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553章 爆战起,红沙八万里!
    第553章爆战起,红沙八万里!

    诶——!

    台下,一双双美目,立即大眼瞪小眼,你我对视互相,纷纷露出惊愕,她们很怀疑,这个陆大师是不是冒牌货?

    但那几句话,却又从未听人提起过,看似搞笑的表面,只要轻轻推敲,就仿佛突然掉进万丈深坑,竟然蕴含这越来越不可捉摸的无形之法。

    嘘声一片后,不再关注陆寒如何顽劣搞笑,将一句句精炼无比的声音,努力刻在脑海,在如此深奥之下,已经没了苦思时刻,因为越推敲越怀疑自己,以前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大道,到底在哪?何为道?

    当这里的气氛,逐渐陷入沉迷和火热,在据此不远的霓霞宗地下密室内,雪上云刚刚完成跪拜大礼,古藤编织的主座上,一身素衣满头银丝的老妪,正露出几分难得的温柔。

    在她身上,没有任何气息,神念扫视仿佛一尊死身,粗布旧衣太过寻常,双眼只剩下一对缝隙,松动的皮囊几乎就要脱离。

    然而雪上云的毕恭毕敬,证明这一切都是幻象,没人知晓这位太上长老是什么境界,

    “小云,辛苦你了,这些劳累,在当年本该是我承担和付出的。”

    “为太上师叔承担,也是为了宗门大兴,晚辈得到的,远非区区付出可比,不知您老突然提前结束苦修…………?”

    话音未闭,方才还祥和的气氛,骤然间开始阴凉,雪上云明显感觉到有异样的烦躁,从这位太上师叔身体内涌出,一位至尊本该已经稳若泰山,此时为何这般?

    “‘三相仪’碎了!”

    “什……什么?”

    仿佛突然天劫降临,有雷灭直接劈中她,雪上云顿时感觉如坠深渊,浑身僵硬不知多久,脸色在产那件苍白无血,极其惊恐的表情,已经表明果然发生了大事,而且惊天动地震古烁今。

    “何以至此?密谍发来的消息,只说外面突然出现一股邪恶凶残小势力,对各大宗门都造成些许伤害,区区风暴岂能撼动我霓霞宗根基,太上长老确认了吗?另外一枚‘保运神珠’呢?”

    “珠子还在,但也有些异变,按说应该灵力黯淡,但不知为何,竟然再添光芒,这一灭一生截然相反,老吧老太婆逼得必须出来看一眼。”

    老妪原本浑浊的双目,忽然开始泛出光彩,并且向外看去,区区楼宇和结界,根本无法阻挡分毫,直接洞穿虚空,落在上万弟子围绕的法坛上,那里有个青年,正在面色如水,将玄妙万法传播给众女,时而引来一片嬉笑。

    虽然看到的只是后背,却仿佛一座宏伟山岳屹立,直接挡住通天大道,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望洋兴叹。

    外表刚硬如斯,体内竟然是虚无,仿佛空空如也,居然看不清?

    老妪的表情,开始露出震惊,先前根本直接无视此人,对霓霞核心重地,打破禁忌出现个男子,她都并未有丝毫表示,宗门精英无数,定然有充足理由违反祖训。

    三相仪碎了?

    雪上云仍然震惊中,在宗门祠堂秘地的那件至宝,虽然不能毁天灭地,却可以洞察天机,率先预警护佑一方生灵,根本不知传承了多少年,以至于无法掌控分毫,就那么静静悬浮在祠堂主位上。

    三相不动,霓霞无量;保运亨通,阴柔直上!

    宗门将有倾覆危难,却鸿运未断还反向逆冲,即便她成为大宗霸主,掌控数百万里疆土,也暂时无法参透其中诡异。

    “他……?”

    “喔。他叫陆寒!太上长老有所不知,此人突然横空出世,仅仅几年就横扫西荒,乾元宗覆灭,蛮荒圣殿被迫逃亡,飞花岛发生剧变。就连宗门宿敌的无恨海阁,也被此人翻手间化为尘土,当今界面震动四野恐慌,我霓霞宗不能得罪他,唉!”

    “喔——?!”

