没本将军同意能在短期内做到么?”

    “雷将军,还请看在南方受苦难多年的百姓份上,不要继续折腾了!”

    梵清慧一脸慈悲,缓声道:“天下大势如此,雷将军逆势而行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本将军想要跑路的话,除非有宗师高手联合隋军最强精锐围堵,不然隋军想要本将军的性命,他们还差了点能耐!”

    说着,眼神平静淡淡扫了梵清慧一眼,悠然道:“这等军国大事,梵姑娘一位方外之人,还是不要参合的好!”

    “不知雷将军心中有何具体想法?”

    对于雷虎的警告,梵清慧不置可否,反问道:“如果有万一的可能,我还是想劝一劝雷将军放手!”

    “呵呵……”

    对于梵清慧一再纠缠,雷虎没有生气,悠然道:“梵姑娘怎么老想着叫我让步,怎么就没有想过让隋军让步呢?”

    梵清慧闻言一滞,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这不明摆着的事么?

    隋军势大,隋朝的实力也远超南陈,自然是南陈向隋朝投降了,万万没有反过来的道理。

    可事实虽然如此,她却不好明说,不然之前那一副慈悲姿态岂不是明摆着装出来的么?

    “梵姑娘的意思本将军明白!”

    雷虎此时正需要一个帮着传话的信谁,梵清慧是个不错的人选,他自然不会把话说得太僵,话锋一转笑道:“本将军有个不情之请,还请梵姑娘给对面的晋王杨广带个话,想要休战还是可以谈一谈的!”

    梵清慧眼睛一亮,笑吟吟道:“如此甚好,清慧代南方百姓向将军道谢了!”

    说着,双手抱拳施了一个江湖大礼,满脸诚挚看不出丝毫异状。

    “没必要!”

    雷虎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对于梵清慧这等被佛门完全洗脑的存在,没有多少好感也不会有什么恶感,只要不主动犯到他手上便是。

    摆手制止梵清慧开口,他可不耐烦听那些为民请命之类的套话,淡然道:“本将军也是有所求的!”

    “哦,不知雷将军所求何事?”

    梵清慧脸上的神色淡了些,看向雷虎的眼神都有丝丝波动。

    显然,她对雷虎这等满口利益的说话方式,相当不感冒,。

    这位慈航静斋当代传人,还是太嫩了点。

    雷虎心中不以为然,脸上却是毫无异色,悠然道:“还请梵姑娘告之晋王,想要雷某休兵罢战可以,我要太湖和钱塘郡这两块地盘!”

    梵清慧闻言吃了一惊,好奇道:“雷将军这是想要割据一方?”

    “正是如此!”

    雷虎坦然点头,笑道:“以本将军此时手中握有的军队实力,在这地广人稀的南方割据一地不难吧!”

    “大隋肯定不会答应!”

    梵清慧摇头苦笑,无奈道:“好不容易拿下陈国,大隋不可能在南方之地留下巨大后患!”

    “呵呵,什么叫巨大后患?”

    雷虎神色一冷,不屑道:“真以为本将军好欺负不成?”

    不等梵清慧开口,他便继续道:“不是本将吹,就眼下状况,隋军精锐不死个二三十万,就别想将本将军逼离太湖区域!”

    说到这儿,他的语气越发冷凝:“一旦本将军开始流动作战,隋军就别指望还能有机会将本将军所部彻底歼灭!”

    见梵清慧清秀绝伦的俏脸满是吃惊,他笑道:“不要怀疑雷某有没有这等能耐,关键要看隋帝有没有勇气损耗这么多的精锐人马!”

    梵清慧听得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才摇头道:“雷将军如此,江南百姓会受多少苦难?”

    “呵呵,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好象本将军的存在就是江南百姓受苦的根源一般,这个黑锅雷某却是不背的!”

    雷虎淡笑,摆手道:“本将军手里实力不差,凭什么要本将军将所有利益拱手相让,没这样的道理!”

