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抗联薪火传 > 第824章 排烟灶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猫窝狗窝。

    密营那就是抗日战士的家。

    如果有了这个家那就意味着在冬天的时候不用再在大雪壳子里掏洞睡觉,意味着在连续奔袭之后能有一个喘息的地点。

    当雷鸣决定在这里建一处秘营的时候,所有人都忘了头一回被雷鸣“拐弯抹角”的训话,开始琢磨起怎么建设自己的“家”了。

    只是,那建设秘营也绝不是吹口气就能吹起来的,那都是需要实操的。

    这就得干活了。

    可是要想干活,那就得有工具,雷鸣他们长年流动作战,他们现在所拥有的那只有枪和刺刀。

    可枪和刺刀是建不起来密营的,那建设密营的洋镐、铁锹、锯子、斧子、锤子、洋钉等等等他们却是一样也没有。

    而且他们都不用指望去朝向阳堡的村民们去借,就向阳堡村民手中的那几样有限的铁家伙什想在地上挖个洞都慢的不行。

    没办法,时下的中国就是这么穷!

    另外,他们这二十来人不可能总吃马肉的,这都立秋了,那粮食总是要储备的吧。

    粮食弄来了,就算你不用饭碗,可是做饭用的大铁锅总是要有的吧!

    没奈何,雷鸣也只好兵分三路,自己带了两个人在向阳堡坐阵,分出两路人一路去弄粮食物资一路去弄干活的工具。

    而且雷鸣对外出的人员下了一个死命令,那就是,不得以“非正常渠道”把这些东西弄来。

    什么叫非正常渠道?

    说我们雷鸣小队打仗厉害武器又好,我们去鬼子伪军那抢点工具吃的回来咋样?

    这个,坚决不行!

    其实这个道理雷鸣就是不说他们所有人也明白。

    啥叫密营?那就是不让敌人知道雷鸣小队在这片山林里头。

    从这个道理讲,原来山林绺子讲“兔子不吃窝边草”那绝对是有道理的。

    如此一来,这建设秘营的活动自然不是说你想雷厉风行就能马上建起来的。

    雷鸣他们用了足足一个多星期才把建设密营所需的物资粮食储备好,而那些铁锹洋镐什么的却是都从上百里外的嫩江城里买回来的。

    而去购买筹措物资的人还直接买回来了几套成衣。

    至此,原本穿着日军军装的那些人才把那军装换了下来,而雷鸣这才结束了天天光着膀子秀肌肉的生活。

    终于在某一天,雷鸣小队的密营开始破土动工了。

    他们睡觉用的地窨子设在山的背阴坡那个陡坡的上面。

    为什么要设在这个位置呢,那是因为南面坡缓易行视野开阔。

    如果日军发现了他们这个密营所在地所选择进攻的方向也只能是在南面。

    而在背阴坡上挖地窨子,日军从南面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有人员活动。

    而北面地势比较险峻,日军也不会从这面进攻上来。

    至于东面和西面,雷鸣决定再设上陷阱撞马坑什么的。

    地窨子目前一共就挖了两个,一大一小。

    大的是男兵住的,小的是女兵住的,并且中间也只是隔了层木板,至于那用土坯做成的火炕却是通长的。

    这样的好处在于,他们在冬天很冷的时候,他们也只需要烧一处火就可以了,这样就尽量避免烟气过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

    雷鸣对这个密营的建设目标是,那就是依势而建一定要隐蔽。

    那就别说日军从远处看到了,如果是夏天就算日军走到他们身前几米也不让日军发现!

    “好了,现在说说咱们解决烧火冒烟的问题吧!”雷鸣站在一个“中坑”里说道。

    为啥叫中坑呢?那自然是比较产生的,在那中坑之外却是还有两个坑一个大坑一个小坑。

    大坑是这里先天就有的,也只是队员们把那边上用铁锹修修罢了。

    大坑也不大,也就一人多高,直径在三米左右。

    中坑则是队员们在大坑的中间挖出来的,那直径也就一米。

    可是在中坑的前面还有一个小坑,那个小坑则是用来坐锅的,那就相当于老百姓家的锅台了。

    此时,小北风他们一些队员正站在中坑的边上好奇的看着雷鸣的“发明创造”。

    “把锅坐上来!”雷鸣命令。

    于是,王大力将一口十二印的大铁锅就坐到了那个相当于锅台的小坑上。

    那小坑里面已经放上了柴草和枯木。

    “把锅台边堵起来,别让它露烟露火,把那三条烟沟盖起来。”雷鸣再次指挥。

    队员们自然就依令行事。

    就在那坐着铁锅的小坑的另一端却是已经挖了三条不深的小沟与那小坑相连。

    这个队员们已经看懂了,那就相当于烟囱了。

    “各位兄弟、各位大当家的,小店今天头一回燎锅底儿,如果有招待不周让之处还请各位多提宝贵意见!”雷鸣微笑着说道。

    同时,他还双手一抱拳向着四圈的队员们作了一揖,于是大家就笑,却没有人再接话了。

    雷鸣也不以为意,却是在自己的那个中坑里蹲下身来,掏出火柴点燃了一块桦树皮从下面塞到了那小坑中间。

    原来,他所站着的这个中炕与小坑之间的土壁已经挖穿了。

    这样的话,他点火添柴却是都在那中间的孔洞之中完成了,如此一来处然避免了火光外露。

    这时,围在周围的队员们虽然看不到火光,但却看到那相当于烟囱的排烟沟之中已是冒出烟来了。

    只不过,那烟三面有黑土挡着,上面却又被盖了树枝,于是那势必往上走的青烟也只能从那树枝的缝隙中冒了出来。

    只是这么一冒却已经和百姓家的烟囱不一样了。

    百姓家的烟囱那都是朝天的一个通道,所以那炊烟便会升起如柱状,什么“袅袅炊烟”也好,“大漠孤烟直”也罢,那都是这么来的。

    而这种直上蓝天的柱状炊烟自然是容易被远方的人发现的。

    可是,雷鸣所用的这三个烟道在冒出烟来就不同了,因为它是在沟上面并且又盖了树枝,所以那烟出来时就是成片的。

    而这时所有人就成那成片的经过树枝稀释的烟在升到了那大坑上后便被山野间的微风吹散了,根本就看不出一点柱状的烟来!

    “真不错!真不错!”所有人都大声赞叹了起来。

    要说烧火没烟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不让烟升上天空就在刚出地面时被吹散了,这也是退而求其次的办法了。

    有这样的一个排烟灶,如果一旦有日伪军搜山,他们想在远处看到这里冒烟的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了!

    “报告,对面观察哨来信了,没有看到烟!”这时何玉英跑过来报告道。

    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谓是骡子是马必须得拉出来溜溜。

    为了确保雷鸣所研究出来的这个排烟的方法切实有效,他们却是分别在对面的四五百米处的山头、山腰山脚处放了观察哨。

    他们是在模仿来搜山的敌人,那就是看到底这里冒烟的时候在远处是否能够发现。

    那三个观察哨在观察之后通知这头的办法自然是打的旗语。

    “再把这个大坑用木头棚起来再做上伪装,这样冬天大锅烧出来的水汽多少也会挡一下。

    另外睡觉的火炕烧火是也这样处理。

    烧火用的木头一定要先备干的,湿的不能用,烟太大!”雷鸣再次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