    霓霞太上至尊的那张脸,猛然间扯掉老态,一股神奇从老妪身体内冲出,眨眼间时光倒上百年,这密室内再无耄耋之人,在那端坐的已经是个四十岁妇女,面容姣好身姿丰硕。

    从口中拉长的震惊音调,以及容光大盛的精神,无不表明此人的心神,被充分调动而惊讶无比。

    几乎闪烁间,有些奥秘已经从太上长老的脑海闪过,一祸将至一福降临,那枚保运神珠的,难道就是为了这个青年而大放豪光吗?

    “此人还能诈天,已经为晚辈抹去一次天罚之威,他的底蕴无人可以看透,正好请您给掌掌眼,莫要被晚辈引狼入室。”

    雪上云见师叔的变化,莫名其妙也开始泛起唐突,她已经无法穿侧这位太上的修为,但却知道当年自己才突破到苍元境时,此人就已经成功踏进上玄境,此后再也没有公开出现过,包括她荣登尊位。

    …………

    外面,陆寒面对一片痴痴呆呆的女修,感觉已经有点小尴尬,自己只是拿出点心得而已,至于如此困惑和费解吗?

    ‘咳咳!’

    忽然他略微偏头,煞有介事的轻咳几声,却如春雷猛震,顿时把万千听道者从思索中惊醒,有几个青春萌动的丫头,甚至拂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脸上充满几分羞红。

    远在密室的雪上云,顷刻间感觉虚空颤动,内部嗡嗡声不断回响,更有一团银光,从穹顶忽略一切的洞穿进来,恍惚间就化为一团虚影。

    白衣青丝风华正茂,一身英气莫可逼视,更绝妙的是全部由无数紧密颗粒组成,仿佛月华降临,每一寸肉身都充满仙家气息。

    “你看了陆某许久,不如对坐谈谈,我也很好奇一位上玄境中期的存在,为何还留恋这等残废下层界面?”

    “陆……陆道友,你不能太过放肆,这位是我的太上师叔,霓霞宗可以和平,却不可辱!”

    自己面前,莫名其妙就突然出现一个陆寒,但是他的本体,仍旧在那涛涛讲道,而且神念扫过,分明有空空如也,忍不住震惊很大,但随即一怒又挡在老妪面前,横眉利齿几乎翻脸。

    “有实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以后你也可以的,无妨!”

    这位霓霞太上,轻轻挥手一拂,雪上云就如被飓风吹走的飘絮,顿时被横移五丈,清空了和陆寒之间的障碍,那张脸无悲无喜,说出的话非常深沉,似乎里面有万丈深渊。

    “老身名叫风回,本该如你所说,早就撇去这一切乱絮了,但你的到来,证明我没走是对的,否则哪有今日之缘,坐吧。”

    只见自称风回的老妪,向一侧毫无所有的地方,诡异的挤出些许笑意,接着发生了匪夷所思一幕。

    那里的地面虚空中,天地元气忽的疯狂汇聚,眨眼间就出现肉眼可见的浓郁气团,然后一个幻化,就变成高大舒适的座椅,正面还印上了霓霞宗标志的纹路,无比真实和精妙。

    陆寒也不客气,带着几分残影落座,这短短时间,他已经把老妪的底蕴摸出了八九分,或许在外面,所有修士都以为这个人早就崩解陨落了,但事实恰恰相反。

    超级宗门毕竟不凡,成功跨进苍元境,而又不激发飞升大劫的强者,向李太玄那样的,或许还有那么几个,但存在于上玄中期还未被界面法则送走的,陆寒才发现这么一位。

    对方体内总有一种死寂状态,每隔片刻就包裹元婴一圈,别人绝不会看透,更无法想到还有这等奇术,产生的效果就把她自己,变为活死人般的存在。

    但外面仍旧一切如常,那种至尊该有的深邃,以及恐怖灵压和气势,一样都不缺少,制造的假象无人所及。

    “有话对陆某说吗?”

    就算上玄中期又如何,道君以下的人物,早已不会进入陆寒眼帘,他可是享受过万仙朝拜的,除却更加高绝的神界和无尽混沌,随便就能纵横万古碾压不朽。

    “当然!以道友的境界,似乎已经打破任何桎梏,达到为所欲为的地步,咳……老身这句话有多余了。界面法则对你无效,我却还没达到那种地步,所以有些事,仍旧需要道友维护……”

    “停!陆某已经知道了,其实在第一次步入霓霞宗的时刻,就发现这些古树,虽然正常如往,但构成主殿的最粗壮那几棵,已经内部空空,即将崩溃化元,也表明天道欲临而大厦将倾!”