    “以雷将军的能耐,就算在隋军中,想要混出名堂也不难吧?”

    梵清慧无奈道:“再说,隋朝那边的舞台更大,难道雷将军就不心动么?”

    “不心动,一点都不心动!”

    雷虎笑吟吟开口,悠然道:“大隋的舞台是大,可惜隋帝可不是什么善茬,杀起功臣来没见他杀软过,本将军又不是北地门阀世家出身,还是不去触杨坚的眉头了!”

    梵清慧一阵气馁,雷虎的说法虽然有些强词夺理的意思,却也不得不说有些道理,隋帝杨坚对待功臣的手段有些酷烈了点。

    只是……

    她此行的目的,真的希望能够通过游说雷虎,平息南方兵戈。

    可雷虎的要求有些过分了,隋帝杨坚自然没有魄力在南方损耗二三十万隋军精锐,却也不会答应雷虎的过分要求。

    “本将军的要求过分么,一点都不过分!”

    雷虎却是很不以为然,冷然道:“不说旁的,隋军能不能拿下岭南,直接将岭南宋阀灭了?”

    “不能吧?”

    说到这里,他笑着摇头道:“到时候为了维持岭南稳定,隋帝自然要好好安抚宋阀,给官给爵都是小意思,关键岭南宋阀还能得到超然的地位!”

    “凭什么岭南宋阀能得到这么大的好处,本将军自问手头实力比比岭南宋阀要差,想要一块地方做土皇帝又怎么了?”

    梵清慧听得目瞪口呆,对于雷虎的质问也是无话可说。

    雷虎太自信了,他凭什么认为自己此时的势力和实力,能比得上岭南宋阀这样的顶级门阀?

    不可否认,雷虎对岭南宋阀的猜测,还真的相当准确。

    岭南实在太远了,隋军想要打过去,单单路上的非战斗减员,就是一个叫隋军统帅难以承受的数字。

    更不要说,那里山林密布地形复杂,,更有叫北方人闻之色变的瘴气毒物阻绕,那里的山民作风彪悍战斗力极强,还有岭南宋阀本身的高手群和私兵,隋军想要将之覆灭还真不容易。

    正因为岭南宋阀不好搞定,这才有了梵清慧出山,与岭南宋阀最优秀的年轻子弟宋缺相知相爱的事情,目的就是减轻大隋统一天下遭遇的麻烦和阻碍。

    只要对天下局势稍有了解,又对门阀世家的实力有清晰认识的存在,都知晓岭南宋阀绝对是个硬骨头。

    在南北朝数百年分治的情况下,南北两方的矛盾隔阂相当严重,岭南宋阀代表了南方士族百姓的利益,大隋想要将之一次灭杀根本就不现实。

    只是叫梵清慧没想到的是,雷虎竟然拿岭南宋阀作为例子说事,这话就没办法接下去了,雷虎的态度坚决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通的。

    梵清慧倒也没有太过纠结,怕是来时便有心理准备,想要一次性说服雷虎基本没可能,除非雷虎跟寻常的江湖豪杰一样,眨眼功夫就被她身上的‘仙化’气质迷得神魂颠倒,不然想要做通雷虎的思想工作艰难得很。

    “雷将军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为了南方百姓的安宁,还有雷将军手下将士的安危,退一步海阔天空!”

    梵清慧主动起身告辞,离开时还不忘温言劝说:“就算雷将军心有不甘,可跟隋军继续拼杀下去,怕是承受不住吧?”

    对于梵清慧的游说,雷虎只当耳旁风没有多作理会,不过他却是给即将离开的慈航静斋传人一个不小惊喜。

    “梵姑娘回去后跟杨广说道清楚,只要答应本将领的条件,并且明旨宣告天下,其它条件一切都好说!”

    雷虎嘿嘿笑道:“比如陈太子和一干皇室成员的安置,还有上交朝廷的税赋比例,甚至和氏狴的归属都可以谈一谈!”

    梵清慧再次惊得目瞪口呆,带着满腹心思离开了姑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