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421成全


    “咯嗒。”

    茶盅放在方几上发出的碰撞声在这一刻尤为响亮,端木纭忽然站起身来,看也没看跪在地上的端木绮母女。

    “祖父,我和妹妹先回去了。”端木纭对着上首的端木宪福了福,告辞道。

    对于此刻的这场闹剧,端木纭从头到尾都没有置喙什么,也懒得与小贺氏这种泼妇论理,就像她之前说的,端木绮的事还轮不到她来管。

    端木宪被小贺氏吵得头也痛了,心想着反正这里也没有端木纭和端木绯什么事了,就温和地说道:“你们回去吧。四丫头,你大病初愈,回去后要多休息。”他对着端木绯谆谆叮嘱着。

    看着祖父那和蔼的态度,跪在下方的端木绮心中仿佛被浇了一桶热油似的,怒火烧得更旺了,眸子里一片赤红,像是有什么野兽在其中怒吼着,翻滚着。

    她纤细的身形又绷紧了几分,就是不肯服软,更不肯在端木纭和端木绯的跟前服软。

    端木纭和端木绯给端木宪行了礼后,就不疾不徐地朝厅外走去。

    随着她们姐妹俩的离去,厅堂中再次陷入一片沉寂,直到端木绯跨出了高高的门槛,才听到端木宪冰冷的声音响起:“绮姐儿,既然你这么‘心急’,那我就成全你,我会尽快和杨家定下婚期,等笄礼后,你就出嫁吧……”

    “不,我不要!”

    端木绮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从后方厅堂里传来,几乎要掀掉朝晖厅的屋顶。

    端木宪再也没说什么,似乎他要说的都已经说了。

    端木纭拉着端木绯的小手往前走去,没有回头。

    她也支持端木宪的决定。

    既然留端木绮在家里一直惹事,那不如早些嫁出去吧,总这样闹腾不是给妹妹添麻烦吗?!

    虽说就算端木绮真闹出什么事来,安平和封炎也应该不会迁怒妹妹,但是像今天这种丑事传出去到底不好听。

    她的妹妹还要风风光光地嫁人呢!

    姐妹俩迎着迎面而来的微风,径自往湛清院的方向走去,把后方的喧嚣彻底抛在了身后。

    端木绯一回湛清院,就让人开她们姐妹的私库,去找李家送来的那匹碧色的料子。

    端木纭笑吟吟地坐在一边,拿起罗汉床上完成了大半的绣活,继续缝起最后几针来。

    忙了好几天,这件披风终于快完成了。

    端木纭不紧不慢地缝着,一针接着一针。

    不一会儿,绿萝就抱着那卷碧色的料子来了,与她一起来的还有针线房的程嬷嬷。

    端木绯看着布卷的粗细估计着这卷料子的长度,提议道:“姐姐,我看这料子做两身衣裳也够了,干脆我们各做一身一式的骑装,你说好不好?”

    端木绯这么一说,端木纭暂时放下手里的绣活,抬起头来,抚掌道:“蓁蓁,这个主意好!”

    端木绯的兴致更高昂了,拿出那幅《火鲤图》,又道:“程嬷嬷,你就依着这幅图做绣样,我再给你画个骑装的样式……”

    她吩咐丫鬟备了笔墨,就刷刷刷地执笔画了起来。

    “这骑装是蹴鞠用的,所以不要有大翻领。”

    “袖子要做窄袖口,最好把手腕这里束起来。”

    “还有这裙摆,莫要太长了……”

    “……”

    姐妹俩你一言我一语,皆是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程嬷嬷在一旁偶尔也提几句建议,比如这里可以再镶个边,领口可以再绣个花什么的。

    明明她们是在说衣裳,可是端木纭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不知道怎么就把话题转到了首饰上:“蓁蓁,你的首饰与这骑装都不配,我得再给你打几套轻便干练的。”

    “……”端木绯抿了抿小嘴,手里的笔停顿在了半空中,看着坐在罗汉床上的端木纭,想说她的首饰都快放不下了。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端木绯挥了挥手打发了程嬷嬷,小脸有些纠结。

