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第二十二科 > 第五十七章 答案
    陈镜安坐在茶几前,看着走上前的“薛漫真”,记忆像开了闸的大坝一般奔涌而出,这不是他第一次在梦里见到“薛漫真”了。

    可是每次醒来,这些回忆又被“水泵”重新抽回了大坝中,消失的一干二净,所以他从未和身边人提起过这些梦。

    “我知道,你说你是狸猫。”陈镜安起身道,他走到窗台前,朝外面看了看,可以看到远处碧蓝的大海和庞大的积雨云。

    这里似乎永远都是白天,天气总是那样的晴朗,阳光总是那样的充沛,这里是海边的一个小镇,房子在鲍家街33号,只有楼上的两个房间是簇新的,楼下,客厅里曾布满灰尘。不过来了好多次,这里变得越来越干净,只是地板上总还有一层灰,似乎永远都抹不掉。

    房子外面是街道,狭窄但平整的街道,站在那里能看到房子破旧的外墙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小镇上没有人,家家户户都空着,陈镜安完全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他从未在海边住过。

    他的老家在内地,一个大家庭,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在机关大院长大,和稳重的哥哥以及乖巧的妹妹相比,他从小是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

    他一直称王称霸到大学,直到遇到了薛漫真,这个降服他的金箍。

    陈镜安又回过头看了看“薛漫真”,她已经走到了自己跟前,她的样貌如此的真实,一眸一笑,和过去一模一样。

    风从窗户中吹进来,翻开了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那些一笔一划的记录中,有一条写着:我多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过来,但我还是要醒,要清醒。这是陈镜安第三次来到这里时写下的。

    “有没有都想起来?”

    薛漫真张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陈镜安问道,他需要时间恢复对这里的记忆。

    “想起来了,第22次,这是我第22次来到这里。”陈镜安终于想起来,这是他第二十二次到这里来了。

    在他被停职的那段时间,在红云饭店,每个夜晚他都会在梦中来到这里,每次他都会见到“薛漫真”,而每次“薛漫真”都会告诉她,她不是薛漫真,她说她是狸猫。

    陈镜安已经知道了,“狸猫”不过是一个代名词,它不特指某一个人,不知道孙峰的狸猫到底是谁。

    “薛漫真”道:“嗯,第二十二次,你弄清楚我是谁了吧?”

    陈镜安道:“差不多了,你是我心中的欲念,也是对过往的思念。”

    “薛漫真”笑了笑,道:“不对,其实这个答案你每次都这样讲,却总是差一点,看样子你又忘了。”

    陈镜安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才想起来,这个问题“薛漫真”已经问了他二十多次,每次他都以为自己回答对了,可每次都不对,“薛漫真”也从没有告诉他正确的答案。

    “那真正的答案是什么?”

    “薛漫真”摇了摇头,道:“我没办法告诉你,只有你自己去领会,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就在这时,外面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碧蓝平静的海面变得漆黑,浊浪滔天。

    洁白巨大的积雨云消失了,黑沉沉的乌云笼罩上来,狂风吹开了客厅的窗户,开始有雨点打在窗台上,暴风雨要来了。

    这还是第一次在梦里出现这样的情况,风一下把茶几上的笔记本吹得哗哗响,陈镜安看着上面的字迹,突然想到现实中的自己。

    “我不是睡着了,我是晕过去了。”

    他想起自己在河边被人打晕了,那个人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可他竟说自己是靳理超?

    这个名字依旧恍恍惚惚的留在陈镜安的脑子里,猛然被人提起,实在让他难以置信。

    所以,他现在还晕着,那个人有没有对自己做什么?他已经陷入了危险中。可他不知道该怎么醒过来,怎么从这段梦中出去。

    风雨越来越大,窗户哐当作响,窗帘被吹得飞舞起来,茶几上的笔记本直接被吹了出去。

    客厅布满灰尘的台灯左右摇晃,天花板出现裂纹,墙体上的墙纸和石灰开始龟裂剥落。

    陈镜安朝窗外望去,巨大的海啸冲过了海滩和防波堤,朝着这边汹涌而至,眨眼间水就从窗户、门缝中涌了进来。

    水一下子没过了膝盖、没过了腰身,这时“薛漫真”依旧站在他跟前,抬着头望着他。

    这是过去她常有的动作,她个子不算高,总是要仰起脸,呆呆地看着陈镜安,一看就是好久。

    她说,她就是喜欢。

    陈镜安知道她不是薛漫真,可他还是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她,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胸口,两人紧紧相拥。

    “我还会回来吗?”陈镜安问道。

    “会的,你还没有得到答案。”“薛漫真”道。

    “我宁可不知道答案。”

    “不。”薛漫真听到,一把推开了陈镜安,“你一定要得到答案,一定要。”

    这时,客厅的吊灯落了下来,“哗”的一声落入了水中,水位越来越高,已经淹过了“薛漫真”的脖子,也到了陈镜安的肩膀。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和耳朵,相信你的心,还有,相信你的灵魂。”

    水已经没到了“薛漫真”的下巴,等她说完,整个人便一沉,沉入了水里。

    陈镜安连忙用手去捞,却什么都没有捞到,此时窗外一个浪打来,窗户裂开了,墙体倾斜了,整栋房子摇摇欲坠,下一个浪头打来,它就要坍塌了!

    陈镜安心中却丝毫没有恐惧,他只是困惑,前所未有的困惑。

    天空中突然响起了声音,有人在大喊“薛漫真!薛漫真!薛漫真!”

    听到这个声音,陈镜安心头一紧,接着“轰隆”一声,房子彻底坍塌了,陈镜安完全落入了水中。

    冰冷刺骨的海水,周遭一片黑暗,陈镜安感觉自己快要窒息,可他没有挣扎,也没有游动,只是任凭自己慢慢地往下落。

    他的脚没有触到地板,相反,下面好像是无限的深渊,他的身体越来越放松,一个巨大的旋涡在将他往下吸。

    旋涡,旋涡,旋涡。

    “啊!”

    陈镜安大叫一声,猛地从梦中醒了过来。

    他看到自己的右手紧紧捏着一个人的胳膊,这个人的脸,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