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第2328章 面首是龙傲天40
    司马昭阳是个存在感特别低的公主,而且打扮的也简单。

    还是平林在身边提醒了一句,东姝这才注意到了她。

    不然的话,真的就是泯灭于众人了。

    不过也正常。

    毕竟,对方的母亲虽然是母妃,但是先帝在的时候,据说与太后之间并不太和睦。

    如今先帝没了,也没安排好她们母女,所以被路太后针对也是正常的。

    她们也知道,如今日子不好过了,所以也便夹起尾巴老实一些。

    不过记忆中,司马昭阳的性格似乎一直如此。

    很胆小怕事儿,是个有些放不开,而且性格很软的公主。

    倒是司马明阳,与司马昭阳相反。

    这位是个性格火爆的。

    生母虽然存在感不高,便是到底还是在世的,多少能护着她一些。

    再加上生母也是世家之后,虽然身份地位可能不高。

    但是还是可以庇佑她几分的。

    所以,司马明阳的性子带着几分火爆。

    平时对于原主还算是客气,但是跟另外两位同龄的公主之间,相处的并不好。

    司马昭阳性子软,不与她计较。

    司马南阳又是朵白莲花,心思重,心计多。

    这两个人之间怼的比较厉害。

    东姝将这两个人看过之后,放在心上。

    两个人头上都没字符。

    长相也还算是可以,不难看,但是也没到顶级漂亮的地步。

    不过,就算是没有字符,东姝也需要格外的小心。

    名字是四个字的,东姝都要放在心上。

    只是,来的这位咏安公主,名字是几个字?

    西晋的国姓为:晋。

    所以,她的名字也是三个字?

    不过头上没字符,暂时可以压一压。

    东姝准备去瞧瞧名字是四个字的司马淑容。

    这个据说,已经得了机会绿了原主的淑容郡主。

    司马淑容今天是跟着南平王妃一起进的宫。

    淑容郡主出自南平王府。

    因为身份地位相比其它贵女要尊贵一些,所以她的位置,距离东姝她们这边还有些近。

    东姝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位郡主。

    小姑娘年纪很小,看着还像是个孩子,眼睛很大,笑起来的时候,还带着小酒窝。

    瞧着倒是可爱。

    但是这么一个看着像是小学生的孩子,怎么就得了机会绿了原主呢?

    不过在看到对方头上的字符,东姝似乎又带着几分了然了。

    凤女。

    又是一个。

    哦豁!

    这个世界,真是刺激死了。

    东姝在今天的宫宴上不仅看到一个凤女,还看到了一个龙珠。

    这个龙珠肯定不是顾成荣。

    因为当时,平林在身边说了一句:“那边好像是孙大人,就是去年的那个寒门状郎,了不得啊。”

    去年的寒门状元郎,孙大人,全名孙长余。

    原主的记忆里,对于这个人的了解不太多。

    东姝如今知道的,可能还不如平林多呢。

    不过对方头上的字符却是:龙珠。

    又是一个龙珠呢。

    如此一来,便可以排除,龙珠是男主的可能性。

    真是男主,那么就是唯一啊。

    突然来了两颗龙珠,那么谁是男主好呢?

    难不成要聚齐了七龙珠,然后再召唤出来男主吗?

    如果说凤女是后宫的话,那么龙珠有没有可能是男主的小弟呢?

    疑似男主的紫气东来,如今还在自己的府里关着呢。

    宋嬷嬷用了些小手段,把何听潮关的牢牢的。

    出府是不可能出府的。

    毕竟,犯了错,要受到惩罚。

    只是关一个月禁闭,都算是轻的了。

    毕竟对方招惹的可是权贵,而且还是金陵城里,谁都不愿意招惹的清远侯。

    所以,关一个月,真不重。

    孙长余是刚才从前院过来的时候,匆匆一瞥,如今看不到,想太多也没用。

    东姝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试探一下淑容郡主。

    原主与小郡主之间交集不太多。

    毕竟小郡主今年只有15岁,在原主看来,可能就是个小孩子。

    不过大家都是一个姓氏,便是攀谈两句,也没什么。

    所以,东姝瞧了一会儿司马淑容。

    引得南平王妃的注意。

    然后南平王妃就示意了一下司马淑容过来找东姝。

    “长公主殿下。”司马淑容乖巧的行礼,面上只有一丢丢不太容易看出来的心虚。

    剩下的动作,落落大方,只是粗粗看上去,真看不出来,她已经绿了原主。

    东姝表情收敛了几分,笑意也浅淡了很多:“有些日子没见过淑容了,小姑娘又长个头了。”

    东姝真像个长辈一般温和开口。

    司马淑容被东姝一句话说得后背毛毛的。

    心里又是纠结,又是害怕。

    想了半天之后,这才咬了咬牙道:“长公主殿下,您府上的何公子,可能并不如您想像的那么安分,您可是要多注意。”

    小姑娘说完就跑了,这个时候,连尊卑礼仪都顾不上了。

    要么就是心虚慌张了,要么就是不太好意思。

    东姝觉得这二者,可能对方都有。

    但是突然这样提醒是什么意思?

    是挑衅,还是正常的提醒?

    东姝刚才眼尖的看到,司马淑容在提到“何公子”三个字之时,言语之间的不屑,还有厌恶。

    这是闹崩了,所以转过头来告状?

    东姝暂时没想明白。

    事实上,真不算是闹崩了。

    因为何听潮为了大力卡,直接抽取了司马淑容对于他的好感度。

    如今好感度降回匆匆一面,路人标准的数值。

    司马淑容原本对于何听潮那一份迷恋还有羞涩懵懂的情意,也被抽空了。

    如今对于他自然不会无脑迷恋,甚至在看到东姝之时,还有些后怕和心虚。

    只是东姝暂时并没有摸透何听潮系统的属性,所以也猜不出来。

    这是好感度数值在这中间发生了变化,然后引发了后续的问题。

    司马淑容提醒完就跑掉了。

    南平王妃见自己女儿毛手毛脚的,还小声训斥了几句。

    今天毕竟是接待外宾的宫宴,司马淑容真闹出了什么,可是不太好收场。

    “我知道啦,不会的。”司马淑容如今一想到,自己之前跟失了志,昏了头似的迷恋着那位何听潮公子,便觉得气恼不已,也觉得害羞不已。

    天呐,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出那么出格的事情。

    跟一个外男在马车里厮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