    以姐姐的脾性,恐怕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首饰多,只会说是屋子太小了……算了,她住得好好的,可不想改建屋子。不过一些首饰而已,姐姐高兴就好。

    端木纭又拿起了绣活,仔细地给手上的那件披风收针,没注意端木绯那纠结的小脸。她以剪子剪断了线后,把手里的针线放进了一旁的针线箩里,目光怔怔地盯着手里的这件披风。

    这是一件玄色的披风,稳重大气,披风上绣着一头展翅翱翔的白鹰,那锐利的鹰眼清澈如蓝天,仿佛盯着不远处的猎物般,睥睨天下。

    端木纭一手轻轻地抚着披风上微凸的绣花,眼神有些恍惚了,周围的声音似乎离她远去……

    自打端木绯的病好后,湛清院里就是一片岁月静好,府里的那些喧闹丝毫没有影响到姐妹俩。

    碧蝉每天都精神奕奕,院里院外地跑,找府中的其他人打探消息,看着比这院子里的任何都忙碌。

    听说,当晚端木缘的药性过去后,就把她的兄长——府里的二少爷端木珝叫了去,端木珝跑去二房大闹了一番,又是砸东西,又是叫骂,若非是下人拦着,怕是要冲去端木绮的房间了。

    听说,端木珝之后去找了端木宪,然后就气冲冲地策马出府了。

    听说,次日一早,端木缘的外祖家唐家那边就来人了,唐太夫人口口声声说三老爷夫妇俩不在,他们这舅家还在,会给端木缘做主讨公道。当时端木宪不在,小贺氏得知后,就匆匆去接待唐家人,端木纭也乐得清静。

    听说,唐大夫人一见面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小贺氏的脸上……

    两家闹得不可开交,而端木纭只当什么也不知道,带着端木绯出门了。

    姐妹俩先去了岑府,端木纭想着妹妹的病多亏了岑隐帮忙,所以亲自上门道谢。

    现在才巳初,岑隐不在府里,姐妹俩留下端木纭才刚做好的那件披风就告辞了,接着马车又调头去往金玉斋的方向,端木纭打算带着妹妹去打首饰。

    马车穿过两条街道后,车速就缓了下来,前面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似乎外面的街道上聚集了不少人。

    端木绯从车厢的一边挑开了窗帘,往外看去,就见街上人头攒动,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行色匆匆的路人,大部分人都朝同一个方向走去。

    端木绯心念一动,这里是兴远街,要是她记得没错的话,前面应该就是四夷馆了。

    仿佛在验证她的猜测般,路边走来一个身着青衣短打的中年男子,拉住一个灰衣男子急切而好奇地问道:“老弟,我听说皇上刚刚下旨到四夷馆了?”

    “是啊是啊。”灰衣男子兴致勃勃地直点头,“我刚刚听人说,皇上给一个什么藜族的亲王下了旨,贬亲王为郡王,连封地都夺了一半呢!”

    “什么?那可是大盛朝有史以来第一回啊。”青衣男子惊得下巴都要掉下了,“也不知道知道那个什么王爷到底是犯了什么事……”

    两个男子说着朝四夷馆的方向走去。

    不止是他们,还有更多人闻讯而来,跑去看热闹,兴远街上人流越来越拥挤,马车几乎是寸步难行。

    拉车的马夫迟疑地请示道:“大姑娘,四姑娘,小的要不要换一条路走?”

    端木绯与端木纭相视一笑,端木绯开口道:“不必了,我和姐姐下车走过去吧。”

    金玉斋就在兴远街和兰亭街的交叉口,从这个位置走过去也就是一盏茶功夫的事,倘若她们调头绕路,就要从另一边的华盛街绕一个大圈子。

    姐妹俩很快都下了车,吩咐车夫从另一条路走,待会儿去金玉斋接她们。

    车夫应了,挥着马鞭调转方向,和姐妹俩背道而驰。

    越靠近四夷馆,看热闹的人就越多,聚集在四夷馆的大门外交头接耳。

    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可以看到一个中年太监跨过高高的门槛从四夷馆中走了出来,大门口的庭院里,几个衣着华贵的男女颓然地瘫软在地,失魂落魄,其中一个男子手里捏着一卷明黄色的圣旨。

