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福星高兆 > 871 委屈哭
    高文林接到女儿的信,仔细查了下怀家,家大业大,内宅没出过外人能知道的幺蛾子事,对人选他一个男的没法得知,只能听女儿和见过怀家女的太太共同的说辞,小娘子不错。

    那就两个当事人相见。

    高家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人比门第重要,门第高又不是缺点,高兴荣得知要相亲,吓一跳,得知是怀家女,更吓一跳。

    他踌躇道:“尚书府的,会不会……”

    高翠以为侄子认为怀家女有毛病,忙解释:“那小娘子没毛病,我和你娘在你姐那儿见过,长得可好了。”

    高兴荣觉得更不可思议,他倒是没有怀疑人家有毛病,是想怀家是看在大姐的婆家份上,那就是有利可图想巴结公主府。

    还有就是这样门第里出来的小娘子怎么会接受高家,高兴荣这点还是有自知之明,并没觉得大姐高价了,自家门第就高了。

    高文林说道:“你要是有什么想法见面的时候问问就行了。”

    高兴荣点点头道:“那也是,到时我再问问。”

    高翠留了个心眼,偷着把侄子叫来,给他说了怀家女的身世,她是想侄子心地善良,首先会同情人家,再一个怕侄子张口问出你娘会不会看不起高家如此的话,让人家小娘子心里难堪。

    高兴荣自然同情,他从小见过没有亲娘的同窗过的是什么日子,和他们这种有亲娘心疼的长大的不一样。

    不过大姐和母亲见过怀家女,她们觉得人不错高兴荣就不再琢磨,等相见再看好了。

    相见是在大姐家见的,高兴荣一见人脸红了,大姑说的对,长得真好看。

    原本想的单独问问话,一是没让单独见面,二是他这会也不知道要问什么了,心跳个不停。

    吴玉娥是得了高家同意的信后,首先给公婆还有祖父怀尚书说了。

    怀尚书同意,他因为公事曾经见过高文林两回,对他印象不错。

    吴玉娥的公婆没啥意见,因为儿媳是给她娘家人做媒,好不好成不成平武大长公主不可能不管。

    然后吴玉娥去了二房,在叔祖母屋里把怀静敏后娘叫来,直接说了做媒的事。

    吴玉娥的性子和苹果大长公主很像,长得又像,所以怀家的女眷们对她颇为顾忌,怀静敏后娘虽然有点不愿意,但也不敢反驳,换成别人提亲,她就会说已经定给她娘家了,是吴玉娥说媒,她不敢。

    所以两家长辈同意,才有了小辈相见,中秋节前两家定了亲,媒人是吴玉娥的婆婆,因为她身子不便。

    高兆得知弟弟定亲,心里高兴,再加上天气转凉,没有那个因为热而烦躁的情况,头晕也好多了,能起身,但不能弯腰或者转头。

    能够这样她就很满意,好歹可以坐着吃饭,吴太医每天来把脉,回给平武大长公主,说二奶奶情况好转,就是这两天心跳有点不稳,让平武又提起心。

    亲家就是心疾,当初生孩子差点……,要不是自己儿媳那个神功,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平武苦恼,儿媳怀个孕,她都要得心疾了。驸马安慰说会没事,表哥不是说了一切顺利嘛。

    平武心想,一切顺利是这样,如果不顺利那不得吓死人?

    高兆这会在屋里掉眼泪,为何?觉得委屈。

    明天八月十五了,中秋团圆节,可二爷没回来不说,信都没一封,给他报喜的信也不知收到没有,没有回音。

    我的高兆兆好命苦,亲爹不知你要来了。

    不知为何,高兆每次想到肚里的孩子,头一个念头就是高兆兆。

    闺女呀,将来出生后,一定替娘打你爹几下,让他忘了咱娘儿俩。

    哭完了,正准备擦眼泪,门口下人的声音:“二爷回来了。”

    高兆顾不得擦泪,急忙冲出去,就见吴长亮是冲进来,俩人都站住。

    “兆娘。”

    “亮哥。”

    吴长亮伸手,高兆首先伸手隔开,怕他来个紧紧拥抱,如今不是以前了。

    “我刚听娘说了。”

    “说我犯晕?”高兆脱口说道。

    “说我要当爹了。”

    “啥?”

    高兆没想到二爷回来才知道她有喜,她还成天胡思乱想,想二爷接到信会如何,会不会欢喜的立马想飞回来,谁知是这样。

    顿时委屈的又哭了。

    吴长亮轻轻把她揽入怀里,高兆头抵着他的肩膀,抽抽搭搭。

    “你……你怎么才……才回来,知……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呜呜……”

    吴长亮拍着她,贴了下她的头发,“我知道,兆娘辛苦了,我都知道。”

    抽搭一阵,高兆抬起头,吴长亮拿了手帕给她擦脸。

    “亮哥,我是不是变丑了。”

    高兆不假思索的问完,心里想起前世看到一些电视剧里人物,在怀孕后问男人的这话,当时她还嘲笑说矫情。

    汗!如今她也矫情了。

    “没,兆娘一点也不丑,我喜欢。”

    高兆满意的笑了,这才放开他,“亮哥先梳洗换了衣服,去爹娘那,娘一直盼着你早日回来。”

    冲门外叫一声香兰,打了热水,吴长亮也不用人伺候,自己洗好了换了衣服,头发是张嬷嬷给梳的。当初江氏生产,张嬷嬷在高家呆了半年,这会被平武大长公主派来伺候二奶奶。

    平武在屋里对驸马说道:“要不要给薰生说他媳妇的身体状况?”

    吴驸马道:“肯定要说,等他歇会,一会叫他过来说清楚,知道情况也知道怎么做。”

    “儿媳妇生之前让薰生别出门了,你去户部说一声,公事一下做不完,可孩子十个月出娘胎,什么都比不上这事。”

    吴驸马这回不说什么公事要紧,再要紧的公事也比不上有关他儿子孙子的事。

    如果是普通妇人生产还好说,可儿媳这样情况,太医都没法说清楚。

    “嗯,我会去说清楚,让薰生留在家里。”

    “愁死我了,明天带薰生去灵虚寺上香,多给庙里捐点银子,求菩萨保佑兆娘平安。”

    吴驸马点下头,他也在发愁,发愁的是别处,今年天气反常,这样热的天气,怕庄稼收成不好。