    “我在,这些人基本就在,当初未曾和陆某反目的那一刻,她们已经求我了,即便未曾开口。”

    按说修为绝顶,早已达到精炼一切的地步,凡世间那些客套,却仍旧未离开这位霓霞太上。陆寒直接打断对方的话,一下便切到极点,并且已经答应,大佬之间的会面,是不会再说代价补偿之类的话,也根本无需会意。

    “呵呵!大道至简,走直线的陆大师,后来者居上果然洞悉法则,老身惭愧!”

    “这次大劫,本是玄界承受的苦难,却要从这个界面开始,那些所谓的诡异生物,纵然选择了混坤大陆为突破口,但也逃不过终极法则,有灭就有生!”

    那些蓄谋已久的恐怖生物,也不会想到这个区区下等界面,还能有人族修士,可以强大到瞬间控制一切,能直接化解自爆的恐怖存在。

    雪上云在一旁,即便心性已经锤炼的足够凝练,也几乎听得心惊肉跳,这两人时候的每一句话,已经忽略任何细节,都是洞穿根本无视繁冗,抛弃小生小死,只接触无比顶级的奥妙。

    这是早已料到八荒尽亡了吗?所谓的生,到底又限于何种地步?两人的一呼一吸,尽数横贯万里直达核心,宛若仙尊论道,已经将封神榜里的那些盒饭尽数了然。

    更惊愕的是,后面的谈话,雪上云竟然听不见了,仅仅大约一刻钟,陆寒那具凝光化身,就从座位上消散,还爆发出一股奇妙灵气,仿佛法则恩赏,就连风回老妪都精神矍铄许久。

    “去吧!”

    “太上师叔,您……?”

    “万法自然,老婆子已经随意了,嘿嘿嘿……!”

    不知为何,风回的那种神韵,转眼间又尽数消失,光阴在刹那间就一眼万年,先前的无比老态,再次回到她的身上,让雪上云心绪久久为曾平静。

    …………

    混坤大陆东侧,是五洲之一的东川所在,有超级宗门天照宫在中心,两遍毗邻九鼎山庄和明心宗两大同级势力,放眼东川疆域狭长,是整个界面最小的一方,但是繁华程度,却碾压南界、西荒和北疆,位居中州之后。

    自古至今强者云集,修仙资源丰硕,处处繁华喧嚣至极,然而仅仅数日,这里却人影淡淡尽显荒芜,一种惊惧的气氛遍布四野。

    ‘轰——!’

    在某处山坳,一个名为‘九言帮’的四级宗门,顷刻间发生巨震,有强光飞腾九霄,大地剧烈晃动数次,一股股恐怖风暴,被冲击波摧毁又产生,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就算捂住双耳也无法隔绝。

    “天杀的啊,居然连我们也不放过,这些邪恶生物又杀来了,护城大阵已破,快跑!”

    直径足有里许的大坑,深度不知几许,周围草木化为虚无,一道厚重城墙,已经被撕开五十多丈的缺口,残肢断臂四处皆是,倒地哀嚎的大有人在。

    护城大阵的结界还在,纵然损毁严重,仍然以最快速度弥补合拢,但尖叫声已经说明,此刻一切都化为徒劳,根本不来不及了。

    上百里的远方,一团蓝色巨大迷雾收缩不止,占地足有五里,内部影影绰绰似乎藏匿着诡异,在惊天震爆的威能基本消散之后,这团迷雾也跟着一阵暴躁,接下来就出现任何存活修士都刻苦铭心的记忆。

    ‘呜呜——!’

    一阵令人抓耳挠腮额难听号角吹响,蓝色迷雾砰的炸碎,接着就有数不清的光影,以极快速度直扑而上。

    “嘶嘎嘎……!吞噬掉他们的神魂,用无比美味的金丹和元婴,来填饱我们饥饿许久的肚腩吧,影哭军团杀过去——!”

    嗡——!

    如倾倒的水桶般,从迷雾中窜出的,是一个个外形恐怖的诡异身躯,身上的三只触角一个摆动,就倏然划过三里,凶猛冲向被摧毁的城墙,速度明显大于护城结界的弥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