    端木绯经过时,随意地朝四夷馆内看了一眼,自然认出了对方是华藜族的阿史那亲王,不,经过今天的这道圣旨后,他就是阿史那郡王了。

    端木绯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与端木纭一起穿过人群间的空隙慢慢悠悠地朝前走去。

    然而,大门另一边的阿史那已经看到她了。

    “端木四姑娘!”阿史那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仿佛瞬间又获得了某种力量似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端木绯的方向踉跄地跑来,眼底又隐约浮现了一丝希望。

    如果端木四姑娘肯帮自己去跟岑隐求求情的话……

    来传旨的中年太监一听“端木四姑娘”,耳朵霎时就竖了起来,他往街上看了看,也看到了端木绯,连忙抬手做了一个手势。

    中年太监带来的几个禁军中,立刻就走出了两个士兵,一左一右地攥住了阿史那的双臂,如铁钳般。

    端木绯和端木纭都没有理会阿史那。

    “放开我!”阿史那激动地叫嚷着,挣扎着,然而,无济于事,他很快就被这两个禁军用汗巾捂上嘴巴拖走了。

    中年太监见状,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心道:幸好没让这个粗鲁的蛮汉冲撞了四姑娘。

    他步履匆匆地下了石阶,来到端木绯跟前,对着姐妹俩拱了拱手,亲热地唤道:“四姑娘,您和令姐是出来散心吗?……哎呦,这街上人多,咱家让人给四姑娘开道吧。”

    中年太监甩了甩手里的银色拂尘,对着随行的小內侍和禁军招呼了起来,两个小內侍连忙指挥七八个禁军把周围看热闹的那些路人全部都驱逐到了街道两边,没一会儿,就清出一条足够三四人并行的道路来。

    “劳烦公公了。”端木绯笑吟吟地对着那中年太监拱了拱手,笑得甜糯可爱。

    “哪里哪里,这是咱家应当的。”中年太监近乎谄媚地说道。能在督主的义妹跟前露脸,那可是他的荣幸。

    端木绯又对着中年太监灿然一笑,挽着端木纭,继续往前走去。

    四夷馆发生的这一切对于端木绯和端木纭而言,微不足道,姐妹俩转身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继续朝兰亭街的方向走去。

    走到分岔路口时,一个着青莲色锦袍的少年从右手边的兰亭街走来,差点就与端木绯撞了个满怀。

    端木绯怔了怔,跟着就露出灿烂的笑靥,“封公子,真巧。”

    “真巧。”封炎看着她,也勾唇笑了,凤眸熠熠生辉。

    其实一点也不巧,方才他听五城兵马司的几个巡卫提起在兴远街看到了端木绯,就特意赶来这里与端木绯“偶遇”。

    这时间算得正正好!

    封炎的嘴角翘得更高了,觉得五城兵马司的这些小弟们真是比他们公主府的暗卫要机灵多了。

    像上个月端木绯出痘,他晚了大半天才从岑隐派去的人口中得知了这件事……事后,他每每想到这点,就觉得懊恼极了。

    他派在端木绯身边的暗卫真真都是榆木疙瘩,他吩咐他们只要暗中保护就行,他们就真的只“保护”了,连出痘这样的大事也不来禀告自己!

    端木纭可谓旁观者清,隐约看出了什么,眼里的笑意更浓了,对于封炎,她心里颇有种姐姐看妹婿越看越有趣的感慨。

    端木纭故意道:“封公子,我和蓁蓁正要去前头的金玉斋看首饰。”

    封炎给端木纭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连忙接口道:“蓁蓁,我陪你和姐姐一起去吧。”

    这只是一件小事,端木绯根本就没多想,就应了。

    三人在十字路口右转,进了前面的金玉斋。

    端木绯和端木纭也是金玉斋的常客了,掌柜一看到她们姐妹来了,亲自迎了上来,笑呵呵地说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这正好昨天铺子里来了不少江南来的新首饰,两位可要看看?”

    江南的首饰婉约精致,款式新颖,端木纭给端木绯备的嫁妆里就有不少是来自江南的首饰,她立刻就让掌柜的把首饰拿出来瞧瞧。

    “端木大姑娘,四姑娘,还有这位公子,里面请。”掌柜殷勤地请他们去了里面的贵宾室,又吩咐伙计去把那些新到的首饰拿出来。

    后面的贵宾室与前面也不过是一帘之隔,却是幽静了不少,屋子里点着淡淡的熏香,让人闻了心境平和。

    两个伙计捧来了好几个红漆木托盘放在靠墙的长案上,托盘上放着各式各样的金银玉饰,发钗发簪、耳环耳珰、抹额项圈、珠花华盛、玉佩戒子等等,应有尽有,一片珠光宝气,看得人目不暇接。

    端木纭想着要配那个绣火鲤的碧色骑装,就专捡翡翠和嵌了红宝石、红珊瑚的,兴致勃勃地在端木绯的头上比着,觉得是这个也好,那个也好……干脆就让掌柜全都替她包起来。

    掌柜乐不可支,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吩咐伙计忙前忙后。

    连封炎也来凑热闹,捧起其中一个托盘送到端木绯的跟前,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她:“蓁蓁,你看看这些怎么样?”

    空气中静了一静。

    端木绯神色复杂地看着托盘上的首饰,这是一套红宝石头面,红宝石的成色很好,工匠的手艺也很精细,绝非那种粗制滥造之物,可是这套头面实在是太富丽了一些,就像是某些暴发户似的巴不得把金银首饰全往身上戴。

    端木绯看了看那些首饰,又看了看封炎,他身上的锦袍是由青莲色鲤鱼浪花水纹云锦制成,料子上嵌的金丝在窗口的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

    这颜色鲜艳、图案绚丽的料子衬得少年的面庞像是在发光似的,说不出的神采飞扬。

    说来,封炎好像很喜欢这种颜色鲜亮的料子呢。

    端木绯默默地回忆着封炎曾穿过的衣袍,再看看托盘上的那些过分“富丽”的首饰,又想起她的李家表哥,心里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对于他们这些公子哥的眼光,有些一言难尽。

    “封公子,这种类似的首饰我有不少了。”端木绯委婉地说道。

    封炎毫不泄气,转头问掌柜:“掌柜的,你这里可还有什么别的新样式?”他的眸子明亮如星辰。

    端木绯对于封炎这种“过分明亮”的眼神太熟悉了,每次姐姐露出这种眼神的时候,就非要买点什么回去……

    端木绯想了想,故意转移封炎的注意力:“封公子,你喜欢蹴鞠吗?涵星表姐要组队和锦绣县主比赛蹴鞠,姐姐和攸表哥他们都会参加,可惜我不会蹴鞠。”端木绯惋惜地叹道。

    封炎闻言,想也不想地说道,“那我替你去比赛!”封炎一脸殷切讨好地看着端木绯。

    有了封炎加入,这场比赛一定会更精彩。端木绯乐滋滋地想着,频频点头,笑吟吟地合掌道:“那等比赛那天,我去给你和姐姐还有攸表哥他们助威!”

    封炎的眸子更亮了,理所当然地说道:“蓁蓁,你放心,我们一定赢。”他一定给蓁蓁争脸!

    唯恐端木绯不信,封炎急切地又道:“蓁蓁,我记得隔壁的有一家铺子卖皮鞠,我们去买一个,我蹴鞠给你看。”

    端木绯登时就忘了她原本的意图,眸子晶亮,想也不想地一把拉起了封炎的手,就往外去,嘴里说道:“姐姐,我跟封公子去隔壁买皮鞠了。”

    她话音还未落下,人已经打帘冲了出去,只看那道锦帘在半空中来回晃荡着。

    妹妹还是孩子呢。端木纭失笑地摇了摇头。

    当端木绯柔软的小手拉上他的那一瞬,封炎就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掌心那温暖柔软而又细腻的小手,俊美的脸庞上泛出傻乎乎的笑容。

    他任由端木绯拉着他出了金玉斋,然后又进了隔壁的铺子。

    隔壁是一家卖蹴鞠与马球用具的铺子,不止是有皮鞠,也有打马球用的鞠杖、马鞭等。

    伙计一看有客人来了,立刻就迎了上来,“这位公子,还有这位姑娘,不知道两位想买些什么?”伙计自然看到了两人交握的双手,古怪的眼神停留了一瞬。

    端木绯傻乎乎地顺着伙计的视线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牵着封炎的手,身子差点没石化。

    她……她……她又忘形了!

    不过幸好,他们已经定亲了,所以她应该不算“轻薄”了他吧?

    没错,就是这样。

    想着,端木绯悬在半空的心又放下了,定了亲真好!

    她很“自然”地松开了封炎的手,抬手随意地指了某个黑色的皮鞠问道:“封公子,这个怎么样?”

    封炎动了动眉梢,虽然他觉得这个皮鞠素了点,不过蓁蓁喜欢就好。

    “这个皮鞠我们买了。”封炎从腰带里摸出个银锞子,随意地丢给了伙计,随手就抓起了那个黑色的皮鞠。

    这皮鞠是用十二瓣硝制过的牛皮缝合而成,球体中充气,约莫人的头颅大小。

    见封炎轻轻松松地就用一手把皮鞠稳稳地抓了起来,端木绯默默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比他小了快一半的手掌,又抬眼去看封炎的大掌,心道:她的手是小,但是够灵巧是不是?

    封炎见端木绯呆呆地看着他手里的皮鞠,讨好地说道:“蓁蓁,我表演‘白打’给你看好不好?”

    蹴鞠有两种玩法,一种是带球门的蹴鞠比赛;另一种就是“白打”,以除了手意外的身体其他部位来顶皮鞠,做出各种高难度的技巧。

    端木绯目光灼灼地看着封炎,直点头。

    封炎拉着端木绯出了铺子,在街边就开始演示给她看,比如以脚踢起皮鞠使其高起落下,称为“飞弄”;比如让皮鞠起伏于身上为“滚弄”;比如用上身触皮鞠称为上截解数……

    他的身形灵活矫健,蹴起皮鞠来动作更是如行云流水,矫若游龙,迅若流电,那皮鞠仿佛他身体的一部分般,时而飞起,时而滚动,时而回旋,时而坠落……

    端木绯看得目不暇接,直接能“啪啪”地连连鼓掌。

    封炎见状,得意得尾巴都快翘上天了,又连着表演了高难度的“流星赶月”、“八仙过海”、“落花流水”等等。

    封炎的技巧那自是一等一的,不知不觉中,就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围观,有人也跟着端木绯鼓起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这个少年郎的‘白打’玩得可真精彩,有我年轻时的风采。”

    “你就别吹牛了,你年轻时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呢,就能玩几下‘飞弄’而已。”

    “我都好几年没看到蹴鞠玩得这么好的少年郎了。”

    “……”

    端木绯与有荣焉地频频点头,兴奋得脸颊上染上了一片红润的飞霞,心道:要论“玩”,封炎确实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端木绯拍得掌心都疼了,忽然,就听“咚铛”几声,几个铜板被一个老妇随手抛在了地上,老妇的嘴里还咕哝着:“怎么也不放个碗或者罐子……”

    紧接着,围观的好几人也都往地上丢了些铜板,其中某个铜板在地上“骨碌碌”地滚到了端木绯的鞋边,“铛”的一声,那个铜板平躺在了地面上。

    端木绯傻乎乎地盯着脚边的那个铜板,甚至忘了鼓掌,心里浮现某个想法:莫非……莫非封炎是被人当成是卖艺的了?!

    想着,端木绯抬眼再次看向了封炎,却见封炎似乎全不在意,笑吟吟地又使了几招花里胡哨的技巧,什么转乾坤,什么斜插花,什么旱地拾鱼……

    周围的铜板“哗啦啦”地如雨下,夹杂着一个冷笑声从端木绯身后传来:“哎呦喂,封炎,你可真有兴致啊!”

    ------题外话------

    猜猜看来的人是谁。谁中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